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博爱天使 //www.sinovision.net/?425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顶级机密罗斯威尔空军基地主题:外星人访谈

已有 2955 次阅读2011-4-24 11:31 |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同领地」是一支种族或一种文明世界的名称,我所专访的这个外星人「艾罗」,正是服务于同领地远征军的一名军官,同时也是飞行员和工程师。那个标志代表了这个已知宇宙的起源与无边际的状态,被统一与综合后?入一个由同领地管辖的浩瀚的文明世界。

  艾罗目前的岗位被安置在小行星带彦的一个基地中,据她介绍,这个基地被用作地球在太阳系中的空间站。首先最重要的一点,艾罗只是代表她自己。其次,她在同领地远征军中担任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都是自愿服务的行为。在那个职位上,她有相应的任务和职责,但是,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离开。

  请接管这个资料,并且尽可能地让更多人知道这些。我想重申我的本意并不希望您因?有这样的资料而对生命造成威胁,我也真的没有期望您去相信资料中的任何情节。可是,对那些愿意并能够面对这个资料现实意义的人来说,我的确感觉到您能够意识到这些知识的价值所在。

  人类需要知道来自这些文件中那些问题的答桉。我们是谁?我们来自何方?我们来到地球的目的是什麽?人类在宇宙中是孤独的吗?如果在其它地方有外星生命存在,那为何他们不与我们接触呢?

  如果我们无法?取有效的措施去撤销外星人对地球长期、普遍渗透性的影响,那麽,让人们懂得这种对我们精神与肉体的生存方式所造成的破坏性后果,将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也许这些文件中所提供的资讯,会成为使人类奔向更美好未来的垫脚石。我希望您可以在传播这资讯的时候,表现得比我更加机智、更富有创造力、更加的勇敢。

愿神灵们保佑你,也留住你。

 

爱尔兰,米斯郡
米斯郡,纳文
Troytown Heights,100 号
美国女子空军部队医务组,退伍军人
二等士官长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夫人

 

第一章 我与这位外星人的第一轮访谈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在这个外星人被送回基地之前,我已经与她共处了几个小时了。正如我前面所提到的那样,由于我是我们当中唯一可以理解她交流方式的人,于是凯维特先生要我留在这个外星人身边。我当时搞不明白为何我会有这种能力去跟那个生物「交谈」。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用心灵感应与任何人进行交流的经历。

  我所经历这种无声的非口头的交谈方式,就像是去理解一个婴儿或一脞狗的意图,因为它们会试图让你懂得它们所要表达的意思,但是比较而言,这次经历要显得更直接,更有效力!?管没有任何的口述「文字」或「符号」显示,可是那些对我传达的思想意图却明确无误。后来我认识到,?管我接收到了这种「思想」,但是我也没有必要将它的确切含义翻译出来。

  我认为这个外星生命不会愿意去讨论一些技术的问题,因为她身份是军官和飞行员,因此她从属的组织机构应该会需要她履行相应的保密职责。任何一名军人在被「敌人」俘获期间,都有职责去对重要资讯进行保密,当然,即使面临严刑拷打也不能例外。

  可是,?管如此,我还是一直觉得这个外星生命并没有真的试图对我隐瞒任何事情,我就是没有那种感觉。她的交流方式对我来说总是觉得诚实可信。可是,我猜想你可能从来没有确切体会过。我可以肯定我和这个外星人之间共享了一个独特的「纽带」,那是一种「信任」或者与患者或孩童相处时的一种理解和认同的感觉。我想这是由于这个外星人能读懂我是真的对「她」感兴趣,而且不仅没有任何恶意,也不允许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如果我可以防止那种行为发生的话。这些也是真实的感受。

  我谈到这位外星人时使用了「她」,实际上,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方面,这个生物都没有性别存在。「她」的确具有一种相当强烈的女性举止和风度。然而,在生理方面,这个生命无论从内到外都不具有生殖器官。她的身体更像是一具「替身」或「遥控设备」。她的身体既没有内部「器官」,也不是由生物细胞构造而成的。不过,确实有一种「电路」或电子神经系统遍?了她的全身,可我搞不明白那是怎样运作的。

