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陈玉明 //www.sinovision.net/?4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陈玉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情趣小说:万念俱灰之际,突然一纸调令,他成了市里女主任的贴身男秘书 ...

已有 873 次阅读2020-11-25 21:11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情趣小说:万念俱灰之际,突然一纸调令,他成了市里女主任的贴身男秘书 ..._图1-1

第1章

在乡中学的瓦房里已经住了好几天,叶泽涛现在只能是摇头,自己的到来不是时候,就在自己报到的第二天,乡领导到县里面去办事,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一车子的领导全都死了。

乡里没有住房,暂时安排在这中学里面住着。

穿着球鞋,上身是夹克装的叶泽涛朝着乡政府大院走去。

虽是大院,其实就是一幢两层的楼房,几间低矮的平房围在院内。

一路上扑鼻而来的是乡村特有的那种牛马粪的味道,扛着锄头的村民不时微笑看向叶泽涛,表现出的都是那种亲切的意味。

走进党政办公室,里面是明显破旧的办公桌椅,叶泽涛走了进去。

从窗外透入阳光,叶泽涛眯了一下眼睛,房间里面已经能够看得非常清楚。

这次全县招收的公务员较多,省大毕业的叶泽涛回到县里考了这个公务员,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春竹乡的公务员。

没办法,谁叫自己没后台,要不是县里需要自己这样的第一名作为挡箭牌,搞不好根本就考不上公务员。

已经不错了,没背景的人,能够走上红道之路,这已是烧了高香!

拎水、烧水、扫地、抹桌子……

搞完了这些时,办公室也开始热闹起来。

“小叶,我的茶都泡好了,谢谢啊!”办公室唯一的美女方怡梅朝着叶泽涛笑道。

“小叶,年轻就是好啊!”党政办主任牛常胜笑眯眯走了进来。

“哈哈,起晚了!”办事员姜国平嘴中说着这话,并没有把迟到当一回事,端起茶杯道:“好烫!”

看到大家都到齐了,牛常胜脸色一整道:“都到齐了,说点事吧!”

叶泽涛急忙把笔记本和笔拿出,打开笔记本摆出记录的样子。

目光在三个手下的身上看了一眼,唯有叶泽涛在记录的样子,牛常胜看向叶泽涛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满意的神情。

“这次我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交通事故,乡里的主要领导都去了,这是全乡的巨大损失啊!县委政府对于春竹乡的工作非常重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必须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乡里决不答应!”

叶泽涛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写下了一句“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在那“弄”字上划了一个圈,心里面却在想着这次乡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之后,乡里的领导班子还没有定下来,一动就是一批人,牛常胜很有希望得到提拨,他比谁都上心这事。

牛常胜说了许多的事情,不外就是谁出了问题就会处理谁,开了短会之后,牛常胜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这里牛常胜刚刚离开,姜国平就很是夸张在伸了一个懒腰道:“牛同志终于离开了!”

端起茶杯猛猛地喝了一口,看向坐在办公室里的两人道:“老牛同志现在很着急啊,乡里死了那么几个领导,他应该到县里活动去了,你们也别坐在这里了,想到什么地方玩就去什么地方玩吧!”

“姜国平,主任在的时候你怕得要死,他一走就想逃班,小心我告你去!”方怡梅笑着说道。

哈哈一笑,姜国平道:“行了,行了,谁不知道谁啊,你是有后台的人,迟早得调回县里,我是没希望了,就这样混吧,走了!”

说完这话,姜国平已经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方怡梅对着叶泽涛道:“别听他的,他现在正在活动得欢,牛主任如果上去了,姜国平就想当主任,你要小心他一些,这人不老实!”

叶泽涛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拿着手上的这些有关春竹乡的资料认真看着。

“你这人真是的,那姜国平对你嫉妒得很,如果他当了主任,有你好看的!”方怡梅娇嗔道。

“哈哈,我刚到乡里来工作,谁当官都与我没关系!”叶泽涛心里明镜似的,这方怡梅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心里面同样在想着当主任的事情,看她三天两头给县里打电话的情况就知道,她的活动也来得厉害。现在是想拉拢自己罢了。

看到叶泽涛并没有答理自己,方怡梅摇了摇了,对叶泽涛道:“管你的了,我也出去串串门!”

