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普评制 //www.sinovision.net/?68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账簿也建在了连上

已有 73 次阅读2019-11-22 11:19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账簿也建在了连上

最近我发表的所有文章,都特别强调了下面这段话:

实事求是、辩证法、螺旋上升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

曼德拉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人类社会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世袭官僚制、终身官僚制、科举官僚制、普选官僚制、委任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这里面当然包括政党、执政党。而

一个科学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实行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也就是要把基层领导干部的评判罢免权交给被他们领导的普通群众——这样一种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也就是普评制,老百姓的普评制,而不是继续交给他们的上级领导。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毛主席所说的:

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五--一零九六页 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习近平关于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当然,首先要用家庭联户代表制或者走婚登记制建成家庭命运共同体,然后,才能建成国家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

以上都是老生常谈,另外,还有一句老生常谈:

在老百姓没有评判罢免权的情况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有可能出、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可能出,而且是层出不穷!没有这么多鲜活的例证加以证明,你们说,我这老生常谈还能谈得下去吗?!!!可是,这鲜活的例证又是多么的令人痛心疾首啊!本不想多谈,但又不能不说。我一个退休老工人,仅仅是希望有一天,关键的少数能够看到、理解、落实这些老生常谈,救民众于水火。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下面请看

三湾改编:毛泽东不仅把支部建在了连上,也把账簿建在了连上!
2019-11-02 12:17:02  来源:激流网  作者:佚名

 三湾改编:毛泽东不仅把支部建在了连上,也把账簿建在了连上!-激流网

  奠定新型人民军队基础的“三湾改编”,毛泽东在把“支部”建在连上的同时,也把“账簿”建在了连上。如果说“把支部建在连上”算的是一笔政治账,那“把账簿建在连上”算的就是一笔经济账;政治账是引领新型人民军队的战略举措,经济账就是构建新型人民军队的战术动作;战略指引战术,但战术决定战略——“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再伟大的理想,也是建立在一针一线的基础上的,这本经济账在当时就起到了一针一线的作用。

  这本经济账就是“三湾改编”后每个连队都要记录的“伙食尾子”账,也是在“士兵委员会”监管下的一本官兵菜金账,更是毛泽东为改革旧军队军饷制度而发明创造的一本“革命账”,并帮助年幼的中国工农红军度过最艰难也最危险的时期。

  旧军队的官兵按不同军阶拿军饷,《西行漫记》就记载了毛泽东短暂从军经历所拿的军饷:“我的军饷是每月七元——不过,这比我现在在红军所得的要多了。在这七元之中,我每月伙食用去两元……剩下的饷银,我都用在订报纸上,贪读不厌。”每月七元是当时二等兵的军饷标准,不同军阶的官兵所拿的军饷差别很大,从几元、几十元到几百元或几千元不等。按月领军饷并支付伙食费及其它个人花费,或养家糊口,就是旧军队的“经济生态”;“当兵吃粮”的官兵缺乏战斗力也就成了旧军队的常态。

  要彻底改变旧军队的常态,又发不起军饷,还得保证队伍有饭吃,这个经济局面该怎么破?毛泽东就从经济公平和民主入手,用看家的财务管理知识创建了部队供应制,核定每位官兵每月的伙食经费标准,分配到各个连队,由连队掌管日常支出,若有节余,节余部分由官兵平均分配。连队为了管理这笔经费,就都建立了伙食账,并接受士兵委员会下设的经济委员会的监督管理,经济委员会要定期清算伙食管理员的账目,切实做到经济公开——这就把“账簿”及其配套制度建在了连上。

  因当时物质供应十分困难,红军官兵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只有五分钱,支出项目包括油、盐、柴、菜等花费,在如此捉襟见肘的条件下,参与伙食管理的官兵还能精打细算,从中抠出一些节余,红军官兵把这种节余称作“伙食尾子”,定期结算并张榜公布后,这些钱一律平等地在最高首长和普通士兵之间分配,给大家零用。所以,建在连上的这本经济账就称“伙食尾子”账,也是广大士兵十分关心的账簿——这便是部队最初的经济基础建设。

  曾经担任过士兵委员会主任的宋任穷回忆说:“士兵委员会的工作,主要放在连里面,一个是政治民主,一个是经济民主,分伙食尾子,管理伙食,管理经济。”不论是政治民主还是经济民主都是理论主张,这些主张必须落实在具体的工作上,才能达到官兵待遇平等的目的,以确立新型的官兵关系。所以,管理伙食就成为士兵委员会的主要工作,而管理伙食的基础是数据,是记录经济活动的账簿,由此可以看出这本“伙食尾子”账在部队经济基础建设方面的筑底作用。

  对“伙食尾子”的建军作用,从杨至成《艰苦转战——毛主席在井冈山的片段》一文可以一目了然:“士兵中有经济委员会管理伙食,一切经济账目公开……有时每天能从油盐菜金中节余一点零用钱(名叫“伙食尾子”),每人每天匀得六、七十文钱。这样的办法在我们连队是很有效果的,特别是那些新来的俘虏兵非常满意。他们在国民党军队里,打仗是不勇敢的;到了我们军队就勇敢了,和我们一样能吃苦,原因在哪里呢?就是他们的精神得到了解放。”这段话证实了经济公开、官兵平等的“伙食尾子”,在解放士兵精神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于“伙食尾子”账的作用,《毛委员在井冈山》一书中《三湾改编》一文也有记载:“为了扫除旧军队的不良影响和习气……毛委员指示在工农革命军的每个连队都要建立一个土兵委员会……三十二团一营一连的朱海南被选进土兵委员会后,因读过几天私塾,被分工监督全连的伙食账目……他便每隔十天,和事务长清查一次伙食账目,不仅保证了合理开支、账目清楚,而且能够做到及时把节余的伙食尾子发给士兵。”

  该书《改造王佐部队》一文也记载了王佐手下的二排长带领第一批参观的士兵来到红军一团驻地的所见所闻:“他们掏出党代表的介绍信,跟哨兵进了营房。抬头望去,床铺整整齐齐,墙上写满了标语。在一幢屋的门框上还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连士兵委员会’几个字。二排长他们很感到新鲜,便跨进门,一眼就看见了贴在墙上的‘伙食尾子’账。一个识字不多的士兵细细看了几遍,以为它是‘薪饷账’,喃喃地说:‘工农革命军的薪饷太少了。’这时,从门外进来的一个工农革命军搭话说:‘不,这是一连的伙食尾子账。’并随即端了几条凳子,请他们坐下,自己则拉过一只脚盆来,边洗衣服边说,工农革命军从毛委员到伙伕,除粮食,一律五分钱菜金,官兵待遇平等。”

  通过这些文献的描述,那群走上雕像的人仿佛又鲜活地走了下来,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可以感受到那种当家作主的自豪、积极的革命热情和建设红军这支新型队伍的责任感——这无疑都是“把支部建在连上”和“把账簿建在连上”共同作用的结果。

  “把账簿建在连上”跟毛泽东从小积淀的会计素养有关,这个举措不仅有力地支撑了“把支部建在连上”的伟大改革,也让这支光荣的革命队伍由此形成了节衣缩食、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很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由此保持记录伙食账的习惯,比如朱敏在《回忆我的父亲朱德委员长》一书中就提到,解放后朱德委员长“每个月都要亲自检查伙食账,为的是看看有没有超过一般人的生活水平”。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也珍藏着朱德和康克清省吃俭用、无论多么困难都没有舍得花掉的“伙食尾子”——3枚壹圆面值银元和1枚五分面值的铜币,还可以让今人从这几枚“伙食尾子”,看到那段艰难而辉煌的岁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