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父亲的眼泪》

热度 3已有 10409 次阅读2011-4-14 15:22 |个人分类:记叙分享到微信

为了母亲---写在清明雨过后
04/14/2011

南通老宅

世上有很多父亲,每人一个是起码的;世上有很多的父亲有着不一样的内容和意义,大家都明白;走了以后仍能像碑一样站着照看你关注你提示你让你不断尖拔出趟的,是我的父亲。

父亲,属猴,生于一九三二年,卒于二零零八年。他,可以说是出身书香豪门。由太平天国到民国动乱;又从军阀混战到鬼子侵略;复经国共内战到和平年代的种种浮沉,家境被纷争错乱的世道整得七零八落。他还算幸运,靠着叔叔对着兄长的灵位发出的誓言,凭着家里积存的老底子,他自初中起就进了最好的教会学校;高中时又升至美汉,接着进入圣约翰系统的高中直至完成学业。五零年高考时,因高分同时被复旦,交通,政法等七所高校录取。选择华师大是因为那是国家全资的高校,可以减轻不断支撑他和妹妹的两位兄长的经济负担;但真正让他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除了新中国的号召,还有和我母亲,和当时许许多多有血青年一样,出于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中女主角芭芭拉。瓦莲娜契芙娜感人至深的故事。

父亲一生有三好:桥牌,书法和五加皮。

桥牌大学二年级开打,直到手抓不起牌张。文革时,那是“违禁”的,照样关起窗户挂上厚毯不分季节地吆五喝六。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了,全没模样,连说带唱的,清一色的“老顽童”。书法是父亲打小练下的。整个学院无出其右。记得当时出版社要他出字帖,被他拒了,原因很简单,所有书法都炼成了,唯独怀素的狂草缺了点“疯劲”。五加皮,在床边,书桌旁和饭桌上随时都可以一把在手。记得来纽约时,到处找不到中国酒,去了梅西见着法国香水柜台,大呼万岁,以为找着酒柜了。唐人街找到“台北酒庄”后,把他乐得,两个月喝掉我好几千,回去时还提溜了八瓶:和母亲各执四瓶,海关允许的最大量。

父亲是全学院和全家族声名赫赫的硬汉子。绝不违心,绝不将就,绝不就俗落私。

家族在文革期间烂事多多,他成了“救火队员”,哪里有情况就及时出现在哪里,把我母亲累得只有流泪的份,把着苦枯瘦的儿子和干瘪的女儿,只好违心不断地向外公请求支援。这也最后成了我父亲到死的心病,觉得头上的桂冠和光环都是从妻子那里“窃”来的。生命最后的一刻,他没忘用最后的气力拉着所有后辈的手,手指停在半空中,指着母亲---一位同学和同事,唯一的所爱,终身的伴侣,至死的挂念。

他,在所有朋友和同事中以大义肝胆称著。

袁世清是新四军的高级干部,妻子是延安时代最早的白毛女扮演者之一。文革中因为“皖南事变”中的一些曲折,袁世伯吃尽了苦头。流放至安徽凤阳“五七干校”改造时,归父亲管。父亲除了照看,还给出很多关怀。袁世伯“解放”后,妻子在陕西路骑车被撞,死于脑震荡,袁世伯第一时间就找父亲排痛。以后袁世伯做了同济大学校长,依然常常来家。偶尔会拍着我的头说:你父亲是个大好人,好好学他。

大概是性格关系,也是经历使然,父亲一生再难也没见他低过头。唯一让我无法忘记无法面对的是我记忆中仅仅的两次流泪。

第一次:
我十五岁那年,五门功课拿下了四百九十八的高分。母亲奖励了我祈求大半年的东西:一支一元两毛五分钱的“铅皮”圆规。三个月后,我被学校保送上海外国语学院英文系。结果因为邓被重新打倒成了梦中烟雾。图书馆也关了,父亲借不到我要看的书,他,流泪了,哭得非常地伤心。这,在我心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愧疚。那时不懂啊!从此之后,再也没问父母要书或要钱买书。真正开始大批量按月买书是大学毕业有了工作的第二个月。第一个月工资的全部,我交给了父母。

