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还原庭审:孙杨团队失误不断 关键证据存在问题

已有 443 次阅读2020-3-1 00:26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还原庭审:孙杨团队失误不断 关键证据存在问题_图1-1


来源:搜狐体育

北京时间2月29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于瑞士洛桑当地时间2月28日上午10时(北京时间2月28日晚17时)公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一案的仲裁结果,CAS秘书长宣布,孙杨被暂停比赛八年。熟悉相关法律事务的专业人士观看了庭审直播,并对庭审内容进行了专业分析,专业人士认为庭审环节孙杨的团队表现得并不专业,也是造成辩护失败的关键。


专业人士认为,此次庭审孙杨的团队表现得很不专业。首先是孙杨的母亲,一再避开对方律师的提问,无论对方问什么,孙杨的母亲要么不愿直接回答是,要么答非所问,然后坚持说她对主检官的不满。“比如对方律师问她孙杨有没有撕掉一张检验单,她的回答应该是撕了还是没撕。结果她绕了半天,说没有文件夹,只是一张纸。”对方律师一再提醒她,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故事可以留给你方律师。最后她在主席的一再催促下,极不情愿地离开了证人席。


其他的证人表现得也不够专业。领队打电话给现场主检官,说如果写孙杨抗检,可能和某个人一样保不住工作。他虽然辩解说不是直接说主检官的工作保不住,但是这种来自权威机构的对本国检测人员的威胁,会被WADA认定为中国官方和反兴奋剂机构在对他们的反兴奋剂检测工作造成干扰。省反兴奋剂机构的韩先生作为反兴奋剂机构官员,自称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则非常熟悉。结果在对方律师的追问下,表现出实际上对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的流程和规则并不十分了解。


队医巴震曾给孙杨使用过违禁药物,这已经让他成为一个最不具备资格给孙杨做反兴奋剂的顾问的人选。对方律师问他多次陪同孙杨去药检,有没有发生什么对药检人员资质有疑问的情况。他的回答是:“有过,我们还是做完了检测,然后在检测单上写下了我们的质疑。”这就一下子被对方问出了孙杨的团队过去对有程序疑问的药检该怎么处理完全知道、唯独这次反应激烈的“问题”。在问到“你让孙杨他们不带走血样时,血样是否已经采好装瓶?”巴震回答“是的”。“那你是否知道血样一经装瓶就属于反兴奋剂机构的财产?”巴震称:“我们认为这是违法程序采集的,我们不认可,所以我们可以这么做。”对方律师最后问巴震:“万一你不让带走血样的判断是错误的而造成运动员受到严厉惩罚,你想过这样的后果运动员该怎么承担吗?”巴震坚持说他们是对的。“那万一错了呢?”巴震说:“那不是我的错。我是听领导的,听韩主任的。”


最后出场的法律教授主要是说血检助手的护士虽然拥有护士资格证书,但如果不当场出示原件又异地作业都是违法的。这位专家曾专门给出法律意见,说这个护士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在对方律师追问下,他又承认没有任何法律对此有明确规定。对方律师说你就这样自作自话说她应该坐牢?你说护士必须出示证书原件,不得异地作业,那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护士们没有出示原件有各地检查,都该被抓起来吗?专家说:“不是每次都会,要个案处理。”最后律师追问他“你建议将这个异地作业的违法护士送进监狱引用的哪一条法律”,他说是第2条。对方律师提醒他,难道不是21条才是关于授权执业地区的规定吗?专家说在我的法律意见里没有采用这一条。律师最后说你在对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程序不知情,对当晚是否有人要求检查护士的职业资格证书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引用一条错误的法律给出你的法律意见要送她进监狱?专家的回答竟然是:“是的,有可能。”


孙杨本人的发言也存在着一些漏洞。关于孙杨方抗检最大的理由——随行助手没有合格资质的问题,在WADA指派律师理查德-杨(WADA反兴奋剂规则条例起草人之一)看来,即便运动员对检查人员资质情况有异议,也应该提供样本,而他的投诉同样会被记录。“孙杨这样一味依靠其医生指示的行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在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进行的1万9千次检查中,采取的都是同样的方法,这是第一次受到了如此投诉。”孙杨方给出的拒绝理由,都是按照他自己的规则在操作(Sun Yang playbook)。


其次是干扰采样。理查德-杨指出,根据规则,一定要有极其有说服力的理由才能干扰采样。对工作人员拍照(穿超短裙)以及认为授权文件和身份证明不完整提出异议,不是这种极具说服力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拒绝让检测人员带走血样,他们就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就是干扰采样。这是八年禁赛的处罚。如果拒绝上交样本,则是两年。


第三是明显漏洞。针对孙杨在交叉质问中说他不知道,工作人员也没有告知他拒检的严重后果时,该律师指出,如果你翻看记录检测单,会看到孙杨的签名旁边就是拒检的警告。孙杨已经签过六十多次了,他说不知道,这显然站不住脚。


第四是证词不一。对方另一名律师也对孙杨的证词中的前后不一致提出了质疑。之前的证词说他阻止主检官留下血样,本次听证会删除这个内容。还有孙杨在第一次听证会中说是自己随机拿了血样瓶子,后来又改口说是巴震拿了瓶子。还有就是说发生上述对话时主检官在房间里,之后又说主检官不在房间里。所有这些证词的前后不一致,在听证会中都会被记录在案。


最致命的质疑是孙杨为什么要主检官等到早上。孙杨团队的理由是等有资质的工作人员到场。但是对方律师指出,他已经在没有人陪同的情况下多次进入卫生间。这是最大的问题。兴奋剂检测所以要规定在没有任何通知情况下收集第一次尿样,就是要避免干扰采集的情况。要想检测出违禁药物,时间是关键。到了早上再采样,药物就可能检测不出来。孙杨团队对兴奋剂检测比任何人都有经验,不会不知道时间的重要性。他说“(到早上)正是我想要的”,坐实了他们的动机。


关于孙杨给出的“尿检助手承认自己是个建筑工人,对兴奋剂检测完全不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么”的所谓证据,WADA已经说了助手不需要IDTM资质,而且他的身份并不能使他们当时拒绝他参与的理由更加充分。这个后发现的事实对当时的决定没有起到任何影响。而且该尿检助手在2018年就执行过其他尿检任务,并且有本人签名为证,完全不是他说的新手。根据对方手上的证据,这个翻供不仅不会被仲裁庭采用,而且还会因为孙杨的公开感谢而对孙杨方造成负面影响。


反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和检测机构IDTM方的的证词,回答问题就是“是”或“不是”,或者“不清楚”。但是每个问题都是对他们的程序的说明,结论就是,FINA一年就提供这么一个整体授权信,药检人员的身份姓名FINA方面不会具体提供。至于药检资格证明主检官有就行了,助手不是验血验尿官,没有这个要求。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