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枪 //www.sinovision.net/?79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老枪,一把退居沙场,长满锈迹的勃郎宁。 老枪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唐人街夜市”话外音

已有 1369 次阅读2008-8-14 22:56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来温哥华有好久了,早就听说,在每年的夏天,唐人街有夜市,不过平时疲于赚钱、吃饭,一直没有机会去。
昨天是个星期天,早晨,我早早的起来,背着我那沉重、刚买的尼康D300到ENGLISH BAY, 本来此行的目的,我是准备去看同性恋游行的,因为前两天,电视上,好像是说,这个星期天,是一年一度的同性恋者自豪日。
我从RICHMOND坐车到了DOWNTOWN,下车后,步行来到,去年我曾经看过游行的那条大街上,街道上,行人稀少,除了正在进行户外运动的人们外,我的眼睛巡视了半天,连个游行者的影子,都没找到,嗨!都怪我英语不好,肯定没听明白电视上说的意思吧?


“打鸟”


我大老远的跑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既然来了,就应该寻找点“猎物”扫上它两枪,至少得打它两支“鸟”带回去,放到电脑上“煮煮”犒劳、犒劳自己。
注意一定,我就来到了ENGLISH BAY 的海滩上,从肩上卸下捆在身上,那沉重的相机包,打开包盖,拿出那崭新的设备来,端在胸前,眯起一只眼睛,瞄准天空中,海面上,飞来飞去的各种“鸟”一阵阵的狂扫乱炸。
不知不觉,过了好长时间,我也感觉到,自己视觉开始有点麻木,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打开图片显视仪,不经意的看了看,嚯!收获不小,足足拍了有两百多张了,我把相机打到图片回放,慢慢得看着画面上,那一张张神态个异的“猎物”心中逐渐有了一丝的喜悦之气,彻底抵消了,我早晨刚来时的那种失意,自言自语地嘿嘿一笑:“想来今天,也没枉来这一躺啊。”
仰头,看看天色,太阳已是西下时分,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指针已指到下午五点,心思道,今天的劳动成果也够客观得了,该打道回府了。
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饥肠辘辘,方才想起,自己高度集中,忙于“打猎”竟然错过吃饭时间,已是许久了。
收拾好行囊,从沙滩上走到街道上,一路上,四处寻找麦当老,走了好几里路,也未果,这时,饥饿一阵阵袭来,又加枉走了十几公里的路程,疲劳的身体,渐渐的有点支持不住了,突然我想起唐人街来了,不是在那里有个麦当老餐厅吗?

%u624B%u673A%u6444%u5F71%u68DA

我的“猎物”


画记号的杯子


刚好我走到温哥华体育馆附近的天车站,就走了进去,坐上了天车,一溜眼,来到了唐人街车站,走出车站,我来到位于片打西街的麦当老餐厅,捱号,刷卡,取餐,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一顿得狼吞虎咽,顿时,眼前那DOUBLE的巨无霸和一大包的薯条,被我消灭的一干而净,然后,我又一口气喝下了那一大杯的可乐,的确是太口渴了,都怪我记性差,早晨,我已经准备好的水壶,竟然出门时给忘带了,无缘无故得让我忍受了一天的焦渴。
我端起空杯子,站起身,走到购餐台,排队,请服务员在我那喝光里的杯子里,再加满可乐,站在柜台前的服务员,是一个长着一付北美面孔的小伙子,他从我手里接过了杯子后,看了看我,然后,走到饮料机前,他灌饮料前的那小动作,没逃过我那“摄影家”的眼睛,我看到他把那空杯子倒转了过来,从台面上,拿起一只圆珠笔来,在那杯子底,重重地画了一下,
然后,把那杯子伸到龙头下,按了一下龙头,顿时,刚才还见底的杯子,被加满了可乐,他转过身来,走到柜台前,把杯子递给了我,我向他道了声谢,接了过来,走到一个紧靠窗户的桌前,坐下,慢慢得,享用了起来,
呓!刚才那小伙子的行为,有点怪异,为什么要在那杯子底,画记号呢,我心里挺纳闷,往常在其它的麦当老餐厅加可乐,好像没见有这一道工序吧?
我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边心思着,考虑了许久,也没心思透彻,突然,有一个邋遢的流浪者,从窗前走过,我差点叫了出来,答案找到了!嗷,原来,他们这一招,专门是为了对付,那些经常来此白蹭可乐的乞丐们的。对了!他们,不会把我也当成乞丐吧?


