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天山哲客 //www.sinovision.net/?614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们打起手鼓,唱起歌,骑着马儿,翻山坡…… 美丽的天山,豪迈的儿子娃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新完病毒,它要干什么?(七)

已有 135 次阅读2020-3-26 21:43 |个人分类:哲学|系统分类:杂谈| 自然免疫, 新冠病毒, 健康, 发烧 分享到微信

(接上篇)自然免疫并不是要回到远古时期,或像动物那样,听天由命,我们的经验,它还是有它的作用,我们可以在自然免疫所带来的风险和医疗干预所带来的风险,去做一个平衡,我们的干预应该从这个方向出发,主要是减轻自然免疫所带来的风险,对于这个风险要清晰地认识到,自然免疫有风险,效果不清晰的医疗干预同样有风险,想把风险降低为零,是不可能的。

在具体中可以认识到,发烧是机体面对病毒的第一关,它并不是要绝对清除它,因为做不到,病毒最终都会由病毒走向细菌,和机体共同存在。但是这一关非常重要,它是机体细胞意识的表现,它通过发热减少病毒数,更是在改变病毒运动的速度,干扰它的类似性运动,由此加快它的衰退,所以发烧是人机体面对病毒的一个工具,但我们现在很多人将它视为病了。病毒是病,发烧是我们的工具,我们不是要针对发烧,而是要充分利用发烧这个工具,当然要平衡地去看,发烧也有风险,我们的医疗干预,不是说要针对发烧,而是衡量发烧所可能的风险。一般来说,人有三到七次的发烧过程,它每次都有一个极限值,以出汗退烧为标准,这个极限值最高能达到四十度,甚至以上,如果整个过程全部是自然退烧,没有药物干扰,那么机体就完成了一次抗病毒过程,这是最好的。这里面要平衡的问题就是,健康机体在超过三十九度五,就可以考虑平衡问题了,这个平衡的依据主要是,病人神智的清晰度,还有和自我机体的承受度,把握这个依据,可以考虑使用医学干预,降低风险,但不要大干预,要保持一个平衡。当然对于不健康的机体,那么可以及早的根据这个依据做出选择。尤其是对于这个正在发展中的病毒。医疗没有有效的工具,我们把它交给自然免疫,在医学保障中,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过早或过于依赖医疗干预,它会适得其反,为病毒类似性运动提速创造了条件。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因为它是一个新病毒,它还没有从成熟走向衰退,也可以说,它没有从病毒走向细菌,它在人体中没有老病毒那种规律,它反反复复。可以做一个医学调查,这次病疫不幸的人,应该在很长时间的反反复复中做为感冒处理了,所以在反复中,人的机体受损了。

还有一个因素不可忽视,人的心理因素,人有意识支配,机体受意识的影响,它不是间接的,它是直接的,只是我们没有清晰地认识它。在一种恐惧中,它会支配机体加速衰退,甚至是放弃,一些反映是一种意识支配的结果,就是说是神经性的,像呼吸困难,它是有这个基点,但是人的意识会加重这个基点的升级,要认识到,健康机体发烧到三十九度以上,呼吸就到了一个困难的基点,如果是感冒,人们就没有那个意识支配了,但是面对这个无药可救的病,人们就会过于恐惧紧张,而导致这个基点升级,这完全是心理因素造成的,不是病毒造成的,人在不发热的情况下,出现恐惧和紧张,直接反映就是呼吸困难,这两个“困难”就发生偶和了。反复的呼吸“困难”,加上过早给氧,或上呼吸机,影响了人的肺在发烧过程中,一个自然的机理反映,这也可能导致肺的机理损害,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反复发烧也是导致机体损害的直接因素。这都是在医疗干预中,要综合判断并做一个最佳平衡的选择,这是我们医疗干预要做的,而不是医疗的形而上学。

在这,提出一个见解。.病毒之间有差异,人体自然免疫,发烧,它也有针对性,它体现到不同病毒,发烧值也不一样,有的病毒到了38度就不活跃了,人体开始自然退烧,这就是那个病毒的发烧值。所有的病毒都不一样,我们的医疗,应该在这个方面进行研究,以不同的病菌不同的发烧值,做一个医疗干预,从而达到一个针对性的目的。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病毒之间,也有干扰,并且还有很多有益菌,都会有一个干扰,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发烧值的特点,进行医疗干预,让危害弱的病毒,相对活跃去干扰危害大的病毒或是提高,像酵母菌这样的有益菌的活性,去干扰有害病毒,根据发烧值的特点,针对性的调整体温,达到一个平衡。

