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天山哲客 //www.sinovision.net/?614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们打起手鼓,唱起歌,骑着马儿,翻山坡…… 美丽的天山,豪迈的儿子娃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动物是如何看待同类死亡的?(知乎)

已有 453 次阅读2018-10-14 08:08 |个人分类:哲学|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动物是如何看待同类死亡的?(知乎)

对于这个问题,人不可能清晰地去认识,它不是一个理解差异的问题,它是本质存在不重合的根本要求问题,人不可能清晰地认识动物在想什么,人一样不可能去完全清晰的认识另外一个人在想什么。当然人和人之间的理解,要超乎于动物,这是物质存在的类似性的原则表现,它有一个根本点,就是不重合。理解本身就是运动的现象,所以运动不重合,理解也不重合。去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解决的不是动物在想什么,而是人应该想到什么。

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有最初的主观概念建立,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从那时起,就标志着人从动物界脱颖而出。这个脱颖而出,不是什么进化和实践的结果,这只是运动过程中一个表现,也可以认为,是一个方向,它的根本不是这个,而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也就是万物存在的运动中,有万物运动总的支配存在,在这把它称为意志,在对立统一中有无限运动的表现,也就是我们认为的物质存在(无限运动的表现存在),就是意志存在和无限可能运动表现的意识在对立统一中存在的意识支配,不同的意识支配就有不同的表现,也就是我们看到的不同物的存在。

人和动物的根本不同在于意识支配的不同,这个意识支配的不同,使物质存在的运运无限永恒的,这就要求物质存在运动表现是无限泛义可能的,也就是说,是无限可能存在的任何可能存在的表现,这就是无限万物存在的原因。

我们去理解动物的认识,既不能以自我为中心,也就是以自我的概念方向去决定它的认识,也不能试图完全成为动物去理解动物的认识,这两种认识都是偏激的,一是以自我为中心,以我决定了动物的认识,二是,试图以本质为中心,绝对重合动物的认识。这两点,人都做不到,如果做到了那你就是创世主,等于说你创造了一切,所以我们只能在贴近本质的立体逻辑在相对中认识。

动物没有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所以动物没有自我的确立,它没有自私,就是因为它没有自我认识。它的自我存在是感知带来的,不是一种概念,这个很重要,它都知道疼痛,甚至是喜怒哀乐,但它却没有一个主观概念,认识到是我的疼痛、自我存在,所以它不会把它记录下来,像人一样形成一种经验。事物存在于类似性,它的同类就是类似性结果,如果你去认识它的认识,需要确立一个它的自我存在(因为它没有自我为中心的自我认识的主观概念),它看到的一切就是自我,它的同类是更近的自我。它看到同类受伤或死亡,是属于下意识的认识,如果我们去理解,就要用我们的主观概念去理解,也可以认为,它看到同伴受伤,既我的受伤,所以它的求生本能反映会和受伤是共同的。这一点,还需要进一步理解,它们的意识相对人类,有共同性,也就是我们说的量子纠绔,它更清晰,认识这个问题,你要确定,思维活动是物质运动的一个现象,它同样是运动的结果,不是说你的大脑装进了思维,而是思维让你的大脑接受了。形象的比喻,思维就是无限电波,大脑是接受器,人有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就决定了思维活动有一个自我性,而动物相对于人,它有更多的共同性。可以这样认为,它们共同拥有一种思维,所以动物没有人类所表现出来的自私性,它比起人来更大公无私,同样,它没有自我认识,它看到的世界,既我的存在,这里面全是一种下意识反映,饥饿、疼痛、危险、生育等等。

在这,要综合的去看,你不要以狭义的角度去看,这样你就无法相对清晰的认识它的认识。像动物看到同伴的受伤或死亡,它会竭尽全力为它,因为动物它我不分,当然它也会放弃或抛弃,那是因为机能反映条件造成的,也就是它的疼痛、危险等等,可以这样认为,它放弃了“我”。