第二次:
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日,地点,上海吴淞船码头。母亲为了我将被送往东海大岛接受再教育,已经整整哭了三天。临走,父亲死活不让她送,独自清早起来,拎着网线袋将我领出家门。

五月的上海,常常是细雨濛飞。儿子第一次要远离家门,远去独自生活工作了。父亲却笑不起来。八点,开船的汽笛声穿云破雾。父亲拍着我一米五八,四十一公斤的躯干,红了眼睛。他转过身去,久久地不能回转,山一样地站着,却哭了。

父亲病危时,我在纽约买了连夜机票赶到上海,在床边握着已然干枯的手,守了八个夜晚。父亲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十个月后重新病危时,母亲让我不要再光图形式了,因为父亲已经鹤飞。争着夺下了横幅祭奠的诗句,不要那匠师们的手笔;还提了要求,不能放哀乐,是我唯一的恳求,必须放布诺契利和布莱特曼的歌剧型曲目《It’s Time to Say Good-bye》。气人的是学院领导坚持要放哀乐。我,没法坚持,挨着母亲的脸面。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地点:纽约哥伦布广场边的新建爵士演出中心。演出单位:Y92的纽约少年合唱团。伴奏:茱丽叶音乐学院,纽约爱乐乐团。指挥:爱乐乐团首席。我们的大儿子登上了舞台,站在了台中央。我,流泪了。曾经跟他说过,风里来雪里走,三年了,就为这一刻。

其实,人生很多时候,三年只需要走出像样的一步。

同样是父亲的泪,我又懂了很多。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5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2-3-28 16:41
caorunfang: 父爱如山,感动!
再谢。你都跑老远过去了。
回复 caorunfang 2012-3-28 16:18
父爱如山,感动!
回复 今又是 2011-5-1 22:44
To: 暗香疏影 你曾经说:
苏州和上海离得很近,现在交通便利了,每年都有好多上海人到苏州玩。苏州王四酒家还在,但我没去过。也不知味道怎样?我总的感觉,现在有些老字号味道不如前了,不知是现在的人只顾效益降低了质量,还是人们吃叼了,更挑剔了。有机会欢迎您再来苏州玩玩。苏州现在的变化真的很大。
先谢了。有机会一定造访。
回复 暗香疏影 2011-5-1 22:41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你感悟到了,说明我们都通的。是吧?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苏州照片,我外婆是苏州人,和外公都葬在东山。我总要去看他们的。
苏州的王四酒家让我终生难忘,是我去过的最好的两个餐馆之一,不知今天是否还在,餐食是否依然挺刮。
非常喜欢苏州评弹,以前外公外婆天天要听的。
回见。

苏州和上海离得很近,现在交通便利了,每年都有好多上海人到苏州玩。苏州王四酒家还在,但我没去过。也不知味道怎样?我总的感觉,现在有些老字号味道不如前了,不知是现在的人只顾效益降低了质量,还是人们吃叼了,更挑剔了。有机会欢迎您再来苏州玩玩。苏州现在的变化真的很大。
回复 今又是 2011-5-1 21:47
To: 暗香疏影 你曾经说:
我不会说,不会写。真的很感人。
你感悟到了,说明我们都通的。是吧?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苏州照片,我外婆是苏州人,和外公都葬在东山。我总要去看他们的。
苏州的王四酒家让我终生难忘,是我去过的最好的两个餐馆之一,不知今天是否还在,餐食是否依然挺刮。
非常喜欢苏州评弹,以前外公外婆天天要听的。
回见。
回复 暗香疏影 2011-5-1 21:13
我不会说,不会写。真的很感人。
回复 今又是 2011-4-21 14:09
To: 哈德逊河畔的茶馆 你曾经说:
你好。
拜读大作,让我大哭。