新的病毒,它的相对稳定性差,对温度更敏感。这次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它会在四月中旬开始走向平稳,五月中旬就开始这次活跃期的消退,进入六月,疫情基本上结束。也就是,当气温在三十度的时候,它就开始不活跃了,三十五度的时候,它开始消退,到了三十五度以上,它就会完全进入消退。当然,还要根据疫情的范围,范围越大,相对越彻底,这只是一种预测,大的方向是这样,具体肯定有出入,如果没有出入,那也只是偶和。它的消退只是暂时的,它还会再来,但它不会像老病菌那样有规律,它会消失一段时间,当人们淡忘它的时候,它又会出来,它在发展过程中,对温度敏感,它一定要走到高度集中爆发,走向衰退,它对温度才会相对适应,就像老病毒那样,成为一种常态。它对温度的敏感,一个是,它整个运动的环境温度的敏感,还一个是,在宿体内的温度敏感。进入温度敏感,它的不活跃,要联系起来看,当气温升高的时候,我们人体恒温相对均衡,也就是说,恒温的漏洞少,在这,要说一个问题,人类大面积地使用空调,不是好事情,这是一个弊大于利的事,因为气温升高,它对于人体来说,有一个自然免疫的提高,而空调正好破感坏了。当然,不是完全不使用,可以针对性的使用,同样要掌握一个平衡。

 

对于医疗经验,在这要强调一下,医疗医药商品化,这是人类古老的一种医疗办法,当今不应该再使用了,它会导致医疗过度,商品化医疗,这本身就违背了医疗的初衷,而且不可能避免。医疗的过度和商品化,只要商品化,结果肯定是这样,就像我们的工业流水线一样,它的弊病就在于,只要你生产,肯定产品过剩,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改变,否则我们就会看到一个反向的结果。

医疗的形而上学,同样有危害性。经验的固化,它不可能跟上在运动中的病毒。形而上学不仅仅出现在医疗上,出现在所有的主观经验中,要看清一个问题,主观经验加形而上学,那是知识,主观经验加美好想像力,那才是科学,所以现在世界上的大把大把的科学家,他们其实不是科学家,从古至今真正的科学家很少很少,大多数被称为科学家的,其实应该叫知识家。

当然,自然免疫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做了就能够解决的,它是要整个人类共同完成这个自然免疫过程(因为这个病毒的成长过程,存在于每一个人)。现代的人类,拥有一个保障前提,就是医疗干预,要把握好这个平衡,准确使用这个工具,而不是形而上学地去用它。做好自然免疫,需要整个人类共同完成,很多价值观必须改变,暂时大部分无法理解,我既万物,万物既我,就是说,万物是相互关联,缺一不可的,所以我不是独立的我,是万物的我,任何物都是我的存在条件,也就是任何万物都是我,我是万物中的一物,真实的把自己置于万物平等之中,从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中走出来。

我们不一定能做到“我既万物”的认识,但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同类视为一个大我,而不是以狭义的地域观,种族观,去面对这个病毒,那是很不利的,也是很无知的。病毒的存在,是一个广义的存在,不是你的病毒还是我的病毒的问题,它是所有人的病毒。一定要做到一个大我的认识,至少在这个病毒面前你要做到,这样你才能够完成一个自然免疫的过程。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些人类存在的诟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诟病不是中国人有,全世界的人都有,面对这个未知的病毒, 任何人的不幸,都要做为自己的不幸来看待,不要认为,这个人不幸了,经过处理,他身上的病毒就消失了。任何物的存在都有意识支配,它不会因为他的不幸而消失,它在人身上的表现不存在了,但它的意识存在,它会像射线那样,毫无阻挡的继续它的类似性运动,它在不幸的人的身上完成了怎样的状态,它会沿着这个状态继续发展,所以不是事不关己,任何人在这个病毒面前,出现的反映,都要视为己出,这样,才能够在意识中做到一个好的支配,才能够完成一次成功的自然免疫。现在用不上,等到这个病毒爆发的时候,一定可以用上。

“自然免疫”这个认识,在现在这种医学经验顽固、医学经验的形而上学中,是不会达成这种共识的,世界上的事物都是有因果的,都有它的必然。这种认识的出现,是智慧方向的一个结果,你可以不理解。它有一个过程,但当这个病毒爆发的时候,或是更多的因果到来的时候,人们自然会在无助中、毫无自信中,找到智慧的方向,只要真实的相信智慧是意志所拥有的,人只是在寻找智慧,你就有智慧了,更多的人有智慧,就会看到这个办法,并且能找到更多的办法,从危机中走出来。(完)

 

2020.02.22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