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天山哲客 //www.sinovision.net/?614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们打起手鼓,唱起歌,骑着马儿,翻山坡…… 美丽的天山,豪迈的儿子娃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留给我们的选择:一片天或一堵哭墙

热度 1已有 834 次阅读2017-5-28 10:02 |个人分类:哲学授予 新概念 方向|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有网友提出“不要谈哲学了,谈谈现实,现实已经迫在眉睫了”。其实现实早已越过了迫在眉睫这个阶段,已经到了千疮百孔。

 解决问题,要找到根源,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是缓解。我们在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中,对于哲学授予的认知是模糊的,然而有什么样的哲学授予反应就有什么样的表现,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主观概念支配,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表现。

 纵观中国历史,且不说整个贯穿着一个挨打的过程。就我们的朝代更替来看,并不是没有去解决问题,但是,每次都是治标不治本,所以,反反复复的朝代更替,没有一次是建立在文明进步上,只是简单重复着更替。将来也是一样,在这不要给我扣帽子。没有永恒的社会,那只是统治者的一厢情愿,中国还会迎来解决的办法。如果,依然是治标不治本,同样会重复这种更替。在我们的历程中,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是在试图寻求解决本的问题,现在看来,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从本质来看,还是在原始主观概念顽固的这个根上。就我们的社会主义的改造,是我们一次很大进步产,但是它依然是以主观概念试图解决主观概念的问题。唯有解决主观概念顽固,接受新的哲学授予所引领的概念方向,才能真正做到解决本的问题。也就是说,一个事物的发展必须建立在对立统一中,这个事物,才能得到一个继续运动的动力源,否则它只能昙花一现,原因就是没有对立统一的支撑,它必须回到原有的事物中存在。更清晰的说,依靠主观概念去改造主观概念,它只能改变事物形的问题,不能改变事物本的问题,这就类似于拔苗助长。这就像水,你可以让他成为任何形状,但没有改变它的本质,你一撒手,它又回到了本质状态。

 在主观概念中,试图延伸新的事物概念,是徒劳的,唯有接受新的哲学授予,才能产生新的概念事物。道理其实很简单,事物存在于对立统一中,失去了对立统一,新的事物将无法存在,最终它还会回到老的事物的中。

 我们的现状,就是原始主观概念顽固的这个根所致。在自我为中心中,自我强大、自我存在就决定了我们的现状,什么主义也改变不了,只有脱离主观概念,接受新的哲学授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样去理解,可能不太符合我们目前的接受习惯,我们更注重于具体现实。

 我们之所以反反复复的朝代更替,就是原始主观概念支配的结果。我们之所以处于被动挨打,而且每每出现不合符逻辑的挨打,就是因为这个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使我们在概念中落后于别人,主要是落后于别人的社会文明因素。这个原始的主观概念,其本质就是人类最初的原始人状态,没有社会文明因素。我们之所以能够维持一个古老的文明,恰恰是我们认为的野蛮人侵略融合的结果,使这种因素维持了我们的主观概念顽固,也就是说,我们在融合中不断地吸收了社会文明因素。如果没有这些融合影响,就单靠这个原始主观概念支配,早已走投无路了。因为这个原始主观概念所闪现的是人兽的影子,他虽然从动物界脱颖而出,但他相对动物又缺乏一种自然的东西。动物虽然没有人类的主观概念,但是它有一个自然对立统一来维护,而人兽的影子却脱离了这种自然的对立统一,如果没有一个社会文明因素来维持,那么,这个人兽的影子就会使人自相毁灭。

 因为在这个原始主观概念的支配下,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的最高追求就是自我强大,可以说人类所面对的一切,都是他所要自我强大的敌人。他既不能象动物那样,在自然的对立统一中围绕着一个核心类似运动存在,又不能抛开自我强大,进入人类社会文明。这种状态如果不在外力的影响下,也就是不在对立统一的影响下,很显然要走向自我毁灭。人类是共同存在的,这种状态的改变就是人类社会文明因素的出现,也就是说我们称为的“野蛮人”所带来的团结、协作类似核心、类似运动的人类社会文明。其实在具体现实中也证实了这一点,最野蛮的应该是欧洲人,他却开启了工业文明。工业文明的基础,看得很清楚,就是团结协作、类似核心围绕运动的社会文明因素。当然,也不能进入另一种狭义的对立统一,人类的文明进步是人类共同意识所致,要在泛义对立统一中认识这个问题,但是分析问题我们可以以独立的对立来清晰地认识问题。虽然原始主观概念有很大的弊端,但它却是人类的一次伟大进步,毕竟它让人从动物界脱颖而出。

