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普评制 //www.sinovision.net/?68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普评制点评赵灵敏 香港反对派何以任性

已有 187 次阅读2019-12-14 10:54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普评制点评赵灵敏 香港反对派何以任性

很少有人知道恩格斯就嘲弄过“依靠普选权来治理国家就象绕道合恩角时迷失了航路的海船水手一样:他们不研究风向、气候和使用六分仪,却用投票来选择方向,并宣布多数人的决定是不会错的。无论是对于个人或对于社会来说,问题都只在于发现宇宙的真正调节者,发现和当时 的一定任务相关的永恒的自然规律,并依照这种规律行事。谁给我们揭示这些永恒的规律,我们就跟着谁,“哪怕是俄国的沙皇,宪章派的议会,坎特布里的大主教或是达赖喇嘛”。但是我们怎样去发现上帝预定的这些永恒的意旨呢?采用每人发一张选票然后统计人数的普选制来达到这个目的,无论怎样也是下策。宇宙有它独具的特点 ,它始终把自己的秘密只显示给少数经过挑选的人,显示给极少数贵人和贤人。因此从来没有一个民族能够在民主的基础上生存。也许有人提出希腊和罗马来?但是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它们根本不是民主政体,这些国家的基础是奴隶制。”参见(马恩全集第七卷 305页 评托马斯·卡莱尔 当代评论)【你比如,普选选出希特勒危害全世界,普选选出陈水扁危害全台湾,普选选出叶利钦苏联解体。】

9月1日,我刚刚发表了普评制点评邓小平大智慧处理香港回归的文章,文章说:
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核心内容有两条一、【五十年不变的核心是指实行开放政策而不是指其它政策。】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核心是指参与者必须是爱祖国爱香港的人,香港特区政府的特首是由中央政府任命的,所以,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

普评制为什么要点评列宁关于解散立宪会议的讲话?因为香港迟迟未能止暴制乱,全国百姓全不满意!
中国传统哲学和马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辩证法和螺旋上升。 吴仁宝讲,千难万难,实事求是最难。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什么头撞南墙,一次不行,两次不行,十次八次还不行?为什么非得要在普选制这一棵树上吊死?列宁就不是这样,普选产生的立宪会议,多数人反对苏维埃革命政权,列宁就用士兵把立宪会议给驱散了。

面对香港乱局我不得不再次强调:
27年前我就确定
普选制的第一大弊端:选人不准,用人不当。参见
【博客中国】
普评制论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护身符的历史作用和历史比较(全文)
作者:普评制 时间:2009-06-02 09:45 

有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是
选出希特勒危害全世界,选出陈水扁危害全台湾。
选出反对派议员危害全香港!!!
普选选出叶利钦俄罗斯联邦第一任总统苏联解体。
普选制的劣迹斑斑
全世界的精英们为什么还要迷信它?
为什么一点儿经验教训都不吸取呢?!!!

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不得不承认,列宁才是实事求是的高手,在革命的关键时刻,

他指出:谁要是说我们以前拥护过立宪会议而现在却把它“驱散”,那他就是没有一点头脑,只会说一些漂亮的空话。因为过去,同沙皇制度和克伦斯基的共和国相比较,立宪会议在我们看来,要比那些臭名昭彰的政权机关好,但是,随着苏维埃的出现,这种全民的革命组织当然无可比拟地高出世界上的任何议会,这种现象我还在4月间就已着重指出。苏维埃彻底摧毁资产阶级和地主的所有制,促进彻底的革命,即扫除一切资产阶级制度残余的革命,推动我们去引导人民建设自己的生活。

同时还指出:只要卡列金仍旧存在,只要在“全部政权归立宪会议”的口号下仍旧 藏着一个“打倒苏维埃政权”的口号,我们就无法避免内战,因为我们决不会为换取世上任何东西而让出苏维埃政权!(热烈鼓掌)立宪会议再次表示要拖延苏维埃向它提出的一切迫切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和任务,我们已经给了回答:一分钟都不能拖延。【什么意思?就是要把在事实上,支持港独,反修例,反23条的立法会议员清除出去,让一切应该通过的法案及时通过,不能拖延一分钟。】根据苏维埃政权的意志,现在解散不承认人民政权的立宪会议。里亚布申斯基之流的大本营被粉碎了,他们的反抗只能加速和引起内战的重新爆发。

立宪会议立即解散,苏维埃革命共和国一定胜利。(热烈鼓掌,转为经久不息的欢呼)

《列宁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关于解散立宪会议的讲话 》

下面再让我们看看修例风波中建设力量为何斗不过反对派?【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在实行普选制的条件下,老实本分的德国百姓和共产党怎么会斗的过希特勒和冲锋队呢?这叫什么?这叫劣币驱逐良币,爱国爱港的何君尧没能当选,玉石俱焚的煽暴派却能当选说明什么?说明普评制论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护身符的结论非常正确。

下面请看

赵灵敏:香港反对派何以“任性”? 
发表于 2015-7-17 作者是中国资深媒体人

审时度势

因为建制派议员的策略失误和离席,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方案在立法会以8对28的悬殊票数遭否决。有人调侃说,如果在场的28名反对派议员灵机一动都投了赞成票,政改方案仍然达不到通过所必需的三分之二多数,到时场面会更难看。理论上确是如此。但现实中这一幕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否决政改是反对派的一贯立场,不管他们为了什么目的临场投了赞成票,都难向支持者交代。因此更大的可能是即便所有建制派议员都在场投了赞成票,政改方案仍然会被否决。

