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于兰兰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658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岁月留痕五

已有 530 次阅读2017-1-22 15:57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五)小敏刘财分手
  一天,小敏的父亲在屋里没有旁人的时候,对正做在炕头上,纳鞋底的小敏地母亲说:“我看得赶快张罗给小敏找个合适的对象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现在小敏也老大不小了,有合适的就让她结婚吧。省着刘财那个混小子总惦念着。”
  小敏的妈妈:“你上下嘴唇一粘说的到轻巧,一个大活人说嫁就嫁出去呀,能像卖猪崽子那么容易吗?上哪找那样合适的去,刘财合适,你还嫌成分不好。她二婶的侄子看上小敏了,小敏还不愿意,你女儿的性格你还不知到妈?贼犟贼犟的。反正我说的也不算,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管不了,我也不管了。”
  说完,小敏的妈妈用锥子尖蹭了蹭头皮,低下头继续还纳她的鞋底。
  小敏的父亲说:“你养的女儿你不管谁管?别竟说赌气的话,到时候事弄插皮了,想管都来不及了。”
  小敏的妈妈:“那你说让我怎么管,我能说动谁?”
  小敏的父亲说:“我看公社二把手的儿子,王有谋那个孩子就不错,小伙长的机灵,家境也好,一支一份的,没争的没抢的,就一个姐姐,还在南方工作,现在已经结婚了,山南海北的,父母有多少财产,人家也不会回来争的。现在爷俩都挣工资,前天我去公社开会,他爸还跟我提来呢。”
  小敏的妈妈:“那个孩子我有好几年没看着了,现在他干什么,长得什么样了,我都不知道了。”
  小敏的父亲:“他爸给他安排到公社里上班去了,现在在灌区工作呢,挣得是工资。小伙也机灵,工作也好,长相也标准,我看挺合适的,人家上赶子,还不挑咱们,就算不错了。”
  在那个年代谁家要是有个能挣工资的人,那就会让人十分的羡慕,那时生产队一年一分红,每年到年底才结算一次,扣除各种费用以后,一般家庭都下不来钱,很多家庭还都漏红呢。
  那什么叫漏红呢?就是不但分不下来钱,还欠生产队的呢。所以,小敏的妈妈一听说王家有两个能挣现钱的人,心理也同意了,可嘴上不敢作主。小敏的妈妈对小敏的父亲说:“你不知道你女儿呀!一根筋,俺们看再合适,她要是看不顺眼,谁也拗不过她。”
  小敏的爸爸:“虽说现在提倡自由恋爱婚姻自主,但总归她还是个孩子,头发长见识短,什么事也不能竞依着她。”
  小敏的妈妈对小敏的父亲说。“不依着她怎办,那你自己去说她吧!我是说不动的。”
  小敏的爸爸:“瞅你这个妈当的,不怪小敏这样不懂事,就你这样的妈妈,能教育出什么好孩子来?”
  被针尖扎了一下手指的小敏母亲,哎呦了一声,急忙放下手里的活,一边用嘴舔了一下被针尖扎过的那根手指肚的血,一边问小敏的父亲:“这又是我的不对了,什么不好的事都往我身上推,你说,那我该怎么办?”
  小敏的父亲:”瞅你笨的,什么事都得别人教给你怎么去做,这辈子你也是出息不了啦。“
  小敏的父亲说完,在小敏母亲的耳边嘀咕了一会后,又放大声音对小敏母亲说:“王有谋对我说,小敏要是嫁给他,咱家小海,他爸也能给怎到灌区上班。这叫一举两得,姑娘找了个好人家,小子还有了工作。小海要是出去了,有个像样的工作,娶媳妇就不难啦!要不然,就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谁家姑娘那么傻?愿意嫁给他?好上赶子跟他受罪呀!他要是一辈子娶不上媳妇,我们不就得跟他熬着一辈子吗!”
  说完小敏的父亲,戴上帽子,卷了一颗旱烟叼在嘴里点着后,就出去了。
  小敏的母亲,是个遇事没有张程,又没有主意的老实人。又嫁给了一个专横霸道的丈夫,家里的事都是小敏父亲说的算。最开始时,小敏的妈妈也自己拿章程办过事,可小敏的父亲,总是横条鼻子顺挑眼,你办对了也是错,办错了更是错。
  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村里有一家老母猪下了一窝崽子,小敏家的肥猪正好刚出圈,小敏她妈就去那家抓来一只小猪崽。小敏她爸回来了,就嫌小猪崽腿短身腰也短,说是怕长不了大个,说什么也让小敏她妈把小猪崽给人家送回去。小敏的母亲莫不开往回送,被小敏的父亲臭骂了两天。实在没有办法了,小敏的母亲硬着头皮把小猪崽给送了回去,让人家连损带朗的说了一顿,要不是看在小敏她爸是大队干部的份上,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往回退。
  还有一次,小敏他妈自作主张,把房后的园子全种上了玉米,小敏的父亲回来嫌玉米种多了,非让小敏她妈毁一半种上大豆,小敏她妈心疼玉米种子,不想毁,小敏的父亲不拉到,拿起镐头区房后,就给刨了一半,后来小敏的母亲到点依了他才算拉倒。
  因像这样的事也没少吵架,时间一长,小敏的妈妈也嫌鸡犬不宁的过日子絮烦了,不如干脆不管省心。打那以后,小敏的妈妈是事不管,都让小敏的爸爸一个人说了算。也可能是因省心,小敏的母亲一点不见老。可小敏的父亲,家里外头的操心,大事小事的忙和,还没过五十岁呢,白头发也多了,一脑瓜盖的抬头纹。两口子一出门,别人都以为是父女关系呢!
