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王博谈美加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7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晚舟归来(203):贝益民赴宴“江南会”

已有 63 次阅读2020-11-25 19:56 |系统分类:文学| 温哥华, 移民, 杭州, 江南会, 世纪白眼 分享到微信

夜深了。贝益民和江晚舟准备离开。

宋佳似乎有话没有说完,她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终于开口对贝益民说道:师兄,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贝益民看了宋佳一眼,感觉她很严肃,于是笑着说:什么事情这么紧张?说吧,这是你的“最后”心愿,我一定答应你的。

宋佳笑了笑,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先看看江晚舟,又看着贝益民说:像我这种没有背景的人,始终在官场上是混不长久的,我在想,我不如尽早“金盆洗手”,脱身出来,后半辈子也许还能有半条命活下去。

贝益民听到这里哈哈笑起来,说:网上有一种说法叫“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原来说的就是你啊。

江晚舟劝道:诶,宋佳,你不应该这样讲,你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了副市长,国家还是很器重你的,你将来肯定前途无量,你在国内还有大把美好时光,为什么要现在就想着跑到国外去?

宋佳扭头看了一眼江晚舟,笑了笑,说:姐姐,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跟你们两个怎么能比?你们两个都有“自由之身”,而我却是个“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党”的人,你所说的“前途无量”和“美好时光”,其实并不属于我,我倒更像是官场上的一个“戏子”,我现在还站在官场“舞台”上的时候会看着风光,实际上却完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和老莫毕竟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们也有自己的思想意志,也有埋藏在心中的属于自己的理想追求,也想过只属于自己的一点点“私人”的生活嘛。

江晚舟听了宋佳的一番话,无言以对,不再做声。

宋佳接着说:你们应该都明白,官场上所有的人都是有“原罪”的,“倒”还是“不倒”,只看你站的那个“队”,跟的那个“人”,所以只要我和老莫还在国内呆着,我们的人身安全就不会有任何保障,所以我和老莫已经下决心尽早退休,在国外买一间房子,将来跟着儿子到海外生活,所以,我想请师兄帮我在西雅图买一套房子,也要请晚舟姐姐帮忙,转一笔钱到海外的银行户头上。

贝益民好奇地问:为什么是在西雅图买房子?

宋佳说:自从你上次跟我儿子聊了美国校区的安全问题后,我儿子已经改了主意,决定不去南加州大学了,他也要步你儿子的后尘,到华盛顿大学读研,所以我打算在西雅图买一套房子,先给儿子住着,将来就归我和老莫,但是像我这种在官场上混的人,怎么敢冒冒失失地找个不曾相识的人来做这种事情,对不对?现在你来了,这简直就是上天有眼,我上辈子积德,我知道你儿子在西雅图,而且学习的专业就是房地产,你又是一个在国外生活了10年的人,一定有办法帮我找到合适的人来完成这件事情,师兄你一定要帮这个忙,而且到时候,还请你家公子多多关照,扶我儿子一把。

贝益民看了宋佳和莫许宥两人一眼,默默地点点头。

江晚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知道你的难处,像你这种官场上的人,想把大笔资金转到海外的账户上会有难处,姐姐我虽然并不赞成你早早地跑到海外去生活,但是这个忙,我还是愿意帮的,毕竟人各有志,而且即使是为党为国家工作,个人的人生自由还是应该尊重的,我自己不也已经跑到温哥华去了吗,总不能“五十步笑一百步”吧。

大家哈哈笑起来。

第二天晚上,宋佳和莫许宥两人执意要给贝益民和江晚舟两人饯行。

地点选在“江南会”。

听说是“江南会”,江晚舟好奇地问: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奢华?不是说“江南会”已经停业了吗?

宋佳说:姐姐,我这种人哪里敢往“江南会”那种地方跑?“江南会”一共有7个馆,前些时候虽然说是关闭了其中的几个,也不再对外营业了,但是真正最高级的“私人聚会”还是照常的,而且今天出面的人,其实不是我和老莫,而是会馆的老板,师兄过去本科的老同学郭朴昌,他一定要在那里请你们两位,所以请两位务必给点面子。

贝益民听宋佳这么说,有点意外,但是看在两重“老同学”的面子上,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去了。

说话间,宋佳开车带着两人来到见面的地点。

贝益民之前只听说过“江南会”,今天第一次来到这里。

会所隐藏得很深,在外人看来,仿佛只是散落在路旁的一座平淡的江南园林,没有围墙,与外界的马路浑然一体,显得人迹罕至。

宋佳介绍说,这地方其实属于历史古迹,在杭州叫“杨公堤”,也叫“三台梦迹”,之前是杭州的旅游景点,里面有一处“先贤堂”,供奉着杭州的历代先贤。

四个人往园林内走,里面果然处处散发着江南乡舍的气氛,踏过一座小桥,转过一处湖心回廊,一座江南水乡特色的小楼赫然展现在眼前。

只见正门上方有一个牌匾,用毛笔字,书写着一串硕大的字母“JIANG NAN CLUB”。

贝益民愣愣地看了一会儿。

宋佳也看了看挂在门框上的那个牌匾,笑着说:师兄,是不是不太明白?其实那就是个半土半洋的“假洋鬼子”,前面两个字是拼音字母“江南”,后面一个是正宗英语单词“CLUB”,合起来就是“江南会”。

贝益民明白过来,哈哈大笑起来。

贝益民说:这倒是个挺正宗的英语表达法,加上毛笔字的神韵,简直就是活脱脱的“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了。