 自古以来,我们的政权更替,是最频繁的,尽管所有的人都向往和平,尽管即得利益者,都想千秋万代,结果谁的愿望也没实现,原因就是这个自我强大人兽的影子。有人说过,中国封建社会一直是个人崇拜,这纯属无知。中国至今除了毛泽东时代,在接受人类先进的主观概念影响下,出现过暂短的个人崇拜,其余的时间从来没有出现过,那只是屈从。好像我们认为个人崇拜是一种落后的观念,其实个人崇拜是社会文明一种表现,不跳出主观概念永远不会有真正意义的个人崇拜,个人崇拜源自于事物本质运动,人类主观概念化的一种表现,就是一个类似核心的围绕运动。当然,这种表现随着主观概念的延伸,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但是类似核心围绕运动这一本质将存在。

 就我们所表现的这个屈从,也不是真实的,那是卧薪尝胆的,那是迷惑对手的,因为不论是压迫和被压迫,每个人都在“人兽影子”的支配下,追求着自我强大。你看看中国的政权,从出现到消亡,他一直是惶恐不安,因为他已经做到了自我强大,从政权内部到外部,都有一个目标,就是针对这个最强大的人,开始“奋斗”了。所以历史上的皇帝,走哪都不心安,这些给他磕头的所谓奴才,哪一个也不是真奴才,哪一个人心里都揣着把自我强大的小刀子,在卧薪尝胆。一朝君子一朝臣,就是在缓解这个自我强大的压力,外部也一样,也都在卧薪尝胆,寻找着自我强大的可能。

 我们的社会文明因素,是融合借鉴而来的。当然这个“我们”的概念是泛义的概念,它包括起初的原始主观概念和相互融合,加有社会文明因素的主观概念继续。这里面有人认为中国的文化是通化的功劳,其实这是个误区,它是相互融合而来,因为你认为通化的自信,本身就源自融合的结果。如果,仅凭起初的那个原始主观概念,没有外来社会文明因素的影响,那个“人兽”的影子早已走投无路了。这种影响,全世界范围内都在进行着,像西方也在发生着这样的融合,但是结果不同。我们的融合并没有触动原始的主观概念,只是不断地加入了社会文明因素,完善并延续了这个主观概念。西方则不同,他们的对撞中,不断的地毁灭原始主观概念,启发新的概念,也就是说,它是在接受新的哲学授予,继续运动产生新的事物物质的运动,其原因是我们和西方土地环境的不同。我们有错落有致、涵盖丰富的地理因素,而西方的古老文明存在于脆弱的绿洲上,所以在对立统一中,地理条件因素对于延伸支撑主观概念起着一定的作用。在这里,还要强调不能进入狭义的对立统一观念。任何一个事物存在是泛义对立统一的结果,也就是说,我们不能绝对的确定由哪些决定了哪些,这个决定是相对存在的。因为事物存在没有停滞,它是在永远的运动中,你不能停下来确立它,这是我们主观逻辑习惯的一大特点,所以说“我们通化了他们”,这种观念是狭义的。更确切的说,是我们这片优越的土地,支撑了原始主观概念在融合中得以完善和延续。而西方,脆弱的绿洲文明,在对撞中,担当不起支撑的作用,所以在毁灭中(脱离主观概念)迅速融合接受新的哲学授予,产生新的主观概念。也就是说他的每一次对撞,都会像先进文明迈出一步。

 我们至今虽然接受了所有的人类主观概念,包含所有的经验知识,但我们那个原始的主观概念并没有做一个脱离,还是在完善延续中,也就是说,只改变表,没有触动本。我们现在的表现,看的很清楚,虽然普及了工业文明所有的成果,我们依然没有改变那个原始主观概念,没有真正意义的脱离主观概念,进入哲学授予。

 我们一路走来,完全依赖的是条件支撑所延续的惰性运动。工业文明之前,是优厚的土地条件支撑,工业文明之后,是土地和先进技术相结合的支撑。我们现在所发生的所谓翻天地覆的变化,可以说不完全是人起了作用,是工业文明和优越土地结合的结果,这块土地加上工业文明,给谁都会翻天地覆。

