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逻辑关敏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818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多值逻辑的困境

已有 384 次阅读2021-4-10 20:46 |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一,排中律的涵义与作用
排中律与同一律、不矛盾律、充足理由律一道被称为思维的基本准则。排中律指:在同一思维中,两个彼此排斥的观点不能同“假”,其中必有一“真”。“两个彼此排斥的观点”是指两个具有矛盾关系或下反对关系的命题,例如,“所有自然数都是整数”与 “有些自然数不是整数”,这是一对矛盾关系的命题;“有些自然数是偶数”与“有些自然数不是偶数”这是一对下反对关系的命题。对于具有矛盾关系和下反对关系的命题,不可能都是假的,每一对命题中必有一个是真的。因此,在具体思维中,不能都加否定,必须肯定其中一个。排中律公式:A或非A。其意思是“A或非A”总是为真,即:要么A为真,要么非A为真。在逻辑上,A(为真)已经蕴涵于“A或非A”之中,而非A(为真)也蕴涵于“A或非A”之中。这就是“A或非A”总是为真的意思。排中律有助于我们判断一个陈述的真伪:若A不真,则非A为真。

排中律既是思维的基本准则,自然要求在思维过程中被普遍遵循,不得违反。无论何人,只要违反排中律,其思维就是反逻辑的,其错误称为模棱两可或两不可,就会陷入“否定一切”的误区,“既肯定又否定”的辩证法公式实质是“否定一切”。慈禧既杀了反战派、又杀主战派;似乎违反了排中律;但她不是在同一时间做的,因此不能说她违反了排中律。但如此这般的自相矛盾,说明她判断严重失误。国民特别是决策者的思维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命运。几百年来,中华之所以落后,与国民思维方式落后有关。华人总是把落后的根源推到体制和文化等客观因素上,实际上没有抓住要害;落后的根源应辩证思维模式。”阴阳辩证法没有逻辑的基础,缺乏“理性”的支持,所以华人的思维模糊,不会论证,也不善于分析。模糊性和含混性“最后变成什么都能变的聚宝盆了。”

排中律常用于决策环节。果断取舍就是遵守排中律的一种表现。而那种既舍不得鱼又想得到熊掌,半天拿不定注意的心态,其实就是不知该肯定哪一个选项,结果在客观上同时否定了两种选择。这是背离排中律的表现。例如:在一次战斗中,F军好不容易打开的突破口,又被敌军夺回。在这紧急关头,“继续进攻”与“中止进攻”两个选项,困扰着统帅部。F军指战员决定:继续猛攻,终于取得了胜利。在这里,“F军继续进攻”与“F军中止进攻”是两个相互矛盾的选择。假如含糊其词,模棱两不可,就可能导致战斗失利,带来更多的损失。

二,卢的多值逻辑是“掩耳盗铃”
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为了解决“下一步该干啥”的问题。反过来说,如果下一分钟地球会毁灭,有没有知识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凡是不能给出确切答案,类似于“既要这样又要那样,既不能这样,也不能那样”的辩证法知识,说了和没说一样的。黑格尔说:“代替抽象理智所建立的排中律,我们毋宁可以说,一切都是相反的。事实上无论在天上或地上,无论在精神界或自然界,绝没有像知性所坚持的那种‘非此即彼’的抽象东西。无论什么可以说得上存在的东西,必定是具体的东西,因而包含有差别和对立于自己本身内的东西。”这里,黑格尔用辩证法来否定普通思维的排中律,又犯了片面性的错误。

辩证法拒绝排中律,但辩证法的多值逻辑也无助于人们判断真伪。1920年,波兰辩证法家卢卡斯维茨说:“明年1月1日我在华沙”这句话既不真也不伪,所以它有第三值“我可能在华沙”。但所谓“可能在华沙”的本意正是“或在华沙或不在华沙”(即A或非A);而不是“既非‘在华沙’亦非‘不在华沙’”。卢用这个语句为例说明存在逻辑第三值(既非真亦非不真才有第三值),是将排中律完全理解错了。人们不知道“明年有海战”(这是亚里士多德用的例子),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知道该陈述是否为真”和“该陈述既不为真亦不为假”在逻辑上并不等价。卢说:不知道一个陈述是否为真,意味着陈述除了真值和伪值之外还有第三值,用“1/2”表示这个值,代表“可能的”, 与“真”、“假”并列。这是一个虚假推理。

卢明年是否必然在华沙,或是否可能在华沙,这是“模态逻辑”问题。模态逻辑问题和逻辑多值性问题并不等价。A必然发生;A不可能发生;A可能发生。这三个命题分别有且只有两个真值。而卢氏认为它们的真值分别为真(1)、假(0)和第三值(1/2)。这是偷换概念的结果。A仅仅是命题的主项,“A发生的概率为1”和“A为真”在逻辑上并不等价;“A可能发生”和“A既不真也不假”在逻辑上也不等价。区分一个事件“必然发生”和“不可能发生”之间还有“可能会发生”的差别,完全没有必要在一个命题的真假值之外再加上一个“不真不假”的第三值。“骰子掷出的点数可能是3”,这是个真命题;“骰子掷出的点数是3”,这是个假命题。将命题“骰子掷出的点数是3”视为不真不假的命题对于判断一个命题的真伪没有任何帮助。实际上,这种符号体系早就存在,这就是概率论。在概率论的体系中,“硬币掷出,朝上的概率为1/2”是个真命题。卢如果一定要用符号体系来理解他明年某一天出现在华沙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直接用概率论就可以了。

