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画家@作家 //www.sinovision.net/?342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介绍中国当代的作家与画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校订《景德镇陶录》卷四卷五

热度 1已有 712 次阅读2018-8-23 09:42 |个人分类:王正鹏考古研究|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校订《景德镇陶录》卷四卷五

[]蓝浦著[] 郑廷桂辑 王正鹏校订

景德镇瓷,以仿制瓷器为主,御用瓷起于清代唐英,详见《景德镇陶录》。
  《景德镇陶录》卷四

  陶务方略
  景德镇陶业,俗呼货料操土音,登写器物花式,字多俗、省,其不见於《字书》字,如蚰(音:又俗。当泑字。)[土足](音:笃。俗指坯足。)之类;其见於《字书》而俗借用者,如靶(字典音:霸。辔革也。俗借为柄靶用。)琢(字典音:捉。治玉也。俗借为瓶罍器名。)不(字典:岸入声。《说文》;木献同檗木,曲头不出也。俗五泑,不音,近敦字,上声。)之类;他如:丿之类。虽土著,犹参[]问乃得也。
  镇陶字样,又有通用者,如或作堈、罁等字,或作“[土匋]”等字,或作釉、油”[石左由右]等字。群书杂记,亦多互见。
  在镇陶作器,质粗细不一。有用官古不者,有用上古不者,有用中古不者,有用滑石者,有用釉果配高岭者,有用滑石配白石者,有用余干不配高岭者,有用黄泥不者,有用捡渣者,各视所造器采用。
  瓷土自来以麻仓为著,俗呼麻村:窑里,又呼洞里,属邑东乡。明末土竭。后复出,造成釉果,则大隖岭为上。性硬,白而微汗,造瓷不挫,古器中多用作骨胎。他处亦有硬白土,或不免有油,又或白而性软耳。
  釉果,凡佳器全用作质,次品亦半用之,粗器则止。和水合灰以当水泑。嘉庆三年,邻邑乐平亦出此,为婺人起厂舂造,块式大於窑里所造。陶户试用颇不低。先是,造户装至南港口,贿邑东人驾东港船接装入镇埠,货充窑里釉果,今则明货於陶家矣。
  高岭,本邑东山名。其处取土作不,初止土著汪、何、冯、方四姓业此,今则婺邑多充户,然必假四姓名号刻印高岭块上,如曰何山玉汪某方某者。近邑西李家田、大州上亦出土可用,不大下於东土,但造佳瓷者,必求东埠出者耳。
  高岭,上者麻布口,次者糖口,最下磁器口。何谓磁器口?试照掰验土块,口如破磁片,滑平无纹两不糙,若刀切。然此土必无健性,造坯经烧必软挫。旧有红高岭,出邑东方家山,块色粉红,经烧则仍白色。后其姓以土竭近祖茔,遂请禁绝。
  高岭,不用礁舂,取土起棚,不过淘练成泥,印块而已。若釉不土,虽亦名土,实取取石,必先洗去石上浮土,再用锥,碎成小块,然后杵臼一昼夜成土,始淘练印造。大约上春水大,每棚碓可全春;下年水小力微,必减几支碓舂。水急力匀,舂土稠细;水缓力轻,舂土稍粗,故所出不釉(细),上舂者佳。作坯亦比下年者胜。
  同一不也,而有红黄白之分,红白不皆器之细者,用黄不则惟粗器用之。然有一种淡黄带白色者颇佳,又不止粗器也。
  黄不土块大而坚,舂之杵舂亦必坚。大白不土稍松细,碓式亦次於舂黄不者。邑东王港以上有二十八滩,每滩皆有水碓舂土不,昔舂黄不户半於白不,今则舂造黄不者只五六处,余俱必舂白不。
  不之绝佳者,惟寿溪坞所产。他处载来镇压市,必曰:我寿溪不,亦多可用。
  瓷土,洪家坳旧出者与金家山所产同妙,后因与祁邑连界,属一势宦祖茔来肪,兴讼永禁。
