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赴日旅游杂记

已有 95 次阅读2020-5-28 11:15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赴日旅游杂记_图1-1


 自记事开始,我们就知道了日本,电影《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平原游击队》等等等等,看了十几遍。对外开放后,日本电影《追捕》、《人证》进入中国,哼唱“杜丘之歌”,模仿电影台词逗乐,成为年轻人的时尚,连相声也引用了一些日本电影的台词。八十年代,电视剧《排球女将》、《聪明的一休》、《花仙子》等,又成为年轻人和孩子们喜爱。(作者:自由西贝/微信)


    最近十几年以来,随着改革开放成果的显现,许多中国人开始注意钓鱼岛及日本右翼问题,网络上经常出现争论与谩骂,抵制日货不绝于耳,甚至冲砸日系轿车。横店出品的抗战电视剧,成为亿万中国老男人的喜爱,一些电影人及公知,对“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之类的神剧,气的直跺脚。


    近几年来,每年600万中国人赴日旅游购物,“去日本打酱油”、“买日本马桶盖”成为笑话。中国游客每年给日本带去几百亿甚至上千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日本政商笑的合不拢嘴,台湾人则嫉妒的咬牙切齿。


    很多老男人和小红粉,对中国人赴日旅游购物义愤填膺:我决不送钱给日本人!差一点说出:赴日旅游购物的是汉奸,不去日本的是爱国。


    日本人和日本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中国人将会继续争议下去。不管怎么样,有条件的还是去看一下,也许你会有新的发现。


    一.神社


    深夜时分,飞机降落大阪,入酒店安置好夫人和孙子后,我出门闲逛。发现路边有“深江稻和神社”的指示牌,好奇心驱使我走向神社。


    神社面积不大,没有固定的大门和看门值班的人,凡有围栏的地方,刻录了许多姓名,且都是汉字,大概是捐资者或其他什么的,里面各种祭祀场地很精致。一颗几百年树龄的银杏树和樟木告诉我:这座神社很厚重。


    透着昏暗的亮光,我突然发现三座石碑:1.“日露战争纪念碑”(日俄战争)。2.“出征军人,明治三十九年五月建之”(1906年),石碑刻有26个姓名。3.无字碑一座,只有立碑日期:1940年(换算成公历),显然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次日,中国导游告诉我,该神社属于日本一个村镇所有,日本人对家族荣誉看的很重,其后代以此为荣,经常祭拜参拜。


    我比较喜欢历史(补课),对明清时期东北亚的历史演变感兴趣,所以对这三块石碑所蕴含的历史,略懂一些。第二天一早,我又去深江稻和神社仔细看了看,回头时兴奋地告诉其他旅客,神社就在隔壁50米处,但没有人对此感兴趣。


    日本有一万多个神社,最小的几个平方,一块石头一棵树都可以成为神社,有点像台湾的小土地庙,大多数神社与政治无关。神社是百姓的,神宫是天皇的,天皇是“大神”,建立在百姓参拜的“众神”基础之上。最大的神社是东京的靖国神社,里面被供奉的几千个人中,包含几个甲级战犯。


    日本的爱国(军国)主义教育,不是挂在嘴上写在书上的,实实在在的刻在那里,让一代一代的后人默默地接受教育。


    看到“出征军人纪念碑”,我忽然想起家乡“南京保卫战”的碉堡群,汤山至秣陵有几百座。前些年做路搞开发时,要毁掉104国道边的一座碉堡(其实不碍事儿),我给市长区长信箱发邮件,要求保留这难得地段的抗战遗迹......,没人理会,最终还是拆了。我们这个镇距离中华门20公里,南京保卫战第一枪就是在这儿打响的,原有十几座碉堡,现在只剩一座,也快没了。中小学幼儿园门口的抗战碉堡都不能保留,我严重怀疑那些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效。


    后来也参观了日本的寺院,发现寺院门口附近还有一些墓和碑,多是明治维新时期的思想家文学家的墓和碑,一万元日元纸币上的头像,就是那个时期主张“脱亚入欧”的一个思想家的头像。


    日本在教育方面的做法,不值得我们思考么?


    二.城乡一体化


    日本的城乡连体,分不清城市和乡村,只能用是否有高楼大厦群来区分。乡村没有高楼,小楼房两三层。奈良和大阪的建筑风格,与古代洛阳差不多。


    在日本乡村见不到规划的迹象,只有约定成俗。乡村社区(片区街区)里面,偶见几百平米的小型私有的“公墓”,大片农田区域中也有不少小住宅楼和小工厂。日本土地私有,神圣不可侵犯,据说,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大的“钉子户”在东京羽田机场,为此跑道不得不改道。


    日本水稻种植机械化精细化,载的都是粳稻,稻田里几乎看不到什么杂草,田埂上的杂草低矮平整,显然是机械除草。


    大阪农村村镇的设计呈直线型井字状,稍不注意就回不了酒店。街道很窄,未发现任何侵犯公共地域的摆设和“违建”,看样子日本不需要城管。


    各家各户门前都有一个或几个小牌牌,上面写有汉字的姓氏。有的牌子上写了社区职务、自愿者服务、本地文化技术名人。估计村长议员门口,也会有这类牌子,可能为了方便着什么。


