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之情缘深深》

热度 6已有 3207 次阅读2020-3-8 16:45 |个人分类:记叙|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之情缘深深》_图1-1

非常可惜的是,锦园荣、杨两家第一排的住房被拆了。改成了什么部队招待所。随后立即被政府叫停。可是,拆去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之情缘深深》_图1-2

还记得这棵挺立的老树。树下我们玩耍过,也在多年后在树下听老人们讲述我们共同的故事。



一早起来,思绪有点乱,乱在一种正常的秩序中,叫人有点莫名。


起因便是看了一些博文后,徐徐不断的联想,而这些联想又涉及了过去的许多,许多和明天及未来不相关的更多。


《七秒的记忆》叫我心畅,世上总有明白的人,真正懂得肤浅乱象之由来,也对其质做了诠解,尽管带着点“横眉冷对”的寒意,却是中肯的。让我唏嘘的只是,那些个样式各异、种类繁多、内质一同的浅薄业已蔚然。。。。。。心说:我就站在一地儿,风动树动人不动。


“风动树动人不动“是1995年送给一位回国接手林大美女两家企业产品经销权朋友的赠言。当时,她很高兴,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前途莫测。劝我一起回去的,我没动,于是要我送她一句可以省示的话,于是有了这一句。她说会请名家大笔书写了,挂在自己办公室的主墙上。


自然,关照别人的话,我不会忘,同时也会传下去,告诉自己的两个儿子,不要忘记!他们还算好,股市的波荡里,有情绪的起伏,没有立场的变化。敢进入就要有头脑,有气魄,体现在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人说,如今天下无英雄,我想正言道:莫欺世上无男儿!


又读到一篇关于杭州的零散,是记怀!是我想起了自己的杭州缘。我是哪年去了美名天下的杭州的?


第一次是和她去杭州的。那年,她才十九岁,转了几大弯,托人转交了一封信。牛皮大封打开后,还有一信封,里面才是信,希望结识,共同学进。那时的人,单纯干净得很,一个非常美好的记忆于是留下。不多久,到了暑假,约我一起去杭州十日,去那里她叔叔教学的复习班,复习高考。


高考录取后,我们当时一波从田地里陆续考进大学的难兄难弟们建议同去杭州,随着去了。一天落着雨,滂沱地铺天盖地。黄老兄发了狠:我们都是塑料做的,不怕!继吼道:敢不敢下水“汪洋捕鳖”?一串噗通的声响后,我们全体跳入了里西湖。


八十年代初。学校组织我们做出离课堂的教学任务,也去过两天。


之后数年里,我每年会因为公差和私意去到杭州三五次。杭州还有数好友,过去常会带我去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香格里拉、黄龙洞宾馆、云栖。。。。。。那里的宾馆都是我过去工作需要入住的地方。再去,就是旧地重访,召唤记忆了。


也说宾馆,举国开放初始,国内四星以上的宾馆奇缺,缺到飞抵上海的班机下来人,不能住进几月前定下的宾馆。于是,各地级别相当的许多住所都被用上了。如上海的丁香花园、兴国宾馆、414、415(中央直属招待所,即后来对外开放的虹桥及西郊国宾馆)等等。还是不够住啊。忙时,有些宾馆会在走廊上加铺应急,至少多些个地方让人歇歇。有时为了缓解,会经过协调连夜将国外友人送至苏杭,还会动用大场原空四军机场及国家首要领导人的专机送往南京或跳过上海行程,飞往北京等地的下一站。


国内开始加急般地兴建宾馆了,由此,外资的、合资的、中资的宾馆筹建十分密集地在全国各大主要城市开建。上海宾馆、南京金陵、杭州黄龙洞(香格里拉合资改建扩建中)、西安金花、北京丽都(长城、昆仑随其后)、桂林翠湖、广州白云都以最快的速度登场。二线城市如武汉、重庆、南宁、郑州包括天津基本都是在第二波的行情里梯次展开的。


