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天山哲客 //www.sinovision.net/?614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们打起手鼓,唱起歌,骑着马儿,翻山坡…… 美丽的天山,豪迈的儿子娃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资本主义的昨天,今天,明天(二十七)

已有 81 次阅读2020-1-21 21:23 |个人分类:哲学|系统分类:杂谈| 主观概念顽固, 自我唯一, 工业文明 分享到微信

(接上篇)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所表现的就是自我为中心去认识事物,是以我的唯一去认识,所以他没有进入万物的关联去认识事物,他是以自我为中心这个中心去认识和断定事物的存在,而不是以万物这个中心去认识事物,工业文明就是以万物为中心去认识事物,他们之间的差别在这。看不到听不到的,他的美好想像力能走到,所以一系列认识就出来了,地球是圆,谁围着谁转是因为有引力,这些都是看不到听不到的,而在原始主观概念中,他只能靠看得到和听得到,所以以自我为中心去判断和认识事物,他永远不可能建立一个美好想像力,走到这些感观不到的地方。

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是自我为唯一的认识,他不会关联于万物,他也不会理解神的追寻概念——万物的创造,他的最高追求就是自我为强大。他没有一个对“创造”的敬畏,所以他认为“我是自我存在的唯一,人是支配客观存在的物的唯一”,这样他就会坚定一个信念“我是最强大的人,我支配了所有的人,通过支配他们,就支配了所有的客观存在。”当然,随着神的追寻概念在人类中存在,不断地脱离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也对这个最顽固的主观概念产生了影响,但仅仅是影响,并没有主观脱离过,所以我们对神的追寻概念,还停留在原始状态,“神”也是为人的自我强大服务的。这种敬畏跟当时的拜物教拜石头是一样的,拜石头是想让自己像石头一样坚硬,为的是自我为强大,拜神,是想让自己更加无所不能。当然,这种表现,全人类都存在,宗教中主观概念覆盖最严重的地方,就反映了这个问题。

原始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顽固,他所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我强大、自我唯一,就是这个固化的概念,让人跳不出这个圈子,不能真正意义的建立神的追寻概念,从而认识到,以万物的中心为中心的存在,对自身和对于万物的存在没有一个客观的认识。

在具体中你可以看到,在这种原始主观概念顽固中,将无法贴近本质去认识事物,它永远会以自我为中心去认识到进一步的对物的运用,他不会平等地看到世上任何一物都是相对唯一存在,而这个存在的中心,是万物总的支配,也就是人建立的神的追寻概念,在这种意识支配下,人对物的运用就永远停留在“我的唯一”“以我为中心”对于物的运用,也就是“我”作用于物,这种主观概念的顽固,不可能产生工业文明现象。工业文明现象它是相对脱离了自我为中心的这个中心,建立了贴近万物的中心为中心,也就是人类所确定的神的概念,有了这样的中心转移,人才能够以万物的中心客观的认识到所有物的相对唯一、物的共同存在,就认识到了物与物的作用的运用,这就是工业文明的出处。

我们对历史主观概念经验知识范畴,形而上学地认为:是一级社会代替另一级社会,这是人类发展的过程。这样看,完全抛开了物存在的本质属性,他还是以自我为中心对人类在智慧方向引领下建立的新的主观概念,以此做为人自我绝对的认识。

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在具体中也可以看到,回顾历史,尤其是我们这块区域的历史,它一直围绕着一个终极目标——自我强大,严格地说,我们的历史中,没有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总体。在这种自我强大的终极目标下,每一个人就像一个独立的社会,都在追寻这个终极目标,所有的社会协作,都是为这个目标服务的,而不是去实现一种提高,所以我们几千年的历史,却不曾有过工业文明的影子。在这有很多人提出过,“如果没有某些原因,中国早就出现工业文明了”,这样的认识,是自我为中心原始主观概念最典型的直线逻辑。工业文明不是哪一个朝代或哪一个瞬间爆发的。纵观西方工业文明的发源地,早在苏格拉底时代就开始了,他在脱离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顽固,而我们一直在自我强大中,这个根本不解决,给一万个如果,也出不来工业文明,只要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顽固,他就不可能建立以万物为中心的中心去认识事物,他就不可能认识到物与物的作用,怎么可能有工业文明?

所以在我们的历史中,可以看到,周而复始,也可以说是个斗争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一种追寻——社会广泛协作去完成对事物的认识,并广泛协作去实现认识的运用。我们在一个自我强大和被强大中争斗着,以争取自己的最强大。这个斗争,充斥着整个历史,可以在更具体中看到这个问题。

就以岳飞为例,首先声明,本人对岳飞是坚定的敬仰,正是因为这种坚定,才以此为例,让人们看到自我为中心原始主观概念的结果,所以不要去妄猜,在这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岳飞事件。不是在替谁说话,或是要改变什么,只是让人们看到,原始主观概念顽固,这个根在哪,不管怎么变化,结果就是岳飞。

宋朝的皇帝,杀岳飞不是偶然是必然,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再直接说,他不杀岳飞,肯定会被取而代之。我为什么这样说?纵观历史,看历代皇帝,这些实现自我强大终极目标的人,哪个都是宋朝皇帝老祖宗那样做的,最终岳飞也不会跳出这个圈子,这并不是说,岳飞和他们同流合污,而是更加说明岳飞需要人敬仰。在这个圈子里,谁都得不到善终。岳飞,从历史记载看,他确实充满了民族大义,但他在这个圈子里,只有两条路,一条继续,一条回家卖红薯,回家卖红薯,哪有什么大义。

看岳飞,你可以沿着长城看,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防御工事,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个防御工事能够从广泛这个角度超过它的,结果它防到什么了?他什么也没防到,该进来的都进来了。(待续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