 我们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一直使社会文明因素处于一个主观概念所约束的范畴,可以说它处于经验知识范畴。在我们的概念中,它没有形成一个事物概念存在。在自我强大中,其实我们每一个都是一个独立的社会,为自我社会的强大,在相互争夺着。这其中,除了处于经验知识范畴的社会文明因素,在起着维系作用,我们之间更多的关系是一种自我社会的相互关系,由此形成一种独特的社会关系,那就是中庸之道。这个中庸之道,看起来很平和,其实却掩藏着刀光剑影。因为任何人都不会满足于平庸之中,平庸是掩盖自己的刀光剑影,是我们说的缓兵之计,避免“枪打出头鸟”,并不是不想做出头鸟,而是不想做被别人打掉的出头鸟。

 这个中庸之道就是原始主观概念所支配的表现,也可以说是一个原始的思维,然而我们现今却把它做为博大精深,大有通化全世界之自信。孰不知,你现在面对的是工业文明,不是当时的骑马放羊的,自以为精明,其实愚蠢至极。几十年的全球化经济中,我们所谓的韬光养晦,让人家韬得一干二净,到现在都不十分清楚。中国这块土地加上工业文明的成果,如果是我们自享的话,可以享用一百年以上,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不需要专家,二年级的学生就能算出来。三十年全球化中,世界几乎躺着享受了三十年,我们为全世界生产产品。我们用的自己的资源,现在看得很清楚,自己的资源耗尽了,利用别人资源的时候,就走不动了。世界人口是七十亿,是中国人口的六倍,三六一十八,一百八十年,剔除那些没有完全享受上的,剔除那些奉献出资源的,减掉一半,还有一百年,这个帐很好算。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所有的人,包括那些“爱国”爱得要死要活的人,你们有几个关心过这个国家,你们谁又关心过子孙后代的生存?一个人一个独立社会,都在为自我社会的强大而奋斗着。

 现在,我们的生存危机严重的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这块优厚的土地,我们从地底下能挖的、能抽的,都弄得一干二净,地面上,能拔的、能砍的,也弄得一干二净,这个后果已经是非常惊人的了,这还没完,我们在索取的时候,又把水垃圾、空气垃圾、固体垃圾,铺满了这块土地,这才是最可怕的。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是,没有青山在,哪有柴禾烧?这些破坏,你靠什么恢复,你想让吃进去的人吐出来吗?期望再一个经济全球化中靠人家帮你恢复吗?那就看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更蠢的,即便有更蠢的,那还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蠢的条件,答案是否定的,蠢的没条件,有条件的不蠢。

 危机四伏,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我们却浑然不知,更可怕的是外人却很清晰。这样发展下去,这种危机我们自己就吃定了,没人会为你分担一分一毫。

 在这,我想说说这个形势。美国和朝鲜有仇吗?没有。是因为朝鲜是社会主义吗?不是。是为了保护韩国吗?也不是。是怕他有原子弹吗?还不是。因为小小的朝鲜他对世界的平衡起不到影响作用,对于他是不是社会主义,美国不关心。美国是借朝鲜来针对中国的,因为,他看到了中国即将到来的危机,这不是什么主义能解决的,这是要拼命的。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针对中国?他怕吗?他不怕。因为美国背后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有就是远隔千山万水,长距离对抗是美国的长处,即便发生冲突,虽然造成的影响非常大,我们受到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他们,这就是目前的现实。那么,美国既要针对中国,但他又不急于抓住时机下手,这看起来好像很矛盾。作为一个军事战略来说,美国有点像小女人,顾前思后,这不太符合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军事强国的表现。其实,他的战略意图很清晰,很坚决,一点也不小女人。他如果现在对抗中国,中国会出现什么情况?直观来看,中国损失会很大,看似美国在战略上抓住了时机,但从长远来看,这个剧烈的对抗,会提前敲响中国人民危机的警钟,中国人会在这个危机中找到方向,很有可能在社会主义遗存的情节中,找到类似的核心,围绕类似运动,形成坚硬的事物。