  坪里土,葛口土,皆祁门县所产。自余干土出,而坪里、葛口之土用者少矣。近邑南有小里土,亦可用,舂户多合用之,然不及余干土也。
  不之名类不一,而玉红、提红二种为上。然二种不性软,必多合高岭方可用。余干不性颇健,少以高岭配合便於工作可用。近日高岭所了已不如前,陶户遂多用余干不。
  水泑号为百家货,陶户用罩坯外。惟兰宋、白饭、砂宫等坯不用,惟研合釉果和水罩外。大抵槎窑粗器多以釉当水泑。
  滑石作器胎,惟质佳耳,所衬了釉色反不如不泥上釉龙莹泽耐看。故官古不多用,洋器半用,惟雕镶小琢器肯用。然滑石瓷器画作,亦不及好官古。
  捡渣,作质顶粗之器,如冒宫、冒饭、冒盂、冒令、莲子大碗、大草撇砂古、大砂炉二及小雕削禽鱼人物之类。捡渣者何?盖大窑户所淘泥不倾去粗沉之土渣也。凡用捡渣户、雇工收捡於外,复加淘汰,练成泥方可用。
  青料,以黑绿而润泽有光色者为上品。仿霁青器必用之者。若青花淡描用青之法:先定花样画坯上,然罩上釉水,泑水干,入窑烧,陶成遂现青翠色,若不用釉罩,其色仍黑;或先上釉,再画釉外,则料多烧飞。
  镇有彩器,昔不大尚,自乾隆初官民竞市,由是日渐著盛,俗呼红店,自称曰炉户。皆不用古法明暗炉之制,但以砖就地围砌如井样,高三尺余,径围三两尺,下留穴,中置彩器,上封火而已,谓之上炉,亦有期候。若头号以明炉?暗炉?多不知为何。
  凡器之高大件,最难烧造。如二尺四大盘,顶皮大碗、千件、五百件大地瓶、五百件大缸、三百件花桶等器,口面既大,件数又高,造时必倍其坯式,较劣取优者送窑经烧,难保不有跷扁损挫之患。
  脱胎器薄,起於记窑,永窑尚厚,今俗呼半脱胎。另有如竹纸薄者一式,俗以真脱胎别之。此种真脱胎,起自成窑,暨隆、万时之民窑;但隆、万尚蛋皮式,止一色纯白者,不似今多画青花,其净白尤浇美过之也。
  上古、中古器,昔无琢类,不造小圆器,止有大碗、宫碗、七寸、五寸四大器之称。今则小圆式亦造矣。
  洋器,有滑洋器、泥洋器之分。一用滑石制作器骨,工值重,是为滑洋器;一用不泥作器质,工值稍次,是为粗洋器。
  小琢器户,亦呼雕削,如造汤匙、挂瓶、茶托等具,画青花、淡描等花;或兼仿东青器。近闻仿造东青新试得一法,用釉果作质,陶成则釉色益衬出,而美过於前仿东青器。
  满窑一行,另有店居。凡窑户值满窑日,则召之至,满毕归店,主雇有定,不得乱召。俗传先是乐平人业此,后挈鄱阳人为徒,此康熙初事。其后鄱阳人又挈都昌人为徒,而都邑工渐盛,鄱邑工所满者反逊之。今则镇分二邦,共计满窑店三十二间,各有首领,俗呼为满窑头。凡都、鄱二邦满、柴、槎窑,皆分地界。
  窑内各有把庄头,亦为烧夫。烧夫中又分,紧火工、溜火工、沟火工。火不紧洪,则不能一气成熟;火不小溜,则水气不由渐干,成熟色不漂亮;火不沟疏,则中后左右不能烧透,而生[爽瓦]工 所不免矣。烧夫有泼水一法,要火路周通,使烧不到处能回焰向彼,全恃泼水手段。凡窑皆有火眼,照来焰泼法,颇为工巧。
  柴窑,多烧细器;槎窑,多烧粗器。前代厂制,一窑兼用,柴槎四、六配烧。今悉搭民窑,分柴槎为二邦,故有柴窑、槎窑之称,其中又分大器窑、小器窑、包青窑诸号。
  五曹满器,五行之名。都邑人呼为五乎,几曹、几乎,皆行路之数。又传五乎实四担坯匣,共计三十二[前上手下];亦有论柱数烧者。
  烧窑户搭烧坯瓷,其满烧之规:当窑门前一二行皆以粗器障搪恕火,三行后始有细器,其左右为眼处则用填白器拥燎搪焰,正中几行则满官、古、东青等器,尾后三四行又用粗器拥焰。若窑冲,惟排砖靠砌而已。
  自烧自造者,谓之烧囵窑。或不搭他户烧,或亦搭一二户烧。窑门前用空匣满排以障火,如昔厂官满法者。三行后,始用坯器。尾后亦满粗器,以搪火焰。
