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月下箫声 //www.sinovision.net/?6325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下马的东风117红色战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被评为2011年中国最恶心人物让桑兰万劫难逃

已有 3649 次阅读2011-9-2 08:35 分享到微信

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三件大事对桑兰维权官司来说是最为致命的打击了。第一是代理律师的背叛,第二是桑兰被国内网友评为2011年十大恶心人物之首,第三是性侵证词的网上公布,这三件事已经彻底把桑兰的道德品质和平时作为判了极刑。

其他的不想再多说,以前已经都说过了。假如你是一个陪审团成员,你面对的原告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十四亿人中最为恶心的人物,况且她的证词漏洞百出,逻辑混乱,不给律师费,不交房租,状告的又是自己十几年以来被自己称作恩人的人,又恶毒的索赔上亿美元,你该怎么做呢?可以确切的说,桑兰的官司万分之一可赢的机会也没有了,而且刘谢反诉桑兰诬告,十拿九稳的可以成功。保险公司如果愿意做的话,他们完全有理由终止和桑兰前不久签订的保密协议,根据桑兰和黄建一向吹牛皮的做法,估计那个保密协议也没什么实际的东西。

再说下海明,海明是庆幸的,逃跑也算是及时的。海明对桑兰的指责,一些行为是违反了美国法律的,但桑兰被评为2011年中国十大恶心人物之首,狠狠地帮了海明一把。如果桑兰告海明,海明在法庭说我是被恶人欺骗,发现后及时揭露骗局,是为了扬善除恶,我的律师费她们都不给,桑兰是十足的恶人,中国十四亿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谁又能证明海明说的不对呢?

桑兰这场国际维权官司,已经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回复 关东大响马 2011-9-3 10:20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分析劝告对正常人有用,可是你们现在还认为桑兰是个正常人么?看看桑兰的成长过程,不难想象她的内心得有多么扭曲。她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何曾有机会发泄过,迟早会以另外一种极端的形式表现出来。
围观!一群正常人围观一个精神病人没完没了的跳脱衣舞,还在指责她的无耻,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她,却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把衣服遮上。难怪鲁迅先生对国人的围观那么痛恨。
桑兰案既曝光了我们的教育

新版农夫和蛇.你错了,桑兰没疯,比你清醒得多.这些坏主意都是黄贱的,小白痴一样的烂烂又对半瓶醋的贱贱顶礼膜拜,所以才一意孤行.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22:47
To: 春月 你曾经说:
有没有想过如果桑兰是个有严重心理障碍的精神病人,这三个多月里我们在干嘛。美中网守了三个月了,当初LAO先生退出我还不明就里,以为老先生只是不愿趟这混水,现在看来先生是高人,早就看出来了。漂泊先生的之八遥遥无期,连波波都说“我不和病人说话”.......。
我估计刘谢不会反诉桑兰,不是因为身份地位年龄的不对等,而是跟一个精神病人角劲太掉价。

