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作家残雪的成名及父母和兄长

热度 1已有 351 次阅读2019-10-6 23:28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作家残雪的成名及父母和兄长_图1-1



江淳按:残雪,原名邓小华,女,湖南耒阳人。1970年后历任街道工厂工人,个体裁缝。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先锋派文学代表人物。 部分作品在香港和台湾出版,并被译介到日本、法国、意大利、德国和加拿大等国家。 


1953年5月30日,残雪出生于长沙。


2015年,残雪的作品获得美国纽斯达克文学奖提名;获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提名;获得英国伦敦独立外国小说奖提名。


本文节选自“天涯论坛”/《一个“亲亲相隐”的活例子——论邓晓芒唐复华兄弟对妹妹残雪的热切追捧》/作者:地精修补匠3


      有一位做小生意的自视不凡,永远不甘心平庸的女人,孜孜不倦的写她奇怪晦涩阴暗的作品,但永远得到的是退稿的结果。就在这一年,她时来运转。她的名字,和遇罗锦一起,刊在了《中国》上面。很快,她的名声,就遮掩了号称先锋的遇罗锦,而且如今人们只记得她了。她叫邓小华,笔名残雪。她哥哥,就是那默默无闻却同样不甘无名的哥哥,那个靠攻击刘小枫终于在网络闻名的邓晓芒。


  

       但是,没有《中国》,就没有残雪,甚至没有如今的北岛、北村。


  “血统论”就是这么残酷。遇罗克否认过它,遇罗锦却应验了它。


  《中国》并没有办多久,却恰似为成就残雪而来。《中国》主编丁玲、牛汉派编辑两次见了残雪,与她畅谈文学和创作,而丁玲第二年去世后,这个杂志,在她发表了《黄泥街》《苍老的浮云》之后,也被中国作协接着反自由化运动给停刊了。北岛一怒之下退出了中国作协,猜想当时成名未久的残雪深受打击。所以文学态度更加极端化,并且大多数时候是向外国刊物供稿,至今仍然是另类作家,常以自由斗士的形象示人。


  不过,残雪在文学上确实相当另类,争议极大。邓晓芒拿文章给长沙文化界人士看时,其中一人说黄泥街:“像泼妇骂街”,而他另一个哥哥却写过一篇文章,说她是《真的恶声》……


      残雪原名邓小华,大家是知道的,他和邓晓芒的父亲叫邓钧洪,长期在敌占区做地下工作的老党员,1938年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 党。长期在国统区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1年在桂林做地下工作时,结识了国民党的爱国进步将领韩梅村,辽沈战役期间将其策反,立下大功。后在《湖南日报》社任社长,1956年调任湖南省文教办副主任。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平反,任湖南省政协副秘书长,1983年离休,一生信仰马列主义,至死不渝。母亲李茵,解放前曾在上海一家书店工作,给许广平、田汉、郭沫若等人送过书,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并与邓父结合。如鲁迅与许广平一样,邓的父母均非初婚,也是那个时代使然。


  邓母原夫家姓唐,逃婚前与原丈夫生育过一子,那便是后文中提及的常常吹捧残雪的笔名“唐俟”的唐复华!另一个叫做“沙水”的同样高产的评论家,自然便是他的异母弟弟邓晓芒了!


  从履历上看,邓父曾在桂林从事策反工作,与夏衍这个时期可能有一定交集,但邓父应该是不未暴露身份的党员,而非夏衍那样的半公开人物;既然是做策反工作,那么必定没有参加过延安整风,因而他应该既不属于丁玲派,也不属于周扬派。而且,丁玲派在1955年被整垮,而周扬派则是文化部的当权派,一般会顺利渡过1956年的关口,直到被封为“才子佳人部”方才颓败。从1938年入党来看,应该也不在冯晓峰的熟人范围之内。至于其母亲应该是在赴东北之后,方才开始革命活动。因而,残雪之父与丁玲,大概大关系,他在1956年被整垮,大概只是因为未经整风容易出言不慎,更因为单打独斗无派无系,没有多所以被拿来祭旗的。