  厂昔有大匣窑,专满空匣。今悉入民窑先烧,惟包青窑乃可搭烧。何谓包青?盖凡搭坯入其窑,必陶成皆青品,有苦窳不青器,则另偿包烧者。不独厂官器搭如此,即诸户搭烧亦然也。
  瓷器固须精造,陶成则全赖火候。大都窑干、坯干、柴干,则少折裂、色晦之患;土细、料细、工夫细,则无粗糙、滓斑之虞。
  结砌窑巢,昔不可考。自元(1206
1368)、明(13681644)以来,镇土著魏姓世其业,若窑小损坏,只需补修。今都邑人得其法,遂分业补窑一行。然魏族实有师法薪传,余尝见其排砌砖也;一手挨排粘砌,每粘一砖,只试三下即紧粘不动;其排泥也;双手合舀一拱泥,向排砌一层砖中间两分之,则泥自靠结砖,两路流至脚,砌砖者又一一执砖非粘。其制泥,稠如糖浆,亦不同泥水工所用者。
  渣饼,有平正细白者,是白不造成;有粗样者,是泥土打成,大小视坯足为度。凡装坯匣内,必用渣饼垫足,经烧后其足乃不粘匣底。又有用黄砂渣垫足,亦不粘匣者,五代周柴荣(921
959)烧柴窑器所谓足多黄土盖此。
  陶户收买釉不,先於船中提少许捏成块,上划各土客字号,烧窑日置之火眼内,待烧熟用铁钩探出,验辩货色,谓之试照
  本烧户,亦有自试火照之法。盖坯器入窑,火候生熟究不可定。因取破坯一片,中挖一圆孔,置窑眼内,用钩探验生熟。若坯片孔内皆熟,则窑渐陶成,然后可歇火。
  陶户坯作人众,必用首领辖之,谓这坯房头,以便稽查口类出入、雇人。其有众坯工多事,则令坯房头处平,有惰工坏作,亦惟彼是让。
  坯房发给人工,其为地下印利、做坯等工,则皆四月内给值,十月找满,年终再给少许;其为画作上工,则按五月端节、七月半、十月半及年竣分给。至供饭一例,侧阖镇皆三月朔起。有发市钱。
  窑砖,旸埠滩沿河所造。其法:埏填泥土,用方木匣印成长七八寸、阔三四寸,须先贮窑烧熟方可用。初烧者为新砖,烧数次者为老砖。老砖结窑佳。
  俗有估堆之说。凡陶户堤同口有剩下零瓷或稍茅损色杂者,则另堆聚一处,新旧大小不等,有此路行家觅户估买。昔多有估堆致富者,今则有外佳内窳弄巧者矣。俗谓做堆
  商行买瓷,牙侩引之议价、批单,交易成,定期挑货,必有票计器数为凭,其挑去瓷器有色杂茅损者,亦计其数,载票交陶户换补佳者,谓之换票。其瓷票、换票,皆素纸为之,或印行号、户号加写器数字,或全用墨写。
  商雇茭草工扎瓷,值有常规,照议如一。其稻草、篾片皆各行长雇之茭草头已办。稻草出吾邑者好用,而邑北尤佳。篾则婺界所析,今里村镇市亦有。
  把庄一行。凡诸路客至,必雇定把庄头挑收。窑户瓷器发驳,则把庄头雇夫给力送下河。又有类色头,汇清同口包纸装桶。茭草根凳皆有定例,俗又呼油灰行。
  磨补瓷器。镇有勤手之徒,挨陶户零估收聚,茅糙者,磨之,缺损者补之,俗呼为磨茅堧店。
  过光瓷器、皆暗损未坏者。此诈伪之流贱市而涂固之。然沾热汤即破,只可盛干冷物,俗呼为过江器。
  黄家洲苏湖会馆近河洲地,为小本商摆瓷摊所一大聚场也。面河距市中、方广约二里许,遍地皆瓷器摊,任来往乡俗零买,不拘同日个数。
  瓷器街颇宽广,约长二三百武,距黄家洲地半里余。街两旁皆瓷店张列,无器不有,悉零收贩户,整治摆售,亦有精粗,上中下之分。
  潘家疃在镇之中秀渡对岸。疃内多潘姓,自国初已陶,然只坯坊陶窑多处,陶户仍居镇中,时至疃内省视烧造。其窑则皆烧槎。其坯亦有由镇载入疃窑烧者,亦有疃坯载送镇窑烧者,故中渡口一带河中多有陶户装坯船、装瓷器船。
  镇,又有小本旅伴,手提大篮采贩陶户诸瓷器,走黄家洲上及觅趁各瓷行零卖。其器稍有茅疵,亦或时得佳器,俗呼为提洲篮者。

