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

热度 1已有 419 次阅读2019-11-1 07:07 |个人分类:散文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



年轻时看过一篇外国故事:一位国王偷窥王后在树林里念着“秋风啊、秋风……”,以为王后有了外遇,爱上一个叫“秋风”的男子,国王的醋坛子打翻了,一怒之下杀了王后。这当然是冤杀无辜,一次用生命诠释权力任性的血腥罪恶。其实,王后难免深宫寂寞,不过是时常在静谧安详的树林里朗诵一首有关“秋风”的诗。


深秋的红枫莫非是王后的鲜血所染?任何不受约束的权力都会化作罪恶,友谊靠不住、爱情靠不住、道德靠不住、人性靠不住;社会能指望的只有法治和制度,人人必须遵守,所谓的“王在法下”:国王必须通过议会来进行统治,法律高于国王,国王必须服从法律!那个杀死吟诵“秋风诗”王后的国王,显然是凌驾在法律之上。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2


可悲的是,没有宪政民主制度保障的王位时刻都会被将军大臣与阴谋家们篡夺,历史在血泊中如此轮回了几千年。现代法律是保护所有公民的,所谓的“王法”不过是维护王权统治的“私法”,它连国王皇帝都保护不了。秦始皇嬴政与明洪武朱元璋们精心构筑了一整套的王法体系,还是不可避免地使万世一系的统治“二世而亡”与“煤山终结”。


大统一时代朱元璋称帝应天府(今南京)所打造的南直隶(现江苏和安徽省),清康熙初年改称江南省,富甲天下。江南一省的赋税占全国的三分之一,而每期科考,江南一省的上榜人数就占了全国的近一半,于是有“天下英才,半数尽出江南”一说。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3


晚秋的金陵,是长江边芦花盛开的时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唐)杜牧《山行》


这首诗描绘的是秋之色,展现出一幅动人的山林秋色图。诗里写了山路、人家、白云、红叶,构成一幅和谐统一的画面。让人心醉,使人豪爽向上。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4


秋意袭人,秋色渐浓。南京枫叶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变色,11月中旬红枫将进入最佳观赏时期。正如南京的青菜“矮脚黄”和方山山芋(红薯)要到霜打之后才好吃,矮脚黄下雪后口味最佳。


10月的最后一天,网络爆出大消息:10月31日是世界城市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一个与南京相关的喜讯:南京申报“世界文学之都”成功了!从王羲之、李白、曹雪芹,到鲁迅、巴金……这些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名家,都和南京这座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在城市的每一隅留下了文学的踪迹。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5


著名作家叶兆言这样笑侃南京:“外地人跑来南京混,一不留神就传世,就经典,就入美术史,入烹调史,入文学史,入新闻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谓一方水土,不就是文学之都吗?”而在作家鲁敏细腻的笔下,南京又是这样的:“不管从时间还是空间维度来看,南京都特别具有文学之都的潜质,整个城市的气息具有一种文学腔调,它可以是慢的,优雅的,寂寞的,甚至可以是饱经沧桑的。而南京人既具有国际开放的视野,又可以沉下心来阅读,对作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6


还是那个晚唐诗人杜牧,曾在南京留下千古名篇《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而以建康(今南京)为国都的南朝漫天春色,也被杜牧绘入诗中:《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也是唐朝诗人刘禹锡,始终对六朝古都怀着憧憬,没来过南京竟然能写出名篇“和诗”《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凭吊东晋时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7


还是唐朝诗人韦庄,一首凭吊六朝古迹的《台城|金陵图》道尽了六朝的烽火硝烟、朝代更迭、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与诗人无限的感伤怅惘: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现代作家朱自清、俞平伯、张恨水、张爱玲与南京作家高尔泰、沙叶新等文坛大家也都与南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作家赛珍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代表作《大地》就是在南京创作完成的。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8


我们南京人真要感谢古今为南京留下华美诗篇的作家。南京成为“世界文学之都”是联合国评定颁布的,不是打字店制作的一面锦旗,她是南京乃至江苏和整个中国的荣耀!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与教育家司徒雷登虽然是美国籍,但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值得永世铭记。


赛珍珠于1892年6月26日出生在弗吉尼亚州西部,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其中在镇江生活了18年,她在镇江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因此她称镇江是她的“中国故乡”。1921年下半年,赛珍珠随丈夫布克来到南京,受聘于美国教会所办的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并住进了校内一幢单门独院的小楼。在赛珍珠和布克三、四十年代先后离开中国之前,一直居住在这里(即今平仓巷5号,南京大学北园赛珍珠故居)。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9


1931年春,赛珍珠在南京金陵大学写作完成装帧精美的《大地》(theGoodEarth)出版,好评如潮,销量飙升,《大地》一下子成了1931年和1932年全美最畅销的书。并且,很快就有了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译本。


赛珍珠1934年离开了中国,由于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真切而且取材丰富,以及她传记方面的杰作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39年出版长篇小说《爱国者》、剧本《光明飞到中国》、散文集《中国的小说》,1940年获西弗吉尼亚州大学文学博士学位。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0


追古思今砥砺前行,我们要给古代的“秦淮歌女们”正名。


秦淮河上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作家冯诗涵在文章中说:但你或许想不到,陈寅恪先生的封刀之作竟是一本《柳如是别传》。陈寅恪在失明、膑足,疾病缠身的境况下,花了整整10年,以口述的方式,为“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立了一部80多万字的传记。没有人能够说清楚,陈寅恪这样的一位大学者为什么会在晚年花那么多的心血为一位秦淮歌女立传。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1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常说的“秦淮八艳”并不是当代语境下的性工作者。“秦淮八艳”可是那时候一等一的大才女,几乎每一位在琴棋诗书画上都有着很高的造诣,算得上是当时最有名的文艺女青年了。她们不受礼教的束缚,又都很有文艺天赋,因此在婚恋的选择上也比一般女性自由。现在看来,300年前的秦淮歌女,虽然不懂得那么多“主义”,但琴棋诗书画兼通、经济独立又大胆选择人生伴侣的她们几乎是践行女性主义的先锋了。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2

秦淮河大桥(江宁区小龙湾)


有学者认为,陈寅恪先生晚年一直在思考谁才是中华文明的托命之人。先生并不认为振臂高呼的文人士大夫是中华文明的担当者和传承者。反倒是那些有着很好文化素养的“底层”,比如当时的一部分女性,虽然她们没有条件发出主流的声音,但她们对中国文化却也理解得很切实。更重要的是,这一部分女性”是文化精神实实在在的践行者。文化这种东西太虚空了,光说漂亮话是没用的,只有践行,才能得以传承。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3


六朝的知识分子开始怀疑儒术所构建的理想人格的合理性。他们感到,在成为一个“圣人”之前,首先得是一个真的人。六朝的这次“人的觉醒”,可比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个体意识的出现早了1000多年呢。


江淳:霜叶红于二月花_图1-14


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巍巍紫金山,淼淼玄武湖;桨声灯影,栖霞红枫。一幅南京壮美绚丽的春秋画卷:站在层林尽染的栖霞山顶眺望,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南京的好山好水和历史文明养育出了自由、超脱的魏晋名士和独立、果敢的秦淮歌女。而这些南京儿女所遗存的精神气质也在滋养着一代又一代风雅、悠闲的南京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md 2019-11-1 16:37
服务于人民的法就是好法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