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月的银铃 //www.sinovision.net/?5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奥巴马,看你怎样呼唤真神的回归

已有 1898 次阅读2009-2-23 05:49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奥巴马,看你怎样呼唤真神的回归

――绝对的自由与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方式相勃

 

 

当地时间2009年117日晚间,雪寒风冷的美国华盛顿迎来了美国第44届当选总统奥巴马的火热就职典礼。在过去的八年,已被两伊战争、恐怖主义、金融危机负累得已喘息困难的美国整个地沸腾了起来,人们冒着严寒从四面八方聚集在华盛顿,亿万双注目着新总统的眼睛里贮满了希望之光,这是正处于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中的美国人民对面包、牛奶、职业、社保、医保、平等、息战、和平、安宁、家园、教育、环保、自由等人类幸福内涵的愿景。全世界人民的目光也同时注目着奥巴马,因为做为超级大国而存在的美国一举手一投足都牵连着世界脉博跳动的频率。

奥巴马――这个受命于“危机”中的总统能够不负众望把美国引出困境,使美国在世界的政治、经济舞台上对人类作出新一轮的真正的表率与贡献吗?我们首先从奥巴马的就职演说中去找第一轮的答案。

 

请看奥巴马就职演说摘录:

现在我们都深知,我们身处危机之中。我们的国家在战斗,对手是影响深远的暴力和憎恨;国家的经济也受到严重的削弱,原因虽有一些人的贪婪和不负责任,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决策失误,同时也未能做好应对新时代的准备。

我们的人民正在失去家园,失去工作,很多且要倒闭。社会的医疗过于昂贵、学校教育让许多人失望,而且每天都会有新的证据显示,我们利用能源的方式助长了我们的敌对势力,同时也威胁着我们的星球。

我们面临的问题也不是市场好坏的问题。市场创造财富、拓展自由的能力无可匹敌,但是这场危机提醒我们,如果没有监管,市场很可能就会失去控制,而且偏袒富人国家的繁荣无法持久。国家经济的成败不仅仅取决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大小,而且取决于繁荣的覆盖面,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能力让所有有意愿的人都有机会走向富裕。我们这样做不是慈善,而是因为这是确保实现共同利益的途径。

现在,有一些人开始质疑我们的野心是不是太大了,他们认为我们的体制承载不了太多的宏伟计划。他们是健忘了。他们已经忘了这个国家已经取得的成就;他们已经忘了当创造力与共同目标以及必要的勇气结合起来时,自由的美国人民所能发挥的能量。

我目之所及,都有工作有待完成。国家的经济情况要求我们采取大胆且快速的行动,我们的确是要行动,不仅是要创造就业,更要为(下一轮经济)增长打下新的基础。我们将造桥铺路,为企业铺设电网和数字线路,将我们联系在一起。我们将回归科学,运用科技的奇迹提高医疗质量,降低医疗费用。我们将利用风能、太阳能和土壤驱动车辆,为工厂提供能源。我们将改革中小学以及大专院校,以适应新时代的要求。这一切,我们都能做到,而且我们都将会做到。

我之所以摘录了这几个段落,因为我认为这就是奥巴马就职演说精华之所在。这几个段落既显示出了奥巴马政府在危机当前的反思,也显示出了奥巴马政府所要坚持的社会政治方向和经济发展、能源生产和获取的方向和改良。虽然这几个寥寥数语的短小段落对于承载一个强大政府的政治、经济方向和责任让人有浮云青萍之想,然而,我们却能从中得以窥见奥巴马政府意识之所在。可以肯定的说,奥巴马如果能够做到不食其言地带领美国实现他在就职演说里的愿景,那么,全世界将会看到一个乐见的美国,美国也必将为世界和人类的发展做出真正的新一轮的贡献。

奥巴马政府要实现就职演说中的愿景,首先必从破除现行横肆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入手,拨开危机给美国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浓浓雾障,深入寻找新时代美国社会发展的治国之本。而这一过程首当其次的就是反思,唯有反思才能发现错误之所在,并且反思的层次越深入越真诚发现的弊病和问题就越多,找到的改革切入口和方式方法也就越多越正确。从以上摘录的奥巴马就职演说的段落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反思的过程已使奥巴马发现了这场危机的结症之所在归结起来就是:某些人的贪婪、决策错误、市场经济的失控。而当我们再深入追究其三方面背后的原因时,就会发现奥巴马所说的某些人的贪婪、决策错误其背后主导的原因其实就是物欲社会里高度膨胀的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而市场经济失控的原因就在于人们对在市场经济主导下的物质需求预见性的错误,过度泛滥的经济自由造成了社会经济生产结构的不平衡与混乱。而这两者深层的根源就是自由的泛滥,前者是人的劣根性所演绎出的泛滥,后者是经济生产在人类蒙昧的认知层面上所产生的泛滥。回归到社会与道德层面上来说就是社会道德陷沦与社会体制所存在的弊病性的问题。

