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马当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427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北法院奇遇记

已有 855 次阅读2011-4-23 07:07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摘要:杨金柱律师江北机场遭围攻,一个神秘的“五毛”?外省律协现场“抓人”?司法局通知把外省律师赶出去,杨金柱发微博的手机被“黑”……

 

 

本来到重庆是为了一件很私人的事,打算顺便再去接受一下“红色”教育——参观白公馆和渣滓洞。然而,当天办完事在酒店里打开电脑,却发现一个网友给我发来的邮件:李庄案将于2011419日在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开庭,湖南的杨金柱律师高调赴渝参加旁听。

我寻思,人家千里迢迢专程来旁听,我误摸瞎碰地撞上了,不去旁听就太遗憾了。

419日一大早,我就乘出租车赶往江北区法院。

因为薄熙来书记是我十分崇敬的个性官员之一,所以在来重庆的两天里,每当我乘出租车的时候,总忘不了向出租车司机询问一个问题:薄来到重庆后,老百姓的反应如何

大多数出租车司机都表示:社会治安好多了警察有点像人民警察了。而载我去江北区法院的出租车司机似乎对“打黑”着更深层次的认识:好肯定是好多了,2011年春节那一天,整个重庆市的犯罪率为零但运动式打黑是一面双刃剑,特别是“涉黑”的性质不好掌握,平时几个朋友喝多了,发生争执打个架,也就是一般的治安案件,可在“风头”上就成了“黑社会”。夜总会、桑拿都关了,小姐都吃不上饭,我们的生意也清淡了许多

我说,薄来在大连干得很好,后来当商务部长时,一些人对他评价更高,并且这些好的评价不仅仅来自官媒,更多地是来自民间他到重庆来,也做了不少对老百姓有益的事,只是有人认为李庄案他处理得有些不妥

说话间,来到了江北区法院,早有警车和警察守在路口。我也不理睬他们,下了出租车就直奔法院大堂,居然没人阻拦。我问守在门口的警察:李庄案是不是今天上午开庭?他答是。我又问,可不可以旁听?他答可以,并向右一指说,从这里过去,可到第一审判厅。

那一刻,我心里特爽,看来一些人对重庆司法认识太偏激了。我这个外地来的公民,想旁听就旁听,人家司法警察还主动给我指明开庭的地方。我想等我旁听回去后,一定要写一篇文章,高调赞扬江北区法院的司法公正和重庆司法的阳光透明。

到了第一审判庭门口,我兴冲冲地走上去,对守门的司法警察说:我是来旁听李庄案开庭的,是不是从这里进去?警察答:是,但要出示身份证和旁听证。我问在哪儿办旁听证。答:旁听证半个月前就发完了。我问:都发给什么人了?答:都是有关单位,比如人大、政协、律协什么的。

一看没戏,我只好走下台阶。原来这里早聚集有一两百人,从外观分析,其中有记者、律师,有学生,还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人们纷纷涌上审判厅门口的台阶,一个人正站在入口处,手举着一个证件在大声说着什么。我忙赶过去看,原来是刚从长沙赶过来的杨金柱律师。只听他向大家说:我不接受任何采访,我来重庆不准备说话,但昨天晚上在江北机场被一伙人围攻,说我是黑心律师,他们围攻了十多分钟,居然没有一个警察过来管一下……因此,我才要在这里告诉大家。

法警并没有给杨金柱面子,同样没让他进去,但他们答应去请示领导。杨金柱当时就用手机通报了这个情况,同时在网上发出了微博。

过了一会儿,杨金柱又去找法警。法警回答,没有旁听证,谁也不准进去。杨金柱要求找他们院长或副院长对话,法警告诉他,旁边就有一名副院长带着几名法官坐在审判大厅门口接访。杨金柱立刻找到一个副院长模样的女性法官,说明了情况。那女法官说:我只负责接访,你旁听的事我管不着。杨金柱又回头找法警,法警再次答应请示领导。

我知道他们都是在敷衍,但杨金柱还是不依不挠。许多崇拜杨金柱的粉丝们争先恐后地与杨金柱合影。待“金粉”们退去后,我走到杨金柱面前,握住他的手问:司马当,知道吧?他点点头。我把照像机交给他身边的一个虽略显瘦弱但十分精干的中年男子,让他给我和杨金柱拍一张合影——事后我才从有关李庄案的报道上看到,给我们拍合影照的,居然是本次李庄案的辩护人、大名鼎鼎的斯伟江律师。