办公室中更加静寂,叶泽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身子一伸,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春竹乡很穷啊!

这几天中,叶泽涛已经把春竹乡的所有资料都找来看过,更是做了大量的笔记,对于整个乡的情况已经有了全面的认识,越是了解,就越发感到这个深处于大山当中的春竹乡非常贫困。

叹息一声,叶泽涛在笔记本上再次写了起来。

正在叶泽涛陷于沉思当中时,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抬头看去时,看到的是一个身着中山装,穿着球鞋的中年人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向他。

叶泽涛急忙站了起来,很是客气道:“同志,你找谁?”

“乡里今天不上班?”来人问道。

叶泽涛微笑道:“可能大家都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情?”

“我记得乡里有一个叫黑木林的地方,那里有我家的祖坟,找了一阵也没找到,想来问一下!”

叶泽涛微笑道:“你说的那名字在解放前是叫那名字,现在黑木林已经不叫黑木林了,叫井坝,我带你去吧,一般人还真是找不到!”

听到叶泽涛竟然知道,中年人的眼睛一亮,奇怪道:“我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看你的情况应该不是本乡的人,怎么会知道那地方?”

叶泽涛微笑道:“我正好研究过这乡里的许多事情!”

说话间,叶泽涛已经走了过去。

中年人掏出香烟发了一支给叶泽涛道:“你贵姓,真是麻烦你了!”

“我叫叶泽涛,没什么麻烦的!”

两人并肩向外走去,经过了几个办公室的门时,叶泽涛发现所有的门都大开着,里面却根本没有一个人。

“呵呵,我进来就只见到你一个人在里面,真是有缘啊!”中年人哈哈笑着说道。

叶泽涛并没有说同事们的坏话,表现得很是沉稳。

中年人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叶泽涛,无话找话道:“听说你们乡里出了一些事情?”

“一点小事,没什么大事!”叶泽涛微笑着说道。

看到叶泽涛并不想谈乡上的领导之事,中年人微笑道:“听说解放前这里就很穷,没想到那么多年了,还是没太大的变化!”

说到这里时,中年人摇了摇头。

出了乡政府,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走了过来。

叶泽涛看了他一眼时,那中年人微笑道:“我坐他的车子过来的。”

叶泽涛也没有多想,朝那人点了一下头,领着中年人向着乡政府外走去。

通过介绍,他也知道了这中年人姓郑,是从省城到来的人。

姓郑的中年人对于乡里的事情很感兴趣,不时问着乡里的情况。

谈到乡里的情况,叶泽涛点头道:“乡里面的确需要有一个改变才行,其实,乡里还是有着很多可供发展的地方,遍山的竹子就是一个资源,山里面的果子也非常不错,风景就更加优美,大量的山货也是一个经济的来源……”

一谈起乡里的发展问题,叶泽涛把自己这几天中研究的许多内容就讲了一遍。

“没想到你对乡里的情况那么了解,看来下了不少功夫!”姓郑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那个黑木林的地方。

叶泽涛指着山上道:“这就是黑木林了!”

一路听着叶泽涛谈论着春竹乡的发展办法,中年人看向叶泽涛的目光中就透着赞许,心中暗想,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伙子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叶泽涛其实也是憋得慌,分到这里之后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看到这个中年人很有气势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来到了黑木林,看着这个改名叫井坝的地方,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了激动之色,快步向着上面走去。

到了这里之后,中年人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路似的,顺着山就爬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不错,就是这里!”

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半山的一座陷于荒草中的孤坟前。

中年人爬下身子扒开了野草,只见那坟前有着一块字迹都已很难看出的石牌。

认真看了一阵,中年人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悲声道:“后辈来看你了!父亲来不了,让我给你叩头了!”

