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心理与性-邓明昱博士 //www.sinovision.net/?834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Medical Psychology and Human Sexuality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

热度 1已有 292 次阅读2019-11-15 13:58 |个人分类:心理学、心理健康、心理咨询|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

本文是针对论文《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Self-Control Development in Adolescence Predicts Love and Work in Adulthood)》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19年9月发表于《人格和社会心理学(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杂志上。该研究作者包括Mathias Allemand, Veronika Job和Daniel K. Mroczek。


自我控制


自我控制被定义为“当两种动机直接冲突时,将抽象的远期动机置于具体的近期动机之上”的能力,它帮助人们克服短期的欲望和干扰,实现长期目标(如节食减肥)。高自我控制与各种积极结果有关,如更好的学业成功和工作表现、更好的人际功能、更好的幸福感和适应能力、更好的健康行为和健康结果。相反,低自我控制能力则与各种问题行为有关,如暴饮暴食、滥用药物、犯罪和冲动购物。


自我控制能力的个体差异在生命早期就开始出现,并能够预测成年后的自我控制能力。研究表明,童年期和青年期的自我控制能力可以预测成年后的积极结果(如更好的教育和工作)和消极结果(如失业和犯罪)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


从儿童期到青春期再到成年期,自我控制能力在不断提高,这与前额叶脑区的成熟有关。然而,不同个体的发展轨迹不同。研究表明,那些自我控制能力的增长相对于同龄人有所提高的人,在30多岁时取得了更好的成绩


自我控制是可塑的,它可以在童年、青春期和成年期发生变化,并且每个个体的发展变化情况也有所不同。在青春期,一方面升学压力带来对自律的更高要求,另一方面青春期的激素和神经系统的生理变化也导致对自我控制的要求更高。小时候发展出来的自我控制能力无法满足青春期的需要,因此,作者假设青春期是自我控制发展的一个关键阶段,且个体在青春期阶段,自我控制的发展轨迹上将出现巨大的个体差异


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的预测作用


迄今为止,大多数纵向研究都集中在个体的平均自我控制水平上,以此作为未来结果的预测因素。是否可能自我控制的发展变化情况也可以独立地预测长期的结果变量?到目前为止,除Converse等人(2018)外,还没有研究者对此有所关注。


本研究的作者们认为,任何预测因子和结果之间的关联应该是动态的。如流行病学中,是胎儿的生长速度而非胎儿身上可测量的静态指标预测了冠状动脉疾病。再比如,高胆固醇和心脏病风险之间存在关联,如果胆固醇状态发生变化,那么结果也会发生变化。照此推理,如果自我控制能力发生变化,也会影响下游的爱情和工作结果。比如,在青春期早期自我控制能力较差的人,如果他们的自我控制能力提高到中等水平,就可以降低产生负面生活结果的风险。相反,如果一个人在整个青春期都变得更坏,那么其早期的高自制力对其以后生活的有益影响可能会降低。本研究将探究此种影响是否存在,即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对成年期爱情与工作的预测作用。


本研究目标


具体而言,本研究将解决以下三个研究问题:


第一,青春期期间,自我控制能力的测量是否保持不变?青春期是一个过渡时期,有许多变化和挑战,可能使个体对自我控制量表条目的理解产生变化,且本研究的重点是青少年自我控制能力的变化。因此,需要确保有一个在不同的时间以相同的方式发挥作用的衡量标准。


第二,青春期的自我控制能力如何发展?研究者预期在整个青春期,自我控制平均来说会有线性改善,此外,每个个体在自我控制发展的程度和方向上会有所不同。


第三,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变化是否可以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结果?许多研究都表明控制自我及有策略地指导行为的能力对亲密关系和工作中的成功至关重要。研究者预期青春期的高自我控制水平和整个青春期自我控制水平的提高与更好的亲密关系和工作结果有关。


