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 37

热度 1已有 1135 次阅读2018-10-25 21:19 分享到微信

春天悄悄地来了,地上黄黄的青草开始变绿了,树上光光的枝桠间也开始发芽,长出小小的绿叶。人们都还穿着厚厚的冬装,而在院坝边的两株红梅,却在竞相的开放,艳艳的沾满枝头,朝人们送来幽幽的花香······

    红松:您好!

    一别已经半个多月,非常地想念您。在成都时,我曾写了一封信给老柳,那上面谈了到成都后的具体情况和回来的具体时间,目的就是想让您事先知道,回来后好及时看到您,同您畅谈一切。二十五号中午,我如期回来了,带着即将会见亲人的喜悦心情,当天下午四点,我到达老柳家里,见了他们,才知道您已经到宜宾护理您病危的父亲去了。

    这次去成都,与阔别多年的老战友们都会见了,我们纵情畅谈别后的一切,精神是非常愉快的。一见老吴,我还未开口,他就先谈了您学习的事。他说:“我已经同文联的老李谈了好几次,尽管报名的人很多,但他预留了一个名额,没有问题,等两天我带您一道去会他。”

    二十号那天,老吴夫妇和我一道去拜访老李。老李说:“这件事老吴起码也向我谈了十次,没有问题!”他谈了一下打算,准备请【青年文学】编辑部的同志来讲课,还将请流沙河,老吴和别的老师来讲课,开学时间大约要在四月份。

    老吴说:“到时候我会写信通知您,放心好了。这个问题落实后,剩下的还有一个住宿的问题。”

    我提出:“假如有孀居的女作家,家里人口又少,最合适,这样可以使她多一个老师。”

    他想了想说:“文联有一个女作家,大孩子在读清华,丈夫已死,只有一个小女儿和一个七十多岁的伯伯,条件倒是很好;只是知识分子家庭,一般都不愿有外人住在家里,她虽然也到我家来玩,但还是交往不深,不大好谈。”他还说:“我们单位都是知识分子,尽管住在楼上楼下,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但他又说:“如果住在人家家里不行,可以租一间房子,家具用具从我家里拿。据说房子好租,只是房租贵一点而已。”

    在我和老吴相处的几天时间里,他时常提到您和我,他说:“红松具有文学的敏感性,也有描写能力,当然经验,阅历没有您丰富,你俩可以合写。”又说:“您可以先办离休,到成都来租一两间房子,然后她来就好办了。”“生活不成问题,刻点钢板,搞点业余编辑,校对都能解决。”

    我遵照您的意见,并没有告诉他我俩是生死不渝的恋人和知音。但他好像已经猜到了我们的关系。关于我自己的不幸的遭遇和家庭破裂的情况,我已如实地告诉了他。他说:“现在你们夫妻关系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只是一个解除法律手续的问题。干脆离掉!我帮你找。”

    我说:“我已经有了。”他没有问我是谁,却说:“红松使您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对吧?你们可以为了你俩共同的理想和爱好而奋斗,这也是非常幸福的。”老战友能如此理解我的感情,我心里感到非常的安慰和温暖。
隔了一天,他好像经过一番考虑后,提出了一个问题:“红松有丈夫没有?离婚没有?请假来读书,她单位能同意吗?即使单位同意了,今后她的男的找来闹,也不好办。因此,现在有两条必须具备一条,不是单位,家庭都同意,就是办理离婚手续。可能她的家庭关系也很不好,是吧?”老吴是善于观察和分析的,他已经基本了解了我俩的关系,但对您的处境的困难,我们遇到的麻烦,还一无所知。因此,我很想同您见面谈一谈,认真讨论一下,怎么办?不知有没有合适的地点?暂写到此,见面再详谈,深情地吻您。祝您愉快!

    信看后,请交老柳还我,请一定做到,切勿疏忽。

    您的晓戈。1984年3月1日

    李志英终于见到了伊清的来信,但那是很多天以后的事情了。她父亲生病,转院到了宜宾,李志英必须去照顾和护理父亲。那段时间,她的心情极端的不好,看了伊清的来信以后,慢慢的又觉得生活有了希望。李志英是对他说过,希望自己能去学习,想不到真的有这样的机会,她太高兴了!可是,她能真正的得到这样的学习机会吗?