  《景德镇陶录》卷五

  景德镇历代窑考
  []至德元年(583),诏镇以陶础贡建康。
  唐
  陶窑
  唐初(618)器也。土惟白壤,体稍薄、色素润,镇钟秀里人陶氏所烧造。《邑志》云:唐武德(618)中,镇民陶玉者,载瓷入关中,称为假玉器,且贡於朝。於是昌南镇瓷名天下。
  ◇霍窑

  窑瓷色亦素。土墡腻质薄,佳者莹缜如玉,为东山里人霍仲初所作,当时呼为霍器。《邑志》载:唐武德四年(621),诏新平民霍仲初等制器进御。
  宋

  景德窑
  宋景德年(1004
1007)间烧造,土白壤而填,质薄腻,色滋润。真宗赵恒(9681022)命进御,瓷器底书景德年制四字,其器尤光致茂美,当时则效著行海内,於是天下咸称景德镇瓷器,而昌南之名遂微。
  ◇湘湖窑 附
  镇东南二十里外有湘湖市,宋时亦陶,土塥埴,其体亦薄,有米色、粉青二色。蒋《记》云:器雅而泽,在当时不足珍。然唐公《陶成纪事》则曰:厂仿米色、粉青宋釉二种,得於湘湖故窑款色,盖其地村市尚寥落有存窑址,自明已圮。
  元

