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将军墨 华夏情GUANG LI //www.sinovision.net/?74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艺术无国界 世界因为和谐 [USA]北美中华书法艺术家学会shu hua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马寅初顶了毛泽东谢绝周恩来告诫胡耀邦

已有 1959 次阅读2012-10-10 10:06 |个人分类:谈今道古|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作者:金汕博客

 





当今民国热不是没有缘由。多少年来民国被妖魔化了,自小的教科书就把民国描绘的一无是处甚至十恶不赦。如今允许研究民国,哪怕允许在限定的范围内研究已经是个进步。

最近看了几个从民国走向新中国的人物,都倍感唏嘘。无论为保住北京城墙痛苦上书的梁思成,还是坚守学术观点在凄惨中去世的陈寅恪,乃至主张控制人口的马寅初,其经历都是一首首凄婉的史诗。他们当时都败了,而且败得很惨,甚至受尽批评凌辱。他们有的表面服了,有的沉默了,有的致死不服……但历史最终做了最公正的评判。

我读了有关马寅初的一些资料,尤其杨勤民先生的回忆,更对这位铮铮铁骨的知识分子肃然起敬。

马寅初的经历很独特,这位1906年就赴美国留学,先后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大知识分子做了几个政权的高官。他近百年前从在北洋政府财政部当职员到1919年任北大第一任教务长,再到1928年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员和出任财政委员会委员长、经济委员会委员长,到解放后出任浙江大学校长,北京大学校长并兼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等职,可以说一生兼具官员与学者两种身份。他活了101岁,因此在改革开放年代又做了北大名誉校长和重新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这也许是不少知识分子所期盼的,试问今天那位学者不愿做大学校长,不愿做人大常委?但回顾马寅初的一生,他并不是安于做官的人,也是不怕丢官的人。他坐过蒋介石的牢,因为他反对吸食民脂民膏的官僚资本主义,他毫不含糊地把矛头对准蒋介石的亲属: “这种上上等人,就是宋子文和孔祥熙。对他们,不但要征重税,而且要撤职!要求蒋委员长大义灭亲!”马寅初一介书生,敢于在太岁头上拔毛,真是可敬可佩!他被囚禁于集中营达数年之久。解放后,这位高级民主人士也受到了火力极为猛烈的批判,被免职,被侮辱,但他没有屈服,始终坚持真理。终于在晚年看到了他维护真理的胜利。

马寅初自称自1939年开始“无时无刻不与共产党在一起”。但他做共产党的朋友不是一味歌功颂德,他要做诤友,要为国家存在的隐患提出警示。马寅初作为经济学家,感到中国人口增长过快会影响国家的发展。他在著名的《新人口论》中提出中国人口很可能已超过1953年人口普查得出的年增殖率为20‰的结果。 “三十年后同实际的人口数字一比,就会差之毫厘而失之千里了”。他认为,因为中国人口多,消费大,所以积累少,只有把人口控制起来,使消费比例降低,才能多积累资金;中国人均不到3亩耕地,大面积垦荒短期内又做不到,“就粮食而论,亦非控制人口不可”。他尖锐地指出,控制人口实属刻不容缓,不然的话,日后的问题益形棘手,愈难解决。政府对人口若再不设法控制,难免农民把一切恩德变为失望与不满。他提出了定期举行人口普查和控制人口生育的建议和措施。

1957年春,在中南海召开的最高国务会议上,当着毛泽东的面,马老再次提出人口问题:“人口太多,是我们的致命伤。这绝不是我马寅初的哗众取宠,危言耸听……如果不控制人口,不实行计划生育,后果不堪设想!”刘少奇、周恩来表示赞同,毛泽东也笑着说说:“人口是不是可以搞成有计划的生产,可以进行研究和试验嘛!言人之未言,试人之未试嘛!”

