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小月 //www.sinovision.net/?70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小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留学上海(六)

热度 1已有 4147 次阅读2010-6-24 10:45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留学上海

                      (六)

不知又睡了多久,林家海被奇怪的撞门声吵醒。

“外面发生了什么?谁这般不轻不重、时有时无地半夜砸门,这在美国又是不可思议的。”林家海走到门前,谨慎地撩开猫眼的遮片,凑近往外看。自家的门前倚靠着一个女的,对面还有个男的,两人低声地嘀咕着什么。男的试图拉女的走,女的却不情愿,拉扯挣脱中就发出了撞门声。双方似乎都懂得克制,一有声响就打住,沉默一阵后又启动下一回合的嘀咕。

林家海用一只眼静静地观察一会,憋不住拉开门骂道:“半夜三更,你们在别家的门前搞什么鬼。”

殊不知女的后倾的身躯冷不防失去门的依靠,脚跟又被门槛堵住不能后移,仰脸朝天,重重摔在林家海的脚下。

“喔哟哇!”女的发出不敢放肆的释放痛苦的呻吟。

林家海定睛看分明,忍受突然撞击的昏晕而紧闭双眼的她不就是“眉间尺”吗!令人不可理解的是她为什么在承受不明打击时还要学上海话,难道这是学戏的异地求存的本能反应?

因被熟人撞破龌龊一幕而张嘴吞舌的男的竟是老友拳师老侠客,匪夷所思!

“拳师,难道现在的江湖,你是这样帮人的?”林家海边责备老友,又急忙蹲下身扶起“眉间尺”。幸好,她后脑勺没出血,但隆起一个包。美芬睁眼认出是假新疆佬,被疼痛扭曲的樱桃脸变幻出如获救星的喜悦,继而低下头去像要掩饰不期然相遇而一时又解释不清的尴尬。

这时节,林家海不想追问什么,先请受伤的姑娘进里屋客厅躺于皮沙发上养息,又示意老侠客也进来落座,随手关门,怕再闹出声响惊扰四邻。

老侠客转瞬恢复常态,翘起二郎腿悠忽,举眼审视四周,像评审员般地开腔:“装修不错,家具上乘,但我还是想不通你怎么会下榻于这样的平民里弄。我介绍你去住鳖鱼头的星级旅馆,五五折,小姐上门服务,绝对干净。海外归来,拿出点人民币算什么,毛毛雨啊。想得开的人要讲究生活的品质,千万不要坐失享受上海的繁荣带来的成果”

有见识的上海人好为人师,即便论等级属下三流,而几分钟之前该家伙还有劫持民女之嫌,油滑的老侠客随时有化被动为主动的天才,转换话题便教训人。

刚安静下来的外来的良家姑娘却受不了,受辱似地从沙发上跳起来,面对主人说:“师傅,不打扰了,我该回自己的住处,现在就走。”

“我怕你头晕有不良反应,静坐观察一阵再说。”

“我没那么娇嫩,摔一跤就瘫了。我住处也不远,穿出前弄堂,过马路就到。”姑娘的态度十分坚决。

“你摔在我家,不管缘由为何,我也有一份责任,让我陪你一起去。”

姑娘把戒备的眼光投向老侠客,没给主人以是与否的回答。显然“眉间尺”还是怕老侠客可能的再纠缠。

“我先告辞了。”善于看山观水的老侠客立即想开溜。

“请不要跑得那么快,陪着一起走,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带她来这栋楼。”

场面上,老侠客在老朋友面前不能不讲廉耻和脸面。于是,三人下楼,护送的路不短也不长,老侠客却也能把复杂的事交代得简单明了。

事情是这样的:

自林家海从“鱼港深巷”走后,老侠客确实不负老友的嘱托,当着众姑娘的面,要老板娘高抬贵手,给新来的外来妹放一码。蓝眼睛也够爽快,说一切好商量。众姐妹快收拾一番,打扮出俏丽样赶场子去,逗得大老板开心了,大把钱撒来似雪飘。美芬你也给点面子,抹干眼泪一起去。徽州姑娘依仗有人护着,也放大胆去淌浑水。

到了千喜年大旅馆,黄格致暗里对招来一群缤纷彩蝶的手下说,临门一脚受阻,球场上杀出两个不知背景的争标的堵道者,鳖鱼头看似马大哈,守门喊价也有一套。好在今天地方上的头也来了,听说鳖鱼头的后台就是他。上层烧香我把捏得住分寸,土地庙的公公才压得住魔高一丈的大鬼头。鳖鱼头心气太高,旗下几家公司分东西南北中同时放烟火庆贺,说是与当地父老同乐,实是土财主的自我陶醉。他凭什么富起来,一个打赤脚的生产队长,把全村的土地由个人出面作交易,赢钱后再买邻家大队闲置的土地,土地翻土地,就变成大地主。我今天冲喜买地可能选错了时机,鳖鱼头的烟火钱作为附加值全摊在本是我祖上的那块地上,超越时价自然逼退我买方。做生意也像打仗,正面攻不下,就迂回到后面做文章。下一回吃吃喝喝中,我们要反客为主,想办法把风头夺过来,至少捞回一个开心。