  残雪的成名作《黄泥街》为丁玲肯定之前,早已在长沙流传了一年多。残雪的交往能力非常差,自小从来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也几乎不敢在人前说话。她的行为相当特别或者说幼稚,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她在干了8年车工铣工后,竟然还因为人际关系不和而遭工厂开除,回家开裁缝店。联系到邓晓芒的搬运工经历,这也可以看出其父母的人格相当高尚,并未利用其职务和影响,给其子女弄个一官半职。


  邓只是偶尔读到妹妹的作品,觉得不错,故而介绍给长沙文学界朋友。而残雪又不善交际,因而作家间的交际、介绍、笔会之类,这些或许比作品还要重要的混圈子的工作,均为邓晓芒出面利用自身关系来解决。邓晓芒原来与长沙文坛有联系,他在长沙有几个要好的作家朋友,号称长沙“文学四人帮”,其圈子包括王平、何立伟、陈放荪、徐晓鹤等。开始说他给这些人看,褒贬不一,陈放荪十分喜欢,诗人徐晓鹤却直截了当的说“像泼妇骂街”。该作品在作家们中间辗转了几年,始终找不到发表门路。谭谈、韩少功分别为其联系了上海和北京的杂志社,因其内容敏感均不敢发表,湖南省的《芙蓉》杂志,甚至因为不敢发表而派专员去向残雪登门致歉。


  这期间,残雪的一个短篇小说,已发表于其父亲好友李雪峰担任主编的《人民文学》,名为的《母亲的肥皂泡》,讲述她母亲变成了肥皂泡,主题相当变态阴暗令人不适。然而,李雪峰又同时告知残雪,《黄泥街》对于《人民文学》是无法接受的。


  唯一敢于刊发这份稿件的就是丁玲主办的《中国》杂志了,事实上残雪也成名于此。”发表很困难。找大杂志,走了一圈,也没人接受,最后丁玲搞的一个《中国》杂志,要创新,要找一些年轻的、比较好的作品,这才把小说七转八转转到那儿。” 没想到残雪的写法,引起了海外文学研究者的注意。“1986年,日本、美国那边就开始介绍我了。”1988年,残雪的小说单行本《黄泥街》在台湾率先问世。“国内的出版社不大敢出,怕卖不出去。” 1986年第5期发表《苍老的浮云》。


  刘晓波曾经《无法避免的反思》也在此发表,并且发表了大量的现代派作品1986年5月的黄泥街,11月的苍老的浮云,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残雪固然引起轰动,但轰动是轰动的,却是读者和评论家的对她骂声一片,从语言、内容到题材,这还不算上纲上线的批评。说老实话,即便真的上纲上线似乎也没冤枉她,她确实是靠着大胆的政治隐喻来博得了外国人的欢心。且看外媒如何上纲上线的捧她:


  纽约时报:“从一个似乎病入膏肓的世界里创造了一个象征的新鲜的语言”

  法国世界报:“残雪像佛朗西斯培根的画那样,表现出中国的噩梦”

  洛杉矶时报:“我们知道我们正观察一种世界末的文明,在那里政治不再有任何意义”


  当然,近藤直子、布拉德福莫罗、夏洛特英尼斯等人是从文学意义上来研究它的。但也不要忘记,台湾第一时间出版繁体版《黄泥街》,1987~1997年之间,她的20部书中,非简体中文出版物就占了75%,莫不能说明一些问题吗?


  残雪还有这种言论,说:“现代主义是从古代发源的,文学的暗流一直存在着……我一直不自觉地吸取西方的营养,直到这几年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在用异国的武器对抗我们传统对我个性的入侵。”


  如果说邓晓芒之前所做一切都属正常的话,那么在残雪作品发表之后,就相当的不合适了。


  《残雪评传》对同母哥哥邓晓芒、异母哥哥唐复华二人,在抬高残雪声望方面的贡献,有着详细的介绍。对于任何对文学有着崇敬态度的人来讲,对于任何不满曾国藩式的“亲亲相隐”“上阵父子兵”的湘军作风的人来说,简直无异于是“丑表功”!

===========================

据衡阳日报消息 NicerOdds公开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中国作家残雪上榜,高居第三位,高出村上春树一位。余华在第十三位。中国诗人杨炼也在上面。


残雪代表作:《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苍老的浮云》《五香街》《最后的情人》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