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月下箫声 //www.sinovision.net/?6325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下马的东风117红色战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莫虎的进攻策略

已有 4771 次阅读2011-12-10 12:32 分享到微信

从桑兰案来说,莫虎的表现的确是大师级别的,而海明只能称业余了,双双在12月8日前向联邦法院提供的建议可见一斑。

海明在反对意见中再次提到了路平,辩解桑兰基金的损失是路平提供的信息。众所周知,路平在桑兰案中出现只能说是毒药,桑兰在报一级性侵案时就没敢原文搬路平的证词,那“十三年前带血的纸”是完全违背科学和现实的。然而,由于海明提前向媒体公布了路平的性侵证词,桑兰不得不在报一级性侵案时思路按路平的证词走,结果闹出了大笑话。因此,桑兰才向媒体表示报性侵案是海明的误导。

巧合的是,尽管路平是毒药,这次海明又不得不再次搬出路平去为桑兰基金损失的诉状去辩解,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路平的性侵证词海明拿去公证了,为何路平的桑兰基金损失证词没去公布呢?原因很简单,性侵证词说假话,但无法再去还原以前的真相,而基金损失就不同了,那个很容易还原真相的。更可笑的是以前路平说的基金损失1000万美金在海明新建议里又变成了几百万美金。这正是海明自以为的聪明之处,但也是成了他最大的漏洞。

莫虎的表现绝对是顶级的律师。莫虎明白,主审法官是位80多岁的老人,助理法官的建议基本就是主审法官以后的意见,所以莫虎根本不用去对助理法官建议撤掉的案子再发表什么意见了,只要求法官惩罚海明和桑兰就行了,这和他以前的R-11惩罚动议是一脉相承的。同时莫虎根据海明指责桑兰的公开言论指出,海明与桑兰为了增加诉讼压力和换取 “U签证等不正当目的,编造了刘、谢性侵的罪名,并且向地方警局报案。莫虎指出的更重要的一点是:桑兰也曾经指出,海明最初向检方报案,并没有得到她的同意。

不管莫虎的这个提议联邦法官会不会采纳,但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出,莫虎已经紧紧抓住了路平和桑兰证词上的漏洞,就是今天法官放跑了海明,以后以“做伪证、串谋”去反诉,也让海明无路可逃。

记得海明好像这样说过:莫虎的三十磅动议让80多岁的主审法官去审阅,不是害主审法官吗?自己四两拨千斤就可以对付莫虎了。而现在的事实是:主审法官并不看莫虎的动议,直接让助理法官看后给拿主意了。海明那拨千斤的四两现在在哪里呢?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真实话语 2011-12-10 23:53
所谓基金损失一千万是桑黄团伙的命门,桑黄绝对拿不出证据。诬告罪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海明说听路平说的。听路平说的就是证据了!海明桑兰就是等着受惩罚吧。
回复 要真相 2011-12-10 23:25
To: 桑寄生 你曾经说:
说法官审案带偏见,可以同意,但说法官不懂法,则不敢苟同。
事实上法官就像教师监考,下面的一切都看的比什么都清楚!
回复 桑寄生 2011-12-10 18:49
To: 礁石 你曾经说:
在美国指责法官不懂法,是司空见惯的。美国法官很多是政客。的确不一定懂法。连最高法院的新法官,就是哈弗的法学院教授。不是从基层法院做上去的。

律师对法律的理解深度不比法官差。但法官有权。

说法官审案带偏见,可以同意,但说法官不懂法,则不敢苟同。
回复 桑寄生 2011-12-10 18:47
To: 礁石 你曾经说:
性侵一事,海明提的很巧妙。海明没有再提诉。却把桑兰定位成受害者。一箭双雕。既能自保,有挑起莫虎在性侵一事拉开战线。
在一个无关案件中反复提已因为无有效证据或不合法而撤诉的东西,本身就是轻浮的证据,海明并不巧妙。
回复 礁石 2011-12-10 18:47
To: 桑寄生 你曾经说:
也不能说海明没有增加新东西,他增加了不少法官不懂法的指责。
在美国指责法官不懂法,是司空见惯的。美国法官很多是政客。的确不一定懂法。连最高法院的新法官,就是哈弗的法学院教授。不是从基层法院做上去的。