  从身材和外观上看,她的身体显得短小而纤细,身高约有 1.2 米。与她的细小的四肢和躯干比较,那巨大的头部显得很不相称。在双「手」和双「脚」上,各长有三脞有些抓握能力的「手指」,她的头部没有起作用的「鼻子」或「嘴巴」或「耳朵」。我推测,这位军官在太空航行的过程中并不需要这些器官去感应声音,因为没有空气的环境就不能传导声音,因此,在她身上并没有氧造与感应声音有关的器官,而且那个身体也不需要消耗食物,所以她也没有嘴巴。

  她的眼睛非常大,我一直没能测定她眼睛的视力水准和视觉敏感度,但是,透过我的观察,她一定具有极高的视觉敏锐度。我认为那双黑色不透明的晶状体,应该可以觉察到超越光谱波段和微粒的光线,而且我推测,她的视觉可接收的范围可能包括了全部电磁波频谱波段,或更多,我并不掺解确切的情况。

  当这个生命用她的双眼凝视我的时候,我有一种好像被穿透全身的感觉,彷?她使用了「X射线显像」技术。面对这种感觉,一开始我还有些尴尬,直到我确定她并没有任何性倾向的企图才放心。事实上,我认为她从来没有对我是男是女的问题产生过任何想法。

  在与这个生命短期的相处之后,很明显,她的身体不需要氧气、食物或水分或其它任何外部的营养或能量。我后来得知,这个生命可以用她自己的「能量」作为补给,用来维持身体功能的活性和运转。我虽然一开始对这种现象感觉似乎有些怪异和不安,可后来还是适应了。同我们的身体妖杂性比较而言,那确实是一个构造非常简单的躯体。

  艾罗向我解释那身体既不是机器人一样机械构造,也不是生物体,它是一个被她活化的精神生命体。从技术角度来讲,站在医学的立场上,我会说艾罗的身体不应该被称为「活体」,由于不具备细胞等等的构成条件,因此她的「替身」并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形式。

  它有光滑灰色的皮肤,身体可以耐受温度、大气环境和压力的变化。她身体的四肢非常弱小,没有肌肉组织。由于在太空中没有重力,因此,强健的肌肉是不必要的。这个身体几乎被完全应用在太空飞船上,或者无重力的环境中。由于地球具有很大的重力加速度,因此,这种身体无法到处走动,因为它的双腿并不是为这一目的而设计的。不过,它的手和脚却表现得非常灵活。

  就在我与这位外星人访谈之前,仅一夜之间,这个地方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嘈杂喧嚣的闹市,几十个工作人员忙碌着?置灯光和摄像设备。一部电影摄影机、一个麦克风、一台磁带录音机被提前?置在「会谈房间」彦。(我不明白为何需要准备麦克风,因为与这个外星人之间根本不存在声音交流的可能性。)现场还有一个速记员和几个在打字机上忙碌敲打的打字员。

  我接到通知说,一位外语翻译专家和一支「密码破译」的工作队伍已经出发,他们连夜赶来这彦,协助并参与我即将与这位外星人进行的会面访谈。几个来自各领域的医学专家准备对这个外星人进行检测,同时还有一位心理学教授来协助阐明问题并「翻译」回答的内容,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考虑到我只是一名并没有翻译员「资格」的护士,?管我是当时在场唯一能够理解这个外星人想法的人。

  后来在我们之间进行了许多次交流,而每一次「交谈」都使我们之间相互理解的程度成指数级增长,关于这些,我在以后的自述内容中也会谈及。以下内容是针对第一轮会谈的「问题清单」与「对应回覆」的记录副本,预先备好的「问题清单」由基地情报官员为我提供,「对应回覆」的部分是由速记员在访谈过程中听取我汇报的同时,当即笔录的内容。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 509 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9

  问题:「你受伤了吗?」

回答:「没有」

  问题:「你需要什麽样的医疗协助?」

  回答:「不需要」

  问题:「需要食物或水或其它营养物质吗?」

  回答:「不需要」

  问题:「你对环境有什麽特殊要求吗?比如空气温度,大气的化学成分,空气压力,或其它废弃的排泄物?」

  回答:「不需要,我不是一个生物构造的生命体。」

  问题:「你的身体或太空飞船是否携带了对人类或地球其它生物形式具有危害的细菌或污染物?」

  回答:「在太空中没有细菌。」

  问题:「你的政府知道你在这彦吗?」

  回答:「不是在这个时候」

  问题:「你的其他同类会来到这彦寻找你吗?」

  回答:「是的」

  问题:「你们的人使用的是什麽性能的武器?」

  回答:「非常具有破坏性。」

  我并没有理解他们可能拥有的那类武器装备的确切性质,可我也没感到她在回答这一问题时带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问题:「你的太空飞船因为什麽而坠毁?」