桑兰是不是精神病人要经过医生诊断才能确定。她几个月来的表现是愚蠢、疯狂加恶毒,她的行为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加害他人,并没有丝毫精神病人的症状。请注意,她现在仍在害人,仍在犯罪,现在宽恕她,降低她的犯罪成本,那就是纵容犯罪。
回复 春月 2011-9-2 22:38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你应该看到,由于围观党的多管闲事,揭露了桑兰的一系列骗局,从而在客观上阻止了她的部分犯罪行为。她抵抗正义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最终会在谴责面前败下阵的,估计不用多久了。正常的律师不会帮她去攻击刘谢薛莫,非正常的免费律师再也找不到了。弗朗西斯法官取消了庭辩,相信他已经有了判断,等着他对四个动议的裁决吧,那时才是拐点。
有没有想过如果桑兰是个有严重心理障碍的精神病人,这三个多月里我们在干嘛。美中网守了三个月了,当初LAO先生退出我还不明就里,以为老先生只是不愿趟这混水,现在看来先生是高人,早就看出来了。漂泊先生的之八遥遥无期,连波波都说“我不和病人说话”.......。
我估计刘谢不会反诉桑兰,不是因为身份地位年龄的不对等,而是跟一个精神病人角劲太掉价。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22:03
To: 春月 你曾经说:
本案之初我也是一名围观党,希望能尽微薄之力给刘谢一家道义上的支持。我们分析劝告,希望桑兰回头,可是三个多月了,她听进一句了么?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对常人的办法对她一点用都没有。精神病人典型的特征就是偏执,如果她就不道歉,就不撤诉,驳回再诉,没完没了,只会让更多的人受伤害。既然我们是正常人就得想正常人的办法,陪她这么玩儿下去,迟早我们也要疯掉。你到百度的桑兰吧看看去,现在的围观已经开始变味儿了。一
你应该看到,由于围观党的多管闲事,揭露了桑兰的一系列骗局,从而在客观上阻止了她的部分犯罪行为。她抵抗正义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最终会在谴责面前败下阵的,估计不用多久了。正常的律师不会帮她去攻击刘谢薛莫,非正常的免费律师再也找不到了。弗朗西斯法官取消了庭辩,相信他已经有了判断,等着他对四个动议的裁决吧,那时才是拐点。
回复 春月 2011-9-2 21:32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犯罪的人最希望的就是他们在犯罪的时候还有人在一旁为他们把风,不让人来干扰他们犯罪。很遗憾,你的做法类似于把风,你把更多的指责给了围观者,而这些围观者恰恰是谴责和阻止桑兰继续犯罪的主力军,你看到了嘲笑,但也看到了善意的提醒,你看到了责骂,但也看到了谆谆的规劝。直到现在,结束这一切的主动权仍完全把握在桑兰手中,因为她针对刘谢薛莫的起诉还没有立案,她只要通知法院撤诉就可以了。她不愿成为天使,上帝也奈她不
本案之初我也是一名围观党,希望能尽微薄之力给刘谢一家道义上的支持。我们分析劝告,希望桑兰回头,可是三个多月了,她听进一句了么?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对常人的办法对她一点用都没有。精神病人典型的特征就是偏执,如果她就不道歉,就不撤诉,驳回再诉,没完没了,只会让更多的人受伤害。既然我们是正常人就得想正常人的办法,陪她这么玩儿下去,迟早我们也要疯掉。你到百度的桑兰吧看看去,现在的围观已经开始变味儿了。一群正常人没完没了的看一个精神病人跳脱衣舞,那还正常么?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21:08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分析劝告对正常人有用,可是你们现在还认为桑兰是个正常人么?看看桑兰的成长过程,不难想象她的内心得有多么扭曲。她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何曾有机会发泄过,迟早会以另外一种极端的形式表现出来。
围观!一群正常人围观一个精神病人没完没了的跳脱衣舞,还在指责她的无耻,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她,却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把衣服遮上。难怪鲁迅先生对国人的围观那么痛恨。
桑兰案既曝光了我们的教育