大家又一起哈哈笑起来。

会馆很深,走进大门后,还要经过一道长长的“翠玲珑”。

室内景观典雅,家具低调奢华。

远远地,听到四个人的欢笑声,“老同学”郭朴昌从房间里走出来迎接大家。

郭朴昌和贝益民是光华大学的老同学,82级国际金融系的同届系友,而且两人还曾经是同一间宿舍的室友,如今郭朴昌已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首屈一指的人物。

二十年多年后再次重逢,显得很亲热。

房间里面还有很多人,多半是光华大学的校友。

郭朴昌把贝益民向大家做了介绍,他开玩笑说:贝益民和我原来曾经是宿舍里的“死对头”,我笑话他连个姓都要“被”别人送的,而且还是假的,因为那只是一个“艺名”。

大家哈哈笑起来。

郭朴昌接着说:可是我想不到,这家伙竟然比我更狠,他直接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嫖娼”。

大家先愣了一下,接着爆发出一阵长长的哄笑。(因为“朴”也可以念“PIAO”,谐音“嫖”)

房间里的气氛很快热闹起来。

大家分别落座。

宋佳和郭朴昌两人互相推辞谦让了一番,最后还是郭朴昌坐在了主席的位置上,贝益民和江晚舟坐他的左边,宋佳和莫许宥坐在他的右边。

很快菜都上来了。

等酒都满上之后,一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士走上前来给贝益民和江晚舟敬酒。

江晚舟看着她,好奇地问道:我为什么看你这么眼熟呢?我们两是在哪里见过呀?

郭朴昌哈哈笑起来,说:江总,你是在电视上见过她。

江晚舟恍然大悟地说:对了,对了,你就是那位在人民大会堂记者会上翻白眼的蓝衣女郎,好像连衣服都还是那一件。

宋佳笑着说:姐姐,那不叫“翻白眼”,那叫“世纪白眼”,整个人代会的风头全部被她一个人给抢了。

大家哈哈笑起来。

郭朴昌接过宋佳的话说:人家现在还专门得了一个“小白”的雅号呢,现在上头要求她“停职检查”,我这里正好需要人,她就来了我这里当秘书,“小白”也是我们光华的校友,确切地说,她也是贝益民的小师妹,新闻系的高才生。

郭朴昌接着又指一指贝益民右手边,江晚舟边上坐着的女郎说:老同学,她,你认识吗?

这位女郎赶紧站起来,也给贝益民敬酒,说:师兄,久闻大名,今日相见,三生有幸,我敬你一杯。

说完把一杯酒一饮而尽。

郭朴昌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小师妹,国政系92级的,曾经是网上红极一时的“光华美女教授”。

贝益民恍然大悟,点头说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位美女教授,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个新闻,大家都表扬你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当了教授,是知识女性的楷模。

大家哈哈笑起来。

宋佳笑着说:师兄,听你这口气,你是不是不知道,人家已经被光华停职了。

贝益民惊讶地问:为什么?

宋佳笑着说:因为“不识字”呀。

贝益民又惊讶地问:真的吗?不识什么字?

宋佳想了想,说:诶,正好,师兄,我来考考你,看你认不认识着两个字。

说着,宋佳沾着酒水在桌子上写出“耄耋”两个字来。

贝益民愣了一下,摇着头说:我只知道这两个字是表示年纪非常大的老人的意思,但是我很久没有用这个词了,不敢乱说。

江晚舟看了看,笑着说:能不能用“念字念一边”的办法,念成“MAO ZHI”。

宋佳哈哈大笑起来。

郭朴昌跟着笑道:这个词其实考倒了我们很多人,多半都是因为长时间没有用到了,但是这个“停职事件”,逼着大家赶紧去学习了一番,才知道它读“MAODIE”。

江晚舟听到郭朴昌的发音,也哈哈大笑起来,说:我们四川话说“没有”就叫“冒得”或者“冒得啥子”,“耄耋”这个两个字我算是记住了。

贝益民感慨地说:就因为上课的时候没有认出“耄耋”这两个字,就给停职了,这也太荒唐了吧,大学又不是一个识字的私塾,把这两个字给袁隆平去认,他也不见得认识,他是不是就不够格当水稻专家?给党中央的那帮英明领袖去认,他也不见得认识,是不是就应该从哪个位置上下来?

宋佳也笑着说:前些日子,某位伟大领导,不就在你们杭州,当着全世界领袖和人民的面,一连串地念错别字,也不照样当领导当得好好的嘛。

大家又都哈哈笑起来。

郭朴昌说:两位,看来你是在外面生活的时间太长了,心都已经变大了,你们刚刚讲得话题太敏感了,现在我们这个国家,生活随便一点没有问题,但是讲话随便一点可不行,不光是“念错别字”要被开除,讲“反革命言论”更是十恶不赦的。

江晚舟笑着说:郭老板,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吓人,我们这也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私人聚会而已嘛,难道还有文革“告密党”不成?

郭朴昌说:这话倒是让你说着了,难道你们忘记了去年的时候,那位曾经红极一时的央视主持人吗?他不就是因为在私人的饭局上开了一个前前前国家领导的玩笑话,就被“一撸到底”了嘛,所以我们在国内呆着的人还是小心点好,免得“因言获罪”。

郭朴昌转身看看“耄耋”学妹说:好在我们“耄耋”学妹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网红,级别还没有那么高,否则的话,她要想来我这里工作只怕都是不会被“批准”的。

郭朴昌又转身看着贝益民说:下一步,我们几个人准备在现在这个“江南会”的地方办一所大学,“申请”上头已经批下来了,我准备就让“耄耋”学妹在这里负责建校的事务,老同学以后如果愿意来我这里捧捧场,讲几节课,我随时欢迎啊。(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