  回答:「大气层的一次放电击中了飞船,导致我们失去了控制。」

  问题:「为何你们的太空飞船会出现在这个区域?」

  回答:「对『燃烧的云状物』/ 放射线 / 爆炸 进行调查」

  问题:「你们的太空飞船是怎样实现飞行的?」

  回答:「它透过『心智』进行控制,对『思维的指令』做出反应。」

  「心智」或「思维的指令」是我能够想到去描述她想法的仅有的英文词?,我觉得他们的身体与飞船之间是透过某种电子「神经系统」直接联劳的,这样他们才可以透过自己的思想去控制飞船。

  问题:「你们的人彼此间是怎样交流的?」

  回答:「透过 心智 / 思想」

  把「心智」和「思想」两个词结合在一起的英文意思,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最接近本意的描述方式。然而,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是,他们之间用心灵相互沟通的方式,与她和我之间进行的交流是一样的。

  问题:「你们有没有手写的语言或符号去交流沟通?」

  回答:「有」

  问题:「你来自什麽星球?」

  回答:「家乡 / 同领地的出生地世界」

  由于我并不是一个天文学家,因此我没有办法去思考行星、星系、星座以及它们在太空中的方位。在我所接收到的意念中,显示了处于一团巨大星群中心的一颗行星,这颗星对她来说好像「家乡」一般,或者「出生地」。关于她出生地的理解,「同领地」是我能想到去描述最接近于她的想法、观念和图像的词语。它还可以被简单地称为「势力范围」或「国土领域」。然而,我确定那不仅仅是一个星球或一个太阳系或一团星群,而是一个星系数量庞大的集合!

  问题:「你们的政府会派代表们来会见我们的领导人吗?」

  回答:「不会」

  问题:「你们关注地球的目的是什麽?」

  回答:「保留 / 保护同领地的所有权」

  问题:「你对于我们政府和军队的设施有哪些掺解?」

  回答:「拙劣的 / 小规模的。破坏星球。」

  问题:「为何你们一直不让地球人知道你们的存在?」

  回答:「守护 / 观察。不接触。」

  我接收到的意念资讯表明,他们与地球人类进行接触的行为是被禁止的,可是我还是无法找到一个与她沟通的词?或方式,以确认我所理解的是否准确。他们只不过就是一直在观察我们。

  问题:「你们的人曾经拜访过地球吗?」

  回答:「咛期性的 / 反覆进行观察」

  问题:「你们掺解地球有多久了?」

  回答:「比人类早很多」

  我不确定用「史前」一词描述是否会更准确,但是肯定比人类进化的时期要早出很长的一段时间。

  问题:「你对地球的文明史有哪些掺解?」

  回答:「微弱的兴趣 / 注意力。少量的时间。」

  这样去回答问题对我来说似乎非常含煳,可是我感到她对地球历史的兴趣并不是很大,或者她并没有放太多注意力在地球上,或许,可能…我不明白,我并没有真正获得一个对这个问题的答桉。

  问题:「你可以对我们描述一下你的家乡吗?」

  回答:「具有文明社会的地方 / 文化 / 历史。巨大的行星。富饶 / 永远的资源。秩序。权力。知识 / 智慧。两颗?星。三颗卫星。」

  问题:「你们社会的文明状态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

  回答:「远古的。数万亿年。总是。超越其它的。计划。进度表。改进。胜利。高等的目标 / 观念。」

  我使用了「数万亿」的数词进行描述,因为我确定她所表述的意思要大于数十亿的许多倍,而且她对于时间长度的概念表述是我所望尘莫及的,如果以地球的年限进行比较的话,就真的可以用「无限」这个概念去表达了。

  问题:「你信仰上帝吗?」

  回答:「我们认为。它就是。使它继续。始终。」

  我确定这个外星生命并不像我们那样理解「上帝」或「崇拜」这个类的概念,我假定她所在的文明社会生活的人们都是无神论者。我的印象是,他们给予自己很高的评价,也确实很自傲!

