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建国1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282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阴儿

已有 1471 次阅读2016-9-3 06:46 |系统分类:地中海料理分享到微信

       阴儿

孩子睡着了,洁心轻轻地把孩子放入摇篮里,乳头从孩子嘴里滑了出来。
“孩子太瞌睡了!吃着奶就睡着了。”洁心自言自语地说着。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用手在孩子的头上摸了摸。
“孩子他爸爸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到家。怎么这么累。”
阴风阵阵。
“门窗都关好了,那里来的风。”
洁心看了看门、窗。
“嗷——!窗户没有关好……”
“起风了!”
她走过去,关好了窗户,转过身来,突然发现门口站了个人。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您门没有关好……。”
洁心仔细地看了看,进来的妇人。很漂亮。她的穿戴打扮很奇怪,好像是死人装束。漂亮妇人,手里抱着一个似睡非睡的孩子。
孩子要说睡着了,可是他的眼睛还半睁半闭着,并且眼珠还微微地转动。
要说没睡着,孩子在漂亮妇人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你是谁,这么晚了,到我家来干什么?”
“小妹妹,您行行好,我这个孩子好几天没有吃奶了,我没有奶给他吃。”
“嗷,我夫家姓‘周’您就叫我‘周嫂’吧!”
洁心把两手伸了出去,接过了孩子,解开胸衣,把孩子的头放在胸脯前,一只手托着孩子的头,一只脚搭在面前的椅子上。孩子在洁心的乳房上寻找了一会儿,找到了乳头,含在嘴里,贪婪地吮吸着。
“周嫂,孩子确实饿了,怎么没奶给孩子吃。”
“身体不好,经常吃药,就没有奶水了。”
孩子一边含着洁心的乳头,小手在洁心的乳房上一紧一松的抓着玩。
“周嫂,在那住,怎么没看见过你。”
“嗷,我们是邻居,身体不好,也就不经常出门。”
“好了!孩子吃饱了,好像睡着了。孩子真乖。”
“谢谢您啊!”
“没什么好谢谢的!……对了,孩子要是饿了,你尽管抱来,反正我奶水足。”
洁心边说边整理着衣服,抬头看了看,漂亮妇人抱着孩子已经走了。
“来无影,去无踪的,像鬼一样。”
洁心说完,也觉得过分“那能这样说呢。”笑了笑。
丈夫一会儿,到家了。洁心把今晚的事儿,对丈夫说了说。
“是邻居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说完,就洗淑去了,完了就躺下睡了。

漂亮妇人周嫂每天深夜总抱着孩子,让洁心帮忙喂,洁心也总是不推辞。
一日,夜已很深了。洁心被一阵寒意,冰醒了。看见周嫂,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提着一只蓝子,脸上带着笑容,站在她面前。语气里满是歉意。
“今天,来的晚了。”
“没关系,孩子饿了吧?!”
孩子半睡、半醒地躺在周嫂的臂弯里。看见洁心,小脑袋翘了翘,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是一些,大枣、红塘、小米……您收下。”
“周嫂!这怎么能收呢!”
“现在,我们不说了,别把您先生吵醒了。”
洁心这才发现,他们这么样的说话,丈夫还是睡的很熟。
“真能睡。”
“白天的工作太累了吧?”
“让你见笑了,我有裸睡的习惯。”
说着(因为天气并不冷)洁心拿了件丈夫的衣服披在身上,打开虚掩的房门洁心和周嫂,到了外屋。洁心接过了孩子。
“那些东西,还是不能收,你的心意我领了,让孩子吃一口,这也没什么。”
“我大老远找来的,您让我怎么还。”
“大老远找来的……”
洁心学了一句。
“不……不……是买来的,是买来的。”
有一丝惊慌的神色从周嫂的脸上掠了过去。洁心的手在孩子的脸上磨了磨(来回的抚摩。)
“孩子多可爱!”她并没有注意到周嫂脸上的变化。
“好吧!周嫂,我收下了。”
“你看把你挤对的都说胡话了。”
“这样做?就好像我给孩子哺乳是为了图你的东西。”洁心继续自言自语。
孩子的在乱动着,他使劲的拽着洁心披在身上的衣服。衣服从洁心的肩头,滑溜到了地上。洁心赤裸着身体,继续给孩子哺乳。周嫂弯腰想把地上的衣服拣起来。
“算了吧!反正天也不冷。”
周嫂把弯下的腰,挺了起来,她怕身上带着外面的寒气侵蚀了洁心。
“好可爱的孩子,妈妈喜欢你嗷。”
“好可爱的孩子,阿姨喜欢你嗷。”
孩子把嘴里的乳头吐了出来,看着洁心,笑着。然后,在洁心的乳房上继续寻找着乳头,含在嘴里使劲地吮吸着……。