犯罪的人最希望的就是他们在犯罪的时候还有人在一旁为他们把风,不让人来干扰他们犯罪。很遗憾,你的做法类似于把风,你把更多的指责给了围观者,而这些围观者恰恰是谴责和阻止桑兰继续犯罪的主力军,你看到了嘲笑,但也看到了善意的提醒,你看到了责骂,但也看到了谆谆的规劝。直到现在,结束这一切的主动权仍完全把握在桑兰手中,因为她针对刘谢薛莫的起诉还没有立案,她只要通知法院撤诉就可以了。她不愿成为天使,上帝也奈她不得。
回复 春月 2011-9-2 20:37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桑兰道歉、撤诉、回国,围观党便会立刻偃旗息鼓,各干各的营生,从此淡忘桑兰和黄健。但是,桑兰至今死不改悔,旧恶未改又犯新恶:拒付应该支付的房租、法庭费等等。上帝也不主张宽恕十恶不赦的人。新约《启示录》就清楚地表达了基督教的“谁犯罪谁受罚”的理念,这也是现代法律的立法基石之一。即使是东方的佛教,劝人行善之外也要惩戒不善。因此,无论从宗教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作恶多端的桑兰都应该受到惩罚,而她要得到宽恕则
分析劝告对正常人有用,可是你们现在还认为桑兰是个正常人么?看看桑兰的成长过程,不难想象她的内心得有多么扭曲。她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何曾有机会发泄过,迟早会以另外一种极端的形式表现出来。
围观!一群正常人围观一个精神病人没完没了的跳脱衣舞,还在指责她的无耻,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她,却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把衣服遮上。难怪鲁迅先生对国人的围观那么痛恨。
桑兰案既曝光了我们的教育体制的失败,也在检验了国人的人性水平。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17:33
To: 春月 你曾经说:
桑兰的可恶、可恨、疯狂、恶毒,大家已经讨论的很多了,无需我多言。但桑兰不是天生的恶魔,她今天的疯狂,从心理学上说是有原因的。以她心理扭曲的程度,不仅无法自我救赎,这三个多月来那么多人的分析劝告她听进一句了么?冷嘲热讽、谴责漫骂对她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最初我也相信围观也是一种力量(借漂泊先生一句名言),希望能够给予刘谢一家道义上的支持。可是事情总要收场啊,拖的越久,受伤的人越多。
桑兰道歉、撤诉、回国,围观党便会立刻偃旗息鼓,各干各的营生,从此淡忘桑兰和黄健。但是,桑兰至今死不改悔,旧恶未改又犯新恶:拒付应该支付的房租、法庭费等等。上帝也不主张宽恕十恶不赦的人。新约《启示录》就清楚地表达了基督教的“谁犯罪谁受罚”的理念,这也是现代法律的立法基石之一。即使是东方的佛教,劝人行善之外也要惩戒不善。因此,无论从宗教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作恶多端的桑兰都应该受到惩罚,而她要得到宽恕则需要自己拿出行动,离弃罪恶。
回复 eureka 2011-9-2 13:05
To: 春月 你曾经说:
桑兰的可恶、可恨、疯狂、恶毒,大家已经讨论的很多了,无需我多言。但桑兰不是天生的恶魔,她今天的疯狂,从心理学上说是有原因的。以她心理扭曲的程度,不仅无法自我救赎,这三个多月来那么多人的分析劝告她听进一句了么?冷嘲热讽、谴责漫骂对她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最初我也相信围观也是一种力量(借漂泊先生一句名言),希望能够给予刘谢一家道义上的支持。可是事情总要收场啊,拖的越久,受伤的人越多。
你应该劝说桑兰公开道歉,赶紧撤诉回到父母身边去吧。从开始到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告诉她没有任何机会赢得官司,可她为了敲诈成功,不惜与海明合作,攻击极权政府,报强奸案,现在竟然还要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要说原谅,就请桑兰原谅被告吧!
回复 春月 2011-9-2 11:03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连上帝都宽恕罪人,何况人类?但上帝宽恕罪人有一个前提,就是罪人必须离弃罪恶,然后才能得到宽恕。桑兰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罪恶,叫人如何宽恕她?
桑兰的可恶、可恨、疯狂、恶毒,大家已经讨论的很多了,无需我多言。但桑兰不是天生的恶魔,她今天的疯狂,从心理学上说是有原因的。以她心理扭曲的程度,不仅无法自我救赎,这三个多月来那么多人的分析劝告她听进一句了么?冷嘲热讽、谴责漫骂对她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最初我也相信围观也是一种力量(借漂泊先生一句名言),希望能够给予刘谢一家道义上的支持。可是事情总要收场啊,拖的越久,受伤的人越多。而指望桑兰自己回头是岸似乎不太可能,我是希望能有专业团体、专业的心理医生介入,帮她解脱出来,让这场官司早点收场吧。
有网友说谴责桑兰是为了证明我还是正常人。的确我们是正常人,桑兰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可是一群正常人看一个病人没完没了的耍猴,也不太正常吧。
宽恕,不等于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一定要等到毁灭之后。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10:30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借博主之地谈谈我的看法。现在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谴责桑兰。其实
桑兰还是有值得同情之处的,就像坛子里有人分析的那样,从一个正常人到高位截瘫,正常人都有一个心理接受过程,可是桑兰有么?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英雄,坚强、乐观,仿佛摔了一跤,就天使降临了。虽然媒体选择性报道,我不信17岁的她面对这样的巨变内心没有挣扎和绝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被强压下去了。受伤之初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都没有得

