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枪 //www.sinovision.net/?79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老枪,一把退居沙场,长满锈迹的勃郎宁。 老枪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快餐

已有 2550 次阅读2015-3-30 02:19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甜点| 房客 分享到微信

房客老徐年近五十,来温哥华已经三年了,他的工作是在一家华人的食品加工厂的流水线上看机器,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是非常辛苦。
  老徐是个单身,从来没结过婚,据他自己讲还从来没有尝过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呢,且标榜自己是个“金童子”加拿大的移民生活很单调,大多移民们平日打着“勒脖工”有个家庭还显得有点奔头,至少在辛苦之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的租住处,见到自己的老婆孩子,感觉还是够温暖的。
 相对来讲,比起那些有家庭的人,这单身生活可是够寂寞的,不过,老徐在闲暇时间里,也很会放松自己,他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看“西洋镜”每逢温哥华举行什么活动,他总会找时间,创造机会去观赏它一番,要说温哥华最热闹的活动,要数大大小小的游行活动了,这不前两天,老徐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下周的星期天在downtown将举行一年一度的温哥华同性恋游行活动,他看了后,很兴奋,到了周末,大清早,他就乘车往downtown.赶去。
 公交车到了downtown,老徐下了车步行来到了游行地点,走了两天街也没见着个游行者的影子,碰到个华人模样的人问了一下,人家告诉他说,游行将在12点开始举行,老徐听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指针才指向10点钟,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里道:“我靠,还来早了呢。”

  老徐在街上溜达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等到了游行开始,在炎炎的烈日下,老徐站在人群中,伸长脖子绕有兴趣的观赏了近两个多小时,等到游行结束后,他的脖子都有点僵了,老徐用自己的那胖糊糊的手,不断的轻轻的揉着那僵硬的脖颈,望着那渐渐散去的人影,心里觉得仍有点余音未尽的感觉,总觉的不过瘾,有点没看够。
  看到有些看客随着游行队伍的后影,往海边走去,老徐心里想:“这游行队伍会不在海边有什么活动呢?跟上他们,去海边看看,说不定那里会有更精彩的演出呢。”想罢,他便快步追上前去,随着大鼓的人流来到了海边,游行队伍到了海边后,就宣布今年的游行到此结束,将和观众们明年再见了。
 老徐看后心里顿时涌上了少许的失望之感,不过,这时他看到在接近海边的山坡下的一大片开阔地上,人头攒动,乌哑哑的一片人海,,他急忙跑下山坡,来到了人群中,原来这里是“自豪日”的商业活动会场所在地,老徐在各个摊位上巡游了一凡,没发现他感兴趣的事,摊位上都是些卖东西的,老徐平时省吃俭用,除了交房租和购买食品的花销外,从不多花一分钱。
 突然他看到在一个摊位上闪现着几个裸露上上身,下身穿着皮裙,肌肉发达,头戴古代武士头盔,手持刃剑的西人青年男子,便急忙向那摊位走去,因为老徐在国内生活时,工作之余,喜欢练健美,他对肌肉发达的男子很眩目,当然了,老徐崇拜的是肌肉,不是男人,他并没有同性恋倾向。
  走近了他才看明白,原来这是个销售保险套的摊位,那几个肌肉发达的家伙,是在为一家叫“TROJAN”(特洛伊人)的保险套做广告模特,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摆出各种富有洋刚之气的造型,让前来观赏的游客拍照,然后向大家分发免费试用的保险套。 老徐为了近距离的接近自己的偶像,也站在了等候索取保险套的人群队列中,不一会,就排到了他,他从一个“铁汉”手里接过了两枚有着橘黄色包装的保险套,老徐拿起一枚来放到眼前细细的看了一眼,嘿!全是洋文,他认不料几个单词,他道:“嗨,你说我就愿意凑热闹,我拿这有什么用啊?忽然他转眼一想,又道:”拿了就拿了吧,也别糟蹋了,带回去给HOUSE里的那一帮哥们,他们肯定有用场。

  在傍晚天黑的时候,老徐坐车回到了HOUSE,推门走进前庭,低头正准备换鞋,突然看见房客老王光着膀子,肩上搭着条毛巾,手里提着水桶,正准备去卫生间冲凉,这小子平日里特别好色,经常是隔三差五的叫个外卖,泻泻火,老徐看到他顿时想起保险套来了,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来,举在手中,招呼老王道:“老王,我送你一样东西你要不要?”老王停住了脚步,回头问道:“什么?”“保险套。”老徐道。老王听后迅速的走了过了,一把抓过去那小纸壳,举到眼前看了看道:“怎么全是洋文,是鬼佬用的?在那里搞定的?”“促销活动,嗨,你就别打听那么多了,保准卫生,你就放心的用吧,包你满意开心。” 老徐嘴上露出狡诈的笑容,对着老王抿嘴笑了笑,而老王将信将疑的把那保险套塞进裤衩的口袋里,提起水桶来,走进卫生间冲凉去了。