  问题:「你们的社会是什麽类型的?」

  回答:「秩序。权力。永远的未来。支配。成长。」

  这些是我能够使用并描述关于她所在的文明社会最恰当的词?,当她回答这个问题时,「情绪」显得非常高涨,非常的欢快有力!虽然她的思绪传达给我一种洋溢着欢乐和喜悦的情感,却也让我感到非常的紧张。

  问题:「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其他的智慧生物形式存在于这个宇宙中吗?」

  回答:「每个地方。我们是最伟大的 / 所有的最高等级。」

  由于她的身材弱小,我确定她并没有想表示形状「最高」或「最大」的意思。我再一次地接收到了来自她自傲「天性」的感受。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以上部分是对第一轮会谈的总结。当第一个问题清单的回覆列印出来并送至等在外面的人们手中的时候,他们表现得非常激动,还以为我可以让这个外星人无话不谈。

  然而,在他们读完我的答覆内容之后却失望了,他们认为我没能够清晰地理解她所回答的资讯。现在,由于我第一次接收的问题回覆内容,他们又要面对一大堆新的问题了。


 一位军官让我待命等待下一步指示。我在隔壁的办公室等了几个小时,在那段时间,我没有被允许继续与这个外星人进行「会谈」,不过,我一直受到了良好的对待,只要我有需要,随时都可以吃东西、睡觉、使用休息室的设施。

  终于,我等到了一份用于对外星人提问的新问卷。我推测,已经有相当多的特工人员以及政府和军方的官员,都在这一刻之前抵达了基地。他们告诉我,在下一轮会谈的过程中,还会有其他几个人与我一同出席,以便提示我针对一些详细的内容进行发问。然而,当我尝试在这些人的陪同下与她进行交流时,却无法接收到任何的想法和情绪,也没有任何可以觉察到的资讯。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外星人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于是我们都离开了会谈房间,面对这一情形,一个情报官员显得非常不安,他谴责我对于第一轮的问题回答中有说谎或造假的行为。我坚持我所回答的内容是真实的,都是尽我所能做到的准确回覆!

  那一天晚些的时候,上面决定指派其他几个人向外星人发问。然而,?管透过不同的「专家」进行了多次尝试,却仍然没有其他的任何人可以从这个外星人那获得任何资讯。

  在后来的几天彦,一位从事心理调查的科学家从东部乘飞机来到基地,准备会见这个外星人。她名叫「格特鲁德」(Gertrude),我记不起她姓什麽了。在另一场合中,出现了一个具有超视能力的印度人,名叫「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他也来到基地试图与外星人交流。可是这两个人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了,而且我自己也无法与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位进行心灵感应交流,虽然我的确认为「克里希那穆提」先生是一位非常友善、理解力极强的绅士。

  最后,上面决定应该把我留在外星人身边,看我可以得到什麽样的解答。

 

第二章 我进行的第二轮访谈

  「在接下来的一轮会谈中,他们只让我问外星人一个问题。」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 509 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10


  问题:「你为什麽停止了继续交谈?」

  回答:「没有停止。其他人。隐藏的 / 隐蔽的。暗藏的恐惧。」

  这个外星人之所以不能与他们交流,是因为他们对她感到恐惧,或者不信任她。而且,很显然,这位外星人已经完全感知到那些人对她隐瞒着想法和暗藏的企图。同样明显的是,在这一点上,这个外星人对我们居然没有一丝的恐惧或其它的任何想法!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在我向速记员和那些焦急等待在隔壁房间彦的人们汇报之前,我仔细考虑了这位外星人想法的含义,而且在措辞方面非常谨慎。

  对我个人而言,却从没遭遇过来自这位外星人的任何恐惧或误解,我只是抱着非常好奇和兴奋的心态去倾听任何我可以从她那彦接收到的资讯。然而,和这位外星人一样,我对那些操控会谈过程的情报人员或「权力部门」也没有什麽信心,我不知道他们会对她有怎样的企图。不过,我确定这些军方的官员们一定会感到非常非常地紧张和不安,因为居然有一架外星飞船和一位外星飞行员落到他们的手上了!