动物是现实存在的,它就存在一个自我的问题,它是靠感知来认识自我存在的,而人是感知和主观概念共同认识自我存在的,概括地去理解,动物不存在自我,它不存在自我认识,和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区别是个分界岭,动物没有自我认识(概念),所以它就没有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没有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它就不会像人那样,以自我为中心来确立对世界的认识。人以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开始,就产生了生死、存在和对物的相对自我确立了认识,这就有了美好想像力的基础。在这不要混淆美好想像力的追溯,美好想像力源自于泛义对立统一,但是它有一个前提,就是什么和什么对立,才能出现美好想像力,也就是说,动物在对立统一中不会产生美好想像力,而人在对立统一中就会产生美好想像力。可以认为,泛义对立统一运动,无限泛义可能的运动表现,就决定了这种差别。确定这个问题,还要注意,不能绝对的认为:一切物的存在是由天定,也就是绝对神的创造。这样认为,也是一个错误方向,一切是在相对中,一切是在对立统一中。

认识动物想什么,主要意义是人由此想到了什么,人和动物认识的不同,是意识支配的不同,这是根本,进化和实践,这样过程的一个表现,动物同样存在,但根本不同,最终结果是不同的,我们是人,它们是动物,所以动物没有人所形成的主观概念,但它同样有它的主观概念,没有概念它不可能去认识,现实中它有认识。

动物,你可以培训它,形成一种人的思维表现,这个在现实中比比皆是,人类做到了,人们把它称为条件反射的结果,但不能认为,它完全没有主观认识,它有,它和人不一样,所以它的条件反射就是它的主观认识,和你的培训在对立统一中产生了下意识表现,但它并没有接受你的主观概念,只是接受了你的习惯,所以,动物对这种表现没有遗传性,而人类有。动物你培训它,就需要培训完它爸爸,你还得培训它儿子,接着还得培训它孙子,它对于你的这种培训没有遗传性,而人就不一样了,人有遗传性,这些习惯会传承下来,原因在哪,它是动物的主观概念,你是人的主观概念。你的遗传传承,并不是你认为的自我遗传这个特性决定的,之所以能够遗传,是你的意识运动支撑的,如果没有这个意识支配,那么你和动物一样,每次都得重新培训,这个意识支配,就是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中的结果。这一点,不容易理解,但必须得理解,可以说,这是人类目前需要的最大的美好想像力。

认识这个问题,主要是为了得到一种启示,人的思维发展靠得是意识支配,意识靠得是意志支配,这一切是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人类自身也存在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主观概念就有什么样的思维结果,一种表现可以接受,但是它很难决定主观概念不同区域的人,总的意识是相同的,但是所形成的主观概念,不完全相同,存在一定的差异,这个差异当然是人类自身范围中的,明确的说,这个差异就在于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一些人是现代过渡的主观概念顽固,一些人是现代的主观概念顽固,这就是差异。

在具体中,我们可以认识到,工业文明是欧洲开启的,开启这场工业文明,靠的就是,在意识支配中建立的相对新的主观概念认识,在新的主观概念认识中,认识了物的工业属性,所以工业文明就开启了。我们中国相对欧洲来说,就是原始主观概念顽固的区域,根源在于,我们这块区域是人类最初原始主观概念的诞生地,所以在传承和遗传中,再加上条件,也就是我们认为的进化和实践这些表现,使得我们形成了原始主观概念的最顽固。从这个最初原始主观概念的建立,可以判断出,我们这块区域才是人类真正的诞生地。这里面最有依据的就是利用考古,但考古不是绝对的,它是以发现为标准的,这个发现,本身就不是绝对的,可以直观地看,这块区域是物种最丰富最容易保持的区域,那么人类这个相对万物脱颖而出的一个物种,怎么可能弃优从劣呢。这个问题,可能有争论,那就是交给考古学者们继续研究吧。但是现在可以确定一个方向,不是在找哪是人类的起源,而是在找中国这块区域是人类起源的依据,这样会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节约很多的人力和物力。

我们以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就决定了我们以自我为中心去认识世界,我们对于物的运用,就永远停留在自我作用于物的利用,而欧洲人建立了以神为中心去认识世界。