看到中年人悲伤的样子,叶泽涛想了一下道:“我去借点工具来清理一下吧!”

说完这话,叶泽涛快步向着山那边的一户农家跑去。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这里的人对叶泽涛都非常熟悉,他很快就借了一把锄头和铲子过来。

这时的中年人已经从悲伤中清醒过来,跪在那里不知讲着什么事情。

看到叶泽涛找来了工具,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一种感激之情,站起身来就想接过锄头。

叶泽涛微笑道:“反正我也没事,帮你搞一下吧。”

他是看出了中年人有些胖,估计要清理这野草有一定的难度,便主动帮忙起来。

那三十来岁的人不爱说话,接过了锄头就开始进行着清理,叶泽涛也用铲子铲了一些土忝上坟头。

毕竟是许多年没有清理的野坟,叶泽涛和那年轻一些的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把这坟清理完成,又给这坟头忝了一些土。

看着面目一新的这座孤坟,叶泽涛道:“时间长了,应该重新修一下才是!”

中年人的目光在这坟上看了一阵,看向叶泽涛道:“你看我的事情也很多,不知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下,找点人把这坟围一下,重新立一块牌?”

这事求得就不太地道,叶泽涛的心中也是一愣,帮了半天忙,对方还提出了帮着修坟!

不过,叶泽涛这人也属于那种热心之人,想到这坟埋在这里那么多年都没人来看,对方又事情多时,微笑着点头道:“行,这事很好办,请一些当地的人就能办成!”

中年人听到叶泽涛满口答应,双手紧紧握住叶泽涛的手道:“感谢小兄弟了!”

叶泽涛微笑道:“没多大点事!”

送回了工具,叶泽涛陪着中年人下了山之后才发现有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姓郑的中年人坐进了车子,那年轻一些的人启动了车子。

要了一个叶泽涛的手机号码,又说了一个手机号码让叶泽涛记一下,做完这些,那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挥了挥手,叶泽涛一愣,钱都还没有给自己,搞了半天还得自己垫钱啊!

搔了一下头,叶泽涛苦笑一声,这事搞得!

情趣小说:万念俱灰之际,突然一纸调令,他成了市里女主任的贴身男秘书 ..._图1-2

第2章                                    

回到中学,正好碰上学生打饭吃,叶泽涛拎着一个大碗去打了一碗饭,也就没有什么好选的了,就只有唯一的一个炒土豆。

“小叶,到家里来吃。”中学校长的老婆是一个长得很胖的女人,热情道。

“哈哈,正想沾点光!”叶泽涛也没客气,到了校长家挟了一些炒豆腐,抬着碗蹲在校长家的门前吃了起来。

乡中学也就只能办初中,学生有着好几百人,算是规模不错的一个乡中学了,虽然是这样,整个的中学却只有几间低矮的土房子做教室,学生们全都住在土基房里面。

一些学生已经在有不少小坑的场地上三三两两蹲着吃饭。

连一个像样的操场都没有!

吃完饭,几个年轻老师聚在了一起,正在说笑中,叶泽涛也凑了过去。

看到叶泽涛到来,早就熟悉的几个年轻老师笑道:“小叶,你们党政办不是有一台影碟机吗?”

叶泽涛一愣道:“怎么些?”

几名老师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一个比较活跃的老师小声道:“小周从城里租了一个碟子回来!”说到这里,做出一幅你应该懂的表情。

一个姓顾的年轻老师小声道:“老李家的电视机我已借了,晚上抬来!”