  一次两口子进城里买东西,小敏的母亲要给小敏的父亲买件换季的衣服穿,小敏的父亲爱挑剔,小敏母亲看好了好几件衣服,小敏的父亲都相不中。售货员气不公了,对小敏的父亲说:“你这个老头这么难答对呢?你看你女儿多孝顺呢!这么舍得给你花钱,她自己连一件衣服都不买,你可倒好,还这么调皮捡瘦的,要搁一般的,早就不给你买了。”
  小敏的父亲:“谁是我女儿呀?那是我老婆,还是售货员呢,瞅你这眼力。”
  售货员一听小敏父亲的话,哈哈的就笑了:“哎呀,大叔,你老太有魅力了,娶了这么一个年轻又漂亮的老婆,真有福气。”
  从打那以后,小敏的父亲,都很少与小敏的母亲一起出门了。
  这次王有谋向小敏求婚的事,最能打动小敏母亲的是,王有谋他爸承诺大儿子将来能去灌区上班的事。
  小敏的大弟弟小海,因贪玩学习不好,没考上高中,现在在生产队里上班呢。因嫌累,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生产队干部看在他父亲的份上,有轻就活就让他干,春天压地,秋天看地护青。干轻就活小海就去上班,没有轻就活,他就不出工。王有谋的父亲真要是能把他安排到灌区上班,那可就是帮了大忙了。孩子不但有出息了,还能娶个好媳妇。
  一天,小敏的妈妈一边用纺车纺捺鞋底的麻绳,一边对坐在身旁给她捻麻经的小敏说:“这人那,该走哪步就得走哪步,你也老大不小了,看有相当的,该出嫁就出嫁吧。一旦当误了,好小伙让人家都挑没了,剩下不好的,你更看不上了!到那时候可就晚了,你就等着在家当老大姑娘吧!你要是嫁不出去呀,我就更得跟着受气了,那我活的就更窝囊了。”
  小敏:“我看刘财好,你们非不同意,现在我还没有看到,还有谁比刘财更好呢。你让我怎么办?”
  小敏的妈妈:“女儿呀,你现在也大了,也该什么事都明白了。你知道的,这些年你爸在家一手则天都惯了,好事是他做的,不好的事都往我身上推。这不,你的婚姻大事没依着他,你们不在家时,整天的和我闹,让我两头受气。你们都不让妈省心,妈真都活够了。”
  说完,小敏的母亲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抽抽搭搭的就哭了起来。
  这句话说完不多日子,小敏的母亲就病了,病的连东西都不能吃了。本来身体瘦弱的小敏母亲,再一连几天的不吃不喝,脸黄得像一张纸,眼窝也陷下去了,母亲的有病把小敏吓坏了,小敏对母亲说:“妈妈上医院吧!”