  改宋监镇官为提领。至泰定(1276
1328)后又以本路总管监陶,皆有命则供,否,则止,税课而已。故惟民窑著盛,然亦无多传名者。蒋《记》云:景德镇埏埴之器,洁白不疵,据此,则元瓷尚白可知;又云:江、湖、川、广器用青白,出於镇有其技,据此,则元瓷已工巧画镂矣;又云:窑有尺籍,私之者,刑,据此,又非税课之一证乎?蒋公名祈,元人也。
  ◇枢府窑
  元(1206
1368)之进御器,民所供造者。有命则陶,土必细白埴腻,质尚薄。式多小足印花,亦有戗金五花者;其大足器则莹素。又有高足碗、蒲唇弄弦等碟、马蹄盘、耍角盂各名式。器内皆作枢府字号,当时民亦仿造,然所贡者俱千中选十,百中选一,非民器可逮。
  ◇湖田窑 附
  镇河南岸口,有湖田市,元初亦陶。土确垆质粗,多黄黑色,即浇白者亦微带黄黑。当时浙东西行之器颇古雅,蒋《记》云:浙东西之器尚黄黑,则出於昌水南之湖田窑者也。,今窑市已墟,湖田村落尚在,其窑器犹有见者。
  明
  洪窑
  洪武二年(1369)设厂於镇之珠山麓,制陶供土,方称官瓷,以别民窑。除大龙缸窑外,有青窑、色窑、风火窑、匣窑、爁熿窑,共二十座。至宣德中,将龙缸窑之半改作青窑,厂官窑遂增至五十八座,多散建厂外民间,迨正德(1506
1521)始称御器厂。
  洪器土骨细腻体薄,有青黑二色,以纯素为佳。其制器必坯干经年,重用车碾薄,上釉候干入火;釉漏者碾去再上釉,更烧之。故汁水莹如堆脂,不易茅篾。此民窑所不得同者。若颜色器中,惟青黑戗金壶、盏甚好。
  ◇永窑
  永乐年(1403
1424)厂器也。土埴细,质尚厚,然有甚薄者,如脱胎素白器。彩、锥、拱样始此。唐氏《肆考》云:永窑有压手杯,中心画双狮滚球为上品,鸳鸯心者次之,花心又次之。,杯外青花深翠,式样精妙,若后来仿制者殊差。永器鲜红最贵。
  宣窑
  宣德间(1426
1435)厂窑。所烧土赤埴,壤质骨如珠砂,诸料悉精。青花最贵,色尚淡彩。尚深厚,以甜白、棕眼为常,以鲜红为宝,器皆腻实,不易茅篾。唐氏《肆考》云:宣厂造祭红红鱼靶杯,以西红宝石为末入泑,鱼形自骨内烧出凸起,宝光汗水莹厚。有竹节靶罩盖卤壶、小壶甚佳。宝烧霁翠尤妙。又白茶盏光莹如玉,内有绝细龙凤暗花,花底有暗款大明宣德年制,隐隐鸡、桔皮纹。又有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他如蟋蟀澄泥盆最为精绝。按:宣窑器无物不佳,小巧尤妙,此明窑极盛时也。祭红有两种;一为鲜红,一为宝石红。唐氏所记,乃宝石概以祭红言之,似误。宣青是苏泥勃青,故佳,成化时已绝,皆见闽温处叔《陶记》。今宣窑瓷尚有存者。
  ◇成窑
  成化(1465
1487)厂窑烧造者。土腻埴,质尚薄,以五彩为上。青,用平等青料,不及宣器。惟画彩高轶前后,以画手高、彩料精也。郭子章(15431618)撰《豫章陶志》云:成窑有鸡缸杯,为酒器之最,上绘牡丹,下画子母鸡,跃跃欲动。,五彩葡萄撇口扁肚把杯,式较宣杯妙甚;次若人物莲子酒盏、草虫小盏。青花纸薄酒盏,名式不一,色深浅莹洁而质坚。五彩齐著小碟、香盒、小罐,皆精妙可人。《唐氏肆考》云:神宗尚食,御前有成杯一双,值钱十万,明末(16271658)已贵重如此。按:昔论明瓷者首宣、次成、次永、次嘉,然宣彩未若成彩,其点染生动、有非丹青家所能及也。
  ◇正窑
  正德(1506
1521)中厂器。土埴细,质厚薄不一,色亦分青、彩,惟霁红尤佳。嗣有大珰镇云南,得外国回青,价倍黄金,知其可烧窑器,命用之。其色古菁,故正窑青花多有佳品。按:回青以重色为贵,当日厂工恣为奸利,出售民陶,迨嘉靖间,邑令朱景贤设法调剂,其弊稍息。霁红即鲜红、宝石红两种。
  ◇嘉窑
  嘉靖(1522
1566)中厂器。土墡埴,质腻薄,时鲜红土绝,烧法亦不如前器,可造矾红。色惟回青盛作,幽菁可爱,故嘉器青花亦著。五彩略备,然体制较之宣、成器则远甚。郭《纪》云:世家经箓,蘸坛用器有小白瓯,名曰坛盏,正白如玉,绝佳。”,《唐氏肆考》亦载:嘉窑青尚浓,其厂器如坛盏、鱼扁盏、红铅小花盒子,足为世玩。
  ◇隆万窑

  穆宗(1537
1572)、神宗(15631620)年间厂器也。土埴坟,质有厚薄,色兼青、彩,制作益巧,无物不有。汁水莹厚如堆脂,有粟起若鸡皮者,有发棕眼者,有桔皮者,亦可玩。唐氏《肆考》云:明瓷至隆万时,回青已绝,不及嘉窑青花。麻仓土亦告竭,饶土渐恶,器质较前多逊;又以淫巧为务,其秘戏器一种殊非雅品。镇陶作俑自此。惟祭红器尚有佳者,然亦非鲜红、宝石红之祭红矣。
  ◇龙缸窑

