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文音洄荡》

热度 7已有 5930 次阅读2016-3-26 10:40 |个人分类:散记|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昨日那个令人醉心的清晨是那样地美丽,看得让人无语:东边的太阳将那片深蓝轻轻托起的时候,玉盘似的一轮皓月还在西头;它们两下里推搡着,弯出了一道完美的心穹。没让人有可能在如此之上添加点什么,这便是个奇妙,话说着生命可见的宁静和俏丽。

就想睡个懒觉的,却是不能。周遭孩子儿时用欢笑灌满的树林,都被他们砍去了,为了房子,为了索取房子的我们。责备的情绪沉至脚底,再也没能高起过。怪谁呢?我们都是始作俑者却还在内里环围间为了一份不恰当的情绪寻找责怪的理由。

不管怎样,消失了树林的平地上,响起了气锤声和电锯声,鸟都不敢出声了,我被闹醒了。

边煮着咖啡,边阅读了一位朋友上传的一片文字,李劼写的有关先锋诗人、有关海子和顾城的“文字碎片”。

记得就在这里,有几位文笔不错的人大赞海子的。回首望去,仍旧是没能搞懂如此地称赞是世俗文化里一种类似清醒的警觉寻找着一个可以代言时代、人物、情志的文字声响,还是语者有着诗者的情志,在海子以命相许的呼号里偶尔一次地找到了各自命底的回音?不了解海子成名的氛围和路径,便可以在一种无争无执的偏带里,中肯地面对这样的一位诗者,这本来就该是书者和读者最为妥帖的关系,至于诗文背底更深层的含义和牵带,那是进一步的事,没有必要在首先第一搞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去浪声的。

连带里也想起了一些最近听的诗朗诵,且不说那些朗诵者如何怎样,一些自己的诗作自己的朗诵里,许多的诗篇过于肤浅,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写出来后又敢拿出来如此调制的。我也胡写的,我的不同处只在,自己胡诌的一些,不敢用来这般调制的。不是得自己还能看得下去才敢有所托举的吗?反正是自家的小心思,不敢无事了把自己撩向空中耍着玩的,掉下来会屁股疼的,很简单的道理。

诗作可以有千变万化的写法,最讨厌的是不过脑的那种。艺术性是个极其普通的概念,不懂的人,恐怕没有。又不全是幼稚未开和老年痴呆,耳熟能详里,总会带出些的。过不过脑就是另外的讲究了。不过脑却在一知半解里用所谓的风格和流派混乱了莫可的,更是不值得计较的了。当然,这是从平地上爬起来,站在文学高过平地水准线的第一台阶上,会有的要求和指望。赖在地上不起身的,坐在地面上腾空里飞起三尺的,不在语论中。

又想起所谓的民主和自由等所谓人类生存的基本权利,真没瞎说,如今当下,脑子没转半圈,两眼一闭了使劲举手高喊的人,处处可见。荒唐和滑稽为彼此找到了各自的出处和理由后,什么不是道理呢?那样,那么,人永远要向更高的人文梯阶走上一步的权利和自由呢?属于天性本然的,还是应该属于原动之后醒觉了的行动的呢?我想不再需要共同答案的人世,永远会有千奇百怪的看法和说法。物不其类,人无咸至的话,说了也是白说。我的活法。

李劼是不同的,他的文述不管内容是啥,方式咋样,背地里有着一个我们共同寻得见的历史背景和文化生态。

形而上或形而下,这两个都是一个种类下分别的说头,归在哲学下,才能见着真正的分晓。倘若不知丁点,却能开说天地南北的,说来何用?听来何益?这是两个十分简单的问题。当然,不过脑也就没有讲头了。可不是。

化开来又想起《鸿观》的演讲者宋鸿兵和别类开骂者小河北的言语背底里的一个共同点:对历史的尊重和借用。尤其是宋鸿兵,不止一次着重建议的便是,对现有问题的分析和对未来情势的类推,你必须有着好的历史观。小河北看似乱乱地不讲规则的重要,究其言述背底那种贴近自然形式的摘用,彰显了历史知识的积累,这样的积累,放在用时,便是不再牵强的,也带出了一个人看事的眼界和说事的对比性条理。我见过很多的讲辩,耿着脖子楞讲的多到太多,一根筋的自以为是里,显得人够聪明,还牙尖嘴快的。其实都是无知的浅薄,浅薄到没有过脑了细想,于是眼界首先出了问题,经常简便地受制于一个浅薄的积累,松散成一层内地浅薄里按耐不住的说来就来,不能还强。

说实在,我个人偏爱语默这样的。最近他也在练书法,是个旧有的重启和延续,透着过脑,透着勤奋,透着心静如水里,波映波焕:大楷重拓笔,中楷重藏笔,小楷重露笔;大楷宜厚实,中楷宜紧凑,小楷宜散淡。

读罢掩卷,一声轻叹:年纪不大,悟道极深。却是走过经过用脑过的极度浓缩和精到。这也是人之所以:群无述同,何以赖讲为说?

