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普评制 //www.sinovision.net/?68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胡愈之对夺取全国预测得比毛主席还准

已有 105 次阅读2019-12-15 13:19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胡愈之对夺取全国预测得比毛主席还准

最近我发表的所有文章,都特别强调了下面这段话:

实事求是、辩证法、螺旋上升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

曼德拉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人类社会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世袭官僚制、终身官僚制、科举官僚制、普选官僚制、委任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这里面当然包括政党、执政党。而

一个科学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实行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也就是要把基层领导干部的评判罢免权交给被他们领导的普通群众——这样一种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也就是普评制,老百姓的普评制,而不是继续交给他们的上级领导。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毛主席所说的:

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五--一零九六页 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习近平关于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当然,首先要用家庭联户代表制或者走婚登记制建成家庭命运共同体,然后,才能建成国家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

以上都是老生常谈,另外,还有一句老生常谈:

在老百姓没有评判罢免权的情况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有可能出、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可能出,而且是层出不穷!没有这么多鲜活的例证加以证明,你们说,我这老生常谈还能谈得下去吗?!!!可是,这鲜活的例证又是多么的令人痛心疾首啊!本不想多谈,但又不能不说。我一个退休老工人,仅仅是希望有一天,关键的少数能够看到、理解、落实这些老生常谈,救民众于水火。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下面请看

他是四十六年后才解密的秘密党员,对夺取全国预测得比毛主席还准
原创 刘继兴 2019-12-15 14:05:51

1933年9月,37岁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中央执行委员胡愈之被秘密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归中央特科领导,不参加党的基层组织活动,也不参加群众性革命团体,只与中央特科单线联系,以民主人士身份从事社会活动。这一秘密,一直到1979年中共中央公布了在民主党派中工作的中共党员名单,人们才得知胡愈之已经是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了。

胡愈之是浙江绍兴上虞人。上虞人杰地灵,曾诞生了古代的有哲学鼻祖王充、竹林贤士嵇康、一代名相谢安、山水诗人谢灵运、明清书画大家倪元璐、中国近代气象学和地理学奠基人竺可桢、国学大师马一浮、散文大家夏丏尊、商界巨子经叔平、考古和古文字学家陈梦家、《新华日报》第一任社长何云(著名烈士)等。仅从宋至清的科举考试中,上虞荣登进士者有407位,其中还出了8名状元。

1911年,15岁的胡愈之以县试第一名考入绍兴府中学堂,当时鲁迅正在该学堂任学监兼博物课老师。以后在上海多年,胡愈之一直战斗在老师鲁迅身边。胡愈之晚年在他的自述中提到他正是在辛亥革命前夕,在绍兴府中学堂“和鲁迅先生结下了师生之谊”,“鲁迅是我最尊敬的师长”。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各界进步人士陷入极大悲恸之中。胡愈之敏锐地意识到:必须尽快着手《鲁迅全集》的整理、编辑、出版工作,鲁迅先生未公开发表的遗作与手稿倘若落入国民党当局手中,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1936年11月,胡愈之向上海地下党组织汇报了编辑出版《鲁迅全集》的想法,党的负责人刘少文等商议后表示:在国家和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迫切需要用鲁迅精神来唤起民众,支持抗战,要动员、利用一切力量,尽快组织出版《鲁迅全集》。

胡愈之很快写出《鲁迅全集》编辑分类大纲,与鲁迅夫人许广平商议。两人细致归纳,统计出鲁迅已出版的文集、译著、发表的作品共约400万字,未公开面世的译文、手稿约200万字。以体裁、内容归类,《全集》拟分20卷,总计600余万字。

1938年8月10日,200套32开本,封面、扉页加注编号的精装《鲁迅全集》面世。胡愈之把编号058的《鲁迅全集》交上海党组织转送党中央。当时,恰逢上海《读书》杂志编辑杜元启、匡乃成等4人投奔解放区,便将这套书带到了延安。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人非常高兴,每人取得几卷交换阅读。在历史照片“毛泽东摄于延安窑洞”上,仍可见书桌上摆放着三本首版《鲁迅全集》。

胡愈之作为一个文化人,却对天下大事有精准的分析,他曾有个后被应验的预言,令人不得不佩服。

1948年夏天,胡愈之从香港到大连,准备由大连转到华北解放区。那时李一氓正在大连主持工作,接待了他。有一天,两个人谈起了当时的战局。他对李一氓说:“毛泽东同志估计的胜利时间从现在起还要两年,在我看来,胜利时间不要两年。”

“你是怎么估计的?”李一氓问。

胡愈之胸有成竹地分析道:“除军事形势外,还有一个人心向背问题。国民党不仅军事崩溃了,经济也崩溃,因而人心亦崩溃了。你们没有看见在国民党区域不论哪一个阶层,都希望解放军胜利,希望蒋介石垮台。”

经他这一说,李一氓不禁大为欣喜,连声说:“你这个看法有道理,我完全相信。”本来,李一氓是想等有方便的人同路时,陪送胡愈之到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平山县去的,现在听了胡愈之的见解,便立刻报告了旅大区党委,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见解,建议应该马上送胡愈之去平山县。经过旅大区党委的研究,他们就专门为胡愈之组织了一次交通和护送。

在胡愈之即将离开大连时,李一氓还向他提醒:“到了平山后,一定要把你的这个看法告诉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

胡愈之到了平山县不久,就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胡愈之遵照李一氓所叮嘱的话,就把自己对战局的看法坦率地说给毛主席听。毛主席对胡愈之的看法也很重视。随后就与中共中央的其他领导人进行了研究。

毛主席吸取了胡愈之的意见,又根据自己掌握的国共双方的军事形势,作了更为准确的分析,在1948年11月14日又写成《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对自己原先的估计进行了更改。他在文章中说:“这样,就使我们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原来预计,从1946年7月起,大约需要5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为此,知情者李一氓后来曾著文《高明的预见》,记述了这件事情。

李一氓曾任中联部副部长,中纪委副书记等职。李一氓在此文中还说,胡愈之历来善于分析形势,1974年以后,他们经常在一起做未来形势的估计,胡愈之的判断与后来的现实大致相同。由此看来,称集记者、编辑、作家、翻译家、出版家于一身的胡愈之为奇人或预言家,一点儿也不为过。

建国后,胡愈之是光明日报社第一任总编辑、全国新华书店总经理,出版署第一任署长,还是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民盟中央副主席和代主席。

1956年2月毛主席与出席政协会议的委员交谈,左4胡愈之

建国初的一天,毛主席在中南海勤政殿与文朋相聚。当他看到新闻署署长胡乔木与出版署署长胡愈之在谈笑时,便雅兴顿生,遂作一上联:“新闻胡,出版胡,‘二胡’拉拉唱唱。”请众人续对。在座的专家、学者们无不为毛主席的趣味比喻和精巧构思所折服,纷纷苦思冥想,却无人能对,一时传为佳话。

晚年时期,胡愈之出任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副国级领导人之一。1986年1月16日,胡愈之在京病逝,享年90岁。他毕生廉洁奉公,风范长存。(刘继兴)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