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王博谈美加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7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晚舟归来(233):JESSICA“闲话”律政司司长

已有 90 次阅读2021-1-24 19:47 |系统分类:文学| 香港 分享到微信

从环球贸易广场出来,DICK带领一行人在九龙又看了几处出租办公室,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大家都开始肚子咕咕叫了。

江晚舟请JESSICA推荐一家茶餐厅,好让大家快速解决肚子饿的问题。

JESSICA说:我知道这附近佐敦白加士街上有个超级快速的茶餐厅,叫“澳洲牛奶公司”。

DICK笑着说:我也知道这个地方,估计全香港人都知道这家茶餐厅吧。

江晚舟好奇地问:既然是茶餐厅为什么会叫“牛奶公司”?

JESSICA说:因为这家餐厅最初的时候,主要是制作牛奶制品的,从我小时候起,就是香港超级有名的饮品店,后来它慢慢变成了一家综合性的港式茶餐厅。

DICK接过话来补充说道:江小姐刚才不是说希望要速度快些吗?这家店就是以上菜速度奇快而闻名的,据说最快的时候,一个客人,由进店入座点餐,到结账离开,仅需五分,号称“光速餐”。

DICK的这段介绍,逗得大家哈哈笑起来,也极大地引发了大家的兴趣。

江晚舟笑着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去那里见识见识吧。

JESSICA又补充说:不过你们也要有点心理准备,这家餐厅虽然是速度快,但是它同样也以服务态度恶劣,店员喝骂食客而天下闻名哦。

一句话,又把大家给逗乐了。

一行人在JESSICA的带领下走进餐厅。

虽然早已过了午饭时间,但是餐厅外面仍然排着队,里面坐得满满的,一位难求。

JESSICA赶紧解释说:大家不用担心,这里翻台的速度超级快,马上就会有位子的,不过我们到时候可能需要各自找座位。

DICK对江晚舟说:江小姐你跟着我,我知道这里的规矩。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排到他们了,大家分头坐下来。

DICK递给江晚舟一份菜单,服务生很快就走了过来,DICK照着菜单点了一份套餐,服务生一边下单,一边看着其它的地方,招呼着其它客人,等DICK点完了,服务生扭头问还在看着菜单的江晚舟,是不是点一样的东西。

江晚舟有些迟疑,服务生马上飞一般地“嗖”的一声,“夺走”了DICK手上的菜单,一声不吭地走到另外一张台去了。

DICK见状,对着江晚舟耸耸肩上,笑着小声说道: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就当是“见识见识”啊。

江晚舟的确有些错愕,但是既然之前JESSICA已经“打过招呼”,又听DICK这么安慰自己,也就只好自嘲地笑笑,点了点头。

DICK说:我来帮你点吧,我还比较熟悉这里的菜谱,我来为你点一份你可能会喜欢的套餐。

江晚舟点头同意。

过了一会,服务生又回来了,DICK帮江晚舟要了这家店最有名的“香滑炒蛋”和“牛油厚吐士”,外加一杯奶茶,然后用粤语说“多谢”,服务生正眼瞧了DICK一眼,把嘴角往上翘了翘,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

DICK开玩笑地对江晚舟说:你看,他还对我笑了呢。

江晚舟被DICK逗得笑起来。

果然,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一行人全都吃完了,DICK抢在前面给大家交了钱,江晚舟走出餐厅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刚才吃饭的地方,餐桌已经重新设好,又有别的人坐了下来。

回到车上,DICK问江晚舟感受如何,江晚舟想了想,笑着说:我想起了一句话,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

时间过得飞快,忙碌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太阳已经落山,天际泛起橙色的晚霞,又是一行人饥肠辘辘的时候。

宁静的海面上泛起七彩的霓虹,吹来的腥甜海风,似乎都已经浸透了诱人的食物的香味。

DICK告诉大家,LILY已经专程飞到了香港,她在球贸易广场的天龙轩,为大家准备好了晚餐。

果然,当一行人到达餐厅的时候,LILY已经站在那里迎候了,她专程从北京过来和江晚舟见面,准备等婷婷和LEO回纽约以后,陪江晚舟在香港休闲一段时间,把这边的事情敲定了,再回内地。

前台小姐把大家带进大厅,一行人与LILY互致问候,客气了一番后,在一张窗边的餐桌上各自落座,偌大的落地窗外,七彩斑斓的维多利亚港湾尽收眼底。

天龙轩在球贸易广场的102楼,家具和室内装潢以红木色调为主,雍容华贵,落落大方,灯光设计柔和舒适,富丽堂皇,空气中漂浮着似有似无的音乐,让人感到从头到脚的迷醉。

江晚舟坐在中间,LILY坐在江晚舟的边上。

刚刚简单地聊了两句白天的行程,第一批餐前小菜和餐前靓汤就都端上来了,每一道菜式都精致到令人惊叹。

LILY赶紧招呼大家吃饭,已经都是饿得肚子咕咕叫的一帮人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LILY乘着这个机会,告诉大家这家餐厅是一间米其林星级餐厅,并且一样样地给大家介绍端上来的那些精致菜肴。

等第一轮饭菜被吞下去后,第二轮菜品又刚好开始陆续上来。

大家又大咀大嚼了一轮,然后开始放松下来,周围的服务生赶紧上来给各位斟茶。

等吃完最后一道主食,服务生马上给各位送上热烘烘的湿毛巾,又立即往餐桌上摆满各种点心、甜品和水果。

江晚舟喝着新添的热茶,看着窗外美轮美奂的景色,感叹地说:香港这个地方真是“一日之间有四季,百咫之上两重天” 啊。

LILY笑着问道:晚舟姐今天是不是经历了什么特别有感触的事情?

