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马当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427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香港,东边日出西边雨

已有 869 次阅读2011-6-9 18:52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香港已回归祖国多年,但在不少人的潜意识里,她还是一个被称为“外国”的地方。在大陆的一些起地方,电子邮件不能“直发”,连打电话都是“国际长途”。尽管曾被妖魔化为“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但享尽“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陆百姓还是十分向往香港的。

最近一位去香港公干的律师回来,逢人便说,到了香港才知道什么是法律,才知道什么是质证,什么是法庭辩论。而2011526日《南方周末》介绍的《香港官员如何花公款》一文,更让人们大开眼界。原来,归化于大陆社会主义统治的香港,头顶着共产党的烈日,却下着西方资本主义的蒙蒙细雨。

当大陆官员用公款喝一瓶茅台酒就花掉几十万时,香港的公务员公务午餐或晚宴都不能超过450港元。在大陆政府的“三公消费”连年攀升,且具体细节都成了“国家机密”,纳税人都无权探询的时候,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于2011518日照例公布了港府三年公款吃喝的帐单明细。

凡去香港“访问”过的大陆官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香港官员在接待大陆同行的时候宁可自己开销,也不愿意花费公款。这不仅是因为香港所有公务接待都必须提前申报,填表内容涉及宴请人数、宾客名单、宴请缘由、陪同人员、预计费用、人均支出以及按照香港环保署保护鲸鱼的要求所签署的一个“未点鱼翅”的声明,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在于即使核准通过,日后审计署将审计结果公之于众,万一有不妥之处被媒体或公众发现,会得不偿失。

当前,港府公务接待人均消费上限是2008年开始执行的,并且无论是部门领导,还是刚入职的低级别公务员,一律都是这个标准。在这一点上,大陆政府就有明显差别,大陆官员的级别越高,随意花纳税人银子的权力就越大。

在享受专车待遇方面,港府也就只有特首、政务司司长等各个司局的正职配有专车,加上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立法会主席,全港享有专车待遇的公职人员仅有二十余名。而大陆,一个县级部委的专车恐怕都不止二十辆。

至于公车私用,在香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公众掌握着全港高级官员的公车车号。曾有官员开公车上班时顺路载孩子上学或下班时顺路停在路边菜市场买菜,都被传媒迅速锁定、放大,当事官员最终不得不公开向公众道歉。所以,在更多的情况下,港府官员的出行多是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为常态。一个从大陆去的法官在赴原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以个人名义宴请的餐馆时,竟发现这位近70岁的老太太,是一个人乘地铁前来赴宴的。而大陆退休的高官,不仅从头到脚都被纳税人“包养”着,甚至连自由出来见一下纳税人的勇气都没有。有网友评论说,这是因为他们在任时作恶太多,怕出来被老百姓的唾沫淹死,我以为这个说法未必准确。

港府的官员常常会被要求参加质询会,每周三上午11点开始,是议员问责,监督政府的重要时刻,被质询的政府官员必须在会议现场做书面或口头答复。并且这种答复必须言之有物,不能像大陆官员那样玩虚的。质询会全程会在香港电视台直播,回答稍有不慎,将会直接影响到被质询官员的公众形像,弄不好甚至可能导致被质询官员下课。这种质询不仅仅是对待一般的港府部门,甚至可以直接质问特首。最近公开的曾荫权公务开支清单,就是香港一家传媒直接给特首办公室索要的,仅半天时间,清单即回复到记者的邮箱。只是在香港这种公务开支清单公布已成为常态,并没有引起公众太多的关注。

在香港,官员们都很低调,从来不敢骂纳税人“算个屁”,“臭不要脸”,只要不是在官方活动中,自我介绍时若以公职身份说明,就是违规。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是:曾荫权在担任财政司司长期间,一次用办公室信笺写信给医科考官询问儿子的考试情况,被媒体发现后,引发猛烈批评,被认为他是在用办公信笺表示身份,是在以司长之名向考官施压。

而在大陆,别说是官员本身可以四处炫耀自己的官职,甚至连他们的亲朋好友都可以跟着升天。“我爸爸是李刚”,就是大陆官文化的真实写照。

当然,香港人与大陆人虽同为炎黄子孙,但香港是被资本主义污染多年的地方,所以,香港人的素质太差,他们就适合西方的民主与法制。而大陆百姓被社会主义红歌教育了六十多年,所以大陆公民的素质太高,就不能适应西方的那一套。在大陆,为了“和谐”,官员们可以与开发商勾结强拆民房,有关权贵可以把批评自己的“刁民”打入另册,甚至不惜花纳税人的钱去上下打点,制造冤、假、错案。还有的政法委书记收了人家的银子或睡了人家的女人,就给法院写条子让法院作枉法裁判。在这种威权状态下,如果让大陆百姓像香港百姓那样可以随意质询,你让那些官儿们的老脸往哪儿放,弄不好可不要丢死祖宗八代的人啦?

因此,鉴于大陆的国情无法溶于世界民族之林,是世界上最奇特、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所以,我们决不能搞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我们只能坚持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特色民主和特色法制,并且我们有必要尽快的同化香港,不能让她在那里与大陆作鲜明的对比,让一些人存在某种幻想。我们特别的不能容忍香港的资本主义假民主,出大陆社会主义真民主的丑,我们要不断分期分批地把香港的公务员弄到大陆来培训(事实上我们已开始这样做了),让他们偿一偿在大陆做官的甜头,让他们学着像大陆官员那样把以公谋私的权力用到极致,让他们学着像大陆官员那样变着法儿挥霍纳税人的钱财。决不能让香港在社会主义的灿烂阳光下,继续下着资本主义的蒙蒙细雨。

 

 

参考文献:《香港官员如何花公款》,载2011526日《南方周末》,作者:潘晓凌、赵蕾、夏倩。

我的更多文章: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