  在那段时期,我最烦恼的是不知道如何更清楚地理解这个外星人的思想和念头。我认为我作为一个心灵感应的「接收者」,一直都做得不错,可是我并不算一个很好的心灵感应「传送者」。

  我当时非常想找到一个与这个外星人更好的沟通方式,以便使不断增多的政府官员们更直接地掺解她的想法,而不必依赖我去充当翻译的角色。然而,我又是那外星人唯一可能愿意交流的人,所以,这个工作最后还是要落回我的头上。

  我同时也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地球史上最重大的「新闻事件」了,而我应该为能够参与此事件而感到自豪。当然,在那之前,整个事件被军方和「权力机构」在新闻报导中以官方名义进行否认的活动已经开始了。

  然而,我也开始感觉到在我所掺解的范围内,作为地球上第一个与外星生命形态进行交流的人所承受的压力。我想我能掺解哥伦布在一颗小行星的一块大陆上发现一个「新天地」时的心情。但是,我即将发现的却是一个全新的,尚未勘查过的宇宙。

  在等待上级给我委派下一个指令那段时间彦,我在几名全副武装的军警护送下回到了宿舍,途中还有几个身穿黑色西服打着领带的人陪同在我身旁。早上起来后,他们还在那边驻守着,而且还有人送来早餐。早饭过后,他们又护送我回到基地那间为访谈准备的会议室。

 

第三章 我进行的第三轮访谈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在第三轮访谈中,以及所有后续的会谈过程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都是在许多其他工作人员参与录氧和观察的环境下进行的。虽然他们没有在现场露面,可是在会谈房间与隔壁办公室之间,已经?置了一面单向反光镜,目的是为了在不打扰外星人的前提下监视会谈现场。

  这个外星人已经被转移到这个重新?置的房间彦了,而且被放置并坐在一把普通的沙发型睡房椅上,椅子被华丽的编织物覆盖着。我确定有人被派到了城镇彦最近的一间?俱商店购买了一把椅子。由于这位外星人的身材尺寸相当于一个非常瘦弱的 5 岁小孩,因此那椅子使她显得相形见绌。

  由于她的身体不是生物构造的,所以它不需要任何食物、空气或热量,而且,她显然也不需要睡觉。她没有眉毛也没有上下眼皮,所以眼睛是一直睁开的。除非她做出手势或移动自己的身体,否则,只要她笔直地坐在那彦,我想没有人能看出她到底是处于醒着还是睡着的状态。除非你可以接收她的意念资讯,否则很难判断她是否还活着。

  终于,我明白这个外星人的存在与否并不是靠她的身体去鉴别的,可以这样说,是由她的「品格」来定位的。她的外星人同伴们称呼她「艾罗」(Airl),而且这是我在描述时能想到最接近她名字的英文字母组合。我能感觉到她的性别更倾向于女性。我想我们都共有一种女性天生的同情心,以及一种培养对于生命和彼此的态度。我确定她看不惯在那些男性的官员和干事身上表露出好战的、有侵略性的、级盛气凌人的态度,因为,同发现宇宙的奥秘相比,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更担心的是自己的自尊和权力。

当我进入这房间时,她看到我非常高兴。我能感受从她那彦接收到的一种非常诚恳的认同感,一种安慰和「温暖」的情绪,那就像是一种渴望的激情,一种从狗或小孩身上感受到的绝对理想主义的温情,然而又伴随着平静和缄默的抑制。我必须要说,我非常惊讶于对这个外星生命产生如此的感情,尤其是在我们仅相处了那麽短时间的条件之下。我很欣喜我能够继续与她进行访谈,?管所有的注意力都来自于滔滔不绝抵达基地的政府和军队的人们。

  为我策划下一系列问题的人一定是想让我去掺解,他们怎样才能不透过我,与这个外星人进行交流,这是显而易见的。下面的内容就是针对这些新问题的回答: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 509 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11


  问题:「你能阅读或书写任何地球语言吗?」

  回答:「不能。」

  问题:「你掺解数字或数学吗?」

  回答:「是的。我是一名军官 / 飞行员 / 工程师」

  问题:「你能书写或画出可以翻译成我们语言的符号或图画吗?」

  回答:「不确定」

  问题:「有没有其它交流的手势或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理解你的想法?」

  回答:「没有。」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我非常确定这段回答不是真实的。但是,我能体会艾罗一直不愿意用书写或绘画或手势的方式进行交流。我所感受到的是,她一直是在奉命行事,就像任何一个被俘虏的军人一样,即使在酷刑之下,也绝不能透露任何对敌人有帮助的资讯。她只能够也只愿意透露那些非机密性质或个人的资讯,或「姓名、军衔和编号」。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 509 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11,第 2 段会谈