连上帝都宽恕罪人,何况人类?但上帝宽恕罪人有一个前提,就是罪人必须离弃罪恶,然后才能得到宽恕。桑兰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罪恶,叫人如何宽恕她?
回复 月下箫声 2011-9-2 10:26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借博主之地谈谈我的看法。现在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谴责桑兰。其实
桑兰还是有值得同情之处的,就像坛子里有人分析的那样,从一个正常人到高位截瘫,正常人都有一个心理接受过程,可是桑兰有么?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英雄,坚强、乐观,仿佛摔了一跤,就天使降临了。虽然媒体选择性报道,我不信17岁的她面对这样的巨变内心没有挣扎和绝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被强压下去了。受伤之初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都没有得

以前全国人民都同情她,包括中文网的网友,但为什么从反感到恶心呢?是她自己不去珍惜大众的关爱,自己造了一个“门”又一个“门”。看看他男朋友骂人的德行吧,“人以群居,物以类分”,是她自己把自己丑恶的一面赤裸裸的展现在大家面前。当你十几年的同情心和善心被别人背叛的时候,你还会同情她吗?会思考的人绝不会再去同情她的。
回复 zoebb88 2011-9-2 09:17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借博主之地谈谈我的看法。现在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谴责桑兰。其实
桑兰还是有值得同情之处的,就像坛子里有人分析的那样,从一个正常人到高位截瘫,正常人都有一个心理接受过程,可是桑兰有么?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英雄,坚强、乐观,仿佛摔了一跤,就天使降临了。虽然媒体选择性报道,我不信17岁的她面对这样的巨变内心没有挣扎和绝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被强压下去了。受伤之初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都没有得

孙鹰博客:桑兰刑事证供分析之二
桑兰对阿森的“性侵/强奸”指控,是整个刑事报案过程中的核心内容,让我们看看她是怎么说的。

桑兰说她在蒙山耐医院住院三个月,出院后住在曼哈顿阿森家,又是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阿森对她干了些什么?根据桑兰在刑事证词中的叙述,内容如下:(1)阿森有时协助她洗澡,但是每次她母亲都在场;(2)阿森乘她母亲熟睡的时候上了她的床,对她进行触摸(细节省略)。

海明和黄健都把阿森协助桑兰洗澡当作是猥亵或性侵,现在桑兰已经加以澄清:每次都有妈妈在场。桑兰在证词中也没有指责阿森在协助洗澡的过程中有任何不正当行为。不难想象:桑兰高位截瘫,坐不住,洗澡时需要有人扶持,此外进出浴池也需要有人抱进抱出,因此,阿森协助洗澡,完全是在做好事。

桑兰说发生触摸行为时,她还年轻,还没有性经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现在有了男朋友之后,才明白这些都是性行为,但是当时她无法反抗,因为瘫痪,也不敢告诉她母亲,因为怕受到责怪。

这些说法互相矛盾,既然你不懂这些行为是什么,又为什么要反抗,为什么怕受到责怪?你瘫痪无法反抗,你母亲就在你身旁,你不会叫喊吗?

桑兰搬进上州刘家之后,阿森又对她干了些什么?根据桑兰在刑事证词中的叙述,内容如下:1999年4月某日晚上,阿森乘她母亲熟睡之后上了她的床,从后面抱住她,与她发生了性行为(细节省略),这一段,应该是桑兰整个“性侵”刑事报案的重中之重。

根据桑兰的描述,在整个性行为的过程中,看不出她有丝毫被迫和反抗的意思,更没有叫喊求助,这绝对不像是“一级强奸”,倒像是桑兰乘她母亲熟睡时和阿森的“一级偷情”行为。桑兰还作了一个论证:整个过程和她与男友性行为时的感觉相同,即颈部都出现麻痒感。天哪,杨明的色情小说完全写颠倒了,需要全部改写。有人已经发明了2011年网络最新流行语:今天你脖子发麻吗?

