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吴法天为何遭到新浪微博的全面封杀

已有 1826 次阅读2010-8-31 15:42 |个人分类:随笔评论|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吴法天为何遭到新浪微博的全面封杀_图1-1 
吴丹红:法学博士,博士后。2007年7月起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现为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政法大学)专职研究人员。

吴法天为何遭到新浪微博的全面封杀

作者:吴丹红

    1、事情经过

    很多人知道我,或许是从我实名举报禹晋永开始(http://laws.fyfz.cn/art/707432.htm)。但这只是我生活中一个很小的部分。学法十五载,触网十二年,网络早已成为我传播自己的法治梦想的一个空间。

    8月28日,是新浪微博一周年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我写了四个多月的新浪微博遭到了封杀。起因,或许是我送给新浪的一面奖状和锦旗,以感谢新浪管理员删帖、屏蔽的辛勤劳动,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可这么小的一个幽默,终于触发了管理员对我的长期不满,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我的发帖功能被设定为逐条审核,而且审核通过的帖子也全部被屏蔽。

    事情,或许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8月29日,方舟子遇袭,网络轰动。很多人疑惑我为什么不发帖声援,他们不知道我已经不能发新帖了。

    8月30日,我的回复和评论功能被管理员设定为逐条审核,而且事后发现回复没有被通过的。彻底不能回复和评论。

    8月31日,我的头像和个人介绍都被管理员删除,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我尝试着与管理员联系,一位管理员告诉我,这不是他们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我说我的微博上又没有违法和反动的内容。他说可能是我涉及的时政内容太多了,我说我主要关注法律问题,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法律也是时政啊。

    8月31日晚,我发现自己的微博粉丝不但没有增加还在持续减少,从9958一直减少到9952了,而且还在持续的减少中。问了朋友,才知道我已经被设定被禁止关注,其他人不能再关注我了。有的粉丝不相信,取消我之后想再关注,但已经不可能了。这是新浪微博对我的全面封杀。9957,9956,9955……早晚,我的粉丝都会消失的。

    这一天里,我尝试着两次转世,但所有帖子均被管理员删除,就连转发宪法第35条也被删。其他微博中提到我的帖子也陆续被删。一位《青年时报》的记者朋友帮我私信为微博小秘书,被告知是因为“发表大量攻击政府的言论”。我微博上的所有帖子,其实很难找出攻击政府的,如果说我攻击唐骏、禹晋永、李一、董思阳,我承认,我一直都在揭他们的骗局,但他们代表政府吗?

    让我来戳穿小秘书的谎言:第一,我一直非常谨慎地发帖,根本没有攻击政府,而且还是“大量发布”,我是实名认证用户,又是学法律的,能不知道后果吗?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第二,我被封杀后的第三天,才收到管理员的一封私信,然后我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联系,什么时候发生过管理员与我沟通不回应的情况?打的是我的电话吗?抑或打到菲律宾大使馆人家没回应?第三,我从来没有辱骂过管理员,如果你们认为我夸管理员“删帖辛苦了”这句调侃是辱骂的话,那真的说明欠骂。我的字面意思是赞许删帖,说删帖净化了网络,促进了和谐,怎么他们自己倒理解为删帖不好,因此这是辱骂?他们真的把我搞糊涂了?!我主动贴出那个涉嫌“辱骂管理员”的帖子,请大家鉴定,是否可以认定存在辱骂的行为:

    方舟子被打后,微博上最高兴的人是宣传部的伍皓同学,他在微博上作诗云:“声名播于远,援经又据典。方战学历门,舟曲问疑嫌。子不信活仙,打假更举检。的确惹人厌,不会把屁舔。是非太分明,别人怎有脸!样子也不装,是否批太严?良善不风行,心能不搁浅?”看来,打假对于某些人来说,真的是动了他们的奶酪。

    我的微博遭封禁之后,微博上最高兴的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叶军(@和蔼老虎猫),他在微博上公开赞赏新浪的封杀行为。这个帖子一发,他肯定也会嗅到,在下面留言,大家可以关注。难道,我所说的《骗子狂欢是一种社会病》(http://laws.fyfz.cn/art/716217.htm)一语成谶?

    来到新浪,纯属偶然,但我一直非常珍惜这个比较宽容的平台。没有微博,我也不可能与方舟子、王小山一道,持续不断地揭发以唐骏为首的一些骗子。后来,我也知道,宣宣下了令,不能再谈唐骏的事情,所以也自觉地不给微博带来麻烦。我的电脑中其实有大量的涉及禹晋永和董思阳造假的证据,很多没有帖出来,也是顾虑到太直接的方式可能会与一些既得利益者造成太直接的对抗。我希望可以长时间地利用这个平台。但是,没有想到,对我的封杀来得这么快。我赞同赵楚先生以下话语:

    3、一些线索

    记得最初和管理员联系,是因为我转发了雅虎网上一篇揭发禹晋永造假的专题,结果微博中的链接莫名其妙就被删除了,我致信管理员询问,他说是因为我的链接是境外链接,其实我的链接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国内雅虎网上的链接,压根儿就不是境外链接。结果他答不上来为什么删除我的链接。我当时真的有点疑虑,难道禹晋永那么神通广大,连微博管理员都收买?以下的贴图就是按时间倒叙的全部私信,为保护管理员隐私,特隐去名字。最近的一条是今天下午2点多的,我被封杀后收到的第一条管理员私信。从其内容看,处理我也不是他们的意思。难道真的是上面的意思吗?

  “对您的处理也并非我们的意思”――不是管理员的意思,又是谁的意思?如果是上面的意思,为什么要伪装成是管理员的意思,为什么要污蔑我攻击政府、辱骂管理员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为什么要先在我身上泼污水?记得一位管理员曾经在电话中对我说过:“您说的很多内容,是我们这个平台不能承载的。”或许,我不应该怪个别管理员,毕竟,在这个河蟹社会,他们删帖和屏蔽也是出于无奈。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我说了什么,是这个平台不能承载的?是揭露唐骏、禹晋永、李一和董思阳,还是别的什么?到到底是触碰了新浪哪个G点?@吴法天 真的死不瞑目。就算我真的发了什么不合适的内容,在封杀我之前,最起码的沟通和给予理由也是应该的,对于一位实名认证的V用户如此急不可待地全面封杀,真的让人高估了新浪曾经的宽容。

    很多人还在等待新浪微博的公开解释,但估计这个真的等不到。不可告人的理由,可以公开解释吗?

    鉴于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地全面恶化,我已经没有继续等待的耐心,虽然我知道我的离去,会给某些人带来安全感。但与其在抗争中消耗太多能量,不如选择离开一段时间,但愿,这段时间不会太长。

    吴丹红:法学博士,博士后。2007年7月起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现为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政法大学)专职研究人员。

(原文有许多微博截图:详情http://laws.fyfz.cn/art/717324.htm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