老侠客心知肚明,即与百花丛中最鲜丽的蓝眼鸠婆默契沟通停当。

千喜年大旅馆的底层正厅上,席开五十桌,原鳖鱼头生产大队的全体村民扶老携幼竞来相贺,免费吃新开店的第一餐。

社会上有头脸的人物,沿电动阶梯通道,登二楼小范围的贵宾厅。贵宾厅的正中有一个可供观摩的小舞台。赴宴未带女伴的宾客可以自行挑选展示于舞台上的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浑身骨骼都能动的冰山上来的女客毫无悬念地夺得头筹,陪坐与于地方头的身边,鳖鱼头点了另一路朋友送来的娇娘,黄格致中意清纯的“眉间尺”,……一眨眼舞台清空,正宴开始。

昔日水泊梁山“忠义厅”上好汉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鳖鱼头一样豪爽,酒要大碗,但食不厌精,佐酒的却是鱼翅、海参、龙虾、象牙棒……。酒过三巡,鳖鱼头唱喏,太平盛世酒不醉,莺歌燕舞搞气氛,谁个姑娘出来表演助兴。蓝眼睛应声出台,扭了个新疆式的贵妃醉酒。回座时,首席的头斟满一杯与以嘉赏,女掌柜一口饮了,成熟的新疆葡萄更妖娆。鳖鱼头身旁的娇娘也不甘示弱,站出来唱一首夜来香,嗲声嗲气的轻歌曼舞也博得满堂喝彩。接下来的笑闹、戏谑层出不穷,后浪盖过前浪。

黄格致与地方的头频频交杯,酒后露真言,说自己在美国和香港做生意时认识几位北京的高干子女,国内上面的大事不愁摆不平,但有些下面的小事却理不顺。头问小事出在哪?黄格致讲出因买地价位太高而搁置的事。头说这好办,招商引资是我们工作的重心,三天后就可听回话。黄格致立即铆住,三天后,在小南国的某包房见。你身旁洋气的蓝眼睛是我公司人事部经理的朋友,届时必到。头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来这里找当家的。吃无所谓,气氛要好。我比较老派,爱听革命样板戏,时兴小姐都唱不来吧。

在一旁的蓝眼睛插话,样板戏唱得刮刮叫,坐在黄老板身旁的小姐还是科班出身。黄格致肃然起敬,语带夸奖地怂恿,有城府的角儿不露声色,看在先前我曾为你敬过酒的情面上,给这里的领导唱一段吧。“眉间尺”心里的疙瘩尚未解开,一味推辞,说以后看机会。蓝眼睛急了,凑近美芬的耳朵小声保证,你唱过一段,让我过关,那块保险箱里的石头就还你。“眉间尺”听后不再忸怩,大咧咧地走到舞台中央,蓦地一个踮脚抬手的亮相,唱出一段清脆的“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中国国剧后脑腔的共鸣太具震撼力,顿时搅起大厅汹涌的捧场。

  领导叫好,小铁梅又回来了。

  鳖鱼头酒醉乱喊,这姑娘唱得绝,我认她做干女儿。

  黄格致鼓掌助兴,再来一个。

  “眉间尺”没被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冲昏头,却径直走到蓝眼睛面前,钉住她要取回属于自己的石头。女掌柜脸露不快,你怎么这样死心眼,不看山水场合,现在我去哪拿给你。黄格致觉察两个女人之间有隐情,使个眼色要老侠客居中调解。

  老侠客过去和蓝眼睛搭档叽哩咕噜商量了一阵,女掌柜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交给老侠客,冷冷地对美芬说,你跟他去拿,得手以后不要忘了回到这里来谢谢美国来的黄老板。

  老侠客眯眯微笑并饶有风度地向首席的重要人物交代,唱戏的小姑娘患有感冒,陪她出去买点药后再回来。

  千喜年大旅馆离“鱼港深巷”小饭店不太远,但老侠客还是叫了辆出租车赶回去。巧的是女掌柜的租房就在林家海住处的头顶上的五楼,美芬跟着老侠客兴冲冲地登楼,于二楼右边一家的门前突然打住,她脸露狐疑地问,记得女掌柜的保险箱有密码,你知道吗。老侠客想着别的什么,信口回答,密码不知道,有钥匙进她的门,什么都可解决。美芬说,那我们回去,问清密码后再来。老侠客说,既然我们已到这里,先进门去试试。美芬说,没密码,我不试。老侠客听后,有些乱阵脚,一边说,时间紧,拿了石头我还得赶回去见黄老板;一边伸手拉驻地不前的姑娘。男的手一动,女的心底警觉,我决不跟你再登楼,两个人这样地进门,后面的事说不定更毒。老侠客伺机揩油的阴暗心理被挑破,不免老羞成怒。于是就有了林家海在猫眼洞里看到的后续的拉扯动作。

  全程听完老友的陈述,林家海连连摇头,感叹上海滩的旧戏怎么就在自己的身边续演新本。

  老友生怕海归不理解新上海多维的新生态,又开导人似地说,要赚大钱,无论通天大道,或者旮旯角落,哪里都有潜规则。外来妹要从小姐变为大姐,怕被拔毛混不出头。

  林家海不敢苟同,但心里话只说出三分,我看那些小姐妹本都是纯的,请你们这些老江湖、老法师多积德,不要在人家求生存的道上乱拔毛。不过那块石头还是拜托你去取回来。事办成后,我请你去国际饭店第二十四层吃饭。老侠客模棱两可地回答,本人尽力而为,但成事在天。

  美芬的住处到了,三人在分道处告别,各自走开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liushuai2009 2016-5-22 01:53
分享
回复 琴心明月 2011-9-3 04:09
你好:寓意深刻,美文欣赏
回复 红袖 2011-7-5 05:26
这个想揩油的烂仔。不过,目前国内的一些年纪轻轻、却住豪华房开豪华车的小女子都是将耻辱化为进钱机会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