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思宁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372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司马南是否假冒“一群普通共产党员”写“困惑”并伪造作者 ...

已有 10127 次阅读2012-4-8 09:53 |个人分类:时政评论|系统分类:时政资讯| 司马南, 共产党员, 困惑, 温家宝, 苏伟 分享到微信

 

司马南是否假冒“一群普通共产党员”写“困惑”并伪造作者

  《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困惑》一文(以下简称《困惑》)近日在网上疯传,并得到不少左派网友的认同。看过《困惑》者都清楚,其内容主要是指责党中央调整重庆市委主要领导的决定,且矛头直指温家宝总理。
  目前,在网络名人中,只有司马南在《困惑》的传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思宁认为:司马南是否假冒“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名义写《困惑》并伪造《困惑》的作者和转发者,是值得探究的疑点。

      乌有之乡认定司马南“原发”快于司马南自称“转发”
                              
  2012年4月5日10:38,司马南在其微博谈到“‘王立军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时,称他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转发”了《困惑》,并注明“原作者苏伟等”。目前,点击司马南提供的网址http://t.cn/zOK4xLz,即出现“很抱歉,该文章已经被加密!”的提示(估计是被新浪网加密处理的)。
  根据谷歌的快照功能,可查到乌有之乡网站当天从司马南的博客转载《困惑》的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204/304270.html的缓存。谷歌显示了“该网页在2012年4月5日 09:46:37 GMT 的快照”,其中注明“司马南转:关于重庆——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困惑” “作者:一群普通共产党员”“文章发于:司马南博客”“更新时间:2012-4-5”“原发于司马南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e0e980102e33t.html”。
  尽管司马南自称只是“转发”“原作者苏伟等”的《困惑》,乌有之乡却认定《困惑》“原发于司马南新浪博客”。这说明,乌有之乡可能并不认为在“司马南新浪博客”之外,《困惑》还有原始出处。事实上,思宁现在在百度、谷歌搜索《困惑》,也未能找到比司马南更早发表《困惑》的出处。如果《困惑》的作者另有其人,他应该知道与其观点立场最接近的主要网站就是乌有之乡,他没有直接向乌有之乡投稿,让该文“原发于”乌有之乡,是令人费解的。
  更奇怪的是,乌有之乡09:46:37就认定“原发于司马南新浪博客”,比司马南10:38在其微博自称“转发”还要早。这似乎可以这样解释:司马南新浪博客发出《困惑》时,注明作者是“一群普通共产党员”,并没有注明“转发”,也没有注明“原作者苏伟等”。只是在乌有之乡转载后,司马南才改变主意,把《困惑》当作“转发”的“原作者苏伟等”的文章。也许,乌有之乡转载后,司马南才把“作者:一群普通共产党员”修改为“原作者苏伟等”。当然,由于“该文章已经被加密”,思宁只能如此推测。

      红色中国网注明“重庆党校苏伟教授”是原作者

  除了乌有之乡,红色中国网2012年4月5日14:13也发表了《困惑》。但红色中国网没有提及《困惑》与司马南的关系,而是注明“原作者:重庆党校苏伟教授”,甚至注明该文“来自:重庆党校苏伟教授”。红色中国网发表《困惑》的网页是http://redchinacn.com/portal.php?mod=view&aid=3302,现在该网页也无法打开了。
  从网上疯传《困惑》注明的出处看,主要是司马南新浪博客,其次就是红色中国网,而几乎没有网友再从乌有之乡转载(估计乌有之乡转载《困惑》的网页留存的时间比较短)。
  由于红色中国网发表《困惑》的时间迟于司马南新浪博客和乌有之乡,也迟于司马南在其微博自称“转发”“原作者苏伟等”,有理由怀疑红色中国网上的《困惑》其实来源于司马南新浪博客与司马南的微博,所谓该文“来自:重庆党校苏伟教授”,恐怕是红色中国网隐瞒《困惑》真实出处并夸耀该网首发的伎俩。如果真是“重庆党校苏伟教授”向红色中国网投稿,怎么可能红色中国网反而比司马南和乌有之乡迟发出呢?
  值得注意的还有:司马南称“作者苏伟”后面还有一个“等”字,红色中国网则认定作者只有苏伟一人,这与“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复数不符。“重庆党校”名称也不规范,因为规范的表述应该是“重庆市委党校”。