叶泽涛这才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行,我抬来。”

“够哥们!”几个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些长期在深山里面的老师来说,还真是难得接触那东西。

吃完饭,叶泽涛把党政办的影碟机果然抬到了小周的宿舍。

都是老师,还是担心影响的问题,虽然万事齐备,谁也不敢在学生没有睡下之前去看。

叶泽涛这几天一到晚上就没事干,有一天那小顾去县城,叶泽涛自告奋勇,代他上了一晚上的自习课,没想到上了一晚上就成了学生们最欢迎的对像。

当时叶泽涛在学生们做完了做业之后就讲了一段《西游记》。

这些乡下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叶泽涛的口才又非常好,一下子就把学生们的心抓住了,每天晚上孩子们早早就把作业做完,就等着叶泽涛去讲故事。

教室是土基房,中间用的是木板隔着,在其中一间教室里面讲课,其它的教室里面都能够很清楚的听到。

教室里面一片昏暗,每一个孩子的桌子上都点头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这种煤油灯是用空墨水瓶做成,在盖子上钻一个眼,用牙膏皮卷一个小管子,里面装上棉线插在瓶子里,瓶子里面装上煤油,一点燃就能使用很长时间。

屋子里满是呛人的煤油味,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叶泽涛讲得很是上心,洪亮的声音在这一间间教室里面回荡。

每一间教室都很静,孩子们的脸上现出的是一幅梦幻般的表情,每当看到孩子们的这种表情,叶泽涛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里太落后了!

那挂在树上的铁块敲击的声音响起,叶泽涛也停下了所讲的故事,看着孩子们兴奋地议论中离去,慢步走出了教室。

摇摇头,叶泽涛回到宿舍洗了一下脸脚,刚想上床时,突然想起了晚上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想到小周从县城租来了黄色碟子时,叶泽涛年轻的心也有些激动。

重新穿上鞋子来到了小周的宿舍,进来才发现,差不多整个学校的年轻男老师都已到来,五个人就挤在了小周的床上。

叶泽涛发了一转香烟,笑道:“今天人还来得真是齐啊!”

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小周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学生宿,小声道:“还得等一阵!”

大家又是一笑。

小顾这时看着火炉子上的一锅热水道:“先下点面来吃!”

几个人把面条下了之后,一人抬着一大碗面条吃着。

虽然每一碗面条都没有什么作料,可是,叶泽涛与大家一起吃着,却也很是享受。

几个老师忙着批改着作业,每一个人都很是用心。

看了一眼电视机,叶泽涛叹了一口气,这里根本就无法接收到电视信号,有电视机也等于没有,很无聊啊!叶泽涛只能找了一本课本在那里看着。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的校园里面全都是一片静寂。

伸了一个懒腰,小顾伸头看了一眼外面,把门一关,伸了一下手,有些兴奋道:“行了!”

仿佛得到了号令,正在批改作者的老师们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小周把门关了起来,早已连接好的电视快速打开。

小胡老师把灯也关掉道:“把窗帘拉上,别让人发现!”

都是年轻人,大家的眼睛就看着叶泽涛在那里忙活,这事还只有叶泽涛才能搞得明白。

碟子放进了机器,叶泽涛仿佛感到了大家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五个老师全都是农村出身,他们还真是很少接触到这样的东西。

时间慢慢过去,叶泽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小周道:“你租的真是那样的带子?”

小周道:“老板说了的,刚从外地进来的新货!”

时间又过去了很长时间,那电视机里面放出的全都是一片雪花,不要说是黄色的内容,就连内容都完全没有。

几个年轻人抓耳挠腮的满心不舒服,对着叶泽涛道:“小叶,是不是机器有问题?”

“怎么可能,昨天才放了一次党员教育的内容,机器没问题!”叶泽涛肯定道。

说完这话,那个教物理的小林走上前去细细的察看了一阵,点头道:“连接是没有问题的!”

“肯定是机器的问题!”小周看向叶泽涛道。

叶泽涛也急了,说道:“我宿舍正好有一盘党员知识教育内容的碟子,我拿来试一下。”

快速冲回自己的宿舍,叶泽涛把那盘党员知识的碟子拿到了小周的宿舍,把碟子放进去之后,那电视中已经出现了画面。

看到碟子正常放了出来,几个年轻人的脸上全都就成了苦瓜样。

小周气愤道:“狗日的,敢骗我!”

