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sheay2016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45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宁波船王为阻日军自沉船船舶 挂好国旗船首指向家乡

已有 611 次阅读2021-7-5 21:08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这两天,《永远跟党走》宁波灯光秀刷屏,在灯火璀璨之下,在缓缓流淌的三江水下,静静躺着一条名叫“太平轮”的船舶。1939年前的今天(6月28日),“太平轮”为阻止日寇的进攻,作为防御工事,自沉宁波镇海口……
      2017年5月,宁波演艺集团原创话剧《大江东去》登上国家剧院舞台,当帷幕拉开,第一幕1938年的甬江口,立即把观众的思绪带回80年前。

     观众席中有一位名叫陈经纬的年轻人,正陪同他的父亲陈乾康观看该剧。此时两人心潮澎湃,虽没有经历过那个动荡年代,但从小耳濡目染的家族故事,此刻终于通过演绎的形式展现在眼前。

      那年初,他们家的“太平轮”奉命驶往甬江口,为阻日寇,最后自沉甬江。 话剧《大江东去》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之间,围绕着3个年轻人的成长和际遇为主线展开。

     他们是那个年代中国青年的代表、甬商的代表,更是处于混乱年代的中国人的代表。家国蒙难,颠沛流离,三个主角的一世纠葛、浙商们“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抗争,都被现实裹挟着随命运起伏,催生出一幅时代感强烈的历史画卷。

      之后《大江东去》在全国各地巡演,加上近10年来,宁波帮博物馆有关抗战自沉货轮的展示,以及媒体对抗战往事的报道,越来越多人知道了陈顺通这个名字。他不仅是《大江东去》的故事原型,中国航运界杰出代表人物之一,更是大家心目中公认的“船王”。

     在抗战初期,为阻日寇,他将自己的“源长轮”(3360吨)沉于长江江阴要塞、“太平轮”(3550吨)沉于家乡浙江宁波镇海,一代船王的传奇人生至今仍被后人津津乐道。

在抗战初期,为阻日寇,他将自己的“源长轮”(3360吨)沉于长江江阴要塞、“太平轮”(3550吨)沉于家乡浙江宁波镇海,一代船王的传奇人生至今仍被后人津津乐道。

“船王”陈顺通的传奇人生


     陈顺通,1897年1月出生于宁波鄞县,民国初期一代“船王”。1930年9月在上海开办中威轮船公司,先后拥有“太平轮”“顺丰轮”“新太平轮”等轮船。

    1931年11月,上海市轮船业同业公会成立,陈顺通当选为候补执行委员,3年后被选为执行委员。之后,他还相继担任中国航业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国航业研究委员会委员等公职。

     父亲陈忠廷为其取名“顺通”,对于一个长年在水中打拼的船老大来说,唯一的期盼便是顺利通达。

     当时,鄞县水系发达,村口埠头,进城的航船排队等候。有名无名的小河小江纵横交错,从每个村庄从容穿过,在经过一番曲里拐弯的前行后,终于与大江大河相汇。

    19世纪中叶,西风渐进,洋务日盛,与宁波隔湾相望的上海滩早已云集了各路豪杰,得天时地利的“宁波帮”风生水起。 见多识广的陈忠廷心里清楚,自己的两条疍船无论怎样精巧、快疾,终究难与在风浪中自如疾行的蒸汽轮船相匹敌,儿子今后要搏击的场所肯定不只是古运河航道,而是更为辽阔和凶险的江海。趁着年轻,将他送往上海滩闯荡历练,是为他筹划的一条现实可行的道路。

     一夜爆竹送别新年,13岁的少年陈顺通离开了家乡冠英庄,去掀开属于自己的人生篇章。

    在父亲的护送下,从东钱湖起航,到宁波新河码头,经三江口南侧的桃花渡口,来到奉化江西岸。几经浮桥辗转,终于来到江北外滩。

    从宁波外滩起始,经甬江出海直达上海,这条海路航线也是沪甬两地往来最为便利的路径。一夜航行,晨曦初展之时,客轮靠泊在十六铺码头,浩荡如云的黄浦江上,帆樯云集,艨艟联翩,眼前的一切足以让这个乡下少年震惊。 来得及从惊愕中清醒的陈顺通,就被父亲送到一家专跑沪甬线的船运公司当了一名学徒。让陈忠廷惊喜的是,陈顺通很快就在上海滩立住了脚。

      22岁那年,陈顺通娶了同乡女子戴芸香为妻,两年后在上海南市太平里购置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处房产。

      1925年,年仅28岁的陈顺通已是日本在中国的最大航运企业日清汽船会社等数家航运公司的买办。在藏龙卧虎的上海航运界,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开始经常被同行提及。

    一次偶然的契机,陈顺通结交了国民党元老张静江(张人杰),在他的扶持下,曾出任国民航业公司副经理。1930年,陈顺通自立门户,创办了上海中威轮船公司。

     在随后的几年里,在陈顺通出色的经营下,上海中威轮船公司的航运业务蓬勃发展,几乎每隔一年就购置一艘轮船,公司的资本也从成立之初的30万银圆增至100万银圆。

     到1936年,陈顺通已拥有海轮“顺丰轮”(6725吨)和“新太平轮”(5050吨),江海货轮“太平轮”(3550吨)及“源长轮”(3360吨)4艘轮船,主要行驶于长江和远洋航线。