      重庆市委党校苏伟教授否认他是《困惑》的作者

  重庆市委党校哲学教授苏伟是《重庆模式》一书的主要作者。如果“重庆模式”有文武两名大官的话,相对于武官王立军的文官就是苏伟了。《困惑》如果真是苏伟所作,自然会具有相当权威的代表性。
  然而,据思宁4月7日向苏伟教授本人查证,苏伟教授断然否认他是《困惑》的作者。思宁认为,苏伟教授的澄清是可信的。从《困惑》对温家宝家世造谣,诽谤温家宝家族的手法看,《困惑》真正的作者颇具康生“莫须有”的审干思路与“文革”批斗“走资派”的遗风。这样的文章绝对不是苏伟这样的党校教授所能所敢写出来的。

      司马南改称苏伟是《困惑》“无数转发者之一”

  2012年4月6日20:42,司马南在其微博上发布了“【博主更正】”称:“‘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困惑’一文,我转发时,误将原作者写为‘苏伟等’,其实,苏伟先生不过是无数转发者之一。我的粗心给苏伟先生带来麻烦,非常对不起。该文的原作者迄今不知是哪位仁兄,我理解您不便现身,祈颂平安。该文早已理所当然地打不开了,那些身负重任的朋友应无虑之。”4月8日凌晨,司马南微博上这则“【博主更正】”不见了。但思宁仍可以通过谷歌的快照功能找出这则“【博主更正】”。
  思宁要问司马南:
  一、您为什么在博客上“误将原作者写为‘苏伟等’”,却不在博客上发布“【博主更正】”,只在微博上发布呢?
  二、您是否直接打电话或者发邮件给苏伟教授来表达您的“非常对不起”呢?
  三、您说苏伟教授“转发”了《困惑》。那么,苏伟教授“转发”在什么网页呢?据思宁所知,苏伟教授没有开设博客和微博,他会比成千上万老资格的左派网友更善于发现《困惑》并转发吗?为什么思宁搜索不到苏伟教授“转发”的网页,也未见别人转发苏伟教授的“转发”呢?
  四、如果您真的能看到苏伟教授“转发”,怎么会误将原作者写为“苏伟等”呢?
  五、这则“【博主更正】”在微博上消失,是您心虚删除了,还是新浪网未经您的同意删除的?
  思宁高度怀疑司马南所谓“苏伟先生不过是无数转发者之一”也是谎言。

      思宁对司马南涉及《困惑》问题的初步分析
  
  《困惑》的出笼及传播是某些左派对抗党中央,企图打倒温家宝总理的“密谋”。多次含沙射影批判温家宝的司马南在思想上与《困惑》的观点是相通的,不能排除司马南介入“密谋”的可能。
  司马南在《困惑》的传播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涉嫌撒谎的异常表现,令人怀疑司马南是《困惑》的作者或者作者之一,而所谓“原作者苏伟等”“苏伟先生不过是无数转发者之一”都是谎言。即使司马南不是作者或者作者之一,也可能是知情人,即知道作者是谁,并配合作者传播。
  当然,思宁上述分析只是质疑,并非结论。司马南似乎有义务作出回应或澄清。
  思宁还估计,《困惑》“密谋”,也许已经成为“国保”侦查的目标了。
————————————————————————————
题图为为司马南的相册保存的老照片。
链接:揭露《一群普通共产党员的困惑》的左派“密谋”报告会(http://portal.sinoth.com/sining/1000086793.html)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