桑兰在证词中承认,她与母亲同床睡,每四小时就需要她母亲为她导尿一次。证词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与阿森发生性行为的同时,她的母亲却熟睡不醒,竟然不知道她的女儿就在她身旁与人偷欢。

我看检察官简直就是气坏了,桑兰如此侃侃而谈,是把他们都当成傻瓜了,难怪他们把桑兰的报案书给扔了出来,就连写个书面的回复也免了。

根据桑兰的证词,路平为她做气功治疗期间,某日她发现大腿内侧有血,她说她不知道这血是怎么来的。桑兰没有按照路平的意思,承认这血是因为阿森对她抠抠摸摸所造成的,她甚至没有承认阿森当时在场。按照桑兰在证供中的说法,这血更像是路平利用气功治疗的机会对她抠抠摸摸的结果。路平自己也说,他对桑兰“发功”的时候,不允许有第三者在场。可以说,桑兰的刑事证供,不仅没有呼应路平的证供,反而扇了他一大巴掌。路平这个老不要脸,这回是水洗不清了。

桑兰报案失败后,黄健企图找台阶下,他说性侵发生在曼哈顿阿森家,报案被拒绝,是因为报错地方了,应该去曼哈顿报案。他以为桑兰的报案证词永远不会公开,想不到现在公开了,黄健的谎言也就戳穿了。难怪海明当时讥笑黄健,你想到曼哈顿报案?我给你地址,你去报呀!
回复 庐山谣 2011-9-2 09:16
中国十大恶心人物榜:
十大恶人全国排,桑兰后上居头牌。
冠希本山都膜拜,忘恩负义榜样来。


中国十大恶心人物榜2:
恶人里边排第一,桑兰演技获嘉誉。
日后进军娱乐圈,誓把反角扮到底。
回复 看好戏 2011-9-2 09:07
To: 春月 你曾经说:
借博主之地谈谈我的看法。现在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谴责桑兰。其实
桑兰还是有值得同情之处的,就像坛子里有人分析的那样,从一个正常人到高位截瘫,正常人都有一个心理接受过程,可是桑兰有么?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英雄,坚强、乐观,仿佛摔了一跤,就天使降临了。虽然媒体选择性报道,我不信17岁的她面对这样的巨变内心没有挣扎和绝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被强压下去了。受伤之初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都没有得

美国为杀人者祈祷是因为杀人者也已死了,
不再作恶了,
要是此人还在杀人,
毫无疑问大家要一起来消灭他才是正确的做法。

桑兰还在作恶,
所以必须消灭这个恶人。
回复 春月 2011-9-2 09:02
借博主之地谈谈我的看法。现在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谴责桑兰。其实
桑兰还是有值得同情之处的,就像坛子里有人分析的那样,从一个正常人到高位截瘫,正常人都有一个心理接受过程,可是桑兰有么?从一开始就被塑造成英雄,坚强、乐观,仿佛摔了一跤,就天使降临了。虽然媒体选择性报道,我不信17岁的她面对这样的巨变内心没有挣扎和绝望,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被强压下去了。受伤之初内心的彷徨、挣扎,对未来的恐惧、绝望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疏导,积郁成今天冲天的怨气。当年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也没有现在的心理辅导,造成今天的桑兰内心严重的扭曲。而这样的结果今天都必须由桑兰自己来承受了,难道不值得同情么。今天的桑兰已经这样了,劝说、冷嘲热讽对她都没有用,真希望能有专业的心理医生帮帮她,解脱出来。再这样胡闹下去,害人害己,对谁都没有好处,zf脸上也无光,每个中国人脸上也无光。
当年美国弗吉尼亚校园枪杀案,人们在为死者祈祷时,也在为杀人者祈祷,体现了巨大的人文关怀。我们在谴责桑兰的同时,还是要想想办法,让这场闹剧赶紧结束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