方法


样本:本研究使用了德国生活研究(German LifE study)的公开数据资料,该资料对2054名被试进行了追踪调查,被试主要为德国裔,12-16岁间(1979-1983年,为T1-T5)每年接受调查,35岁(2002年,T6)和45岁(2012年,T7)时也分别接受调查。由于T7的结果尚未公开,因此本研究的重点在T6。T6的数据有1527名被试,流失率为26%,分析显示参加后续研究的个体在T1的自我控制水平与那些退出研究的人没有显著差异。


测量:自我控制的测量在T1-T5进行,8个条目,样例如“我经常开始做新事情,但总是无法完成”、“我经常在遇到困难时就放弃”,被试用二分反应量表打分(1=对我不正确,2=对我正确),分数越高代表自我控制能力越高。成年期爱情结果的测量用三个6点量表进行,分别为关系满意度(6条目)、关系中的冲突(3条目)、关系中的沟通技巧(5条目)。成年期工作结果的测量用三个6点量表进行,分别为职业自我效能(3条目)、成就动机(3条目)、进一步培训和发展的意愿(4条目)。控制变量有两个: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为1(下层)-7(上层)分(均分3.9);青少年智力在T2-T4进行三次,通过阅读理解来测量语言智力;青少年问题行为在T1-T5都通过一个7条目的攻击行为和违反规范的量表测量。


统计方式:


纵向测量不变性(Longitudinal measurement invariance)检验采用纵向结构方程模型,有5个潜变量(T1-T5的自我控制)和8个显变量(即8个条目)。该模型分为三步,严格程度逐步递增,M1检验形态等值(configural invariance,限制因子载荷相等),M2检验强等值(strong invariance,除因子载荷外,进一步限制截距也相等),M3检验严格不变性(strict invariance,除因子载荷和截距外,再进一步限制剩余方差也都相等)。


二级潜变量增长曲线模型有8个显变量。对于5个低级因子(即T1-T5的自我控制潜变量),均值(截距)均被固定为0。对于高级模型(higher-order model),作者设定了截距因子和斜率因子。作者测试了三种模型,M4为仅截距模型(无增长,作为基线),M5为线性增长曲线模型(把斜率因子载荷固定为0,1,2,3,4),M6为潜在的基本增长曲线模型(latent basis growth curve model,可以检测各种非线性增长,把前两个斜率因子载荷固定为0,1,其余三个未固定)。此外,青春期自我控制的个体差异反映在截距的显著方差(significant variance)中,自我控制发展变化的个体差异反映在斜率的显著方差中。


对成年结果变量的预测同时将截距和斜率作为结果变量的预测源,将性别和社会经济地位作为时间无关的协变量,将青少年语言智力和问题行为作为时间相关的协变量。


结 果


首先要介绍作者判断统计结果的标准:CFI>.95且RMSEA<.06时,模型拟合良好。模型之间的比较可看∆χ^2是否显著,但由于这个指标依赖于样本量,因此∆CFI是个更好的指标,当∆CFI >.01时,认为模型之间有显著差异。模型比较的一个额外标准是,两个模型RMSEA的点估计和90%CI之间是否有重叠,没有重叠代表模型之间的差别较大。


第一,青春期期间,自我控制能力的测量是否保持不变?根据上述标准,M1、M2和M3拟合的结果良好,且三个模型之间的差别较小,代表青少年时期自我控制的测量随时间保持不变(具体数值见图1)。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_图1-1

图1 M1-M6的模型拟合结果



第二,青春期的自我控制能力如何发展?图2以第一次测量时刻(T1)为参照点,将T2 ~ T5相对缩放为T1,给出了随时间变化的潜在自我控制均值水平估计值。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_图1-2

图2 自我控制均值变化图


从图1中也可以看到,M4、M5、M6均达到了可接受的模型拟合标准,但M5和M6的拟合指数优于M4。M5和M6之间虽然卡方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但∆CFI的变化和RMSEA 90% CI的大量重叠反映了模型之间仅存在微小差异。由于M5在解释自我控制发展的预测效果方面更简单,因此,下文将报告M5的结果。M5的截距为(M = 0.23, p < .01, SE = 0.05, 95% CI [0.13, 0.34]),斜率为(M = 0.16, p < .01, SE = 0.02, 95% CI [0.12, 0.19]),截距与斜率显著共变(Cov = −0.08, p < .05, SE = 0.04, 95% CI [−0.15, −0.01]),且截距有显著方差(Var = 1.48, p < .01, SE = 0.19, 95% CI [1.12, 1.85]),斜率也有(Var = 0.10, p < .01, SE = 0.02, 95% CI [0.06, 0.13]),结果总体表明青春期自我控制随着时间有所增长,且在水平和变化上存在个体差异