江晚舟点点头,笑着把下午在澳洲牛奶公司的遭遇说了一遍。

LILY听完狠狠地瞪了DICK一眼,愤愤地说:香港这个地方,贫富悬殊太大了,那些低端的地方,人的素质低得很,不可能有像北京和深圳那么好的服务质量,这都怪DICK没有安排好,他怎么能把姐姐你带到那种地方去吃饭呢,真是的。

JESSICA在一旁听了,马上插嘴说道:香港这些年贫富差距也许是加大了,但是以我在北京生活这么些年的亲身体会,我感觉北京在这个问题上明显比香港严重多了,我也从来不认为北京的那帮大爷们能比香港的服务质量还要好。

MIKE补充说:我也这么看,毕竟北京也好,上海也好,深圳也好,都是这十几年爆发式发展起来的,极少数人暴富,多数人依旧贫穷。

LILY准备反驳,江晚舟瞟了她一眼,制止了她,然后好奇地问JESSICA:你觉得香港这些年贫富差距加大的原因是什么?

JESSICA说: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太深层次的东西我现在一时半会还想不好,但是我重新回到香港以后,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这跟内地天量的投机资本涌入香港,炒作房地产有很大的关系。

江晚舟看着JESSICA赞许地点点头,示意她接着往下讲。

JESSICA说:这些年,内地的富裕阶层都在想方设法往外转移资产,香港显然是一个最受追捧的地方,因为它本来房产价格就高,有利于吸纳巨额资金,另外,香港对于华人生活来说,相比于其它海外的地方,比如温哥华、洛杉矶或者纽约,在地理、文化以及语言上的优势都是不可比拟的,所以不光是大富阶层,那些普通的富裕阶层,也都被香港优良的社会保障和服务品质所吸引,蜂拥而至。

MIKE补充说:我刚刚到香港的时候,别人听说我来自大陆,就跟我说,你们大陆人太有钱了,我问为什么这么讲,他们说你们大陆的富豪马风清去年用几乎翻倍的价格,买下了香港半山上最贵的豪宅,这个价钱,恐怕连香港的首富也是舍不得的。

JESSICA说: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买房子,这是在“炒房”和“洗钱”,我估计这种情况如果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总有一天香港人会爆发的。

江晚舟又转身看着DICK问道:你在香港呆了一段时间了,你作为一个老外对香港有什么看法?你觉得香港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DICK想一想说: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香港生活了这些年,我最深的一个感触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地方有香港这么自由开放,这么国际化,可能连纽约也比不过它。据我所知,香港七百万人口中,有几十万来自世界各国的外国人,常年在这里生活和工作,而且他们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联系紧密,比如上个月我观看了一场STING的演唱会,近万人的演出场地,“黄灿灿”的都是外国人,这就是我看到的香港。

“黄灿灿”这三个字把大家都逗得哈哈笑起来。

LILY补充说:我跟着DICK参加过这样的演唱会,每当我看到这种景象的时候,我就感叹香港怎么会有这么多“鬼”,而且他们还特别会“嗨”。

大家又全都哄笑起来。

JESSICA接着LILY的话说道:你们看,这就是香港的特色,香港是个成熟的多元化社会,不同的圈子,表现出来的色调截然不同,就我自己的生活经历来看,我觉得,至少是原来的香港,曾经是一个很精致的社会,香港的中产阶级很庞大,中产家庭大多有菲佣,脱离了家务的烦劳,他们很多人生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去过菜市场,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LILY插嘴说道:我觉得香港不仅仅是精致,而且也很势利,我在香港认识的一些人,基本上不关心国家大事,一心只想着赚钱,过人上人的生活。

MIKE看了一眼LILY,说:我不太同意LILY姐的说法,我在北京的时候,有听不少人说,香港人很势利,但是我来到香港以后发现,那只是因为他们自己选择了一个势利的圈子,我跟着JESSICA接触了香港这里的医生、律师、会计师,他们跟北京的中产阶级相比,明显更有教养。

LEO笑着插嘴说:我也有跟MIKE有相似的看法,这次和婷婷跑了北京、上海、杭州和深圳这些地方,我发现内地的有钱人显然更张扬,而香港的上层人物则比较低调,比如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见JESSICA跟她旁边的一位客人打招呼,她后来告诉我,那个人是香港的律政司司长,她还说前段时间她在医院看病排队,邻座的人就是前政务司长,她和MIKE还在商场和马路上碰到过梁振英、唐英年,叶刘淑仪、梁爱诗,香港的“官”明显没有北京的“老爷气”。

江晚舟好奇地转身看着JESSICA问道:JESSICA,是真的吗?香港的律政司司长?她今天中午也在“牛奶公司”吃饭?

JESSICA说:是真的,他叫袁国强,他的父亲和我爷爷认识,都是广东移民,早年的时候我们两家还做过邻居呢。

讲到这里JESSICA突然笑了起来,说:他的父亲曾是政府物料供应处的木匠,本来是满心希望他将来能当医生的,但是因为他中学的理科成绩不够好,所以才被迫改学了法律,读了香港大学,想不到现在做上律政司司长了。

大家跟着笑起来。

LILY说:这一下他父亲该心满意足了吧。

JESSICA说:那倒不一定,他父亲希望他学医,就是不太想他从政嘛,他家一共有兄弟姊妹六个,他在家中排行最小,现在除了他一个人在香港之外,其它五个,还有父母,都已经移民到美国去了。

JESSICA的这番话,让大家瞬间都沉默下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