    街头巷尾,偶见政党议员选举宣传画,统一的尺寸。我看了民进党、公民党的宣传画,只有简介,未提及其主张。


    行车途中,发现一“小学步行桥”,设计的很结实,成年人不会使用此桥方便。日本中小学生八月份放暑假,街头常见三两六七岁的儿童行走,没有人接送陪护。


    日本的交通标志线都是白的,至少我没见过黄线。没有看到过交警执勤指挥交通,偶见一两个志愿者协助交通秩序。繁忙地段的斑马线呈曲线型,几个方向过马路。


    回国途中,遇一68岁的南京老乡,他声称其儿子在大阪开饭店,每年四五次跑日本,空闲时喜欢钓鱼。日本人不吃淡水鱼虾,河里的鲫鱼草虾很多且大,其品味和南京的差不多,老人半天能钓鱼几十斤,还用地笼装草虾,再给其儿子做中餐,我估计这老人说的不一定真实。


    三.富士山


    去过阿里山,阿里山是群山,几十座山峰差不多高,最高的4000多米。


    富士山,一座相对独立的山峰,海拔3000多米。山下多茶园,中间是松树林(红松和白松),上面的那一千多米,都是红色的赭石,顶端积雪。


    我在富士山脚下的一小片农田里,见到一70多岁驼背老妇人,她种植了玉米、西红柿、西瓜等蔬菜,菜地的土壤都是细碎的赭石。


    在日本几天,很少很少见到胖子,更没有见到一个胖学生和胖老人。七八十岁的老年人随处可见,据说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接近人口总数的30%。大街上偶见中年女性,大概都宅在家里面做伺候准备工作吧。


    富士山的泉水特别爽口,可以直接饮用,从不喝生水的我也喝了几口,晚上还吃了三只生虾,没有闹肚子。


    日本茶道很出名,我们消费不起。但日本人用茶叶做“青团”,使我感到惊讶:将炒制好的绿茶,用石磨磨碎,掺和其他东东,制成“青团”蒸了吃!从茶园形态来看,日本茶农一定是使用机械采茶除草。


    日本时差比我们早一小时,北京时间四点时太阳已出。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富士山更能显露出其美丽、厚重。呈红色的赭石山顶,镶嵌着几条白色的雪带.....,可惜我这个文学的盲,肚子里没什么文学的货,不会做诗写散文。


    富士山下西侧有一堰塞湖,宽度2公里长五公里左右,我们夜宿的温泉酒店就在这湖边。湖水当然清澈,鱼鹰(黑色的像乌鸦)、野鸭和天鹅的叫声此起彼伏,白天鹅带着小天鹅悠游自在不避人,成群的大鲤鱼就在水边嬉戏。我作为钓鱼爱好者,没有发现湖中其他鱼虾螺类的迹象,可能是水太冷的缘故。


    四.迷路


    欣赏完富士山的早晨后,已经是北京时间五点半,离吃早饭还有一小时,该回酒店了。由于只跨过了湖边一条公路,且感觉走的不是太远,也没注意可能迷路的问题,可走了几个来回,就是找不到回去的酒店,我有些着急,后悔没有在出发前开通国际漫游,租借的WiFi又没带身上,随身携带的手机就是一摆设,好在我带了酒店的房门钥匙,上面有酒店的名称。


    天已经大亮,可路上没人,车子很稀少。不知怎么的,走进了有“注意熊出没”提醒标志的山林,我的妈呀,这几天还没见过这玩意儿,导游也没有提醒过。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电影《追捕》中真由美遇熊,还有姜昆关于老虎的那个相声。


    立刻回头,却闯进了军事禁区,头戴钢盔身穿草绿色军装的日本兵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吓得我一身冷汗,我抓着钥匙比划了半天,还用英语讲了中国人,均不起作用,气的我喊出了“叭格”!再走,又走进了私人庭院,里面的人还没有起床,门口栓一日本狗,从这畜生叫的样子判断,它会咬人。


    重新回到湖边,再走了一段,终于发现了路边的警察所,哎哟我的妈呀,终于有救了。可门虽然开着,里面却没人,叫了几声敲了门,未见人影,原来这日本警察也会偷懒睡懒觉。


    不知不觉,已经折腾了一小时,快速行走了几公里。大白天的大活人,在路边湖边会丢失?我预想到了被导游找回时那丢人的情景。


    既然见不到人就拦车!我在红绿灯路口开始拦车求助。第一个被拦的是一个年轻女士,没有停车,她那怀疑的目光,伤了我的自尊。第二个在红绿灯口被拦下的是一小伙子,他看了我的钥匙,掏出手机使用地图搜索功能,找到了酒店所在位置离此地约500多米,比划着告诉我路径,后面等红绿灯的几辆车,未按一个喇叭,我学着日本人的样子,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回到酒店,正赶上同伴们起床,出于面子工程,我装着若无其事。