我知道有的文章是用手写的,有的是用心写的,这篇就是用心写的,看的人要用心看才能看懂。

我写过我的爷爷,奶奶。但是写爸爸最难,还没开始,就已是泪流满面了。过去的事 --- 往事是难忘的。 谢谢你的留言,不知怎的,却又找不到了。

因为是博文,我试着用最简洁的字句去写,以表万一。妈妈在上海读到了,也是给她的一个回忆和回报。
我们那个时代的父亲是另外一种伟大。你去写吧,也用心去写,都读得到的。
我给你的留言在我的留言里。你还可以看到的。
谢谢你的浏览和留言。山不转水转,回见。
回复 哈德逊河畔的茶馆 2011-4-21 13:21
你好。
拜读大作,让我大哭。

我知道有的文章是用手写的,有的是用心写的,这篇就是用心写的,看的人要用心看才能看懂。

我写过我的爷爷,奶奶。但是写爸爸最难,还没开始,就已是泪流满面了。过去的事 --- 往事是难忘的。 谢谢你的留言,不知怎的,却又找不到了。
回复 今又是 2011-4-19 08:52
To: 小虫 你曾经说:
华东师大外语系教授住师大二衬,他先生是中文系教授,钱国荣,他们都92岁了,,去年回上海还去看望过他们,你妈妈一定认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甘仪凤教授还在吗?钱国荣是她的先生?
甘教授的英文朗读如诗如歌,过去我曾模仿得“非常逼真。在中学时,各类区市级比赛我从来没输过一场。没见过她,却非常地感恩,恩同再造!
如能见面,替我问好。我父亲曾经跟她对面坐一个对放的办公桌。
回复 牛志高 2011-4-17 19:02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万分感谢你的信任和慷慨。
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1-4-17 18:54
To: 牛志高 你曾经说:
13552887762
万分感谢你的信任和慷慨。
回复 牛志高 2011-4-17 18:32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如您信得过我,还不介意,请给我你的手机号,我抽空打电话一叙。QQ实在不好玩。
静候!

13552887762
回复 今又是 2011-4-17 17:37
To: 牛志高 你曾经说:
祝你幸福
如您信得过我,还不介意,请给我你的手机号,我抽空打电话一叙。QQ实在不好玩。
静候!
回复 牛志高 2011-4-17 16:48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谢谢牛二兄。
祝你幸福
回复 今又是 2011-4-17 09:40
To: 牛志高 你曾经说:
感人
谢谢牛二兄。
回复 牛志高 2011-4-17 09:07
感人
回复 今又是 2011-4-16 11:13
To: 小虫 你曾经说:
华东师大外语系教授住师大二衬,他先生是中文系教授,钱国荣,他们都92岁了,,去年回上海还去看望过他们,你妈妈一定认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是的,都住二村,而且办公室都在同一楼,时常是英文系和俄语法语打统账聚在同一的办公室里。
我父母61年换了学校,原因多多。人还是熟的。再续。
回复 今又是 2011-4-16 10:08
To: 小虫 你曾经说:
中文系,罗永麟
会去问,而复言。
回复 小虫 2011-4-16 10:03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记得也在一村住过的,上了师大的幼儿园。我明天问问母亲。尊父尊姓?
中文系,罗永麟
回复 今又是 2011-4-15 23:54
To: 小虫 你曾经说:
啊,我们还是邻居,我是在师大一村长大的,我父亲还住的那里,50 年代的老房子,本来要推倒,去年突然给我父亲来修房子了。我父亲是中文系,教民间文学的,去年还得了一个终身成就奖,老人很高兴,到现在还孜孜不倦的写论文,我真的很佩服他们这一代人,吃了那么多苦,还是无怨无悔
记得也在一村住过的,上了师大的幼儿园。我明天问问母亲。尊父尊姓?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