  换上拖鞋,推门走进厨房,见饭桌前坐着房客老刘和大张,两个人正在喝酒,老刘是投资移民,现在在做装修工,平日里,逢周末,他总喜欢招呼同屋的兄弟们坐下来、喝个小酒,拉拉呱,有时候唠到高兴时,总喜欢向大家说说他在国内的那段经商辉煌史,有时难免会喝大了,总会吹嘘起他过去那花天酒地般的生活,“嗨,不怕你们笑话我,别看我先在这熊样,喝个二锅头有时都的考虑、考虑,当初,在国内做买卖那时,你说咱什么酒楼没下过,什么样的小姐咱没玩过。”
  看到老徐进来,老刘涨着那张红红的脸膛,喷着酒气,扬手招呼老徐道:“怎么,今天又到那里看西洋镜去了,在坐下给大家讲讲,让咱们也见识、见识。“老徐没吭气,快步走到饭桌前,从口袋里掏出剩余的那片保险套,丢到了老刘眼前,老刘用他那双醉意朦胧的眼睛瞅了一眼道:“带回来什么东西给我们?”“自己看。”老徐说道。老刘从桌子上拿起那东西来,放到自己的眼前看了一眼道:“全是洋文,看不懂,来大张你是技术移民,有学问,你来看看。”大张是广东人,住进这房子没多久,别看他是广东人,却有着近一米九的大个子。
 他和老徐并不熟,他抬眼望了老徐一眼,然后从老刘手里接过那东西,凑近眼前看了一眼道:“嗨,我认为是什么好东西来,老刘,他送给你的是只保险套。”大张看了看老徐又说道“是从那里搞来的?是鬼佬用的吧 ?我想,size肯定是large的”
  “嗷,是吗?我要这东西有什么用,现在,我已经由过去的双簧改为单簧了,平日里靠“手枪”活过日子,而且是右手倒左手,高频率。”老刘苦笑道。“大张还是你拿去吧,既然是大号的,我看你用比较合适,你个头大,我想,你的小弟弟肯定也差不了。”老刘又道。“我不要,用不上,老婆在国内。”大张推辞道。“我说,老徐还是你自己留着吧,等你找了媳妇好用它。”老刘道。
   看大家对此物并不感兴趣, 老徐只好从桌上收起了那黄色的小纸盒,怏怏的回屋去了,一周后的周末,接近午夜十分,刚下班骑自行车回家,把车子放到后院,琐好,关上院门,来到前门,在黑暗中摸索着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房门钥匙来,插入锁空,刚要扭动,却不从想,那房门却自动打开道缝隙,此举,把老徐给吓了一跳,急忙退回两步开外,闪到一旁,借着屋内射出的微弱灯光,老徐看到从屋里走出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子来,老徐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却不认识,他想肯定是来串门的吧,老徐刚想抬腿往屋里走去,这时屋内又闪出了男人的身影,是广东佬老王!“这老小子肯定今晚招这娘们上门,又爽了一把,行啊,花钱够潇洒的昂。”老徐心里道。广东老王,显然看见了隐藏在黑暗中的老徐,但他却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急忙陪同那风尘女子,走到停在路边,一辆红色的小跑车前,那女子拉开车门,猫腰,钻进了驾驶室里,发动了车的马达,瞬时间,那车的影子,便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早晨是个星期天,老徐休息,不上班,他睡到接近晌午,方才起床,洗涮完毕后,他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大桶牛奶来,提起来往他那大号的啤酒杯里倒了满满的一杯子,然后,坐了下来,慢慢得享用了起来,“吱哑”一声,厨房的门开了,从外面闪进光着胸脯的广东老王,他拿眼瞅了瞅坐在餐桌前的老徐,没有吭声,径直走到炉灶前,伸手掀开那冒着热气的锅盖,透过滚滚的热气,往锅里看了一眼。
“怎么又在补啊,有什么用?”老徐道。“不补那有力啊。”广东老王说这话时,却并没有回头,手拿汤匙,在轻轻拨动锅里煮食的东西。“怎么样那东西,效果好吗?”老徐老徐端起啤酒杯,仰起脖来往嘴里灌了一口,慢悠悠的说道。“什么?”广东老王一脸的茫然。“嗨!我说你这人,装什么傻,怎么用完了东西,掉头就忘记打井人了?不是,前两天我送一只保险套吗?”老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鼓着腮帮子说。
“丢类个老母,你不说这事,我倒是给忘记了,送的是啥破玩意,我试过了,太大,是鬼老用的,让我给扔掉了。”广东老王愤怒的嚷道。




上一篇: 新移民
下一篇: 圣诞节前奏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