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画家@作家 //www.sinovision.net/?342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介绍中国当代的作家与画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王正鹏:怀抱青海湖唱歌的诗人吉狄马加

热度 4已有 1495 次阅读2012-11-5 23:03 |个人分类:王正鹏杂文、摄影|系统分类:杂谈| 青海湖, 唱歌, 吉狄马加 分享到微信

怀抱青海湖唱歌的诗人吉狄马加

王正鹏(土家族)/文/摄影

早上醒来的时候,仍然想起了昨夜我与怀抱青海湖唱歌的诗人吉狄马加相遇。

当有人问我“你是怎么认识吉狄马加的?”,我不知道怎样去回答,有些犹豫,有些欣喜。

我不是诗人,不是作家,按理说我与吉狄马加没有交流的机会,就连第一次的交流机会也被其他的人说“你在楼下等着,帮忙看好车。”也剥夺了,他们在中国作家协会的楼上与吉狄马加交流去了,我就在楼下当了近一个小时的看车夫,回来的时候,我将那位人的名片撕了,扔出了车窗外。

低叹暗泣的心情诱发我漂泊者的乡愁,我没有了故乡,连我家乡小镇上的户口也消了,没有了户籍,没有了故乡,没有了乡愁的忧郁,一切忧愁感动的心情轻易的涌进不了我的心头。

也不是没有打动我的诗人、作家、艺术家让我为他们的待人之道折服,好友李文朝将军那时欲将他的著作手稿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好在建中国现代文学馆之前我就结识了文学大师老舍的儿子舒乙先生,舒乙先生从副馆长到馆长在任期间有过多次的拜访,及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过作品研讨会,有了这层关系我便请舒乙先生帮忙,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拟举办李文朝将军的捐赠仪式。在给舒乙先生打电话时得知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馆长是陈建功了,当时舒乙先生就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金炳华、陈建功、张键、高洪波、吉狄马加、陈峥嵘的联络方式告诉了我,当时中国作家协会主席一职空缺,第二天我便将请柬送给了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们。

第一次,我是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楼走廊中见到了诗人吉狄马加。

昨夜,我在梦中见到了怀抱青海湖唱歌的诗人吉狄马加,与我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楼走廊中见到了吉狄马加不一样,这一次我听到了他在的唱“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在拨动着青海湖。

吉狄马加说:诗歌是我永恒的归宿。

世界七大诗歌节日之一的中国诗歌节20078月在青海湖如期的举办了,这是诗人吉狄马加从纸上写诗到用实际行为写诗的一个重大的突破。“诗人是民族精神文化的代言人。”,“他们之间交流完成的,是民间的、也是许多高层政治家不可能完成的。”,通过诗歌节达到了传递文化理念的平台与窗口,使青海通过这扇门走向了世界。

有诗人沉沙在诗歌节上给我打电话说“要不要和诗人吉狄马加讲话?”,我说些什么呢?我知道组织这样大的诗人集会吉狄马加是十分幸苦的,这种辛苦不是田间劳作的幸苦,田间劳作辛苦了,可以坐在树荫下抽只烟、吃碗茶休息一下,而组织诗歌节不能休息,也休息不了。想着他疲惫的心,我的眼睛潮湿了,他为中国诗歌文化向世界交流做了一次幸苦的劳作,让他休息一下吧,我讲“就不要讲了吧”。

无意识的,我看到了诗人吉狄马加的身影,我细细的回忆起他的形象来,我又极不准确的能够描绘出他的形象。到新华书店去找找有关他的诗歌著作,没有他的诗歌集在销售;到互联网上搜索那里有售他的诗集的店铺,没有搜索到有店铺在销售他的诗集。我四下打探了几位有名的作家、诗歌评论家家中是否有吉狄马加的诗集,还是没有。真想给吉狄马加打电话求救呀,我怕惊忧了诗人吉狄马加怀抱青海湖弹琴的优雅琴声。

诗人吉狄马加在青海湖畔用玛尼石在砌中外28位著名诗人的头像,他用一个泥瓦匹人的手将不同流派、不同肤色、不同观点的诗人砌在了一起,没有国度、立场、意识形态的坐在了一起交流,这就是一个诗人用青海湖透明的水砌成的特殊的文化窗口风景线,有了这一根不断的风筝线,中国诗歌与世界诗歌一起飞向了慰蓝的晴空。

到西宁的时候,我想求诗人吉狄马加题个字,他不是书法家,他只是诗人,他写的毛笔字我早就见到过,那是五十五作家捐赠的“育才图书室”工程内的题字,第二次是中国诗人俱乐部编辑的《大诗歌》杂志,他为《大诗歌》题的书名。这次行吗?我有一些犹豫,但还是大着胆子向诗人吉狄马加说了,他毫不犹豫的说“你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取吧”。

我住在西宁宾馆,这个宾馆离青海省委办公楼很近,约九点十分,诗人吉狄马加的秘书钟启文打来电话说“马加部长给你题的字写好了,你过来取吧”。

写诗好,写字更好。诗写得好,朗朗上口,育人向善,可以传播;字写得好,诗的茎叶,意的块根和果实,定人聪慧。俗话讲:“诗书传家久”呀。

没到过青湖湖,就不知道她的美丽所在何处,青海湖她美的如同二八的少女那样鲜活,在湖的周围又镶嵌了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若嫩绿的青海湖戴了一个亮灿灿的黄金手镯。

我不能用诗歌的形式很好的描绘青海的山山水水,因为我还没有很好的掌握诗歌这门语言技巧;我还不能用画笔去描绘吉狄马加优雅怀抱青海湖弹琴的形象,因为我还没能领会青海的美丽色彩。我只能用一个拿锄头的手,笨拙的记录我对诗人吉狄马加的形象。

我两次到了青海,两次都与诗人吉狄马加有交流。

港澳主流媒体采访三江源的时候,诗人吉狄马加说“这次采访三江源的活动,将会载入三江源的历史史册”,将我们港澳主流媒体大型采访团送上了采访的征程,诗人吉狄马加在礼炮声中送别了我们。

我从三塔拉的防沙治理工程上,看到了丰硕的沙棘果实正排正行的向沙漠侵蚀;我从玉树灾后重建好了别墅小镇村庄,看到了玉树人们美好的庄院;我从玛多县悠然戏谑的藏羚羊、野驴的身上,看到了三江源保护的真实成果。

我原先不理解诗人吉狄马加“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的诗句,到了三江源以后,才知道这句诗的真正含义,若不是一个有担当的诗人,定不能唱出这么有热血奔腾的声音;若不是诗人吉狄马加热爱这片热土,定不能唱出热血沸腾的千古名句。

诗人吉狄马加是优雅的,他是怀抱青海湖在弹“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的诗人,这是诗人吉狄马加给我的印象。

 

 










鸡蛋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飘尘永魂 2012-12-11 19:54
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
回复 王正鹏 2012-11-8 20:33
新兰: 吉狄马加是“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的诗人!
同感
回复 王正鹏 2012-11-8 20:33
寒溪幽兰: 拜读
问好
回复 寒溪幽兰 2012-11-7 10:52
拜读
回复 新兰 2012-11-7 07:14
吉狄马加是“血管里有马蹄的声音”的诗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