 因为目前中国只是在危机的前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国有全世界最庞大的生产能力。如果在危机中觉醒,这个庞大的生产能力将为对抗提供坚强的保障,这是美国看到的。所以,就出现了,他一方面针对中国的战备部署,一方面又很便宜的大量的向中国出口,现在已经称为中国命脉的粮食。然而对于中国现在大量消耗世界的资源,好象他无动于衷,在这,不要去天真的想,美国是在维护全球化经济,除了我们信,可以说美国从头到尾他都没信过。如果他要信的话,他就不造那么多航空母舰了,他就不会费那么大的劲在海外驻军了。在你给他输出你的资源的时候,他还可以假心假意的给你玩全球化,当你开始消耗世界资源的时候,他早就没心给你全球化了。美国及西方国家很清楚,世界资源是不可再生的,他不会心甘情愿地看着你去消耗。他之所以视而不见,那是因为他对中国实行的是温水炖青蛙。温水炖青蛙将你的潜力消耗殆尽,他知道,不用他直接对抗,你自己就倒下了。这里面有几个软肋,一个是计划生育所造成的人口构成问题,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明显显现,还有就是,我们所残存的一些资源也会很快消耗殆尽,这就是美国要温水炖青蛙的理由。等这些问题都显现出来后,危机灾难就出来了,你那个时候再想醒也醒不来了,即便是醒来也没有用。美国在那个时候,他会很毫不犹豫的很坚决的卡死所有输入中国的外来资源,粮食,你给大价钱,他都不会给你,你乱吧,你想对外,你还有家伙扔出去吗?只有内耗。那时,是我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的时候。你自己打得不可开交,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无可厚非,到了那种地步,人为了生存,只能什么也不顾了。美国还有必要跟你对抗吗?现在,你可以知道美国的战略了。美国是个资本家的国家,他什么都会算经济帐,他如果先动手,让你过早的不去消耗他认为是属于他的世界资源,那么他就有可能在对抗中消耗我们现在所消耗的成倍的资源。他温水炖青蛙,虽然我们在这一过程中,消耗了一些他认为是他的资源,但这两本帐一算,还是温水炖青蛙合算。中国人该动脑筋了,现在的好日子是温水炖青蛙得来的。

 我们在全球化中很吃亏,表现也很笨,一个足以强国的、足以长期过好日子的丰富的土地资源,被我们拿出去给世界分享了,却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大危机,是什么原因?根本原因就是我们的那个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所致。面对庞大的工业文明成果,加上世界上最优秀的土地资源,我们的“自我强大”的概念如鱼得水,上上下下为这个“自我强大”拼了命,都在抓住机会,在这个工业文明和优秀土地的对接中,让自己“强大”起来。这个原始的主观概念在丰富的物质条件下,不但没有弱化,而且更加顽固了,使人类标志性社会文明在我们身上几乎荡然无存,让我们看起了又回到了当时原始主观概念所支配的人兽影子的表现。不要以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的改变认为是一种整体的文明进步,那只是人类工业文明的结果,并不能说我们的概念就同步文明了,世界上很多国家一样存在着原始的概念,生活在工业文明的现代化中。

 在经济全球化中,短短的几十年,我们这块土地所孕育的世界上最丰富的资源,我们不可思议地拱手让给了别人,这完全出乎享用者的意料,这是他们通过战争都无法获得的,然而我们却为别人做了。之所以能干出天大的傻事,无不和原始的主观概念顽固有关。在自我为中心、自我强大、自我决定的主观概念支配下,一切的追求都源自于这个根本的驱动,使我们在不断获得先进的技术,却不断地以此支撑了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这和我们自古以来不断地延续和支撑原始主观概念如出一辙,只是说人类工业文明这个跨时代的进步,对于我们来说不但没有改变原始主观概念,反而起到了一个全面支撑的作用,使我们主观概念不但顽固,而且还倒退到人兽影子的出现。

