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王博谈美加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7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晚舟归来(301):BILL讲“中国人的故事”

已有 70 次阅读2021-9-6 18:01 |系统分类:文学| 海外华人, 水电工, 装修, 健美, 婚姻 分享到微信

贝益民和邓安安都清晰地感受到了BILL在生活上和心理上的“压抑”。

邓安安私下提议贝益民帮BILL也找一份编辑的工作。

说来也是凑巧,这段时间里,温哥华突然“冒”出了一家生气勃勃的中文网站“温哥华人”,正在大量招编辑。

这家网站其实不算“全新”,它已经经营了两三年,之前专门刊登各类服务类信息,以分类广告为主,不涉及时政,让人感到很意外的是,这一两年,它发展得极其迅猛,也开始做综合栏目和社会新闻栏目,只是既不搞“反共”的新闻,也不做挺“大法功”的事。

据说,这家网站之所以有这么猛烈的“爆发力”,是因为它在国内得到了“特许”,可以经过稍稍改变一下注册名称后,在中国大陆“墙内”落地,也就是国内的人可以直接在“墙内”搜索它,阅读它的内容,这一下当然抢得了巨大先机,点击量“嗖” 的一声就窜上来了。

就了这个底气,这家叫“温哥华人”的网站开始大量招收“熟练编辑”,只是温哥华毕竟只是一个“大村庄”,好编辑是有,但是想多要就不见得找得着了。

这些天,环球中文网连着跳槽走了两位编辑,弄的主编很生气,很狼狈。

贝益民也是被“挖”对象,好在他没有那份“野心”,所以立场很坚定,但是在邓安安提出来给BILL找份编辑工作后,他很快就有了好主意。

贝益民咨询了BILL的意见,BILL听了果然是“正合我意”“求之不得”。

贝益民就建议他写两篇文章,由他放到环球中文网发表,然后他做BILL的推荐人,再附上这两篇文章,送到“温哥华人”老板的手上,事情基本上就搞定了。

BILL一口答应下来,又问贝益民应该写什么样的文章。

贝益民想起BILL前些天在他家吃饭的时候说过,自己最怀念的时光是在奶茶店的日子,还说在那里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中国人,这些话题刚好切合“温哥华人”这个网站的定位,自己负责的板块也适合刊登,于是就给BILL出了一个题目,让他写写自己这两年来,在奶茶店认识的“那些中国人”。

很快,不到两天的时间,文章一篇接着一篇地发过来了。

正所谓“实践出真知”,BILL只用短短两天就写出的文章,个个精彩纷呈。

尤其让贝益民感慨的是,他没有想到,BILL的心思原来如此“柔软”而“细腻”,他经营的小小奶茶店,虽然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一亩三分地”,却被他经营成了情趣盎然的“别有洞天”,他接触到的“三教九流”,听到的“五花八门”,写出来后简直就是温哥华版的《聊斋志异》。

BILL最终一共写了三十来篇系列故事,在栩栩如生地刻画着生活在温哥华的中国人的同时,也清晰地反映出他自己移民以后,思想进步和阅历积累的过程。

他后来果然顺利地被“温哥华人”录用,也像贝益民一样,做起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编辑工作。

《温哥华的这些中国人》,每篇文章的阅读量都在五万以上,其中最多人阅读的十篇故事是这样写的:

温哥华的这些中国人(1):大神MIKE

“大神”是我的两个孩子给他起的名字,他叫MIKE

我装修自己开的奶茶店的时候,MIKE是我的水工,西安人。

我的这家奶茶店是连锁店,所以开始的时候,店面的设计和装修的工程队,都是公司为我找的。

工程承包商是一家在列治文的小建筑公司,他们接下工程以后,工期拖了我很长时间,说是找不到合适的水电工,后来又说找到了,但是报上来的价格很离谱,我就要求自己找,在网上查了一通,看到有个人就在我家店附近,既有电工的资质,又有水工的资质,我就和他联系,他报价很合理,马上就谈妥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有点惊讶,因为他的个头非常小,一件小号的牛仔服,穿在他身上,仍然在不停的晃荡。