美国是一个多种族的联群国家,自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至今也只不过几百年的历史,而美国现代社会模式的建立始于南北独立战争,国父就是奥巴马在其就职演说中一再尊崇的林肯,美国通过距今147年的南北独立战争废除了奴隶制,使资本主义主义社会制度成为了全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并在近一个半世纪内迅猛的发展起来,形成了美国后工业化时代,使美国的社会经济结构在这一过程中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原始的多元次的社会的经济遭到削弱的同时,把资本的触角向全球伸蔓,就造了现代富强的美国。一个形像的比喻:当代美国经济仿佛是章鱼似的吸盘经济,它的爪子向四面八方延伸,吸取着来自各个方向各个渠道的营养,成造了自我的强大。然而,爪子的伸延虽然能够获取到母体的营养,但可想而知,一旦无论那一个方向的爪子受伤或者被折断了,母体也就会在同时感觉到疼痛。这就是美国的经济危机因何会轮回重演的原因所在之一吧。

美国所伸延的其实就是欲望的爪子,获取的营养就是金钱与能源。而其触角所达的地方,或许会在落后地区形成开发性、建设性的繁荣。然而,其根本的目的却掩盖在这种可能出现的繁荣之下,而要维持投资者与能源提供方以及生产者的共荣是必须诸多的因素条件捆绑在一起互起作用才能达成的。比如能源的充欲、投资者对利润的满意、生产者的存在、市场的需求等等。一旦其中的因素缺失不支持投资者伸延性获取的生产,其所伸延出的爪子就会面临着受伤或被折断的痛苦,某个爪子受伤或被折断,就关联着某条金钱渠道的阻塞或母体所需求的某种能源的缺失。而当今发达的美国人一方面要支付高能源生产和消费的现代生活,一方面要进行资本的再积累,可想而知,其爪子要做如何的伸延才能维持社会经济的平衡与发展。因而,当共荣的局面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就产生了霸权,而霸权引来了恐怖主义。因而,从某个意识层面上来看,恐怖主义的猖狂也就是霸权主义经济危机暴发的前夜。而当恐怖主义扰乱了美国人民正常、安宁的生活秩序,明智的人们会透过血腥的惨痛教训进行自我的反思。而这种反思就会使当代的美国看到一个自我欲望高度膨胀的我,这个我在绝对的自由主义理念主导下走得离守护本我的真神越离越远。这时,如果够聪明的美国人就会如奥巴马一样发出自问:难道我们崇尚自由女神是一种错误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欲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俄国文豪高尔基这首脍炙人口的诗词直接发映出了全人类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自由的决心。人类对自由的追求并没有错,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千百年来,人类所历行过的种种社会改新、科技改新,其目的就在于使人类的身体和意志达到更高层次的自由,人类社会就在这永无休止的追求中一步步地从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走来。因而,自由的高度也就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所达到的层次的量标,这个量标直达的就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和社会结构和意识水平。人类潜意识里所指望的绝对自由就是不受任何限制与拘束,然而,人类对绝对自由的愿景是无法实现的。因为,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首先就受到种种自然性、生物性等规律的约束,对于自然性和生物性的规律通常人很明白自我无法超脱于其上,因而人们常作的自由幻想多与脱离社会约束有关,也就是忽略了自然性、生物性规律限定的相对的自由,当人类对这种相对性的自由的追求达到某种极限,或这种追求成为左右其人生的重要意志时,就会如同我国古代田园派诗人陶渊明一样归隐山林,过起“采菊东篱下,悠然风南山”的生活,即是渴望超脱于人类群体生活之外的生活。然而,就算是陶渊明在古代时也无法做到绝对地超脱于人类群体之外去生活,其从城市转移到乡村的生活能做到的也只是超脱了某个类别的人类群体,而选择了处于另一类别的人类群体之中生活。而陶渊明所实践过的归隐生活对于现代人来说更是可望不可及。众观所有的生物界,上帝所创造的每个物种几乎都会以群体的方式生存,因为,宇宙之大,生物个体之小,人类在原始时期就明白了独立的个体很难应付其所处在的生存环境,人类社会越发达,其群居性的要求也就越高。而当今发达国家人们的生活对群居性的要求就更为显著,因为,其生活方式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科技水平之上,就算是“御宅族”过的其实也是群居性的生活,因为其享受着人类通过群居性生活所创造出来的一切。人类因群居而形成了社会、社会制度、社会经济、社会意识,而社会、社会制度、社会经济、社会意识却又反过来限制了人类对自由的想往和追求。这就出现了一个更为奇特的现象,受群居生活而限制的人类不得不通过制定和渐步的完善社会法典来获取自由,这是在无奈之中对自己所作出的自我捆绑,因为,如果离开了这种捆绑,人类的群居生活秩序就无法维系,其所面临的就是社会的倒退与生存的危机。人类的法典时代从古希腊时期就开始,法典的完善与执行的无私公正指代的是一个国家的民主程度,所谓民主程度也就是人类所追求的相对自由的高度。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人类所想往的绝对的自由甚至是某个层面上的相对自由都是与人类最基本的群体生存方式相勃的,人类必须跳进自己制定的框框里去寻找某个层面上的相对自由的高境界。而当处于危机中的美国人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就会重新审视那些把社会、社会制度、社会经济、社会意识捆绑在他们身体上的绳索是否过松或过紧?是否有脱落的现象?他们就会发现那两根最主要的维系着社会道德和社会经济的绳索松掉了,使他们的意识活动和经济活动在过度的自由中游离,导致了精神的焕散和经济产业的失控。这时,他们要做的必然是重新要系紧它们。而要系紧那道松跨掉的社会道德准绳就要呼唤远离了他们自我的真神的回归。