外面的议论已经很多了。
“在我们后面的村子,现在每天晚上,差不多都有怪事发生。”
“什么怪事……!”
“什么怪事啊……!”
“说来听听!”
“对!说来听听,别卖关子!”
“好,你们别急,听我慢慢讲。”
“我们不急!”
“我们不急!”大家急切的说着。
“我老婶不是在后面的村子住吗?”
“是的,知道!”一个插话。
“别说话!”
“我老婶说,老王家放在柜子里的,大枣、红塘、小米……是给他媳妇补身体的,在半夜被小偷偷走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丢。”
“我以为什么呢?小偷饿了?!”
“还有呢?老钱家刚刚炖好的鸡,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端走了。”
“什么不知道什么东西?怎么你说话我们听不懂。”
“我是说在半夜,只看见炖好的鸡连着沙锅一起在半空中‘飞走了。’”
“没有看见人?”
“没有看见人!”
“我们那村子也是有一家,羊头在锅里都炖好了,结果连锅都不知道给什么东西端走了。”
“他家人没看见!”
“看见了,在半空中飞。一家人吓的……。”
“是啊!是啊!现在怪事真多。”
“你听到了什么怪事,说来听听!”人们的猎奇心理,空前地高涨起来。
“说说!”
“说说!”
“不是听说的,是我经历的!”
“那更要说说了!”
“在上次,就是前几天,我们一家回娘家,经过一片坟墓厂。从一座坟墓里传出婴儿的哭声,因为天黑了,我们一家吓的,逃命一样地跑。”
“张姐你和洁心是一个村的吧?”
“是的,我两是一个村的!”

“孩子就要满月了,明天你休息,我们回娘家看看。”洁心对丈夫说。
“让他们二老看看,孩子满月怎么办。”
“好吧!反正好久也没有拜见岳父、岳母大人了。”

“天,都大亮了,起来了!”丈夫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
“这觉睡的真舒服,跟小孩子一样,睡了一个回头觉。”
“起来!饭都做好了,刷刷牙,洗洗脸,吃了饭,好上路。”
起风了,地上的树叶、纸屑、过期的报纸、塑料袋……在地上翻滚、打着旋、来回地移动着。天空中的云彩由白变褐,由薄变厚,向前面移动着。
“看样子,今天要下雨。”
“雨,下不下来,云彩都被风吹散了。”
洁心和丈夫乘上了,开往乡下的汽车。汽车飞驶在马路上,车轮在水泥路面“嗤嗤”的摩擦声不绝于耳。道路两旁的防护林,在飞快地向后闪。
“司机师傅,停车,下车。”
洁心和丈夫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踏过柔软的草地。跨过一道道沟渠。
“前面的坟墓地里,现在有人在干什么?”
“走,过去看看。”
坟墓地里,有孩子的哭声的事,传开以后,有好事,胆大的年青人就决定,把坟墓挖开看看。坟墓打开了。一具美丽的女尸身上,趴着一个孩子。孩子扒着坟墓的边缘,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洁心和丈夫走了过去。
孩子突然摇摇晃晃地站住,张开了两只小手。
“妈妈!阿姨!”
“妈妈!阿姨!”
洁心一看,那女尸正是周嫂,孩子是周嫂抱来哺乳的孩子。洁心急忙下去,抱起了孩子。……
天空中的云彩由褐变白,由厚变薄,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阳光下孩子笑的灿烂。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合肥市天长路56号第二单元104 邮编:230001 qq496316972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