他来到工地后,第一件事就是认真检查工地已有的水管和电路,然后马上告诉我,我原来设计方案中厕所的位置不对,因为这个建筑本身存在的设计缺陷,导致我家店的排污管往外排污所需的坡度不够,我的工程承包商原来为我设计的排水方案是行不通的。

我赶紧要求包工头过来仔细看看,包工头这才发现的确有这个问题,马上对准备上报市政的设计方案做了调整,避免了拖延工期。

装修的那段时间,我两个孩子常跟着我过来店里看看,他们都喜欢跟MIKE聊天,因为MIKE待人平和,与小朋友相处也总是有平等的态度。他在水电方面的知识非常深,让这帮小朋友听得五体投地,那个时候,小朋友们都喜欢把电脑高手叫“大神”,MIKE就顺便得了这个美名。

其实,MIKE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是“大神”,他是西安一家大型国际工程企业的高工,很早就与“外国人”打交道,后来他把这个世界看明白了,就毅然决然的抛弃国内工作,来到了加拿大。

他是最早一批进入BCIT学习的中国大陆学生,拿到了电工牌照和水工牌照后,一做就是二十年。

虽然二十年过去了,MIKE从外表上看,还是非常的“佬中”,长相和神态,甚至讲话的口音似乎都是“乡音无改”。很有意思的是,MIKE平时都只与“鬼佬”搭档做事,他讲英语是像讲汉语那样,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不过讲得很流利。

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讲英语,他说因为要跟讲英语的加拿大人打交道,我明白,其实也就是“白人”。

我又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是“白人”,你是中国人,就跟自己的同胞打交道不也挺好吗?

他说“跟鬼佬打交道简单,好相处”。

MIKE在我家工地做工的时候,总带着一个小型的微波炉,用来加热自带的午餐。有一次,吃午饭的时候,我刚好就在店里面,他热饭,我就凑过去看,说“你是西安人,肯定面食做得好” ,结果让我很惊讶的是,他其实吃的是意大利面。

后来,我家店要开张之前,我们先在店里面实验出餐的流程,自己做了一些西点,还有公司送来的包子和馍,我们请他品尝,他很高兴,收下来,说带回家给孩子尝尝。我就好奇的问他“你平时不自己做面食吗”,他说,这些年下来,他已经更习惯吃三明治了。

MIKE做事很讲信用,从不乱叫价,也从不乱承诺,但是答应的东西,他一定为你做到,所以整个工程做下来,双方没有出现一点不愉快,之后,我自家房子有关水电的维修工程,全都是找他来帮忙。

最近,我又遇到他,还是那个老实巴交的西安农民的样子,只是他已经做了“老板”,手下有了好几个帮工,而且还是“洋人”,他告诉我说,现在他每年的生意额已经超过两三百万了。

。。。。。。

温哥华的这些中国人(2):健美男子促销本领大

运动不仅使人健康,也让你秀出一身好肌肉,人见人爱。

我的店开张后不久,有个中国小伙子就成了我家店里的第一个常客。

他当时还是LANGARA学院的大学生,偶尔兼职在附近的WHOLE FOOD上班。

他当时正在练健身,需要大量补充蛋白质和能量,所以他晚上练完之后,就来我家茶店吃肉包子。他非常喜欢,一次至少吃两个,最多的一次一口气吃了四个。

有几次,我看到他的眼睛红通通的,感到很惊讶,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很风趣的对我说“BILL,你不用怕,我不会杀人的”,他接着向我解释,红眼睛是因为健身后,吃了药,这些药是用来帮助扩张血管,提高肌肉生长效果的,但是也同时会让眼球充血,看上去很吓人,很快就会好的。

他毕业前专门来过我的小店,吃肉包子,他说他被本那比的COSTCO招聘了,以后不能常来我这家店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这个奶茶店是连锁店,每家店里都有一模一样的好吃的肉包子。

