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hanbfd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22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年隻不過是一次花開到花落

已有 164 次阅读2019-6-17 22:45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媽媽做的布鞋伴我度過了艱苦確不失趣味的童年,懵懂而又好奇的少年,憧憬卻又無奈的青年......多少個月光青灰朦朧,燈光橙黃搖曳的夜晚,媽媽把納鞋底的繩扯得很緊,牢牢地、細媽媽的手卻留下了永不會愈合的裂痕;媽媽從種大麻、撥麻匹、搓麻線,再把生麻線用土堿水煮製成熟麻線,然後再一針一針地縫進鞋底的過程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心田裏。

  看媽媽做鞋,是我童年記憶裏最為鮮亮美好的風景,納鞋底、上鞋幫是既細致又累人的活兒媽媽總要用一塊布包著鞋底納,想方設法不把鞋兩側的白布弄臟。夜深人靜時,媽媽坐在小方凳上,彎腰弓背,時而用錐字錐,時而給麻線上蜂蠟,一手攥住鞋底,一手用力拽針線,指掌間力氣用得大、用得均勻,納出的鞋底就平整結實,自然就耐穿、那動作,輕鬆自如,透出一種嫻熟、優雅之美。那針線密密匝匝,稀疏得當,鬆緊適中,大小一致,煞是好看,納鞋底的時間長了,手指會酸痛,眼睛會發花有時媽媽手指麻木了,一不小心就會紮著手指看到媽媽滴血的手指,我很心疼,便安慰她道:“等我長大了,掙錢買鞋穿,你就不用吃這苦了,”媽媽微笑著說:“等你長大了,有媳婦做鞋了,我就省心了。”望著鞋上密密匝匝的小針腳和媽媽那疲倦的眼睛,我激動不已,多少次我聽著油燈芯熱爆的劈裏啪啦聲,那熟悉的麻線抽動的嗤嗤聲,漸漸進入溫柔縹渺的夢鄉。

  後來,我中專畢業了媽媽硬要為我做布鞋時,我和父親、弟妹都一個勁地勸她說:“參加工作有了工資可以買很好看很結實的的膠鞋與皮鞋,就不要做了!”可媽媽總是不吱聲,悄悄地邀約左鄰右舍的大媽大嬸一起仍執意地為我做鞋子,到我動身的時候一共做了兩雙,而且是用新布做底的毛邊底,撐得我不大的背包鼓鼓囊囊的,讓我好一陣埋怨,就這樣媽媽還是沒忘了叮嚀我:“不夠穿了,寫信來,媽給你帶去!”。

  歲月無情啊!一年隻不過是一次花開到花落,30多年彈指一揮間。老實說,在阿佤山生活的的悠悠歲月裏,我除了雨季或開會出差穿皮鞋或膠鞋外,平時就是穿媽媽為我做的布鞋,於是,愛穿布鞋的習慣始終改變不了,而年年使我感激的是:我年年收到媽媽為我寄的布鞋:而我壓根兒沒有在信上說要布鞋,一定是媽媽估摸到我怕說了給她添麻煩,所以總是隔不到幾個月就為我寄一雙布鞋來。看著這一行行細細密密的針腳,我總會想起媽媽坐在昏黃的油燈下為我納鞋底的情形,於是,時時激勵我做人做事要腳踏實地,站得正走得遠,在揮淚告別故鄉到滄源阿佤山工作生活的蒼蒼歲月裏,揮不去的是媽媽為兒子做的一雙雙又輕又暖又耐穿的布鞋,每當我穿舊一雙布鞋時,我總是盡最大的限度繼續穿,從不輕易換上一雙新的。而每次收到媽媽為我做的新鞋時,我的心裏總是充滿一種幸福感,我總是將鞋面貼在臉上,那軟軟的絨毛仿佛兒時媽媽的撫摸,似乎又看到媽媽那期待的目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