叶泽涛笑道:“正好,乡里有一个党员知识的培训任务,我还正无从着手,今天就算是一次培训吧!”

再次试了多次,那租来的碟子根本就无法放出内容,大家也彻底死心了,在叶泽涛的要求下,大家抱着看什么不是看的想法,也都闲聊着看了起来。

把大家逼着坐在那里一直把碟子看完,叶泽涛的心中暗笑不已。

看着叶泽涛在那里收拾机器,小顾叹息一声道:“我靠,整个一晚上,竟然成了党的知识培训课了!”

小林揉了揉太阳穴道:“快四点了,我明早第一节课,整死人了!”

正说着,大家就听到外面传来钉钉铛铛的敲击声,听到这声响,大家全都闭上了嘴,小心地看着外面。

过了一阵,随着这敲击的声音消失,小周摇头道:“老牛!”

小顾道:“这计划生育看来是把老牛害苦了!”

叶泽涛道:“我正想问你们这事,牛校长是怎么了,经常半夜起来东敲西敲的?”

众人就是一笑,小林道:“还不是结扎搞出来的事情,上次乡里要老牛家那女人去结扎,老牛媳妇打死都不去,老牛这人不错啊,毕竟是党员,又是校长,瞒着老婆偷偷就跑到县里去结扎了,谁知识是碰到了哪根筋了,回来没几天就变成这样了!唉!”

叶泽涛一阵愕然,还真是没有听过结扎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出了门,外面已是细雨连绵的情况,虽是秋天,春竹乡已经非常阴冷,叶泽涛的身上打了一个冷劲,看了一眼那破败、低矮的学生宿舍,就走了过去。

山风不断吹着,耳中传来的是那幢破败的学生宿舍的吱吱响声。

听到这声音,叶泽涛的心中就提了起来。

又走了过去,那吱吱的响声就变得更加厉害。

风越来越大,叶泽涛感到今晚肯定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冲回自己的宿舍,拿着手电筒就冲到了那幢房子面前,用电筒照去时,就看到屋子仿佛有些摇动。

看到这情况,叶泽涛就更惊了,朝着牛校长家跑去。

用力敲击着牛校长家的门时,就看到牛校长披着衣服开门出来。

也没多说,叶泽涛拉着牛校长就跑,一边跑着一边大声道:“学生宿舍要被风吹倒了,快去看看!”

到了学生宿舍面前,那也吱吱的声音更响,牛校长也吃也一惊道:“怎么会这样!”

“快把学生搬出来,先搬到教室里再说!”

看到房屋有着摇晃的情况,牛校长急忙把一些老师叫了起来,大家把学生们叫了起来,全力帮着学生们搬离。

风吹得更大,学生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跟着老师们搬着被盖。

这幢房子里面挤满了七八十个学生,大家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把被盖搬出。

吱吱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大,风吹得更猛。

一阵大风刮过,大家的耳中传来的就是一声巨响。

只见那一幢学生宿舍轰然中倒了下去。

看着那倒下的房子,牛校长的嘴唇都在抖动,一把抓住叶泽涛的手,想说点什么却无法说出。

叶泽涛同样是一阵后怕,大声道:“看看学生是不是全部出来了!”

清点了一阵人数后,牛校长激动道:“都活着!都活着!”

情趣小说:万念俱灰之际,突然一纸调令,他成了市里女主任的贴身男秘书 ..._图1-3

第3章

乡中学房倒的事情在春竹乡引起了轰动,天还没亮,乡里面的领导们全都跑了过来,看着那倒下的学生宿舍,乡里的领导们同样吓得不轻。

暂时主持乡里工作的乡党委副书记畅明伟的头上也在冒汗,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乡里的一把手,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是死了孩子,这责任可就太大了!

还没有到达,老远的地方畅明伟就骂开了。

“牛重忠,你狗日的,怎么搞的!”

