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南来客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196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忆旧游1

已有 152 次阅读2020-5-11 19:56 |个人分类:讲那过去的事情|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南来客从当研究生开始,每年暑假从广州乘火车到上海与女朋友会合,结伴游名山大川。两人都是带薪上学,一年下来能攒上四、五百余元 – 当时也算是一笔数目了,暑期全数用于发展国家旅游事业。

文革期间“大串联”去过上海,故地重游是十四、五年后的事了。先通过关系在学校开张证明以便购买学生票。动身那天一早,南来客专程上清平市场跑了一趟,买回几斤农民一早进城卖的最新鲜的荔枝,用塑料袋装起来,扎好。中午发车,在硬座上折腾了三天两夜,筋疲力尽抵达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南来客女朋友萱(以后成为、至今仍是南来客太太)就读的高校所在地上海,“港督”一样跟着接车的萱走出火车站,在天目山路总站搭上末班公共汽车。到达学校已近半夜时分。学校重地,也不好卿卿我我的,南来客把荔枝等土特产交给萱,上招待所浴室洗个澡,回客房倒头大睡。

次日,两人出得校门,即手拉手去买火车票。行程早已安排好了。南来客有一个同届不同系的研究生哥们老张(后来成为宋史权威、博导、有专著多本请南来客“雅正”)原在杭州大学念研究生,随业师转来广州。南来客虚心向未来宋史专家请教旅游方略,未来宋史专家精心制作旅游路线图一张,第一站是杭州,接着是黄山、南京、无锡、苏州,如何走、到哪买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并告知可上杭大找其师兄安排住宿。

碰巧未来丈母娘家有位朋友的儿子在中国旅行社杭州分社工作。小伙子打小称萱为萱姐姐。二人抵达杭州后,直奔国旅所在地华侨饭店,找到小弟弟。杭州数日具体行程,就由他安排了。小弟弟管安排不管陪同 – 他有他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不愿做电灯胆(泡)。住呢?杭州大学男生宿舍。时值暑假,有不少宿舍空无一人。杭大宋史专家学长安排南来客和他同住一宿舍,给萱升级找了个“单间”。每日游玩后,二人先约上小弟吃晚饭,再回华侨饭店洗个澡,然后上杭大男生宿舍。

游完杭州,二人上武林汽车总站买好去黄山的车票,一上黄山。

一大早,南来客挎着旅行袋,内有换洗衣物、装满茶水的军用水壶、以及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放着条湿毛巾,供擦手用,拉着萱的手上了长途汽车。汽车是老式长途汽车,车顶搁大件行李,里面左右两排木座椅,没有空调设备,还一股子汗酸味,颠簸了一天,中间还停过两次,一次是吃午饭,另一次是抛锚。当时南来客二十多岁,身边挤着的又是小别半年的女友,看着窗外的山上水水,倒也不觉得旅途艰辛。到黄山后,先找萱大学同学的朋友,宾馆服务员小纪。小纪见两个陌生人来找,没好气地问什么事。萱报上同学大名后,小纪才换了副好脸色,真诚欢迎远方来客并安排好住处。

次日上山。吭哧吭哧爬到到玉屏楼,已经是晌午时分,按小纪吩咐先上旅店找到同学的朋友的朋友,分别在男女客房觅得一上铺。借上棉衣,然后出门观山景。遥望天都峰,天梯上游客三三两两,点点清晰可辨。山上风很大,阴转小雨,两人手牵手一前一后走过鲫鱼背,中间还不忘往下望望万丈深渊,天都峰快到顶巅处,有一小段无路可行,要手脚并用攀上去。次日,上莲花峰,大雾弥漫,两人步履维艰抵达峰顶,只见护栏断了,用条塑料绳扎着,一阵狂风呼啸吹来,断铁栏叮当作响,听得人胆战心寒。傍晚,到了北海,旅店客满,多亏小纪事先打了招呼,总算有两个床位可以栖身。同学的朋友的另一个朋友拿来两件预留的棉袄。南来客一看,棉袄袖子上满是鼻涕痕迹,刚想谢绝,同学的朋友的朋友说,晚上外出和明早看日出要用,天冷。次日凌晨三四点,旅店一下子人声沸腾,呼啦啦游客都起来了。南来客两人顾不得许多,穿上袖口涕迹斑斑的棉袄,随大流涌出旅店,直奔北海,占据有利地形观日出。“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悬崖边早坐满了人,好在南来客两个人,容易穿插,抹黑找了个地儿坐下,搂作一团极目远眺。不久,只听得一阵欢呼,远方破晓,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冉冉升起,甚为壮观。等半天就为了观这一刻。

下得山来,回到招待所,这时才发现,彩色胶卷从相机卸下后遗漏在山麓了。那可是唯一一卷彩色胶卷,更别说浪费了多少表情。不过,虽然没有影像留念,但初游黄山的经历却永远印在心里。

次日,二人乘同档次汽车上南京,朝发夕至,在南京五台山体育场一家地下旅馆投宿。地下旅馆不是黑店,是防空洞改建而成。在南京,中山陵、长江大桥、“总统府”都留下二人“到此一游”的踪影。南京市的林荫道南来客印象深刻。毕竟是六朝古都、民国京城,够气派。

南京游毕,乘火车去无锡,抵达已是晚上十点以后。在市中心找了家旅店,上下大通铺。时值盛夏,一身臭汗,酷热难耐,到旅店第一要务是“冲凉”。服务员指点男浴室所在,南来客进去一看,里面有一个10X5左右的泡澡池,池水上漂着一层“老泥”(体垢),令人望而却步。四顾不见淋浴设施,正着急,发现池边有个水龙头。将就屈尊(屈身)擦吧一下吧。第二天,二人早早出了旅店,在码头上了条机动木帆船,游鼋头渚。泛舟太湖,但见烟波浩渺,白帆点点,湖光山色,美不胜收,靠岸时不觉已是正午。

最后是苏州一日游,匆匆出入虎丘和网师园、沧浪亭等江南园林,走马看花。想上寒山寺领略张继“枫桥夜泊”的意境却没能去成,直到三十多年后重游苏州,南来客才了此夙愿。

动身时,南来客腰揣三几十张大团结人民币,财大气粗,从上海开始,一路上游山玩水、品尝美食,上海的杏花村、大同、美心、梅龙镇、红房子、老大房,杭州的天外天、楼外楼、山外山,南京的大三元(无锡及苏州的小餐馆就不算了),吃了个遍,待到旅行结束,从上海回到广州,钱也花得七七八八了。





上一篇: 忆旧游 2
下一篇: 母亲节的礼物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