香港政改表决的戏剧化场面,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来说肯定是有失颜面的事,不过面子事小,对北京来说,狙击反对派、避免其成为西方势力的“特洛伊木马”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对特首梁振英来说,普选拉倒就意味着下次特首选举还按老规矩来,连任的可能性很高,未来还可能跻身国家领导人之列。而对于一直以推动普选为主要诉求的香港反对派来说,虽然他们否决了“假普选”方案,没让北京的图谋得逞,但未来几年政改都不会重启、即便重启也必需按照全国人大“8.31”决定来办,因此在经过两年多的折腾、付出巨大的政治经济社会代价之后,香港的政改问题不但寸功未进,反而平添了难度,“真普选”实现的可能性比之前是更渺茫了。这应该不是反对派希望看到的局面。而这种局面的出现,和反对派自残式的胁迫策略有很大关系。

过去很多年,中央政府和反对派一直缺乏沟通和互信,而普选的决定权在北京,无论是否喜欢,这是一个政治现实,因此反对派想问鼎特首,就需要让北京有安全感,相信反对派也是爱国爱港,这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道理。但在现实中恰恰相反,反对派采取的是恐吓策略,一方面坚持于《基本法》无据的“公民提名”和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国际标准”,另一方面不断扬言要“占领中环”、罢课罢市。而对中央政府伸出的橄榄枝——和中联办主任见面、到上海会见负责香港政改的官员——则要么拒绝接受,要么虚与委蛇。最终,反对派不但没有消除北京的疑虑,反而加剧了北京对他们的不信任,“8.31”决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

此后,反对派的胁迫策略变本加厉。为了让特区政府难堪,他们以香港的民生和长远竞争力为代价,在立法会无休止地“拉布”,无论是长者津贴、财政预算案还是开设创新及科技局,莫不受到不同程度阻挠,港府施政寸步难行;为了恐吓中央政府,发动了为时79天的“占中”行动,大量普通市民的生活受到影响,香港的法治遭到践踏,社会严重撕裂;对于少数本土派呼唤“港独”、羞辱大陆游客的行为,反对派则态度暧昧,不置可否。

显然,反对派是想通过把香港搞坏来给北京颜色看,迫使其在政改问题上让步。为了反对而反对,以自身的沉沦为代价,目的只是为了让对方不高兴,这种做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不理性。

香港反对派的任性,有这么几个思想根源:一是在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北京的领导地位。尽管香港在形式上已经回归18年了,但人心的回归仍需时日。由于香港经历过一个半世纪的殖民统治,很多香港精英又在英美受教育,因此面对英美时是一种臣服和巴结的心态,以他们的价值观为自己的价值观,以获得他们的赞赏为至高荣耀;而面对发展程度不如自己、战乱灾祸频仍的大陆,则有挥之不去的恶感和偏见。可以说,看不起大陆在很长时间里已经成了香港人的集体意识。

回归之后,邓小平所承诺的“五十年不变”就广泛理解为“五十年不管”,不仅过去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依旧,连去殖民化和爱国教育也不敢搞。这样一来,很多香港反对派心中对英美的认同一直没有改变,“一国”对他们而言仅仅是一个空洞和抽象的符号,缺乏实质性的内容。而大陆社会的种种弊端,比如食品安全、群体性事件、对异议者的打压等,则成了反对派排拒国家认同最方便的借口。这样一来,他们对中央政府就缺乏应有的尊重,对爱国爱港等话题,往往采取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态度。

二是对香港的实力、中国的崛起和政治博弈的现实缺乏正确的认识,相信“中国崩溃论”,认为中国当前的体制不会长久。今年初,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浸会大学副教授陈家洛曾公开表示说:“我时时在班上挑战我的学生,问他们有无想过有天早上醒来,五星红旗升不起,有无想象过历史重担要忽然落在他们身上。要想象它(威权政府)倒下来,要有alternative,搞运动就是要有alternative……”。既有此心态,也就没必要花心思和你打交道,只需要坐等你崩溃就是。

三是认为为了民主可以不择手段。反对派经常进行的论述就是,香港目前的贫富分化、教育、市政建设、空气污染等所有问题,都是不公平的选举制度造成的。一旦有了“真普选”,官员对人民负责,民生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这一套话语看起来很有说服力,但却忽略了全世界大量实现了“真普选”的国家,却被治理得一团糟的现实

应该说,香港反对派和北京中央政府的博弈,根本上不是有无民主的问题,而是民主的多少和快慢的问题。就算反对派提出的“真普选”方案,也一样有人可以提出比之更民主的方案,这种比赛可以无穷无尽地进行下去。而一旦相信民主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就很容易忽略现实中一点一滴的进步和努力,而是追求毕其功于一役的终极解决方案,加上因为追求民主所带来的道德光环和优越感,也很容易让当事者把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斥责为专制和犬儒,认为只有自己代表真理。

四是认定北京会在最后关头让步。自回归以来,北京在治港问题上可谓节节败退,不论是“二十三条”立法还是董建华下台,抑或是国民教育和2010年立法会选举方案,最后都以退让告终,这使得很多反对派心存幻想,认为北京这次一定还会让步。但由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换届,加上此次政改事关重大、国内民意又因为地铁上吃东西等事情而憎恶香港,使得中央政府坚拒退让,强硬到底,香港反对派的希望落了空。

以上种种,造成了香港反对派的“任性”。而综合方方面面的情况可以看出,在激进“本土派”的裹挟推动下,未来反对派只会继续自残式的胁迫策略,越来越激进,越来越不妥协,而这除了让北京更强硬之外,对双方的关系不会有任何好的影响。“激进-强硬”的恶性循环已经形成,香港问题的未来前景并不乐观。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