    五.钢铁东京


    从富士山回到东京,感到明显的压抑,空气也不如富士山那样清新。一群群的高楼挤在一起,城市地面立交四五层,地下还有四五层。那些立交的墩子用的是混凝土,横梁居然都是钢铁构件(工字钢),感觉到非常厚重、结实,据说能抗九级地震,即使垮塌也是整体性垮塌。许多新建的高楼都不用混凝土,全钢制作。


    日本几乎没有铁矿石、煤炭和石油资源,全是买来或夺来的,不容易呀。


    在酒店,我通过在日本打工的中国服务员,向他的日本同行,提出“如果日本遭受朝鲜核打击怎么办”的问题,那日本老人立刻激动起来,说了以下几点:1.金正恩是一只“蟑螂”。2.日本能在一个月内生产出核武器,不用试验就能派上用场。3.如果美国人不能保护日本,那么日本人只能自己动手。为了避免争论,我想说但没说:难到日本想抹去战败国的身份,恢复“战争权”吗?


    我对其最后一点感到震惊,安倍搞右翼,的确拥有一定的民众基础。不过也难怪,面对朝鲜的核威胁,日本人总不能忍气吞声呀。


    上班高峰期,清一色的白衬衫黑裤子黑皮鞋,向蚂蚁一样,有序的穿梭在斑马线上,构成蚁族的主要是中老年男人。从东京蚁族的行走可以看出,日本员工是很辛苦紧张的,怪不得1300万人口的东京,到处可见几十个平方的“居酒屋”,下班后喝点什么聊聊天轻松一下。居酒屋里喝酒的三三两两,几乎没有白酒,啤酒也很少,杯子里放点冰,不清楚他们喝的什么。还有那种奥特莱斯之类的“大转轮”,也经常见到。街区都有一两个30米高的老式烟囱,导游说那是垃圾处理厂,但不见冒烟。


    导游也带我们在白天参观了红灯区,东京的红灯区不是一条街,而是一大片几条纵横街的街道。男女服务人员头像艺名悬挂在外,还定期推选出“十佳”之类的。红灯区看不到警察的人影,东京街头也难见警察和交警。


    东京广告牌很小,未见大型超亮的霓虹灯,路灯也不太亮,中国导游说,因为关停核电站导致电能不够用。东京海水多树木少,填海造地盖高楼建机场,不得不敬佩。


    东京迪士尼乐园,1984年建造,亚洲最大的迪士尼。我们观看了大型迪士尼巡游表演,其现代音乐舞蹈很适合年轻人口味。


    旅游车的驾驶员几乎都是60多岁的老人,非常认真负责,礼貌客气的让你不好意思,开车技术一流,不温不火,最后结束行程时,老人拿出一叠精致的“垫纸板”,说要送给所有的中国学生,鼓励大家好好学习,其实这是面向中国下一代做的国家广告!


    六.普通游客吃不起


    日本酒店的早餐,丰富的让人过意不去,几十个荤素品种任你挑,挑进盘子里的必须吃完不得浪费,导游关照的。


    著名的神户烤牛肉800人民币一份约三两,我舍不得吃,夫人说买一份给孙子吃个名吧,我还是没有同意。我也观察了其他中国游客消费这种烤牛肉的情况,大多数烤了没吃,也许不会烤,或是口味不合。


    某晚,我去“居酒屋”喝点啤酒解乏,点了小酒馆门口图片上的冷盘和一小瓶啤酒,服务员端上来后,我发现上当了:一小节黄瓜约一两,几块泡萝卜也只够一两,还有一筷子“什锦”之类的,共花费3000多日币折合200多人民币,这在咱门口,不超过10块钱。


    去之前,我说过一定要尝一下日本西瓜的味道,到了日本才发现一个5斤重的西瓜200元人民币左右,望“瓜”生畏。至于橘子香蕉之类的可想而知,一个小橘子十几元,吃过以后成仙啦!


    吃便当,还是台湾便宜。


    七.购物


    随着赴日旅游的人数激增,日本相关免税商场显然缺乏准备,中国人一去就是几辆十几辆旅游车,将商场挤得难以招架。日本服务员基本不懂中国话,在商场打工的中国人,你喊他叫,成了香饽饽。


    赴日旅游的,女性居多,显然与购物有关,其中不乏“代购”(相当于进货)。一年轻女性带了15万人民币,最后一次购物,居然将货架上的女性用包买了个精光!在机场时,她央求其他旅客分散带出海关。


    我们两老一小三口人,带了一万多人民币,也买了一些东西,其中依照我的意愿购买的有:剃须刀、指甲剪、剪刀、厨房用的铁刀、保温杯(马来制造)、小瓶装酱油、牙刷牙膏等。夫人在导游反复的忽悠之后,买了一些孩子用的保健营养品。


    我们以前的牙膏装的是满满的,用完后的牙膏皮可以换钱,一点都不浪费不污染。不知从何日开始,咱们的牙膏里面装了容量达一半的空气,用的快买的快制造的也快,用完后的塑料皮就扔掉,而日本的牙膏依然还是满满的。


    总的感觉,现在的日本不是影视剧里的那个小日本,其强大之处随处可见,让人害怕。


    2017.7.18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