但几个月后反右开始,为了震慑知识分子讲话自由,马寅初的控制人口论遭到批判,理论界头号打手康生亲自披挂上阵,用化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指责马寅初借人口问题搞政治阴谋。恰好这一年6月1日《红旗》杂志创刊号上发表了毛泽东的著名文章《介绍一个合作社》,提出后来脍炙人口的语录“人多是好事不是坏事,除了党的领导之外,6亿人口是一个决定的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 马寅初主张控制人口就被污为与毛泽东的主张唱对台戏。

本来控制人口是一个学术问题,但在那个年代都要把学术政治化,共有200多位学者对他进行围剿,帽子越扣越大,先是说他宣传马尔萨斯主义,进而是反对“人多好办事”的唯物史观,最后落到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马寅初当然不服气,毛泽东听到说:“马寅初先生不服输,不投降,可以继续写文章,向我们作战嘛!他是个很好的反面教员嘛!”毛泽东亲自批判换在别人早已噤若寒蝉,但马老铁骨铮铮,他说:“为了国家和真理,我不怕孤立,不怕批斗,不怕冷水浇,不怕油锅炸,不怕撤职坐牢,更不怕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要坚持我的人口理论。”

负责统战工作的周恩来很想让马老过关,他也知道毛泽东的性格,连他自己仅仅因为尊重经济规律反冒进而被毛泽东批评为“小脚女人”,导致毛泽东想让柯庆施取而代之,周恩来一再检讨才勉强过关。作为高级民主人士,也只有服软先渡过难关再说,一旦成了右派很难翻身,周恩来推心置腹地劝马老:“马老啊!你比我长19岁,你的道德学问,我是一向尊为师长的。1938年你我在重庆相识,成了忘年之交,整整有20年了啊!人生能有几个20年呢?这次你就答应我一个请求,对你的《新人口论》写出一份深刻的检讨,检讨好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也算是过了社会主义这一关,如何?”马老知道总理的良苦用心,但他觉得自己的观点没有错,于是对总理讲:“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为了国家和真理,应该检讨的不是我马寅初!”他觉得驳总理的面子是出于无奈,他仍然深情地回忆:“我在重庆受难的时候,他千方百计来营救,我l949年从香港北上参政,也是应他的电召而来。这些都使我感激不尽,如今还牢记在心。但是这次遇到学术问题,我没有接受他真心实意的劝告,因为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只得拒绝检讨。我希望这位朋友仍然虚怀若谷,不要把我的拒绝视同抗命,则幸甚。”最后他严正声明:“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

毛泽东知道马寅初不服,指示秘书:“反右斗争已取得全面胜利,马寅初仍然向我们下战表,可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马寅初不愿自己下马,我们只好采取组织措施,请他下马。” 马寅初坚持真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被打成右派,被免去一切职务。

这次把学术问题引到敌我矛盾的做法导致“错批一人,多生三亿”的,而且造成严重的后果。如果当时按马寅初的设想去做,不会有人口的高度膨胀,不会让贫穷持续这么久,不会给国家带来极大的包袱。那时一个家庭有三四个孩子比比皆是,农村更多,如果那时候控制为一家生二胎,情况会好得多,直到现在也不会年龄比例失调,过早地进入老龄社会。

其实毛泽东到晚年已经认识到人口膨胀的压力,70年代初就大规模提倡计划生育,但马寅初的冤案不可能得到平反。

马寅初有幸活到改革开放的年代。1979年夏,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组织部长的胡耀邦亲自为马寅初平反:“当年毛主席要肯听马老一句话,中国今天的人口何至于突破10亿大关啊!批错一个人,增加几亿人,我们再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了。共产党应该起誓,再也不准整科学家和知识分子!”,讲到这里胡耀邦已经热泪盈眶,坐在轮椅上的马老已经98岁高龄,下肢瘫痪,耳朵也有点背,他没有感激涕零,只是再现他刚直不阿的性格:“二十年前中国的人口并不多,现在太多了,你们不要再误事了。”

一介书生的马寅初顶了毛泽东,谢绝周恩来,告诫胡耀邦,历史证明,马寅初是对的。值得当代人思考的是,如今还有马寅初这样的知识分子吗?


相关博文:当今那么多混混儿成了学术带头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ddf60c0102dvc3.html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