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建国1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282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杂谈)官僚体制

已有 1587 次阅读2016-8-5 08:59 |系统分类:海鲜| 民生问题, 汉高祖刘邦, 朱元璋, 凝聚力, 负责任 分享到微信

(杂谈)官僚体制

我们几千年的封建体制就是大一统的官僚体制就是皇帝通过对各个地方设置派置官员代表皇权(或者是通过皇权委托的形式【像以前的各个诸侯国以及后来“王”的设立即是所谓的“代天子牧”】)对那个地方进行管理的一种制度;因为它是通过皇权一手设置派置的从而它也就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为了这个“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皇权(他的代表人物就是皇帝)无所不用其极历史上最典型的例子宋朝赵匡胤“杯酒释军权”的故事;再就是汉高祖刘邦、明朝朱元璋大肆屠杀功臣;推而广之我们建国之后那么多功臣的厄难、罹难不也就是,不是为了这个“皇权”就是为了那个“皇权”而遭受到的痛苦吗;就是我们所说的“政治运动”。
这样我们就知道了我们的官员是对上(负责任的)不对下(负责任的)所以当下面(普通百姓)呼声和上面(官僚体制)的需求产生矛盾的时候下面(普通百姓)是不会被重视的;
这么说吧(普通百姓)需要民生(就是物价稳定,社会治安良好,居住宽裕,生活能更好一点等等)与官员他的升迁(就是要有所谓的“政绩”就是GDP)之间产生矛盾了(普通百姓)的民生问题就不会被重视,甚至会得到极大的伤害;所以我们又会看见毁田、毁林、毁房屋;开矿、炸山、盖高楼;大搞“圈地运动”大搞“面子工程”。
“官僚体制”它(官僚体制)有极大的号召力;它(官僚体制)有极大的公信力;它(官僚体制)有极大的感染力;它(官僚体制)有极大的传染力;它(官僚体制)有极大的……。
我们不是基督教的国家,在历史上我们并不是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组成结构关系但在建国前后我们的婚姻法就制定了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组成结构关系了这主要靠官僚的行政权力和官僚机制的公信力推广的。
官僚体制是一个整体就好像一个人一样(有头【就是“皇宫朝廷”】,有躯干身体【各级府衙州院】,有四肢手脚【各个乡镇里保长乡村队长】)它有时候也会发烧有时候也会打摆子所以我们不管是历史上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都会出现“左”的和“右”的或者是“极左”或“极右”的事情和事件。
官僚体制有极大的惰性所以我们的领导人就用一场场运动使其保持活力(我在这里只是从一方面进行分析“运动性”其它层次的问题不在这里分析至于“运动性”所造成的危害不在这里分析)但是“运动性”促其官僚体制活力的危害在后来也凸显了出来就是对生产力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使生产停滞不前竟然还出现了倒退把整个国家都拖进了极贫的境界。
在我们发现“运动”不能有效的提高官僚体制活力的时候在“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声音里我们用搞活经济,提高经济效益使人民富裕起来的方法使官僚体制保持活力。

是的!在一段时间里(官僚体制)是焕发了活力当有些东西或者说有些发展成为长效就是发展经济成为一种习惯它(官僚体制)就更加暴露它本身所具有的丑陋和丑恶来了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官僚体制它一开始就具有的皇权思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宾,莫非王臣”这样我们就知道我们国家的资源绝大部分都掌握在官僚集团或者是以官僚集团为首的集团手里。
官僚体制的贪婪和腐蚀性(“坏”“恶”和“官僚体制的不作为”也具有较大的传染性)也就暴露出来了再加上我们长久以来在皇权思想下生存的现状(我们有在皇权思想下生存几千年的习惯有一整套在“官僚体制”下生存生活的理论和有一整套在“官僚体制”下生存生活的指导经验)造成我们有依附皇权生存的“奴性”;我们的体制特性就向着官僚体制在转换和转化所以造成我们的“人大”也好“政协”也罢都转换转化成官僚体制的一部分了只要没有利益(因为发展经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对于他们自己【就是指“人大”“政协”本身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本身】)他们都不会出头所以我们看见社会上出现很多“伤农、害农”“伤人事件”“害人事件”“环境污染事件”“ 甬温动车追尾”也好“邵阳沉船事故”也罢“食品污染事件”等等社会上的“假”“恶”“丑”全部表现“失声”我们看不见也找不到“人大”“政协”的身影。
在这里我们不要责怪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是官僚体制的一部分了;或者说他们本身也就是官僚体制了就像过去脸难看,门难进的“衙门”一样也就像现在的各个部门各个机关一样只不过换了个名字叫“人大”“政协”而已。
怎么样才能使这种官僚体制或者说这种体制能长久的保持活力和效率呢?
我认为要建立一个长久和有效的监督就是“人人”的监督而不是所谓的“民主集中制”的监督(我们现在的“民主集中制”就是“个人”“领导”说了算往往打着“民主集中制”的“大旗”行“独断专行”之事实)。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长久以来的官僚体制造就的是我们不敢说话就说我们历朝历代的“文字狱”吧就夺去了我们多少代“民族精英”的性命又有多少代人的家庭被“皇权”灭了“九族”“十族”的。
我们有太多的“剥皮、抽筋” “炮烙”“凌迟”“腰斩”“老虎凳”“辣椒水”“请君入瓮”(可以这样说我们是世界上发掘发明最多刑罚的国家)等等的刑罚使人民胆寒也使人民知道了“祸从口出”的道理知道了“沉默是金”的道理。
(我们在多少重大历史问题面前为了“明哲保身”只会选择“弃权”到现在我们真的还没有看见“反对票”;这样说好像不全对?有过一次,多少年前了,有过一个人投过“反对票”是为什么事情投的“反对票”我记不得了;最后好像也不了了之了。那一次说起来还是政府行为对于个人还是没有胆量的。)。
所以我们常常会“失声”;也只有一片声音呼喊如潮水一般我们才可以有那么一点胆量附和着喊一喊。
要建立有效的监督就是要人民敢于开口说话,他们(人民)的说话不会被打击,不会被关进精神病院里去,不会被“软禁”或是被打死或者是其它什么样的“失踪”,而对于打击(者)的如果他们(部门也好,机构也好,机关也好,个人也好……)将得到更大的损毁和损失;让不接受监督者(部门也好,机构也好,机关也好,个人也好……)最终“死路一条”;
更要造成一种“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态势才好。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合肥市天长路56号第二单元104 邮编:230001 qq49631697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