还在那时,我们多住国宾馆或类似的老饭店(我们当时的话)。北京建国饭店钓鱼台、南京宾馆、广州东方、重庆原总统府、上海西郊、杭州苏州无锡各处,也都基本入住国宾馆(代号414、415系统类,开放前都属保密单位,不对外开放),凡此等等。当时的我们,对各地宾馆尤其是上海的所有非常熟悉了。也许是因为我会叽咕的原因吧,单位里很少把我安排在和平、浦江、锦江一类的老宾馆里(里面有种老气味,不好闻),老爱把我送到西郊。有时出任务,一连几个星期我都在西郊宾馆、虹桥宾馆(老虹桥、为国家副主席级别的人专建的)和后来的龙柏宾馆里。奇怪的是,老总最后因此还嘉奖了我,说我尽职责、肯吃苦、不计辛劳。后来我才以自己的理解理会到:我家住得远啊,如果坐公交,我从家里赶往西郊宾馆每次单程要花四小时。当然,多数时间我会把车子事先安排在上海宾馆,然后从那里出发去西郊。因为那时,公共交通并未抵达西郊国宾馆和龙柏宾馆。小插曲一段,也是回忆。


我们当时出任务,有政治指导员陪同。新职工上岗呢,还要跟随老翻译,不能擅自行动。住老饭店如上海锦江,晚间皮鞋都有人擦,可是没多久,老一套的做法就被逐一改除了。其中一个变化是,政治指导员无需随行了。但是,重要的任务会上两个翻译。题外话是,当时啊,比宾馆更缺的是专业翻译人才。缺到无语的程度了。以后有机会,我可以说说当时翻译界的情形。


也有一对一的工作,那些都是专业专门渠道里过来的“特殊人物”。这又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专访杨通谊教授。那位美国友人是位中年女性。内容就不说了。改革开放之初,各色人物各样的目的心思,不是我这么个当初的小翻译能够且愿意多讲的了。


那次的机缘里,有一些个离奇。首先,那老外不相信他们之间饭桌上如此级别的谈话内容行进时,我会在场(被请上私人饭桌;杨通谊的英文绝对棒,麻绳理工出身的,无需现场翻译)。杨教授看出她的心思后只简单地说了句:不算外人。结了。其实,这个说法让我也感到惊诧的。是有点联系,毕竟还是第一次的“陌人”唉,如此信我?后来我猜想,一定是他的秘书把我和他的随聊内容告诉了杨教授,他之后又跟我聊了几句后才请我入席的。


那秘书,原本和杨家渊源久长且深厚,因为家道中落,杨家不弃故交情缘,依旧照顾。于是这位“名家”之后一直就留在了教授身旁,各类运动里,不离也不弃。老苻公公是我家的一位老人,我父亲一生对他恭恭敬敬,敬如父辈,其间的道理我想是一样的。我打小就非常仰慕和敬重这样的礼法和家承。


我和这位(不提姓名了)在客厅喝茶随聊的时间里,我还了解到这位先生和上海茅家的渊源,让我又一次惊诧不已。我舅公和大伯都出身于联合银行(属上海小五行。大五行为外国资本在沪银行),舅公是娶了茅家长女的。那秘书闻罢激动不已。他家也是和茅家联姻的,问了一些大致情况,还对得上,于是打开了话题。说,杨夫人(杨通谊夫人叫荣淑仁,荣毅仁的胞姐)这几天去了北京探亲了,不在上海,不然一定要引荐。此事怎讲?又一圈怕是要绕出去了。


这个上海滩的旧事啊,里面有很多这样的弯,一团人连着一帮人,一群人又绕着一圈人,我想都和中国传统理念里的“门当户对“有着相当的关系。


非常诡异的是,偏偏就在今早,还在极其的偶然里,读到了上海滩几处著名的私人居所,老名字我不全知晓,就说现名吧:延安中路上、新华路上、愚园路上、五原路上、铜仁路上、万航渡路上(一半是解放前的“贫民窟”,不乏私家豪宅的,如上海五金大王 物业,吴家产业也离得不远),此外还应该包括衡山路、湖南路、巨鹿路、汾阳路、康平路、霞飞路(今淮海路中段及西段)等等的呢。至于山阴路、溧阳路、陕西北路三条弄(弄堂。不方便提供号数)及五角场处的叶家花园(后肺结核医院。但愿名字没记错)等没被提及,不去计较了。也是多,不能枚数。