  明(1368
1644)厂有龙缸窑,称大龙缸窑,亦曰龙缸窑。窑制:前宽六尺,后如前饶五寸,入身六尺,顶圆。鱼缸大样、二样者,只烧一口;瓷缸三样者,一窑给砌二台,则烧二口。缸多画云龙或青花,故统以龙缸窑名之。烧时溜火七日夜。溜,缓小也,如小滴流缓缓起火,使水气渐干渐熟,然后紧火二日夜,缸匣既红而复白色,前后通明亮,方止火封门,又十日窑冷方开。每窑约用柴百三十扛,遇阴雨或有所加。有烧过青双云龙宝相花缸、青双云龙缸、青双云龙莲瓣大缸、青花白瓷缸、青龙四环戏潮水大缸、青花鱼缸、豆青色瓷缸等式。
  ◇崔公窑
  嘉(1522
1566)隆(15671572)间,人善治陶,多仿宣、成窑遗法制器,当时以为胜,号其器曰崔公窑瓷,四方争售。诸器中,惟盏式较宣成两窑差大,精好则一。余青、彩花色悉同,为民窑之冠。
  ◇周窑
  隆(1567
1572)、万(15731620)中人,名丹泉,本吴门籍,来昌南造器,为当时名手。尤精仿古器,每一名品出,四方竞重购之,周亦居奇自喜。恒携至苏、松、常、镇间,售於博古家,虽善鉴别者亦为所惑。有手仿定鼎及定器,文王鼎炉与兽面戟耳彝,皆逼真无双,而千金争市,迄今犹传述云。
  ◇壶公窑
  神(1563
1620)庙时烧造者,号壶隐道人。其色料精美,诸器皆佳,有流霞盏、卵幕杯两种最著。盏色明如朱砂,杯极莹白可爱,一枚才重半铢,四方不惜重价求之。亦雅制壶类,色淡青如官、哥器,无冰纹。其紫金壶带朱色,皆仿宜兴时陈样。壶底款为壶隐老人四字,相传为吴十九,而籍不可知矣。李日华赠诗云:为觅丹砂斗市廛,松声云影自壶天,凭君点出流霞盏,去泛兰亭九曲泉。
  ◇小南窑 附
  镇有小南街,明末(1627
1658)烧造,窑独小,制如蛙伏,当时呼虾蟆窑。器粗整,土埴黄,体颇薄而坚。惟小碗一式色白带青,有青花,花止兰朵竹叶二种;其不画花惟碗口周描一二青圈者,称白饭器。又有撇坦而浅全白者,仿宋碗皆盛行一时,国初犹然。
  6、国朝(清代,16361911
  陶至今日,器则美备,工则良巧,色则精全,仿古法先,花样品式咸月异岁不同矣。而御窑监造尤为超越前古,谨录其特著者。
  ◇康熙(16621722)年臧窑
  厂器也。为督理官臧应选(16801688)所造。土埴腻,质莹薄,诸色兼备,有蛇皮绿、鳝鱼黄、吉翠、黄斑点四种尤佳。其浇黄、浇紫、浇绿、吹红、吹青者亦美。迨后有唐窑犹仿其色,唐公《风火神传》载:臧公督陶,每见神指画呵护於窑火中,则其器宜精矣!
  ◇雍正(17231735)年年窑
  厂器也。督理淮安板闸关年希尧(16711739)管镇厂窑务,选料奉造,极其精雅。驻厂协理官,每月於初二日、十六日两期解送色样至关呈请,岁领关帑。琢器多卵色,圆类莹素如银,皆兼青、彩,或描锥暗花玲珑诸巧样。仿古创新。实基於此。《文房肆考》云:雍正初,楚抚严公希尧烧造厂器。”,,又称楚抚,迨误。《邑志》载:年公重修风火神庙碑记碑尚存。
  ◇乾隆(17361795)年唐窑
  厂器也。内务府员外郎唐英(16821756)督造者。唐公以雍正戊申(1728)来,驻厂协理,佐年著美,迄乾隆初(1736)榷淮;乾隆八年(1743),移理九江钞关,皆仍管陶务。公深谙土脉火性,慎选诸料,所造俱精莹纯全。又仿肖古名窑诸器,无不媲美;仿各种名泑,无不巧合;萃工呈能无不盛备。又新制洋紫、法青、抹银、彩水黑、洋乌金、珐琅画、法洋彩、乌金、黑地白花、黑地描金、天蓝、窑变等泑色器皿。土则白壤而埴,体则厚薄惟腻。厂窑至此集大成矣。既复奉旨恭编《陶冶图》二十页,次第作《图说》进呈。临川李巨来先生序公集云:独斟酌华实,间有得於心。而龙缸、均窑追绝,业复古制;翡翠、玫瑰,更出新奇。是公之陶,即公之心为之也!”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