美国是一个多种族多信仰的国家,国家里有基督徒也有穆斯林,有犹太教徒也有印度教徒,同时也有非宗教信徒。成为一名教徒并不等于心中就有了信仰,比如一位婴儿刚出生就接受了洗礼就可以成为了一名信徒,然而,其人类的意识还处在蒙昧时期,信仰也就不可能形成。任何正教其核心就是“仁爱”,并且东西方都不可思议地如是相同,因而好神迹者才有了耶酥与佛祖同为一人的设想。然而,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这样设想呢?“仁爱”二字其实是应人类的群体生活所产生出来的某种意识和行为规范,无论东西方的人他们在群体生活的过程几乎同时发现了“仁爱”此二字的真理性与实用性,并在此二字的基础上铺展和发育成了学说、教派。而“仁爱”其实就是人类群体生命实践中的一种实用工具。美国就是在这种多元化的信仰中培育出了资本主义的仁爱与民主,并使之到达了某种高度。然而,当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如同幽灵般侵入他们的躯体时,原来驻居在他们心中的真神就渐渐地远离了他们。真神的远离,导致的必将是社会道德与精神的陷沦,人们被物质的海洋所淹溺着,无法挣脱的是享乐和虚无,物质触爪无度的伸延,大麻、摇头丸吞食着青年一代的梦想。从性解放开始,人的神性被日益膨胀的动物性所挤压,几乎已到达了消殒的边缘。因而要重新系紧那根已显脱落的社会道德就要重新呼唤远离自我的真神的回归。而这一呼唤的过程很大程度依赖于教育的改革来完成。一旦远离的真神回归美国人民的心中,那么美国将会是一个谦恭的、自奋的美国,真正的仁爱将会填充在美国的社会里。这是世界人民所乐见的美国。

要系紧松跨的社会经济扭带,那就要直面现行所有的社会体制,找出已经不适合当代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加以调整。是的,资本主义制度带给了美国空前的繁荣,但透过近百年来的美国历史,资本主义制度所存在的弊端也让世人有目同睹。如果奥巴马只看到资本主义制度优越的一面,而忽略了其弊病所在,那么,他眼里看到的就是一个完美的社会,这样的话美国就可以停滞不前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人类的发展中任何主义都只是名词和寇词的组合,无论是中国或美国都是在不断变换这个名词前的寇词来完成其社会的进步史的。任何主义都必须经过社会实践,也就是时间的检验,在真理的尺度面前逃避不了优胜劣汰的规则。我国改革开放的领军人物邓小平先生就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找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新主义名词的产生使中国走上了一条新发展的大道。中国当代的社会主义实践就是社会主义的发展。而主义这种自身的发展,将会持续到人类找到一个不用再更换的理想的名词和寇词的组合为止,那必将是全人类一致认可的。而当前理想的社会体制并没有在人类生存的任何角落出现,美国社会民主虽然已发展到了一个相对高的层面,甚至局部出现了中国古代哲人所推颂的无为而治,然而,如果要使社会得到继续的发展,体制的不断改良将是必然的,无论这种改革将以何种主义的名誉来例行,要完善现行的社会体制,最直观的方法就是博取众长。而主义的好与坏可以弗朗西斯哈奇森所说的“带给最多的人最大的幸福”为评判。

网友的眼光是犀利而独到的,在奥巴马的就职演说全文中有看到如是的评论:一场危机使把美国从资本主义推向了社会主义。哈哈。笑归笑,我们可别忘了也从美国的社会实践中拿来可用之宝。

 

附奥巴马就职演说全文链接:http://news.sina.com.cn/w/2009-01-21/042417085569.shtml






下一篇: 此刻深感欣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