第三,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变化是否可以预测成年后的爱情结果?将各个爱情结果变量和协变量加入模型后,模型的拟合程度均良好(χ2 = 1783.21-2162.03, dfs = 1150-1409, ps < .01; CFIs = .967-.972; RMSEAs = .018-.020)。图3给出了加入协变量和未加入协变量的情况下,预测各种爱情结果变量的模型结果。结果显示,青少年早期自我控制水平更高的个体,在35岁时的亲密关系满意度更高、亲密关系冲突更少和沟通技巧更好。此外,自我控制的变化(斜率)和水平(截距)与成年期的爱情结果的预测关系是独立的(即自我控制的变化使得预测的效度更高)。具体来说,自我控制的变化(斜率)同样预示着成年期更高的关系满意度和沟通技巧,及更低的关系冲突(具体见图3)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_图1-3

图3 自我控制对爱情结果的预测模型


第四,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变化是否可以预测成年后的工作结果?将各个工作结果变量和协变量加入模型后,模型的拟合程度均良好(χ2 = 1779.15 to 1976.74, dfs = 1150 to 1302, ps < .01; CFIs = .971 to .972; RMSEAs = .018 to .019)。图4给出了加入协变量和未加入协变量的情况下,预测各种工作结果变量的模型结果。结果显示,青少年早期自我控制水平更高和自我控制改善更多的个体,在35岁时的工作自我效能更高、成就动机更高、进一步培训发展的意愿更高,收到社会福利帮助的可能性更低(具体见图4)


青春期自我控制能力的发展可预测成年后的爱情和工作_图1-4

图4 自我控制对工作结果的预测模型


本研究意义


本研究有三个重要发现。首先,自我控制测量在整个青春期表现一致,这意味着目前的结果没有与测量本身中的差异混淆。在人格发展研究中,发展趋势是否确实反映了真实趋势或仅仅是测量差异已经得到很多讨论,但迄今为止,它在自我控制研究中很少受到关注。其次,青春期自控能力稳步增长,证实了前人研究。本研究还发现在自控能力的发展方面存在个体差异,这是对传统均值水平视角的一个重要补充。未来研究的一个有趣途径将是研究与青少年自我控制发展的不同模式相关的因素,并将这些模式与成人的结果联系起来。第三,整个青春期的自我控制水平和自我控制的变化都是爱情和工作领域成功的独立预测因素。前者与前人的研究相符,后者清晰地推进了目前对自我控制的预测能力的理解,进一步揭示了自我控制的变化同样对生活结果具有预测能力。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变量在某一时期的水平,变量的变化发展和增长模式本身也可以成为预测指标,这是一个重要的理论观点。此外,目前的研究结果强调了自我控制是可塑的,个体变化的差异可能会产生长期影响,这也为未来的干预工作提供了有趣的思路。


局限与未来研究方向


第一,包括自我控制的所有变量的测量都采用了自我报告的方式,可能带来误差。第二,测量的问卷条目都较少。第三,只在青春期对自控能力进行评估,成年期没有。第四,可能有第三个变量同时对自我控制变化和爱情工作结果产生影响,如责任心。


未来研究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考察生命其他阶段的自我控制发展的预测效果。其次,考察自我控制发展的短期和长期预测效果的界限。第三,应采用更多样的自我控制发展的测量方式来复制本研究结果。第四,预测的成年期变量扩展到更多领域。第五,同时考察多个重要变量的发展变化的预测作用。


参考文献:Allemand, M., Job, V., & Mroczek, D. K. (2019). Self-control development in adolescence predicts love and work in adulthoo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7(3), 621-634.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