  小敏的母亲有气无力的说:“妈妈哪也不去,你们都不让妈省心,还让妈妈两头受气,妈妈现在是真的活够了。”
  小敏:”妈,你不能这样,你活够了,那俺们还怎么活?“
  小敏的母亲:”小敏,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妈妈不是难为你,你就依了你爸爸吧,他也是为你好,听说老王家那个小伙确实不错,什么都不比刘财差,工作好,家庭成分还比刘财好。你要是同意这门亲事,也把你弟弟成全了!让他能有个好工作,将来搞对象也不用费劲了,还会娶个好媳妇,妈这辈子也就放心了。要不然他在生产队里吊儿郎当的不好好上班,将来搞对象都难,不也是妈妈的一块心病吗。“
  小敏:”为了我弟弟,你们就忍心把我往火坑力推吗“
  小敏说完也哭了,哭的很是伤心。
  小敏的母亲还是不吃也不喝,人越来越瘦,已经前腔塌后腔了,翻身都费劲,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也不爱睁,小敏这时是真的害怕了,她哭着对母亲说:”妈,你不能这样,以前是我不好,往后我依你就得啦。”
  小敏的母亲眼前一亮,立即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马上就有了精神头,她问小敏:“那你同意这门亲事了。”
  小敏:“还管我同意不同意干什么,你们同意就行了,谁让我是你生的呢。”
  那天小敏连晚饭都没吃,因妈妈有病,还不敢大声地哭,只是偷偷的一个人躲在背地里抹眼泪。
  在小敏的母亲以死相逼之下,小敏心不甘情不愿的,决定遵造父母的意愿,同意嫁给王有谋了。在还没有公开之前的某一天,她把还不知情的刘财约了出来。小敏至从母亲病了以后,自己也像大病了一场。小敏不但瘦了,还好像有多大负担是的,萎靡不振,心事重重。这让刘财很是心疼,他问小敏:“你怎的了,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
  听了财的问话,让正在沉思的小敏激灵一下子,小敏对刘财说:“没,没怎样啊!我正在行思咱俩去哪里吃饭呢。”
  刘财:“这个你说了算,我到哪都行。”
  小敏和刘财坐车来到城里一家吃和住都有的饭店,这家饭店不但吃住方便还在沈阳的西南角,特别背静,离沈北还特别远,都属于城边了。附近饭店有道是,小敏为什么要来到这么远的一家饭店呢?因为刘台村距离沈阳特别近,到沈阳办事的人很多,你不知道在哪遇到谁。所以,小敏才找了这么一处背静的地方与刘财会面。
  来到饭店里两个人找个比较背静的地方坐下来后,小敏让刘财点了两个菜,自己要了一瓶白酒。
  刘财问:“要酒谁喝呀?”
  小敏:“今天我高兴,咱俩都喝点。”
  小敏说完,把酒瓶子打开,先给刘财倒了一口杯,自己又倒了一口杯后,小敏举起酒杯对刘财说:“今天我们要好好破破历开开荤,不管能喝不能喝,都要多喝点。”
  说完,小敏一饮而尽。刘财看晓敏喝了,也举起酒杯,皱着眉头把酒倒进嘴里,喝完酒嘴咧了老半天。
  小敏一边用手在嘴前扇着白酒的辣味,看刘财喝完就又给刘财倒满一口杯:“来,今天我俩也来个一醉方休。”
  小敏自己也倒满一口杯:“干了,今天这是任务,谁也不许偷懒。”
  小敏刘财都是一饮而进,刘财眼泪都辣出来了。
  大半瓶白酒的下肚,刘财喝得东倒西歪。小敏因小时候一到天冷的时候肚子老痛,小敏的母亲不知从哪听来的偏方,小敏肚子一疼时,小敏的母亲总是用热水烫点,小敏父亲经常喝的白酒,让小敏喝一点,说是能赶跑肚子里的寒气。一来二去的,小敏多少也有点酒量了。
  可刘财连一点酒量都没有,虽然没比小敏多喝,可小敏没醉,刘财已经不知道嘴在哪长着,鼻头冲上还是冲下了,一个劲的管小敏叫妈,要水喝。神魂颠倒,东倒西歪了。
  看到刘财喝醉了,小敏到服务台去找服务员,小敏对服务员说:“与我来的那位喝多了,请给找个地方让他躺一会,让他醒醒酒好出去办事。”
  服务员是一个刚来上班的小姑娘,对人非常热情,她对小敏说:“好,我到楼上看看有闲地方没有。”
  说完服务员就上楼了,不一会那个服务员就像燕子似的从楼上飞跑下来,对小敏说:“二楼11号房间,有一个人预约好了,可他晚上才能来住呢,把他扶到那个房间去就可以了。可到天黑的时候,必须得给人家腾出来呀。”
  小敏:“我们还有事没办呢,让他睡一会就得赶快走。”
  热情的服务员和小敏两个人,把刘财送到二楼11号房间后,服务员就回到服务台了,房间里就剩下小敏来照顾刘财。那个年代人们还不象现在这样开放,那时候,饭店旅馆都是公家开的,一个人住旅馆都要大队开的介绍信,特别是男女入住控制得更严。
  本地人,要是听说谁住过旅店,那就会让人画出很多的问号,在当地人的心目中,认为只有不正经的人,才会到那个地方去住。凡是到那个地方去住过的人,无论怎么会解释,也会被认为好说不好听了。小敏是以刘财醉酒的名义暂时回不了家,在那休息一会的理由,才被送进了旅馆的房间。小敏在房间里呆了有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急忙的出来了。小敏临走时告诉服务员:“那个人还没醒酒,我有急事不能再等他了,他睡醒了以后,请你们告诉他一下。就说我有急事先走了。”
  小敏纲要下楼,又反了回来,把一封事先写好的信交给服务员,并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刘财醒酒了以后交给刘财。




上一篇: 岁月留痕六
下一篇: 岁月留痕四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