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 36

热度 4已有 1359 次阅读2018-10-24 20:35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暮冬的早晨,天空常常会笼罩着一层浓雾,湿湿的空气带着侵人的寒意,浓雾散尽,天庭中,太阳变成了一轮白色的圆球,在天上缓缓地行进着······
八四年一月十三日--雾转晴--
早上有很大的雾,走在雾中的人像被雾吞噬了似的,看不见人影,城市的一切都在浓雾中;很冷的空气伴随着雾,我在雾中痛苦的思想着,行走着,像一个梦幻者。我时时觉得心里很痛,像塞着一块石头一样的难受。
下午不上班,和行贵一道来到江边。有几块风化石,上面有很多的卵石子,组成了它的机体,像人体发达的胸肌一样,很好看。它们巍然屹立在江边的沙滩上,但却有些人在用铁锤细心地敲打它,原来是想敲下来拿回去装饰自己家的庭院。

心里难过,什么也提不起我的心情和兴趣,望着那清悠悠的江水,写了一首小诗,思绪和着泪珠一起涌出:

我的心酸苦,酸苦,

冬日白白的阳光,

还有那缭绕的雾,

伴着侵人的冷气,

感到无限愁!

愁啊愁,

长江清清水波流,

缕缕迷雾隔断心头,

路在雾中留!

心,想随江水走。

江啊,清清的水,

你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身体,

你淹没不了她带来的耻辱!

那飞溅起来的浪花,

只会把她传得更远,

说得更丑!

路在哪里啊?

我的心,我的情,

只有付江流!

只要没有羞辱,

愿随江水走!

自从我与伊清说明白分手以后,我们就不再来往,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看见他了。处在那样艰难的环境里,想到听不到他的消息,看不见他的人影,我时时的,难过地落泪,难道他已经变心了?我这样的猜想着,写下了下面的第二首诗句。



说知音,道朋友

我得到了几多情,

几多愁?

愁多情少泪相流。

望江水,望路口,

渺渺茫茫思绪流:

君身君貌均不见,

情谊已随江水走?

人心淡,泪涌流,

愿做女子真豪杰,

奋起拼搏朝前走!

八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晴天--

今天收到了林园艺托人带来的一张纸条,我回了他这样一些话:

林园艺:

老实说,看到你的这张纸条,有一点难过,但只是一瞬间!难为你又体现了一点好心,居然提到夫妻一场,谢谢!不过,你的好心是狐狸的好心,它在给鸡拜年,目的是为了吃掉鸡!

同样,假如我回来“高高兴兴地过了年,再找到房子搬出去不迟。”还谈什么和你离婚?!我得到的羞辱,我得到的指责,我得到你多次的辱骂和毒打等等,就会烟消云散,消除在你痛哭流涕的“原谅”声中。是真的原谅吗?不,我们之间已经有一道鸿沟,是永远无法填补,无法互相原谅的了。

首先,我不能原谅你!就是到死也不能原谅!就如你不能原谅我,理解我,残酷地将我推入了耻辱的深渊一样。在今天,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呢?你是一个有丈夫的气概,有男子汉的英雄本色的男人,你现在虽然失去了一个女人,可你挽回了你做男人的尊严,你是对的。

你不是说,社会对我是公平的吗?公平到差一点让我去死!我虽然是一个多情的女人,可我还有羞耻心,我怎么会为了金钱而卖身?!而在今天,我又怎么会接受你的“原谅?”

你现在居然还在说什么“你昨晚都还和伊清在河边散步。”是什么人对你说这样的话?我说一句不好听的话:“这纯粹是无赖的猜测和污蔑罢了!”我不愿计较,也不愿解释,因为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计较和解释的余地了。

至于春节,对于我这样的落难的人来说,无需过不过。不过,还是会高高兴兴地过。因为姐姐给了我十块钱,叫我在别人家搭伙交钱,把年过好。老父母,我暂时不顾,假如单位有奖金,我会给他们带钱回去的。我现在确实拿不出钱给老人过年,也只有望他们原谅我这不孝的女儿了。父母家中的门槛,我不会跨,假如我在外面找到房子,他们要来认我,走我,我会异常高兴的。

四哥的意见,也是认为我找房子分居为妥,离婚是下一步。即使他不这样说,我也要这样做的。但至少有点感到欣慰,到底有两个通情达理的亲人为我着想。

过去,我曾经为我的过错而哭泣,想求得你真心的谅解,但是······现在,我们都不必再谈过去,更不必去拿别人的话来“澄清”,有澄得清的吗?这心上的伤痕?!我也不会为了孩子,为了求得自己的立足之地而去澄清。已经没有必要,也永远不会,不可能再来听你的忏悔词了。

四哥鼓励我要好好的工作,好好地做人,认真地学习,观察社会,观察人,积累素材,有一天写出真实的,成功的作品;而不要学遇罗锦,更不要写自己!但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周围相处的人是一些多么好的角色,特别是你,又是一个多好的演员!你在前面耍尽了种种的手段,现在又来这一套!相信我有一天会把它写出来,而且是你的本来面目!

