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zuijiugfh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24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多少個思鄉的夜晚為何收獲的只有點點星光

已有 456 次阅读2018-10-14 23:19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父親,一個多么樸實無華的稱呼,古往今來父愛譜寫了多少感人至深的篇章,濃濃的父愛彙聚成一首首動人的旋律,回蕩在,回蕩在無數遊子心中。今夜點開音樂,再聽一曲父親,眼角有滾燙的淚滑過臉頰。【還記得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父親是兒那拉車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飯將兒養大,忘不了一聲長歎滿天數星鬥,都說養兒為防老可山高水遠他鄉留……。】

  我的父親,我一生的牽掛,我無言的痛。今夜和您聊了許久,每每面對您,我總有一種難言的痛,心裏泛起隱隱的疼。這些年您為了養育一雙兒女,為了支撐一個家,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承但了多少生活的重負。這些女兒都看在眼裏,疼在心裏了。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可我卻無力溫暖您那單薄的身軀。眼看著您燃盡自己的青春年華,照亮子女前行的路。20多年如一日,到如今滿身是病。看著您每次病發時疼痛難忍,我又何嘗不是在飽受著撕心裂肺的煎熬。若可以我多想替帶您的痛,那樣許會換得心一絲寬慰吧。

  一直不敢去碰觸那心底的痛。因無法想象這20多年來您所承受的一切。您;一個樸實的農民,沒有文化,甚至都沒有理想和抱負。但您卻用揮灑的汗水詮釋著無言的父愛。您淡淡的一句:“這一生只要能看著我和弟弟安好,就算百年以後也會安然的閉上眼”。聽著心裏一陣陣酸楚,什么時候您也能為自己想想,您的身體不好。打我記事以來,就清晰記得您體弱多病,沒有離開過藥,而且對痛特別敏感。好怕看到您痛時的掙紮,總會刺痛我最敏感的神經,除了悄悄落淚,給您端茶遞水,我不知道還能做什么。那種無力總會時刻敲打著心一陣陣地疼過後,陷入深深的自責。

  不知為什么,對兒時的記憶特別清晰,許是經曆了跟別人不一樣的童年吧。那段過的很是艱苦,但回憶裏童年的天空依然是五彩斑斕的。那裏有笑聲有歌聲,有父親無言的愛。於我而言,沒能上學,沒能吃好的,穿好的,也最怕下雨天,因為屋外下著大雨,家裏下著小雨。這些都算不得什么。所以您也不必愧疚。我能明白您的心意,是我主動退學可能當時您也存有私心,但我從來就沒有怨過您,在一個平困的家庭長大我注定要比別人多一份理解,我也一樣想把更多的機會留給弟弟,想為這個家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請原諒我,有時候也曾嫌您煩、回避您的嘮叨。原諒我曾少不更事不願在別人面前提起您,不是因為嫌棄您是一個不起眼的農民,只是不想別人知道我是來自一個平困的農村家庭,不想別人用同情和別樣的眼光來看我,那樣的眼神足以讓沒有自信的我無地自容。

  很多時候,我很想回家去看看您和媽,可每次回去只會讓我的心多痛一次。你們含辛茹苦的養大了我們姐弟二人,可我們長大了,卻離你們越來越遠。不敢凝視你們那深邃的眼,飽含了太多的期待與盼望。不敢正視你們被生活的重負壓彎了身影。不敢細數你們已花白的頭發。不敢去想你們日夜的操勞。每次回家最受不了的就是你們都把我當客人了。忙裏忙外的招呼著,你們都不忘我最喜歡吃辣的,即使你們不吃也會特意為我准備。也知道我記性不好,總是不忘記提醒別忘了這樣丟了那樣。

  請原諒我,從來就沒有對你們說過一句感謝的話。不是不知感恩,有一種愛是無言的,言語表達不盡那份深深的情。我也只能在想著你們的夜裏,借著鍵盤輕輕地敲擊出一份想念一份牽掛。

  夜深了,我想著你們的同時,你們一定也在牽掛著我吧。天還很涼濕氣又大,爸爸的腰病可別犯了。媽今天上夜班,不知現在回家了嗎?這么冷的夜天,還要走那么遠的山路真是難為您了。爸,媽,別再那么辛苦了,可以嗎?我的心很痛,真的很痛。

  可憐天下父母心。惟願你們此生安好,我亦安然!更希望所有為人子女者都能善待其父母。古聖先賢曾教導我們“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百善孝為先的道理人人都懂得。小家圓滿,大家才能和諧。 付出的是一輪圓月,?

  他告訴我,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覺得我與眾不同。

  我們在車上開始象朋友一樣聊開了。我告訴他,我去成都修機器。他告訴我,他是浙江人,姓陳,在經商。這次是到瀘州收款,很順利地辦好了事情,心情愉快地打算回去。他對瀘州的印象很好。

  很快就到隆昌。這幾天正是農民工返程的高|潮,車站的人頭黑壓壓一片,十分嘈雜。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兩張沒有座位的站票。進了站,陳望著長龍般的火車,潮水一樣擠上車的人流,對我說:“梁,五六個小時,這么多人,在車上擠著好難受啊。不行,幹脆我去弄兩張臥鋪票。”

  臥鋪?能買得到嗎?他蠻有把握地說弄得到,別看人多,都是些民工,臥鋪反而是空著的。我不好意思地告訴他,我們出差,回去只能報銷硬座,臥鋪票不能報。他不高興地說,“我叫你給錢了嗎,我把你當朋友,你怎么啦,看不起我呀。我在做生意,這點錢算什么啊。”

  我只好由他。這時,陳做出了一件令我終生難忘的事情,他把所有的行李,包括那個裝滿錢的皮包一齊交給我看管,自己上車找列車長弄票去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