    “顺丰轮”于1933年6月代表中国首航苏联,开辟了中苏航线,完成两国互航使命。当时上海《申报》、新加坡StraitsTimes都对此做了报道。中威轮船公司还代理其他轮船公司的经营业务。


   抗战前,上海中威轮船公司不仅在船舶吨位拥有量上名列前茅,而且邀集了魏文翰、魏文达等很多海商法、航运界的人才,成为当时中国四大轮船公司之一,陈顺通的创业史传至家乡,他成了父老乡亲口中家喻户晓的“船王”。


为阻日寇,“太平轮”自沉镇海口


   1939年6月28日,陈顺通独资的上海中威轮船公司旗下的“太平轮”,为阻止日寇的进攻,作为防御工事,自沉宁波镇海。  

    这艘“太平轮”是货轮,它的前身其实是国民航业公司的“东丰轮”。北伐期间,陈顺通化名陈义,在国民党元老张静江的领导下,由陈果夫、陈立夫安排,负责用“东丰轮”替北伐军运输军火、粮草等事宜。

    1930年,陈顺通向张静江提交辞呈,辞去轮船招商局上海分局副局长的职位。张静江得知陈顺通欲独自创业,打算将“东丰轮”无偿赠予,但陈顺通坚决不收。

  最后,两人达成共识:“东丰轮”先过户给陈顺通,并更名“太平轮”,船款按市价的50%两年后付清。


   就这样,陈顺通于当年9月,在上海四川路开办了个人独资的上海中威轮船公司。之所以将其改名为“太平轮”,陈顺通一是希望自己的航运事业能太太平平顺利起航;二是不要忘记1924年举家从宁波来上海时,就是居住在简陋的南市太平里,以此激励自己。

   1939年6月,为登陆镇海做准备的日军,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轰炸。从6月23日至25日的3天里,日军飞机连续出动51架次,投弹300余枚,镇海一带的防卫任务立即紧张起来。

6月27日,“太平轮”的船长同时收到两封电报:一封是将“太平轮”沉没的指令;另一封是陈顺通从上海发来的,要求船长在沉船时挂好国旗,同时务必将“太平号”的船首指向他家乡的方向。

   接着,船长根据陈顺通的安排,立即派人通知了陈顺通远在鄞县的家乡人,让他们把船上的所有物品取走。


   其实,在“太平轮”上,除了大量的生活用品,还有10多吨用来压舱的食盐。接到通知后,冠英庄的乡亲们摇着船、推着车赶来,将船上的生活用品和食盐全部运走。

    6月28日晚8时,“太平轮”在夜色中起航,由于缺少了压舱物,它的吃水很浅,行驶起来有些不稳。镇海城里许多百姓都赶到码头默默为“太平轮”送行。

    “太平轮”绕行一圈后,慢慢地开到了甬江口主船道上,将它的船首徐徐指向南方,对着陈顺通先生的故乡——鄞县方向。随后,国旗飘扬,汽笛拉响,船长带人离开了“太平轮”。

    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浓烟四起,“太平轮”像一个醉汉般摇晃了一下,开始缓缓下沉。


    当时的报道记载说:“在许多人的眷恋里,在许多人的悲叹里,在许多人的愤恨里,‘太平轮’终于沉下去了。”

    清晨时分,在镇海口,人们看到了露出水面的“太平轮”的烟囱,潮水退去后,“太平轮”的小半个船身露了出来。

    陈顺通一生热爱航运事业,对待轮船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但为了抗战,为了民族利益,他依然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1949年11月,陈顺通在上海寓所病故,享年54岁。


图片

一场跨越70多年的国际诉讼


和那段自沉货船阻击日寇的历史一样,“船王”陈顺通的家族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壮举,其中有一场打了70多年的跨国诉讼官司,直到2014年4月24日,上海海事法院宣布,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已经向该院交纳了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4亿元)的款项,以解决其与中国公民之间的经济赔偿纠纷。


至此,这起由著名“宁波帮”人士陈顺通先生后代发起、经历了70多年的跨国诉讼终于取得重大突破。这也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首次胜利。


1930年,陈顺通在上海独资创建了中威轮船公司,购置了“源长轮”“太平轮”“顺丰轮”和“新太平轮”共4艘轮船,总吨位达1.86万吨,34岁的陈顺通成为当时的“中国船王”。


1936年,日本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后被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合并)向中威轮船公司租借了价值约200万美元的“顺丰轮”和“新太平轮”。抗战爆发后,两船被日方扣留,后相继沉没。


之后的70多年,陈家四代人耗尽大半生精力接力追讨这两艘船。


1988年12月30日,陈顺通的儿子陈洽群(陈甫康)以香港中威轮船公司之名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向奈维克斯海运株式会社(后并入商船三井株式会社)追索“顺丰轮”“新太平轮”的租金及相关经济损失。


    该案判决生效后,上海海事法院向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发出执行通知书,并于2014年4月19日依法扣押了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停泊在舟山港的一艘28万吨货轮。

    据了解,商船三井株式会社所交纳的40亿日元款项,其中29亿日元为法院判定的赔偿标的,11亿日元为利息。


    “抗日的硝烟已经远去,当年的亲历者也终将离我们渐行渐远,现在的青年一代无法感受当年战争的惨烈与痛苦。”陈乾康最后说,“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一定牢记历史,珍爱和平。”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

(文中部分史实参考自董小军的《“太平轮”自沉镇海口》)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