原谅我的性格,原谅我这个人,因为父母的血肉铸就了我,环境,社会和个人的愿望塑造了现在的我;我的面前的路是崎岖的,但我会奋力的攀登,就算不能到达光辉的顶点,我也无愧,因为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我没有浪费生命,更没有浪费生命里最美好的情感!

再见!    李志英:八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八四年一月二十五日--晴天--

我听说了一件事情,(伊清和他那个女人在街上打架。实际上是那个女人在街上和伊清抓扯,推推攘攘,大声喊叫,要他说出和我是什么关系。)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做的,假如为了达到臊皮的目的,就大动干戈,大打出手,造成的后果不仅是使旁人笑话,她自己也出尽了洋相。这样的思想和行为,有什么可取之处?不是和林园艺一样的庸俗无聊了吗?我自己也很难说清自己的思想,我是真诚,深情而执着的地追求心中的那份爱,然而今天,在我经历了一系列的羞辱以后,伊清也同样经历了来自家庭的公开羞辱,我们是不是真的错了?我的内心在反复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心里有一点犹豫。但在学习和写作上我不应该犹豫,只有勇敢地朝前闯!在家庭和爱情中我也不应再徘徊,因为我得到的婚姻是绳索,我只能奋力地解开它。今后我将重新获得?不!我不再选择爱,我为它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只有选择事业上的知音,只有!谁能理解我,体谅我?安慰我和保护我?我的心渴望着,但我也明白,那也许只是一面幻想的镜子罢了。

八四年二月十九日--雨--

春天的雨夜是这样刺骨的寒冷,扑面吹来的风,扫在脸上是这样的生疼。我的脚步,这懒心无肠的脚步,在这风雨的夜中却没有加快,还是那样一步一挪地拖着。望着天上的雨,心中想着:“几时才会晴啊?”

忽然,一只风筝的尾巴映入了我的眼帘,这是一只白色的风筝尾巴,它倒挂在空中的电线上,显然是它的主人要急急地带它而去,也许是它需要急急地升腾,飞跃;飞到那更高的天空去翱翔。它没有想到自己的体单力薄,这样急急的跑了来,还没有飞去,就被无情的电线折断了它的尾巴,拦截在这里了。可怜的筝尾!它还想借风而去,然而却被电线死死地缠着,它在这风雨中还在挣扎,翻滚,仿佛在对风说:“带着我飞去吧,我渴望自由!”望着风筝的尾巴,心里在想着:“我是不是和它一样的命运,我会不会被林园艺死死地缠住?缠死?”

八四年二月三十日--雨--

雨夜,雨声哗哗的夜,“春雨贵如油”,然而浇在我心上的,却是愁,千万种难以诉说的情和愁!父亲生了重病,他的身体瘦得犹如骨架一般,整日的照顾他,虽说是尽女儿的孝顺,但此时此地此种心情的我,又曾几时对他有温存的话语啊?我苦闷惆怅而又绞痛的心中,有什么好的言语?想到伊清,更是难以诉说的痛和愁,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却让我受尽了指责和羞辱。在这个社会,道德和风俗是极其有界限的,我已经出了“格”,但是,我绝不是那种所谓的好人们理解的女人,为什么会是这样不堪地对我进行指责?更兼有林园艺那可悲可笑而又无赖无聊的闹剧,真使人啼笑皆非!顺了谁的心?合了谁的意呢?这就是好心的人们所期望的?我明了,我只是说了实话,道了真情,就被论为大逆不道。那么,那些专说假话的人,那些坏事做绝又假充正人君子的人,却为何还是君子,好人?这就是人的可悲之处了。

一个已婚的女人要守妇道,不能再说喜欢和爱上别的男人,那么,这是婚姻还是买卖?我难道是被卖给了林家?不能有别的思想和感情?可是,现在家里的那位,也应该检点检点,一是还没有和我离婚,二是在指责我,辱骂我的同时,为什么会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

爱是不能强加于人和求于人的,情感的伟大就在于这一点。强行的请求和阻拦能得到它吗?反之,那种低级的,庸俗的肉欲又怎么配被称为“爱情?”!

一株株枝桠光秃秃的树,在春风的吹拂中含羞地吐着绿色的情苞,叶子张开了那嫩绿的小脸,啊!春天,你可知道你的美丽原来是由它们装点,打扮?它们为你捧出那碧绿,金黄,火红,赤蓝,素白等多种美丽的色彩,使你更加美丽,使你又一次来到了人间······
      
  可是,我的春天呢,我还有春天吗,我的春天它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呢?
分享: 









鸡蛋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