后来,我和太太到COSTCO买东西,看到他在一个手机的档口做促销,围着很多人,女生不少,大家有说有笑,气氛好热闹。他穿着紧身的短袖上衣,胸大肌、弘二头肌、弘三头肌全都鼓鼓的涨起来,小小的手机档口,简直就是他肌肉的大秀场。

我和他打招呼,他非常高兴的跑来和我握手,还说一直怀恋我。

离开后,我老婆一直赞扬这个小伙子,说他卖的手机好像很不错,还说这个小伙子的推销本事真是了不得。

我心里暗笑,什么手机好、技术强,其实就是形象好,把这帮女人给迷“晕”了。

人们常说,长得漂亮的女生容易找工作,其实男生也一样。健壮漂亮的运动型男生,他们在美好形象和性感身体上所达到的境界,绝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可以比拟的。

。。。。。。

温哥华的这些中国人(3):每晚到赌场报到的装修老板

今天讲的这个中国人,是个小老板,大家都叫他“强哥”。

我认识他是因为我的奶茶店的装修,是公司介绍来的,这个我在前面刚刚提到过。我估计公司之所以找华人的装修公司,可能是因为大多数的华人英语都不好,找个同胞,大家交流起来方便。

公司方面让我打电话跟装修的公司联系一下,看看合不合适,如果不行的话,可以更换。

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就觉得他这个人很豪爽,不仅价钱开得比较低,也不怎么跟人讨价还价,我就把工程交给他了。

后来他过来跟我见面,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但是却满脸通红,一嘴酒气。他说是因为遇到了好朋友,大家难得相聚,高兴,所以喝了两杯。

我让他小心开车,他说他命贱,不怕死。

原来强哥在国内的时候是做生意的,来到加拿大,想要找份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技术活很难,没有办法,弄来弄去,最后跟了别人做装修,当学徒。因为生活并不如意,老婆很不开心,来加拿大不到两年,跟他离婚了,尤其“可恶”的是,他老婆再婚后跟了一个伊朗人,这让他觉得大大地“丢了华人的脸”。

他跟别人做了两年装修后,就自己做起了装修老板。听说温哥华这边做装修的都是这样,做徒弟就是“学技术”,“偷客户”,积攒了一点资本就单干,在温哥华,装修这们生意很容易入行,来钱也特别快。

他告诉我说,他做的第一单生意是帮一家人升级改造洗手间,别人开价15千,他最后只要8000就帮人家做了。不过他的这笔生意其实是“赚”了,因为他的这单生意,实际上是别人出钱给他“实习”,他拿这家的工程做完了一整套流程的实践。果然,做的过程中,他因为没有经验,把别人的水管给钻穿了,水渗到了楼下的天花顶。好在这家人已经决定卖掉这房子了,让他把这个娄子给修补好,又要他减掉了一些工钱,也就算了。

尽管现在他为我做装修的时候,已经是有经验的人了,但是他给我的装修设计方案还是非常不严谨,出了很多的问题。我前面提到过大神MIKE,他一来就发现了我这家店在水电设计上的大毛病,也难怪MIKE坚持只跟白人打交道。

做装修是个很辛苦的活,不管你是当老板还是不当老板。几年下来,强哥就已经从一个白白胖胖的大陆商人,变成了一个又黑又瘦的大老粗。

最近他新找了一位女朋友,两人刚好租住在我家店的附近,有时候他会带着他的女友一起过来“帮衬”我,听他的女友抱怨说,强哥几乎每天晚上都去赌场报到,还让我好好劝劝他,不过我又听说,他们两就是在赌场里认识的。

他在我家店的时候,和那个女人显得很亲密,老爱把手搭在她的肩上,还时不时“无意间”去触摸她的前面,丝毫没有忌讳,而那个女人也肆无忌惮地把自己的“事业线”露在外面。(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