    伊清信中指的老柳,是一个中学老师,很有才华,有很高的古代汉语的文学修养,也有很高的书法造诣。伊清跟他相处得很好。有一天他把李志英带到老柳家,老柳夫妇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对他们的遭遇表示理解,同情和支持。那一段时间,李志英还住在老柳家,当然是晚上悄悄地去,早上吃了早饭后再去上班。对于他们的帮助,她心存感激,也尽量地去帮助他们,帮他们夫妇编织毛衣毛裤等等。

    老柳对李志英的评价很好,他甚至这样对她说:“我很喜欢你的脾气和性格,也看过伊清的日记,知道你们是因为运动而认识,因为文学而结缘。以后,我们也是朋友,能够帮得到忙的地方,我都一定帮你。你愿意的话,我会把你当成红颜知己的,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来找我······”

    李志英听了老柳的话,笑笑,心里想:“我只能把你当成朋友,怎么可能把你当成知己?我的知己是伊清啊!”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把他的话告诉伊清和老柳的爱人。

李志英的四哥给李志英来信了,信上对李志英和林园艺的离婚事件,还是说了一些劝解的话。李志英知道是自己的哥哥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了解林园艺在这件事情上面究竟干了一些什么,是怎么样对待她的,她怀着难过的心情,给四哥写了一封回信。

    四哥:您好!
来信不为别事,我还要迟一段时间再上来,假如父亲的病有所好转就更好,如无好转,我在十天后准回宜宾。但在这十天的时间里,我也不会留在县城,我要到一个多年的朋友那里去耍,散散心中的闷气。我太苦,太闷,你也许是理解我的吧?或者你会认为是我自己把自己搞得太紧张,心胸不开阔。也是这样,我算不上是一个强者,我简直感到无路可走。自卑,自尊这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时使我时时地落泪,有谁能理解我,相信我?来劝解的人们都说:“回去吧,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去就好了,一天的云都散了。”我何尝不可怜孩子?但我说真心话,是林园艺在推我抛下无辜的孩子;父母,兄长没有帮我的忙,却是这样地伙同林园艺来对付我,使我难以做人。我恨自己,更恨他们!我和同学,朋友们的路都被林堵断了,他去威胁,去辱骂,无故生事,迫使她们都不敢接待我,要逼我回去。有这样的理吗?!

    三月二日,林园艺又第三次在街上对我大打出手,污言秽语,大声嚎叫,骂我是烂货,硬说别人乱搞了他的老婆,霸占民妻等等。

    昨天晚上,我的同学伦珍留我,我请她去林园艺那里,把蛟蛟喊出来,我把给他买的皮鞋拿给他。林园艺一会儿就撵到刘家,气势汹汹地说:“伦珍在外头说我坏得很,我来问一问,我坏在哪里?!你是咋个晓得的?”他这样的不要脸,胡搅蛮缠,无端生事,迫使刘家不接待我。我只有在他走后,含泪放下饭碗,哭着走到另一个朋友凤英那里。

    我在想:难道天底下真没有我的路了吗?难道女人犯了一点过错,就该被男人关在家里凌辱,谩骂和毒打?然后再在社会上去造谣,诽谤,甚至要打死别人来维护自己的“丈夫”尊严吗?可这世俗的偏见和法律的尊严混在一起,竟没有人来作一个公正的判决!我不能容忍!我是一个女人,但我相信,我离开了男人,离开了家庭,同样能很好地生活下去,走完这人生的路。我有理想,但绝不妄想!我是执意要和林园艺一刀两断,无半点留恋,我也绝不会和伊清“结婚”的。请四哥在有空的时间给林园艺写一封信,希望他别做得太绝,太无聊,给我留一条路,不然,就一起活不下去吧!这不是横话,是真心话。祝好!

    九妹草1984年3月11日

   李志英的四哥是李志英头上的哥哥,比李志英只大三岁。他们兄妹曾经一起插队当知青,后来,李志英的四哥因为表现特好,被推荐进了厂,当了一名工人。家里那个跟林园艺一鼻孔出气的哥哥是四哥头上的,也比四哥大了几岁。李志英给四哥的信并没有给她带来好一点的状况,林园艺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变本加厉的对待她,妄图迫使她回去。但李志英的决心是很大的,她坚决不回去,在心里说;就是死,也绝不会再跟你成一家人!

    李志英给她四哥的信讲要到一个多年的朋友那里去,但还是没有去成。首先是伊清不赞成她去,因为那个朋友是一个男同志,她们曾经相处的很好,他在重庆生活。李志英把她的遭遇告诉他以后,他叫她到重庆去玩,散散心。但伊清知道了,不同意她到重庆去,李志英只好听从他的意见。也许,伊清是害怕李志英去了以后,会有一些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吧?

    一株小小的青蒿被蜘蛛网笼罩着,网上面接了一些雨珠,它们一颗颗亮晶晶的,真像是闪光的珍珠。
春天来了,人们脱下了冬衣,穿上了新颖别致的春装,显得更有精神。孩子们三个两个地在开阔处放起了风筝,那一只只白色的,彩色的风筝高高的飞舞在空中,孩子们的头仰望着,高兴地又喊又叫,又跑又跳。也许,他们也渴望自己能够像风筝一样的升上天空,自由地飞翔吧?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