提到了神,很多人会认为这是迷信,那是因为你没搞清楚宗教中的神或是迷信中的神,它是神的追寻主观概念化的表现,不同的地方,宗教中的神更贴近于神的追寻概念,迷信中的神,完全是自我为中心主观概念化的结果,在这不论述这个问题。只是强调,一个哲学授予从表达到概念化到理解,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反映出了宗教问题,甚至是迷信问题,这也没有什么诧异的,任何事物的存在都要遵循类似圆不重合无限循环的轨迹,它都要有类似性、差异性和多样性原则,所以这一事物的存在所表现的同样是这些根本原则的结果。

神的追寻概念在欧洲以宗教形式为主观概念表现,这样说,人们可以理解,如果关联地看,后来的工业文明和这一过程有因果关系,人们就不理解了,就会说,你这是在宣扬宗教,你在说是宗教开启了工业文明,你拿出你的依据来。首先你要认识到,人们目前没有把宗教完全明晰,它到底为何而来?它的根本意义在哪?当然答案很多,同样要问,你的这些答案的依据又在哪?都出于自己的主观概念认识。

任何事物存在都是有因果的,没有无缘无故的存在,这个人类早已达成了共识。那么对于宗教的这些认识,如果是完全符合本质逻辑的,也就是人们对于宗教的认识,完全有了清晰明确的认定,“不存在神的概念,神的概念完全是人自己想出来的”,那么宗教一天都待不住,也不会走到今天,然而现实中宗教并没有消亡,它被不断传承下来,而且更普及,虽然这里面有很大程度的疑惑,但是并没有改变宗教的存在和传承,这就充分说明了那些主观认定的认识,对宗教信仰并没有任何改变,人类也没有达成任何共识。

那现在就要重新认识这个问题,宗教就是,人类最高追寻,神的概念在泛义对立统一的结果,神的概念主观概念化的表现,它是哲学授予被理解的一个过程存在,你不能说是谁决定了谁,这是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的结果,所以不能说是宗教开启的工业文明,也不能说是神赐予开启了工业文明,因为这一切是对立统一的结果,神的概念是存在的,它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它是万物总的支配,宗教在这个问题的理解上,依然存在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影响,依然是以我为中心而确立的对立认识,所以宗教中的神是独立于万物之外的创造,而本质中神的追寻概念中的神,就在万物之中,它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它和万物的存在遵循类似圆无限循环,没绝对的开始和结束的无限运动。以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所能理解的可以这样认为,神创造了运动,运动创造了万物,万物又归于神,神又创造万物,就是这样无限循环下去。进一步理解,还可以认为,神创造了运动,运动创造了万物,万物又对应了神。

你要去认识神的追寻概念,不要试图按照人的主观逻辑习惯去追寻一个绝对认识,那是主观狭义的一种误区,你永远也不可能独立于万物去完全清晰本质,这无疑是你重合了本质,你和所有运动同步重合,这违背了运动的基本原则——不重合。

人们对于神的追寻概念和宗教中的神是疑惑的,有时会认为这都是自己想出来的东西,而没有认识到,一切是对立统一的结果。前面说了,就是你自己主观概念的组合,这个看似属于你自己想出来的东西,同样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你要坚定一点,任何存在包括你想的所有东西,都属于一种事物,属于存在,存在就是运动的结果。这里你可能难以理解,那你就坚信物质存在的运动是泛义可能的运动表现,这里面你可能会追溯一个应该存在还是不应该存在的问题,在泛义对立统一中,并不是不可调和的,也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不论你认为应该还是不应该,它都会在对立中走向统一,这就是万物总的支配神的存在的力量。

按照人的主观具体理解,也可以认为,运动是随心所欲的,但又不是随心所欲的,随心所欲会在对立中走向统一,回归万物总的支配,统一后它又形成一种事物,它又随心所欲,然后再对立再统一,所以万物的存在永远不可能绝对地随心所欲,同样也永远不可能统一到总的支配一个点上,它就是泛义无限的可能,在对立中走向统一,也可以认为是回归,再泛义无限。