 不断融合而来的主观概念接受的社会文明因素,在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中,几乎剔除得一干二净。尤其致命的是,我们丢掉了对我们这个没有经历工业文明开创的群体来说,所能驾驭工业文明的,在融合中所接受的主观概念的社会主义观念。在自我强大的支配中,我们看似在寻找一条工业文明化的道路,其实我们的概念,却与先进文明背道而驰,不是在前进,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倒退。所以造就了我们现在这种即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的怪胎,其实,我们是原始主观概念支配下的自我强大主义。工业文明所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并不是我们所驾驭的结果,是工业文明和这块优秀土地对接的结果,这是我们在自我强大中以自己的饭碗换来的,在这个问题上同样是那个原始主观概念的支配结果。我们的意识中,以自我强大为支配,认为只要自我强大起来,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在这个观念中我们没有对万物存在、万物遵循一个追寻的“神”的概念,所以就不可能清晰地理解万物共存在对立统一中,“自我”不但不是唯一,而且不能决定任何,是万物总的支配在支配着。其根本就是在原始主观概念支配下自我强大的概念,试图以自我意识为转移来决定事物的存在。在这种状态下,根本弄不清工业文明并非主观概念所认为的自我创造,它是人类在万物的共同存在中,在对立统一中一个运用,也就是说工业文明所有的对象是具体存在的,不是人类创造了它,而是运用了它。不是你自我强大、自我决定的结果,而是泛义对立统一共同存在的结果,所以在追求先进技术来满足自我强大的这个过程中,却毫无吝啬的将自己所拥有的丰富的物质资源支撑拱手送给了别人,以换取先进技术来满足自我强大这个目标。现在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还没有做到自我强大,然而工业文明的对象没有了,也可以说这些我们认为能够自我强大的先进技术,也变得脆弱了。在具体现实中,我们的工业产能过剩,就反映了这个问题。

 当然,接受先进技术和维护物质资源支撑,要在对立统一中去看,不能偏激,否则就会失去对立的平衡,事物的发展就会走向意愿的另一面,我们自我强大的支配就使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失去了平衡。

 我们从上到下全部都在自我强大中,国家利益、共同利益、民族利益,虽然还高高挂起,其实都是在为自我强大服务。在这个问题上,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历史上那些已经自我强大起来的人,则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一切,竭尽全力维持自我的强大。为了自我强大,什么共同利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都可以用来获取自我强大的维持,对于被强大的民众来说,他们不是想方设法的启智于民,而是消智愚民,以保持自我的强大。他们在手段的应用上,也是惟妙惟肖。并不是一味地愚民,他有时也启智,但是他的启智只是利用这个共同的强大让自我更加强大,当这个启智影响他自我强大的时候,他就会进行愚民。剩下的看似好死不如赖着,其实都是在为自我强大卧薪尝胆,那个已经自我强大的群体手腕耍尽,无计可施的时候,就被另一部分人起来打倒,然后又形成新的自我强大的群体。反反复复,当一段时间所有的自我强大着都耍尽了手腕,就到了这种主观概念所支配的社会关系走投无路的时候,外来入侵就取而代之。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给这个无法维持的原始主观概念支配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然后又可以继续一段反反复复,再次迎来外来侵略,注入新鲜血液,再反反复复,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这就是那个原始主观概念的根源。不改变这个根,就会永远反反复复下去。

 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自我强大者看似是佼佼者,但是他们是在原始概念支配中的佼佼者,相对整个人类的文明进步来说,他们恰恰是原始主观概念最顽固的,也就是说是最愚蠢的。他们为了维持他们的自我强大存在,他们可以用所有的共同利益来换取他们的自我强大。他们会想方设法地愚弄被强大的对象,他们蠢就蠢在这,这个世界不是只有我们,也不是只有我们的主观概念,所以当失去了共同利益,当民众都被他们玩弄到晕了头,他们还在想继续自我强大,孰不知他们自我强大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且共同的存在也无法维持了,外来的力量自然会进入,这恰恰是追求自我强大的结果——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你看中国历史上的这些皇帝,他们并不是共同利益的代表者,也不是共同利益的那个类似核心。所以他们出尔反尔,今天尊儒明天修庙,后天又拆庙焚儒,因为没有脱离自我为中心这个原始主观概念,没有一个事物发展所必要的类似核心的追寻,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信仰,就围绕着一个自我强大的目标,只要能保证这个目标存在,他什么都可以做。他可以去亲民,也可以去压民,他可以护国,也可以卖国,就是为了这个高于一切的目标。