单说上海愚园路,有名处在此三家:严家花园洋房、陈璧君别墅(现上海市长宁区少年宫)、锦园。其中,陈璧君大家都知道了,是汪精卫夫人;严家花园洋房呢是原大隆机器厂老板的物业;锦园呢,严格地说是上海申新纺织集团(我的说法)同盟幕僚和高级职员的住所。锦园内,荣家纺织业和与其相关的平行产业并参与联盟运作的“亲朋故交”者为众。旧往里,邻里都是非常亲善和睦,礼数讲究了往来的。因为内里层层相关的内在。我公公姑婆及二伯就住那里。这是和荣家联姻及生意上联盟的结果。我公公的儿子其实没比我大几岁,是荣家子弟,一个“玩少“(我说的),打小就是个捣蛋鬼,和严家二位公子常来常往,结果都是在文革期间送去东北做了“插兄”(文革时的插队落户)。我二伯的儿子家庭变故,被我父亲接手养管,自小和我一起长大,去的是安徽,也做了“插兄”。愚园路上插兄们退归返城后不久,中国大地开始了平反和退还政策,严家二少忽然间就成了愚园路也许是当时上海滩因为退还变成“极富”的第一批人,(产业收缴后相应的价值归还,包括存有的收缴物品物业等的价值评算。没几个钱了)。我有一同年朋友,名下补发进了十八万,在八十年代这可是个天文数;就是这个天文数,和之前的产业规模及市场价值相比来说,是九牛一毛。这,是史实。


回到先前。锦园内,无锡帮为主,不是乡亲就是联姻及同僚。本家是个例外,因为是联姻加联盟(受邀),不属于无锡帮,只是管理过九厂纱与棉的生产和经营。是的,旧上海在很长一段的时间内,纱和棉是分开经营的,直到联盟产生。再说,荣家是纺织业的领头羊,但也不是在此行业里一概所有的极端垄断。就如严家,机器生产之外,涉及制铁一样的道理。有些个企业内容,并不都是家族的一贯到底,而是同行业内的联盟,做成新的规模和局面。旧时上海总商会的会长胡笔江便是那种各色商业需求集拢后曾经的舵主。


再回头。这门当户对应在了杨、荣两家于是又是“理所应当”的了。而愚园路上的锦园又从另一个侧面重注了这一笔。本家和杨家素来交好,文革里的一些个乱多少对人有些负面影响的了,加上老人走的走(荣家两兄弟远走巴西),死的死,后面的后代们也就没得计较了,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成了老百姓眼里嘴里的“邻家人”。


这个圈绕得够大的了。情况如此,再者,如今开始清理网络了,放开一丢丢说几句,不至于惹翻家里老人了吧。我二伯母和母亲向来不许我涉及此类事,她俩虽然出身门庭不一样,性格脾气不相随,但在这一点上,高度地一致。所以,有些事情我也无法全说透。


至此,大约理清了一些个线脉,也间接地解说了为什么杨教授那天会有“出格的举动”。以荣家为主的外圈里,人脉家澍就是这样联通的。其实,这也就落在了纺织业的老故事里了。旧上海有太多这样类似的故事,在纺织业外。比如,金融业、啤酒业、房产业、运输业、五金业、百货业、书报业、粮油业、水电业,凡此种种。而这些个行业里的大佬们,从小都听父辈们多少说起过。其中不乏直接和间接的认知,比如亚洲灯泡大王;这些,汇成了今天我脑门里那一张张微糊的幻灯片。。。。。。。


也问过自己,这些个往事和前人留给我总体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往事我是看不见的了,可以有一些个联想;至于人么,最深刻的印象是,他们都齐刷刷地有着旧上海那批人的一种底气叫儒雅。如今很难再见了。。。。。。


我二伯就曾经是上海滩一大波“富二人”的“领头羊”。不能盖及所有,那个不能细说的覆盖面其实是非常大的了。这是我本世纪初不断听到当年跟随他老兄弟们和邻家人共同的口述形成的认知。他常会晚间甩指一响,率众兄弟十几二十辆奥斯丁直奔百乐门。。。。。。后来吃了不少苦,但可是,往年流放退休回归上海后,人的相貌气质仍是顶尖直挺一流的。我山阴路的外公、富民路的舅公和锦园的公公也全是,一顺溜的挺括儒雅,他们至今都给我留下了形同再造的影响,在许多方面也是教会了我们这些下一代人,如何面世和做人。在此,对这样的前辈们示以深深的怀念、深深的敬佩和深深的感恩。。。。。。












鸡蛋
3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