夜市


从麦当老餐厅出来,我走在唐人街上,突然,想起唐人街的夜市来了,看看自己的手表,也正是夜市、开市的时间。
我一路闲逛,走走、拍拍,寻找着唐人街的夜市影子,当我溜达到中山公园的后面的一条街上,也就是在著名的华裔英烈军人纪念碑周围,终于寻到了夜市的场所。
因为温哥华是处于山地上,所以马路、街道难免有些起伏,我站在老远看,就能一眼望穿那条街道,那街道上的大片人群,人头攒动,乌呀呀得,一派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样子,在人群中,那一个个用红色塑料布做成的屋顶,尤其是显得特别的艳丽夺目。
在夜市的入口处,工作人员,在路面上放置了障碍物,禁止各种车辆的通行,因我来的时间比较早,有的摊贩,还没有搭好棚子,正在忙着搭架子,那些已搭好棚子的摊贩们,则各正在忙着往货架上摆货品,货品品种多样,有传统工艺品,服装鞋帽等,花花绿绿的摆放着、展示着。
要说比较热闹的,还是那些卖各种特色小吃的摊贩们,他们从家里带来了大大小小的煤气罐,支起了炉灶,架上了大锅,每一个货摊,就是一个家庭,摊主们,大都是亲自掌厨,老婆、孩子则跟着在旁边,打下手,
你看那各摊位,那放在灶上的各种蒸饭锅里,已冒出了腾腾的热气,灶上的炸锅里,发出呲啦、呲啦的响声,各种油炸食品,在滚烫烫油锅中,泛着油泡儿,瞬息间,颜色由淡变深,不一会,露出了金灿灿的颜色,从上面,飘出一阵阵的香气,剁板、粉碎机,发出了富有节奏感的咔嚓声,简直就像奏响了一曲,锅碗瓢盆的交响曲。一会儿,各种琳琅满目、造型各异的小食品,摆上了自家的柜台。
过了不久,那些逛夜市的食客们也陆续的来了,他们流连忘返地在个种小食摊前穿梭着,寻觅着自己感兴趣的风味,他们中有华人,也有其他各色的人种,你通过观察他们的各种吃像,你就知道了,那食品究竟多么吸引他们的胃口了。
夜市秩序井然,虽然这里离温哥华主民的吸毒区,仅隔一条街,这里,你基本上看不到那些吸毒者的影子,因为,夜市组委会,派了几个保安人员,在这里执勤,维持秩序,假如有流浪者进入,定会遭到他们的严厉的驱逐。


你等着


我被这热闹、生动的场面吸引着,,我的相机的快门,也随着我发现的每一目标,而发出劈里啪啦的欢快的叫声,我是从街头,拍到街尾,又从街尾,拍到街头,每一个生动的场景画面,自然逃不过我的眼睛,都被我那无情、贪厌镜头,一一的收录了下来。
突然,我的眼睛,被发生在位于华裔军人英烈纪念碑下的一场争执,而吸引住了,原来,几辆停在纪念碑附近的车,车号被一个穿着黄色服装,长着一付亚裔面孔的抄牌员,记录了下来,并在汽车的风挡玻璃上贴上了同样是黄颜色的罚单,这时从旁边的货摊上,跑过来一个操着上海普通话,小个,小眼的华人摊主,冲上前,伸出手指,指责那位亚裔抄牌员,
那人向那小眼睛货主,用英语解释着,说这里有标示,不准停车,那小眼急了,就更加变本加厉得指责起那个人来了,并且,说话间还夹杂者辱骂,什么“你今天罚了我,你就拿那钱去死吧!”
那人听了,自始始终保持着笑容,继续用英语向小眼睛解释着,也不知,他是否中国人,能不能听懂,那小眼睛话中的辱骂。
这时,又走来一位穿兰色封装的西人治安员,走上前来问个究竟,旁边,走过来,一位自己车也给贴上了罚单的、讲话带有广东古音的摊主,用英语和那西人治安员,说着什么,此人到不像刚才那个小眼睛摊主,说话很和气,明显的带有商量的口语,但说着说着,两个人态度都变了,逐渐地变的冲动了起来,那西人治安员,走到标示牌前,伸出手来,用力的指了指,那牌子,说:“你不认识这标志吗?这里就是不准停车。”说完就再也不愿意和那广东人叨叨了,大步流星地走了,那广东人的态度也来了个180的转变,指着那治安员的后背,咧开嘴,用英语大声得咒骂了起来。
过了不久,刚才走掉的那个治安员又返了回来,不过这次走过来的,不仅是他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性华人,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华人妇女,这三个人走到那三辆被贴上了罚单的车子跟前,看了看,然后又走到了一个较为僻静处,他们相互之间,似乎在说着什么,我好像隐隐约约得听见,那中年华人操着明显的广东腔的普通话,正在劝导着那位中年妇女。
看他的样子,我想他肯定是市场管理人员吧,那个西人老治安员,则是一番彻底听不懂的样子,站在一旁,不言语,在咱们众多的中国人面前,关系反过来了,他又变成老外了.那中年妇女,也她够忙活的,讲话是一阵国语,一阵英语的,我站得远远,端着相机在边上做看客。
不知道,那中年妇女讲得那句话,惹乎了那个西人治安员,那老伙计又火了,并且这次火性还很大,竟然伸出了手指,在那中年妇女头顶的上空,飞舞着,大声嚷嚷着,那中年妇女也绝不含糊,用英语大声得和他理论着,那气愤的面孔,简直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显然有点是要把那治安员给吃下去的样子。

%u624B%u673A%u6444%u5F71%u96C6%u4E2D%u8425

“你们这些中国人,怎么,不懂规矩?”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