实际上,卢氏的“三值逻辑论”从一开始就使用了排中律而不自知。排中律对概率论是有效的,对“A可能发生”这种命题也是有效的。所谓的第三值是“A可能为真”,不过是“A或非A”的(排中律)另一个叙述方式——A或为真,或为不真。将排中律定义为第三值,然后说在三值逻辑中不需要排中律,卢在这里犯了“掩耳盗铃”的错误。

在逻辑学中,长期以来有一个无法消除的难题——逻辑悖论,比如:说谎者悖论、理发师悖论、集合悖论……为了破解说谎者悖论,有人建立了三值逻辑系统,将命题的真值分为“真、假、X”。该系统似乎并不遵守排中律,因为在真和假之间出现了一个非真非假的第“三”值X。但强化型说谎者悖论的提出,给了该解悖方案致命的一击,说明该系统还是要遵从强化型排中律的。爱因斯坦证明粒子运动不可能超过光速,牛顿证明苹果必然落地,量子力学证明光子落在某一点上的概率小于1,都使用了排中律。没有科学家使用卢氏的三值逻辑理论来计算一个事件必然发生或者是可能发生。欧几里德的几何学开篇没有提到排中律,后来的非欧几何学的公理系统中也没有提到排中律,但他们在逻辑推理中都使用了排中律。排中律如果不真,数学、逻辑、科学理论必须全部推到重来。 

三,多值逻辑摧毁了契约价值观
多值逻辑认为,以真为1,以假为0,其余的命题真值介于1和0之间;同理,也可以至善为1,至恶为0,其余的人的善值在1和0之间。这样的多值评估挺好,然而无法做到。我们可以判断一个命题的真伪,是因为一个命题的真值只有两个,一个是真一个是假,这种逻辑是二值逻辑。二值逻辑是对事物的定性,辩证法的多值逻辑反对这种定性。形式逻辑是为了帮助人们思维清晰化而确定了正确思维规则。模糊逻辑却反对这些逻辑规则使人们的思维模糊化,搞出了似是而非的多值逻辑。众所周知:计算机电路有“开(通)”和“关(闭)”两种状态;以“开”代表“真”和“关”代表“假”。这样,计算机本身是基于二值(0,1)逻辑进行运输的,所谓“多值逻辑在计算机领域有广泛应用”只不过是吹牛而已。这个所谓的“多值逻辑”,一直都停留在理论阶段,却被辩粉的“百度”网供奉起来,可是,从来没人用多值逻辑成功判断过任何一个命题的真伪。大家都知道的魏则西,他因相信百度的医疗广告,花了20万而死亡。如果多值逻辑判断命题真伪是可能的,那么多值评估方法不仅可以用来判断命题的真伪,还可以用来判断美丑、善恶,甚至可以用来判断你结婚的对象(吃下的药品)是否“合适”,因为这些评估都是多值评估。

其实,唯有二值评估法才是逻辑方法。辩证法以为将排中规则去掉,逻辑方法就变成了多值方法。其实,多值评估是没法进行的。因为:好有更好,还有比较好;丑有更丑,还有比较丑。多值逻辑无法被社会的公共理性所承认:你认为美的我不一定认为美;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对我来说可能就是坏事;这个疗法对张三有效对李四可能就无效,这说明事物的价值具有多元性;但一个命题的真伪是非真即假的。辩证法常用感冒做例子。你发烧咳嗽流鼻涕,二值逻辑认为,你要么是感冒了你要么没有感冒,是别的原因引起的。多值逻辑认为,你很可能既不是感冒,也不是没有感冒,在感冒和没有感冒之间还有无数可能。但医生不这么治病。

用人工智能来识别两张照片上的人是否是同一个人。计算机最终是这样选择的:这两张照片是同一个人吗?“不是”,则pass掉;“是”,则在屏幕上显示出来。电子锁识别指纹,“不是”,则不开锁;“是”,则开锁。如果一个基于模糊计算的电子锁,使用的是多值逻辑,那么这个锁的状态就有可能变成即不是“开”,又非“不开”,它处于第三种状态,这是个什么状态?

量子理论并非是多值逻辑的理论。量子理论的知识是非常确定的知识,并非处于于“是”与“非”之间的不确定知识。薛定谔的猫及其测不准原理并未说:事物处在“妾身未明”的第三种状态。光有时表现出粒子性有时候表现非粒子的波性,就像人有时穿衣有时不穿衣一样,不存在什么自相矛盾的第三种状态。测不准原理就像你赌博测不准一样,并未肯定这次赌博的输赢二值之外还有第三个值!你赌博的总结果可能是第三个值“平”,但每一次的结果总是有输赢的,即在输、赢二值中选一个。(每次)赌博的严格二值逻辑是赢或不赢;虽然从最后的总数含有不赢不输的平,但平实际上是输!因为你花了时间而一无所获!

多值逻辑理论最大的优势是:你不能说它“不真”,但这个理论最大的缺点也在这里,你也不能说它“为真”。姑妄说之,姑妄听之,历史上伪科学都是如此。把模糊计算误认为是逻辑多值,就等于是将“抛出一个硬币的正面朝上的概率为50%”理解为“抛出硬币正面朝上”为真的概率为50%。这种理解是错误的。“多值逻辑”说,“有些陈述为真,有些为不真,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其真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而多值逻辑试图将“不知道”变成“我大概知道”并试图计算“我有几分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多值逻辑最大的好处是,违反逻辑也不要紧。它就算不真,也没有关系,因为不真不等于伪。有了这种逻辑垫底,你以后可以随便说话。你说你要在女朋友生日送她一大钻戒,即便没做到也不算撒谎,这就是多值逻辑在生活中最有价值的应用。有了这种逻辑,承诺或诚实守信的契约(价值观)就一钱不值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