 我们的这个原始主观概念,伴随着人类文明进步的融合延续并顽固到今天,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危机,远不是以往所面对的,而是人类共同面对的一个危机。事物的存在有小的类似轮回循环,也有大的类似循环,这个理解可以以具体物来说明。太阳系内部的运动是一个小循环,整个太阳系又围绕着银河系和其他未知的星系运动着,小的循环在发生的同时,大的循环在进行着。当大的类似循环进行了类似的一个轮回,那么小的循环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万物存在于运动,物的认知是物质存在运动类似性的表现,其根本是运动。所以人类社会属于事物物质,它有运动类似性。星系的一种运动规律,在人类社会里同样有一种对应的类似。

 这就是说,对于我们所面对的危机,在一个新的类似轮回的类似开始,我们已经没有以往那种融合继续支撑原始主观概念的可能了,当然这也是人类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只是我们是最为顽固的。这个问题人类不是没有触摸过,人类所提出来的“世界末日”、“最后的斗争”、“末日大审判”这些概念,并不是空穴来风,只是事物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受当时主观概念的束缚,对于认知不清晰而已。这次所面对的危机,是一个大的类似循环轮回的类似开始,它更加严厉,更具有驱使性。在小的类似轮回中,曾无数次出现过,最明显的就是古犹太国的结局。这次要比那次纠错力度大得多,驱使性和强制性更加严厉。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我们的这个主观概念的顽固,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等你慢慢自我的脱离,它会在对立统一中,遵循对立统一的原则,强制性纠错。我们是在危机中存在还是在危机中毁灭,就看我们自我的选择。   

 这个选择很难,难在我们的主观概念根深蒂固的顽固,这个选择也不难,不难在有古犹太国的例子为我们参照。不论怎样选择,不论怎样的结果,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人类来说只是一个前进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够放弃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进入一个新的哲学授予,都不会影响人类进入新的哲学授予,只是我们的结果不一样而已。

 所以,现在的我们,应该每个人都去把犹太国存在及最后的结局整个历史过程看三遍以上,直到理解为止。当他们的耶稣表达了最近于他们的共同意识的反应,然而他们却在自我主观概念顽固中拒绝了,结果耶稣哭了,他们由此留下了一堵哭墙,哭了几千年。在这里用一个假如,假如他们接受了,他们围绕着耶稣这个类似核心运动起来,也就一个个人崇拜的社会表现,古犹太国这个事物的形成就是一个聚,就是一个坚硬的事物,工业文明就是他们开启,那堵哭墙就永远不存在。可惜现实没有假如,是现代欧洲人接受了哲学授予,开启了工业文明。这也看得很清楚,来自古犹太国的这个哲学授予点的表达,他们接受不接受并不改变人类开启工业文明的步伐,改变的只是他们自己的结果。

 在这我要说,我所表达的哲学授予,是人类共同意识的反应,我不能去迎合任何人的主观逻辑习惯来表达。如果迎合,这样做看似是所谓的谦虚,其实是自我对哲学授予的不坚定,最终影响的是哲学授予的进入,导致面对的危机更大,一个更不愿意接受的结果,尤其是我们。

 回到我们的现实中,如果你们接受哲学授予,让我的表达普遍性,那么我们迎来的是一片天,如果你们拒绝哲学授予的进入,那么迎来的就是一堵哭墙!

 可以是遵循,可以是围绕类似核心的运动,可以是崇拜,也可以是蔑视、是嘲笑,是嫉恨,这都是你们的选择,对于后者的选择不要那么坚定,看看古犹太国就知道结果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危机的结果要比那一次严厉得多,这次不会给你哭的机会了。人类在新的类似轮回开始,共同意识中会把影响进步的顽固的主观概念毁灭得更干净,危机来得更加剧烈。在具体现实中,这场危机已经开始。一切因己而起,你的选择就要收获你的结果,尽在泛义对立统一中。

 去把那些自私、妒忌、仇视智慧、争自我强大的原始主观概念毫不留恋地丢掉吧,不要认为这是一种自我存在、自我智慧,它让你看起来很傻,因为这些都是原始人的思维。世界现在对我们的一些看法已经很清晰了,如果你不情愿丢掉这些,那么在危机中我们就会连同我们这些原始人的主观概念一同走向毁灭。

 看明白的,去告诉你能告诉的人,看不明白的继续看,直到看明白为止。不是和你不相干,它关系着每一个人的将来,我们子孙后代的将来。你再晕头转向,也不能愚蠢到看着自己毁灭!

2017.05.13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