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普评制 //www.sinovision.net/?68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袁世凯之子袁克文:僧道和妓女都为他送葬

已有 62 次阅读2020-11-25 13:28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袁世凯之子袁克文:僧道和妓女都为他送葬

最近我发表的所有文章,都特别强调了下面这段话:

中国传统哲学和马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辩证法和螺旋上升。【我是60岁以后,才开始领悟,这其中道理的。】

实事求是是中国共产党七大所正式确立的思想路线,更是邓小平理论的精髓。

吴仁宝讲“千难万难,实事求是最难”。【吴是将近70退下来,将近80答记者问时才讲的这句话。】这句话的背后,是吴仁宝经过几十年的探索,付出很多代价,经历很多挫折,甚至失误后的宝贵领悟。

小平同志讲:“制度是决定因素”“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邓小平文选》第2卷,273页、333页)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制度才能起到决定性的历史作用呢?!!!小平同志又说:“最重要的是用人权”(邓选3卷166页)。通过反反复复的比较研究,历史告诉我们: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在前进、在变化(即世袭制在向民选制,民选制在向民评制方向前进)才是大国崛起的根本原因。

曼德拉也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人类社会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世袭官僚制、终身官僚制、科举官僚制、普选官僚制、委任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这里面当然包括政党、执政党。而

一个科学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实行真正负责任的民选民评制。也就是要把基层领导干部的评判罢免权交给被他们领导的普通群众——这样一种最带根本性的组织用人制度,也就是普评制,老百姓的普评制,而不是继续交给他们的上级领导。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毛主席所说的:

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五--一零九六页 只有这样

才能实现习近平关于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当然,首先要用家庭联户代表制或者走婚登记制建成家庭命运共同体,然后,才能建成国家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

以上都是老生常谈,另外,还有一句老生常谈:

在老百姓没有评判罢免权的情况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有可能出、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可能出,而且是层出不穷!没有这么多鲜活的例证加以证明,你们说,我这老生常谈还能谈得下去吗?!!!可是,这鲜活的例证又是多么的令人痛心疾首啊!本不想多谈,但又不能不说。我一个退休老工人,仅仅是希望有一天,关键的少数能够看到、理解、落实这些老生常谈,救民众于水火。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下面请看

袁世凯之子袁克文:僧道和妓女都为他送葬
2020-11-23 11:20 星岛环球网 来源:广州日报

袁克文:字豹岑,别署寒云,被称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

袁克文,字寒云,和张伯驹、张学良、溥侗并称“民国四公子”。所谓公子,言外之意,是说老爸很牛,袁克文毕竟是袁世凯这根上发出来的,袁家次子。袁世凯、袁克定父子热衷帝制,袁克文冷眼旁观。他写了一首诗《感遇》:“乍着微绵强自胜,阴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去骄风黯九城。隙驹留身争一瞬,蜇声催梦欲三更。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高层。”正是各方的解读,使得袁克文名声大噪。

袁克定把风流倜傥、多才多艺的袁克文当作潜在的竞争对手。于是历史上的一幕重现:时人把袁克文看作曹植,把其父袁世凯比拟为曹操,袁克定自然是陷害弟弟的曹丕了。

1912年袁克文避至上海。他主动造访黄金荣,给黄金荣带去的见面礼是10枚英国人铸造的黄金纪念币——袁世凯请英商专门造的,用来纪念他成为大总统。袁克文加入了青帮,辈分比黄金荣、杜月笙还高。

入得青帮,上得青楼。袁克文除了作诗画、爱藏书、赏古玩、唱京昆之外,他的爱好是出入青楼。在上海滩,有了青帮老大的护身符,出入欢场,醉生梦死。

除元配妻子刘梅真外,他还娶了5个姨太太。没有名分或“一度春风”的情妇那就更多了。克文择女,讲究色、才、艺、德四全。凡是和他有过交往的女子,个个是名媛、才女。

当筹安会紧锣密鼓进行秘密复辟的活动时,袁克文明确表示反对。进谏的结果可想而知,被袁世凯斥为书生之见,不足以论天下事。袁世凯不听这位书生之见,当了八十三天的皇帝,遭到全国的反对,便一命呜呼了。家事国事,一片苍凉。此后的人生,如同一场大戏,急转直下,荣华富贵,生死枯荣,袁克文已经看破红尘。

1931年正月,袁克文染上了猩红热。他短暂的一生,就像一场猩红热。在猩红的戏台幕布上,中宵拔剑为起舞,誓捣黄龙一醉呼。戏台的大幕缓缓合拢。3月22日,猩红热还没痊愈,这位风月盟主就去会了一次旧相好,可谓“躺着风流,抵死缠绵”。回家后旧病复发,不治身亡。

送袁克文最后一程,自发组织起来的僧尼道士达4000多人,另一支自发的队伍是上千妓女,她们发系白头绳、胸戴袁克文头像徽章,统一装束。在出殡的队伍中,因为僧道和妓女的出现,抢了前来公祭的徐世昌、于右任、周瘦鹃等名流的风头。生前风流,死后仍导演这么一出戏,42岁的袁寒云,不枉潇洒走一回。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