听到是叶泽涛发现了情况之后,说服了牛校长撤出了孩子时,畅明伟看向叶泽涛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意味。

走过去握住叶泽涛的手,畅明伟摇了摇道:“小叶同志啊,你做得很好!”

忙了一晚上,叶泽涛也感到很是疲倦,忙说道:“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大量的工作还得乡里来做!”

“很好!很好!”

畅明伟对叶泽涛更加满意了。

事情很大,这样的事情也瞒不了,很快,县里就组成了由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率领的一队领导来到了春竹乡。

看着那一片乱瓦、埋在下面的破床的情况,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管玉贵也是心惊,朝着乡里的领导们就是一顿大骂,大有立即把人撤职的意思。

骂过之后,坐在乡政府里面听取着当时的情况汇报。

这事无论是牛校长还是畅明伟都对叶泽涛感激莫名,在汇报中也难免提到了叶泽涛的名字。

听完了汇报,管玉贵让人把叶泽涛找了过来,看着一身混浆还没有换衣服的叶泽涛,管玉贵主动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叶泽涛的手道:“小叶啊,我代表县里感谢你做出的工作!”

叶泽涛微笑道:“好在没有出什么事情!”说话时,叶泽涛表现出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样子。

又表扬了一阵叶泽涛,管玉贵只是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县长,也不太好表态,匆匆赶回了县里。

领导们看了一阵就离去了,看着这破败的学校,叶泽涛对牛校长道:“牛校长,孩子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我看还是把那些床清理一下,能用的尽量用吧,找点人来修一下那些压坏的床!”

“好!好!”牛校长到了现在也还没有从那宿舍倒下的惊惧中清醒。

握住叶泽涛的手,牛校长道:“积德啊!积了大德了啊!”

叶泽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说的谁,看了一眼这些人,叹了一口气,乡里的领导们都在应对着上级的震怒,这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牛校长,自己也只能尽尽心了!

暂时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是把学生安排进了每一间教室,教室的前面是课桌,后面就全部放置了床。

看着学生们就这样睡在这教室里面,叶泽涛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口气堵得慌。

第二天,许多孩子在这学校读书的村民就三三两两来到了学校。

看着那倒下的宿舍,听着一些了解内情的村民们的介绍,大家就知道了叶泽涛这个年轻人,对于村民们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救了他们孩子一命的这个恩情大。

自从村民们知道了叶泽涛的行为之后,叶泽涛就发现村民们看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也不是以前的那种陌生情况,更有一些村民找到了叶泽涛这里,也没有说什么话,就是握着他的手不断递烟。

看着这些纯朴的村民,叶泽涛感到自己如果不为孩子们做点事情就对不起自己的工作似的。

忙了一天才把学校的事情忙完,叶泽涛走进了党政办时,这里的情况却很是让他不舒服。

“哈哈,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姜国平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进门的叶泽涛说道。

“小叶,辛苦了,坐下休息一下!”主任牛常胜难得地主动站起身来握了握叶泽涛的手。

“主任,我得向你检讨,没有向你请假就去帮了一天学校的事情!”来的时候叶泽涛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竟然忘记了向牛常胜请假了。

“哈哈,有了管副县长的表扬,有了畅书记的表扬,大家都知道你在学校的!”姜国平哈哈大笑着说道。

偷眼一看,叶泽涛就发现牛常胜的眼睛里面透出了一种冷光。

狗日的姜国平,这是在明整自己啊!

叶泽涛明镜似的,虽然心里明白,却还是恭敬地对牛常胜道:“主任,不管怎么说,这是我做得不对,作为一个党员,没有严格要求自己,这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请你批评我吧!”

听到叶泽涛这话,坐在那里看戏的方怡梅眼睛里面透着一种赞许之情,心中暗想,没看出来,叶泽涛这小子还真是厉害,轻轻松松就把姜国平的暗箭挡了。

牛常胜这时微微一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小叶啊,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严格的要求自己,毕竟我们是党员,角度不同麻!”