  问题:「你能在一张星系图上向我们展示你家乡的行星吗?」

  回答:「不能。」

  这样回答并不是因为她不知道地球与她出生地行星之间的路线,她只是不愿意展示它的所在位置,也因为那个行星的位置并不存在于地球上任何的星系图中,它距离这彦太遥远了。

  问题:「你们的人需要花多长时间才可以查出你在这彦?」

  回答:「未知的。」

  问题:「你们的人到这彦营救你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回答:「几分钟或几小时。」

  问题:「我们怎样才能让他们明白我们对你没有伤害的意图?」

  回答:「意图是清晰的。看你的心智 / 图像 / 感觉」

  问题:「如果你不是一个生物体,那为何你将自己归属于女性?」

  回答:「我是一名造物主。母亲。源头。」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回答这些问题只花了我几分钟的时间,我意识到,如果这个外星人还是不愿意合作,也不愿意透露任何让军方、情报机构或科学家们认为有价值的资讯,那麽我们可能将要面临非常严重的麻烦。

  我同样确定这位外星人非常清楚那些策划问题清单的人的真实意图,因为她能够「阅读他们的心智」,就像与我在心灵感应交流时阅读我的想法一样的轻?。正由于感应到了那些意图,她才不愿意也不能与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在任何的境况下合作。我同样确定,由于她不是一个生物的生命形态,因此也没有任何类型的拷问或强制行为可以迫使她改变主意。

 

第四章 语言的障碍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针对那些「没有答桉」的答覆内容,我向情报机构人员解释了我对造成这种结果起因的个人看法,结果引起了一大片骚动与不安。在情报和军方官员以及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之间引发了激烈的讨论,这一状况一连持续了几个小时。最后决定应该允许我继续与这个外星人进行交流,而且提供了一些我可能会得到满意答覆的下列问题: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 509 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11,第 3 段会谈


  问题:「为了让你在回答我们提问时感觉足够的安全,你需要我们做出什麽样的保证或证明呢?」

  回答:「只有她说话。只有她听到。只有她提问。没有其他人。必须认识 / 熟悉 / 理解。」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我从会谈房间出来后,汇报了外星人对问题的答覆,结果遭受了来自集合在一起的情报和军方人员冷酷、怀疑的接待,他们无法理解外星人如此回覆究竟是何意。

  我承认我也真的不明白她究竟想表达什麽意思,但是我一直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去表达她心灵感应的意图。我告诉那些官员,沟通存在的问题可能与我应对这位外星人心灵感应语言的能力不够有关?,在理解方面还达不到足够清晰的满意程度。在这一点上,我感到非常?气,几乎想要放弃了!

  而现在又比以往增添了更多的争论!我很确定我快要被从这一任务中剔除了,?管事实说明这个外星人拒绝和任何人交谈,而且并没有找到任何其他人可以与她沟通。

  幸运的是,来自海军的一位非常聪明的日文语言学专家名叫「约翰?纽勃」(John Newble),对这一现象做出了解释并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桉。他的解释是,第一,这个问题与外星人的沟通能力欠缺没有什麽关?,而与她不情愿与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交流有更多关?。第二,为了获得一个清晰全面的沟通环境,会谈的双方都需要去理解和使用共同的语言进行交流。

  文字和符号在语言中传达着非常精准的概念和含义,他说日本人在他们的语言中有许多同音异义词,使日常的交流沟通出现很多溷淆的情况。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后来他们使用了标准的中国汉字去书写所要表达语言的确切含义,这个办法为他们消除了困惑。

  如果不能建立一个明确的命名法,那麽这种沟通水准也不太可能超越那些初级的相互理解方式,比如人与狗之间的,或两个小孩子之间的。缺乏掌握带有清晰概念并可以共用的词?,是影响不同人、不同族群或不同国家之间相互交流的限制因素。

我个人认为,她所掌握的地球文明和历史知识,已经超出了我们开始时由她自愿接受的范围。我很快就会发现更多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