空旷里并不都是空旷的,遥知和遥感也并非俱是空穴来风。当我们从文字的交会里读到了相对共同的背景和勤力,一条路径便就在了,可作来回的走动,用于离开一个重被既定了的地面,作又一次的推升。










鸡蛋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4-4 23:47
今又是: 我知道你知道了。
    
回复 今又是 2016-4-4 19:12
田螺姑娘: 知道了
我知道你知道了。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4-3 22:52
今又是: 是,时间是过程,过程等于时间,好好走了就是了。谢谢。
知道了
回复 今又是 2016-4-3 11:14
田螺姑娘: 好处是,人可以自我集结在一个条理非常明确的过程里,重新温习和学习。多谢 学习了!
是,时间是过程,过程等于时间,好好走了就是了。谢谢。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4-2 10:34
今又是: 读书的身影和模样是最美的。
经常保持听讲和阅读,日经月累后的量会是很大的。比如哲学讲座,我一星期大约能听上百集。现在坐不定,没法做笔记去横向对比 ...
好处是,人可以自我集结在一个条理非常明确的过程里,重新温习和学习。多谢 学习了!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6-4-2 09:11
今又是: 那我就头里拔先去了?哈哈哈哈。不知那老兄的脚是否还是气味当然。
  
回复 今又是 2016-4-2 07:54
mrasiandragon: 拜托君代劳啦!
那我就头里拔先去了?哈哈哈哈。不知那老兄的脚是否还是气味当然。
回复 今又是 2016-4-2 07:44
田螺姑娘: 你太牛了!我和女儿一起在中国城看医生 我们在珍所等 我女儿坐在那里看书 她坐在中间 两边两个大婶大声谈话 绝对不会打扰到她的 她好像在书里面 外面的和她两个地 ...
读书的身影和模样是最美的。
经常保持听讲和阅读,日经月累后的量会是很大的。比如哲学讲座,我一星期大约能听上百集。现在坐不定,没法做笔记去横向对比,只能快速地凭仅有的去理解最新补进的庞大精深。好处是,人可以自我集结在一个条理非常明确的过程里,重新温习和学习。就这点爱好了。
问好。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4-1 23:55
今又是: 我是连读带听。是对可有的时间的,合理应用。
你太牛了!我和女儿一起在中国城看医生 我们在珍所等 我女儿坐在那里看书 她坐在中间 两边两个大婶大声谈话 绝对不会打扰到她的 她好像在书里面 外面的和她两个地方是的。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6-4-1 08:45
今又是: 抢起被窝来,不管人家姓甚叫谁的,照抢不误,那叫看得起他给他面子。
拜托君代劳啦!
回复 今又是 2016-3-31 19:51
田螺姑娘: 响起了气锤声和电锯声,鸟都不敢出声了,我被闹醒了    我想听鸟语也不成了 还是读书吧 学多一点墨水好       ...
我是连读带听。是对可有的时间的,合理应用。
回复 今又是 2016-3-31 19:38
mrasiandragon: 不敢!他是千古风流人物,我乃异乡弃儿。
抢起被窝来,不管人家姓甚叫谁的,照抢不误,那叫看得起他给他面子。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6-3-30 08:36
今又是: 嗯,可以和苏东坡抢被窝。
不敢!他是千古风流人物,我乃异乡弃儿。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3-29 20:27
响起了气锤声和电锯声,鸟都不敢出声了,我被闹醒了   我想听鸟语也不成了 还是读书吧 学多一点墨水好   
回复 今又是 2016-3-29 18:50
無心者無痕: 自我的侵蚀是最自然亦最违反自然的
是,一句话就可以同时对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重新批判一次。
人的主观能动性?历史将时间的尺度放到今天,被科学家手里飞出来的科技给扩大,然后自由地从工业的机械性不可或缺里重新解放出来,回归给农耕时代的田园,在清亮的山歌里为人性“重塑金身”!
回复 今又是 2016-3-29 18:43
mrasiandragon: 被外咖啡香被内軆媚香我選擇睡大覺。
嗯,可以和苏东坡抢被窝。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6-3-29 01:47
自我的侵蚀是最自然亦最违反自然的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6-3-28 08:16
今又是: 即便将味拒在在被外,经得住那意象的勾引不?反正我不能。
问好龙兄!
被外咖啡香被内軆媚香我選擇睡大覺。
回复 今又是 2016-3-27 11:27
liushuai2009: 分享
谢谢,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6-3-27 11:27
liushuai2009: 分享
谢谢,问好。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