叶泽涛看到牛常胜的杯里面没有了水,忙拿起壶来帮牛常胜忝了热水。

对于叶泽涛的这个做派,牛常胜还是感到满意的,摸了一下头发道:“乡里刚出了大事,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他娘的倒霉透顶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还是老话,谁也不得出问题!”

聊了一阵,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牛常胜叫着姜国平匆匆离去。

看到两人离去,方怡梅这才微笑着对叶泽涛道:“小叶啊,这次风头出得很足啊,全乡的人估计叫不出领导的名字,你的名字算是记住了!”

苦笑一声,叶泽涛听得出来,这方怡梅已经暗点自己的名声太过了。

在官场中混,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这次就算是自己不想出名也不行。

看到叶泽涛没答话,方怡梅小声道:“我听到消息了,姜国平的一个亲戚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通过那关系,他已经活动了,很有可能当上党政办主任!”

叶泽涛抬头看了一眼方怡梅,今天的方怡梅穿着的是一套在县里都显得时尚的服装,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亮得很。

“你看来活动得也不错!”叶泽涛微微一笑。

自己刚刚来参加工作,叶泽涛虽然知道这次乡里肯定有大变动,却也没有去想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好处,毕竟自己刚刚参加工作不久。

脸上带着笑容,方怡梅感受到了叶泽涛的目光,挺了一下本就很挺的胸部。

叶泽涛当然不会认为方怡梅就会把自己看成是谈恋爱的对像,这样的女人看重的肯定是权势,最近叶泽涛也听到了一些传言,据说这方怡梅在县里面活动得非常厉害。

看看方怡梅那鼓鼓的胸部,叶泽涛心中就在想,搞不好已经有人在她的身上活动过了!

很快把头脑中那些不健康的东西抛开,叶泽涛拿出乡里的资料再次研究了起来。

中学的事情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根本就不可能插得上手,再说了,也轮不到自己去管,到了这里工作,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乡里的事情再说。

乡里的领导班子情况叶泽涛也进行了一些研究,春竹乡有着九个乡党委委员,这次翻车死掉的有书记、乡长和组织委员,人大主席岁数大了,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发展,可以不论,人武部长也是一般不会来争夺一二把手的宝座,这样一看,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畅明伟就很有可能接任书记,下面的那些人谁不想更进一步,争斗是难免的,到底谁会在这次的班子中谋到一席之地呢?

看了一眼牛常胜的位子,作为一名跟帮任书记很近的党政办主任,既是机会,又是危机,如果升了上去,当然一切都好,但是,如果来了一个不喜欢他的人任书记,他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

轻声一笑,方怡梅道:“在想什么?”

同一办公室里面,相对来说,方怡梅与叶泽涛相处得更好一些。

“想你啊!”叶泽涛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开了一句玩笑。

白了叶泽涛一眼,方怡梅笑道:“你老实告诉我,在大学里面有没有谈恋爱?”

一谈到这事,叶泽涛的眼睛里面就是一暗,很快就笑道:“你猜呢?”

方怡梅笑道:“你那么帅气,应该有不少人喜欢你吧?”

“帅气到是谈不上,全身充满了力量到是真的!”有意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

这动作顿时引得方怡梅娇笑起来。

还别说,本就动人的胸部在她的大笑中跳动得很是厉害。

笑谈了一阵,方怡梅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已是匆匆离去。

看到办公室里面再次只剩下自己,叶泽涛笑了一下,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啊!

没有了其他的人,叶泽涛就想到了刚刚分手了的那个大学的女同学,想了一阵,想到对方就因为自己的家庭是县里的一般工人家庭,认为自己不会有前途,在家中的反对下提出了分手。

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叶泽涛知道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只能是靠着自己去打拼,母亲到是退了休,父亲属企业内退,全家的收入很低,大姐也是下岗,姐夫在外打工,小弟还在高中读书,到是学习不错。

想到家里的困难,叶泽涛就想到了这个月工资发了之后应该可以寄一些回去的事情,想到自己终于能够帮到父母时,叶泽涛的心情好了许多。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