当然所有的物都是运动的表现,它不是一个物的概念,因为它有差异性、多样性原则,所以我们在理解上是以一个物的运动去理解的,而本质中是泛义无限的物在运动中表现着。这是人主观概念狭义性所在,也是人的直线逻辑所在,本质是一个立体的广义的逻辑,而人永远不可能重合万物总的支配去重合立体逻辑,我们对于一个物的深入认识,就是通过一个物的不断认识而了解到了物的存在,这个不断认识就是人的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不同角度的直线逻辑认识,而最终形成一个类似平行直线而建立的类似立体逻辑的认识,这样我们才能够贴近本质,看到本质的存在。

我们所谓的科技认识,就是在建立一个类似立体逻辑的认识,你要清晰的是这个逻辑认识,是神的追寻概念也就是哲学授予所带来的一个思维空间,这个思维空间,我们把它称为美好想像力。真正的美好想像力,不是一个具体的逻辑结构,那个逻辑结构是你的主观概念范畴,而美好想像力,是一个方向,给了你一个建立类似立体逻辑的空间,这就是美好想像力。

你无法将神的概念和宗教中的神完全区分出来,因为它是一个关联的存在,它是一个哲学授予建立,反映,表达,理解形成的一个过程。当时欧洲人的工业文明,如果在主观具体中,可以认为,就是圣经开启了工业文明的概念方向。这样说,你会认为,“是在宣扬宗教,宗教中的神创造了一切,包括你的科技,这是一种唯心”,完全以宗教中的神去认为,一切是神创造的,这种理解存在着唯心和唯物的问题,它们是混淆的。他的唯物是,万物总的支配——神,是存在的,唯心他又理解成,神独立于万物之外,绝对创造了一切(后来的唯物将宗教完全归于唯心,同样也是错误的,他混淆了万物总的支配——神的存在和唯心神的存在。宗教的神的概念,源自于哲学授予,也就是说起初是唯物,这个唯物,被主观概念化,就成了唯心,现在确定一个问题,主观概念就是唯心的范畴,而人恰恰将主观概念做为唯物,因为主观概念,不可能千真万确。主观概念的认识,只是贴近本质的认识,物质存在于运动,你的主观概念就跟不上了,所以主观概念没有永远对的东西,追寻本质才是真正的唯物。这个绝对认识,最终还是那个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影子,它的根本在于人神置换,他是以自我为绝对独立存在,而去认识所有的物的绝对独立存在,然而本质中是共同存在。万物总的支配不在万物之外,它就存在于万物存在的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

现在不是给你宣扬宗教,只是说不要回避哲学授予所经历的过程,让你认识到哲学授予是万物总的支配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我们认识的创造,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不是我们认为的神创造了我,我又创造了工业文明,而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这一点需要你清晰,否则你在哲学授予的认识中,依然会回到你的主观概念中,建立一个自我为中心的所谓新的认识,这种新的认识,最终会走向概念顽固。宗教迷信化的结果就是这种自我为中心主观概念顽固化的表现。

欧洲人开启了工业文明,他接受了哲学授予,它是以宗教形式反映并理解的,不去看宗教的主观概念具体,最关键一点,它让人坚信了神的存在,也就是它让人意识到了万物总的支配存在,就是这个认识建立了一个方向,打开了一个新的思维空间,有了美好想像力。它的根本点在于让人以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脱离出来,建立了以神为中心的概念去认识。这样从我们的直线逻辑就可以理解到,这个神的概念方向,对于人类的进步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它的本质就是,由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心认识,转移到贴近万物(神)的中心,为中心认识,这样人的思维空间一下就扩大了。看不到的,可以想到,这就是工业文明的一个最大特点,这个特点就是这个中心的转移所带来的。

在具体中可以看到,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范畴里永远是以自我作用于万物的运用,而这个中心转移了出去,就认识到了物作用于物的存在并运用,这就是工业文明最初的具体概念。

2010.10.08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