我打趣地对杨金柱律师说:我今天不是来关注李庄案的,我就是想来看一看他们让不让你进去旁听。

这时,有一个长相实在难以恭维的五十多岁的妇女在一旁问我:你以前认识杨金柱吗?我说不认识。她又问那几个在给杨金柱拍照的人是不是杨金柱一伙的?我说肯定不是。因为我听说杨金柱就是一个人来重庆的。那女人说:你看杨金柱这样多尴尬。我说:没有吧,我觉得挺有趣呢!她又问:你为什么说要看杨金柱能不能进去旁听?我说:他们能让杨金柱进去旁听,就说明李庄案没什么猫腻,如果他们不让杨金柱进去旁听,就说明李庄案真的有问题。因为现在全国只有一个杨金柱公开高调地为李庄案与他们唱反调,如果李庄案真的没问题,就让他杨金柱进去旁听,看他杨金柱还能翻了天不成?

那女人见话不投机,便悻悻而去。旁边有人小声说了一声:她一定是个“五毛”。我因急于找个洗手间方便一下,就离开了第一审判厅门口。

在离现场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我正犹豫是否进去问一下哪儿有洗手间,里面却有人主动招呼我进去坐一会儿。

是同行吧?看我走进去,里面有人问。

我说:曾经是。

那人又问:哪里的?

我说:安徽的,司马当。

不想那人上来握住我的手:幸会、幸会,你的每一篇博文我都看的,你也是为李庄案来的?

我说:不是,误碰上的,您是……

那人说:我是W省的,专程来旁听李庄案的,没想到在审判大厅门口看到了W省律协的领导,他们正在那儿找W省来的律师,一旦被他们看到了,回去就可能被下课了,所以我才躲到这里……

我很吃惊:他们怎么能这样?太过份了。

在这里闲聊的还有几名外省律师,他们也在关心着中国律师的命运。Y律师说:在中国,有法律信仰的律师是干不下去的,回去我就准备改行。

我说:如果你还热爱我们的国家,你就不要离开律师这个行业,你要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为促进我们国家的民主与法制进步而努力。现在,就连我这个已被清理出律师队伍的人还在为改善律师的执业环境鼓与呼,你就不想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生活在一个好的法治环境下而奉献出自己的光和热?

Y律师说:还是司马兄的思想境界高,连我这个共产党员都自叹不如。

我说:我年轻时曾十分炽热地申请入党,可他们就是因为我过早地说了一句事后被证明是真理的话,而不让我入党。后来退伍到地方,组织希望我入党时,我对照了一下党章,我觉得我的思想已达不到党章所要求的境界了,所以就拒绝了。

Y律师说:现在司法厅正在抓律师事务所的党建,要求每个律师事务所都要建立党支部。

我说:前几天有人告诉我,我们那儿有一个五年都没交过一次党费的律师事务所,被评为全省党建先进单位,不知道他们在骗谁。

Y律师说:湖南有两个比较知名的律师,一个是Z律师,一个是杨金柱律师,Z律师是傍权派、很懂政治,据说现在是人大代表,开的车是武警牌照。杨金柱律师是草根派,去年居然被他自己创办的通程所“开除”了,因为“不开除”杨金柱,通程所就过不了年检关,就得解散……

大家正在畅谈,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位律师,说:司法局打电话来了,不允许律师所容你们坐在这里。

Y律师立即起身说:咱们走吧,千万别连累同行。

我端起那位律师刚刚给我泡的一杯茶,无奈地摇摇头说:他们的工作做得太细、太绝了,连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坐一会儿他们都知道,都容不下。

谁知回到第一审判大厅门口,我又发现他们做得更绝的。杨金柱律师正向大家展示他刚才用于发微博的手机说:大家看看,他们连我这个手机都“黑”了,每隔半分钟就打来一个“未知”电话,让我无法用这个手机发微博……

杨金柱走了,我也打车离开了江北区法院。

在渣滓洞的一面墙上,我看到有这样一段语录:长官看不到、想不到、听不到、做不到的,我们要替长官看到、想到、听到和做到。

我想,关于李庄案所发生的这一切,也许并不是当局所想要的,只是下面的一些人自以为聪明才这样干的,可他们这样干,是不是帮了他们长官的倒忙呢?

 

 

补记:我是在一个难以上网的地方写好这篇博文的,就在刚才,有一个网友发来了一条短信:

撤诉,似乎让这个国家的人们看到了希望……

我问:是李庄案的公诉方撤诉了吗?

网友回:是的,今天开庭3分钟933,接着休庭30分钟。

这一切,似乎证明了我的以上判断:关于李庄案的社会效果并不是当局者所想要的。他们终于明白了法制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意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