律师对法律的理解深度不比法官差。但法官有权。
回复 桑寄生 2011-12-10 18:45
To: 礁石 你曾经说:
你错了,莫虎正是要在性侵一事上开战。但这一招风险很大。
莫虎只是顺势提出,因海明再提此事,但莫虎并没有展开。要知道,性侵这个插曲是莫虎要求惩罚海明的一个理由和依据,再次指出一下并无不妥之处。
回复 礁石 2011-12-10 18:43
To: 桑寄生 你曾经说:
财务和性侵,莫虎没有必要作出反击,因为性侵早已被撤,海明再提,就是轻浮、滥诉。而财务问题,佛法官的意见很明确,撤诉,有足够证据时另行起诉。就是说,这次枪毙。至于还能复活否,则看桑兰手中有没有证据。

对于在法律已经死亡的东西,莫虎没有必要去理睬,这是他看懂了法官意见书后的正确反映。反观海明,佛法官要他提交反对的理由,结果他把起诉书中的内容抄一遍送去,也就是说,他没有增加任何新东西,何以

性侵一事,海明提的很巧妙。海明没有再提诉。却把桑兰定位成受害者。一箭双雕。既能自保,有挑起莫虎在性侵一事拉开战线。
回复 桑寄生 2011-12-10 18:41
To: 桑寄生 你曾经说:
财务和性侵,莫虎没有必要作出反击,因为性侵早已被撤,海明再提,就是轻浮、滥诉。而财务问题,佛法官的意见很明确,撤诉,有足够证据时另行起诉。就是说,这次枪毙。至于还能复活否,则看桑兰手中有没有证据。

对于在法律已经死亡的东西,莫虎没有必要去理睬,这是他看懂了法官意见书后的正确反映。反观海明,佛法官要他提交反对的理由,结果他把起诉书中的内容抄一遍送去,也就是说,他没有增加任何新东西,何以

也不能说海明没有增加新东西,他增加了不少法官不懂法的指责。
回复 礁石 2011-12-10 18:39
To: 桑寄生 你曾经说:
财务和性侵,莫虎没有必要作出反击,因为性侵早已被撤,海明再提,就是轻浮、滥诉。而财务问题,佛法官的意见很明确,撤诉,有足够证据时另行起诉。就是说,这次枪毙。至于还能复活否,则看桑兰手中有没有证据。

对于在法律已经死亡的东西,莫虎没有必要去理睬,这是他看懂了法官意见书后的正确反映。反观海明,佛法官要他提交反对的理由,结果他把起诉书中的内容抄一遍送去,也就是说,他没有增加任何新东西,何以

你错了,莫虎正是要在性侵一事上开战。但这一招风险很大。
回复 桑寄生 2011-12-10 18:37
To: 礁石 你曾经说:
从旁观来说,我倒觉得海明很精彩。

财务和性侵两项,莫虎并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击。
博客
财务上,莫虎没有做回应(按照孙鹰的介绍)。这种以静待动的效果,不能说不好。但是孙鹰和大玖的回应则让人觉得不协调。海明的起诉书上原话是“损失估计超过1000万美元”。这给桑兰很大的回旋空间。海明的这次回应个他自己有筑起了两道防御城墙,一是路神医,二是银行帐号。孙鹰在把【损失】二字的定义限定为“不

财务和性侵,莫虎没有必要作出反击,因为性侵早已被撤,海明再提,就是轻浮、滥诉。而财务问题,佛法官的意见很明确,撤诉,有足够证据时另行起诉。就是说,这次枪毙。至于还能复活否,则看桑兰手中有没有证据。

对于在法律已经死亡的东西,莫虎没有必要去理睬,这是他看懂了法官意见书后的正确反映。反观海明,佛法官要他提交反对的理由,结果他把起诉书中的内容抄一遍送去,也就是说,他没有增加任何新东西,何以说服佛法官?
回复 礁石 2011-12-10 13:39
对不起,这回帖稍微长了,在插入文字时就会跑错地方。算了,大家懂个意思就得。
回复 礁石 2011-12-10 13:36
从旁观来说,我倒觉得海明很精彩。

财务和性侵两项,莫虎并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击。
博客
财务上,莫虎没有做回应(按照孙鹰的介绍)。这种以静待动的效果,不能说不好。但是孙鹰和大玖的回应则让人觉得不协调。海明的起诉书上原话是“损失估计超过1000万美元”。这给桑兰很大的回旋空间。海明的这次回应个他自己有筑起了两道防御城墙,一是路神医,二是银行帐号。孙鹰在把【损失】二字的定义限定为“不当获利”和“侵吞财产”行为。未尝不可。但这伤不到海明。桑兰或许在下一轮诉讼会提交新证据。那是另一回事。
性侵问题上,这次莫虎接了海明的招。我有点猜出刘谢的意图。这是一招险棋。要我大概不会这么去下。但我最近看了刘国生的一些旧文章。我想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