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杭州下城区找小姐上门按摩服务 ...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微信:386654664】杭州下城区找小姐上门服务【微信:386654664】杭州下城区找小姐保健按摩服务【微信:386654664】《杭州下城区小姐服务电话》【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连云港落马市委书记王建华的特定关系人利益链

已有 131 次阅读2020-9-12 09:41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连云港落马市委书记王建华的特定关系人利益链_图1-1


编者按/ 从连云港市委书记,到江苏银行党委书记,再到退休之后一年半被查,王建华的仕途与人生,都没有画上一个完满的圈。(记者:柴刚)


在事发被查多年之后,王建华的贪腐之路细节方才浮出水面,其间,通过构建多名特定关系人,组成利益链条,大行利益输送之举,其张狂与无所顾忌,令人咋舌。王建华甚至和三名女性特定关系人同时出国旅游,此举令人瞠目。


特定关系人构筑的利益链条,不能保护自己,只能将自己送上一条不归路。


一线调查

渐入深秋。一天,三女一男从南京悄悄出发,前往韩国旅游。一行人中,男子是王建华,女子分别是王晓燕、李惠、何正美。

这是2015年9月,王建华从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银行”)党委书记任上退休不足一年半,其另一个“标签身份”是连云港原市委书记。三名女子中,王晓燕、李惠为王建华的情人。此番韩国游两年后,2017年8月22日,王建华因涉嫌犯受贿罪,经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决定被逮捕,王晓燕、李惠被认定为王的“特定关系人”。2019年7月24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通中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2018〕苏06刑初19号,以下简称“《19号判决书》”)显示,王建华“本人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508.497322万元及百达翡丽牌手表1只、真力时牌手表1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50万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获悉,王建华的“特定关系人”除王、李两名情人外,还有另外两名情人刘雪梅、王静及其妻子庄群。而在“特定关系人”的“礼尚往来”名单上,南大苏富特计算机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大苏富特公司”)总经理秦钧钧、南京利源集团董事长严陆根、江苏一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一德集团”)董事长陈俊、南京多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伦科技股份”)董事长章安强等众多知名企业家在列。


行贿者

“王建华在连云港时,城市建设方面还是有一定魄力的。”8月3日,连云港市一要求匿名的企业界人士回忆。

连云港是地处江苏省东北部的一个地级市,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在2005年6月至2011年9月期间,王建华担任其市委书记。纵观王的仕途,起于南京,亦止于南京,历任南京市计划委员会综合处处长、南京市江宁县(区)委书记、南京市委常委等,2014年4月,从江苏银行党委书记一职退休。即便履历均在江苏,王建华却是个地道的山东人。公开资料介绍,其是山东省烟台市莱阳市人,1952年7月27日出生。

但最终,王建华并没有如愿地平安“落地”。2017年8月7日,王建华因涉嫌犯受贿罪,经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2日被逮捕。《19号判决书》内容显示,1988年至2013年,王建华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接、职务晋升、长途客运线路审批等方面提供帮助;1996年至2017年,王建华索取或者非法收受杨敏、秦钧钧、严陆根等22人给予的人民币1866.929208万元、美币32.1万元、港币36万元、低于市场价格购房款人民币232.0441万元、价值人民币111.206094万元的汽车两辆、价值人民币25万元的象牙一根、价值人民币5.7万元的水晶摆件、价值人民币16万元的购物卡、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加油卡,上述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508.497322万元及“百达翡丽”牌手表1只、“真力时”牌手表1只。而王取得财物的途径,则是“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

上述财物“来源”的具体名单,包括翠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翠屏国际”)法定代表人杨敏、江苏华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家林、南大苏富特公司总经理秦钧钧、南京华通信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石田、南京利源集团董事长严陆根、南京凯江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小平、江苏一德集团董事长陈俊、南京东方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天成、南京天创建设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业平、江苏海源交通运输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宴海、南京立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捷、南京金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金榜集团”)法定代表人陈雷、江苏信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股东周晓萍、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以下简称“中国华力控股”)丁明山、连云港聚威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海平、多伦科技股份董事长章安强。上述企业界人士称,王建华从南京转任连云港后,诸多企业也随之“东迁”连云港。财物的另一个“来源渠道”,是王建华提携他人而获得的“回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南京市分会副会长周池、南京市江宁区政府原副区长言明林、江苏银行南京营业管理部时任副经理乔宗君、连云港市民防局局长(连云港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史道友、连云港市东海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吕伟以及江苏汇鸿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汇鸿股份”)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国海的名字在列。

颇受关注的是,唐国海原为王建华的“老部下”,2018年8月29日,被南通中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2019年7月24日,王建华也在南通中院迎来判决,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50万元。此时,他已退休5年多。


仕途得意

南京,将军中路88号,“翠屏国际城”。

2001年3月至2007年初,“翠屏国际城”建设初期及建设中,超越出让界限约135.9亩进行商品房建设,属于非法占用土地行为,开发商中惠(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惠地产公司”)被罚款271.8万元。资料显示,中惠地产公司与翠屏国际时任法定代表人均为杨敏。江宁区政府针对“翠屏国际城”项目违法用地、改变用途等问题,经会议研究决定,由中惠地产公司完善签订补充协议等用地手续,并补交土地出让金。最终,中惠地产公司躲过“一劫”。

该违法事件被“冷处理”,起到作用的就是王建华。他在供述中坦承,其为杨敏公司在“水月秦淮”项目开发、“翠屏国际城”项目违规处理、连云港“瀚海国际”项目开发等方面提供了帮助。而王晓燕的名字,此时频频出现在王建华与多方的“礼尚往来”中:2003年,王建华收到了杨敏所送的1只百达翡丽手表,转交给了王晓燕;2009年6月份左右,王晓燕提出和她弟弟在美国合买房,想向杨敏借钱,让王建华跟杨敏打个招呼,后者给了王晓燕3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04.948万元)。公开信息称,翠屏国际前身为香港中惠集团,成立于1994年,旗下地产公司开发的项目中,曾一度邀请明星章子怡代言。

而此时的王建华,正值仕途得意处。

2006年在连云港,杜家林和石田合作承建该市填海项目,王建华给予了支持。一年后的2007年,王晓燕购买“沁湖景岸”别墅时,王建华找到杜家林,让其帮王晓燕补上购房款不足的部分,杜为王晓燕支付了187.81672万元。2012年,王晓燕购买“中海·凤凰花园”房屋,王建华让杜家林帮王晓燕解决购房资金缺口,其又为王晓燕支付了189.8947万元。石田也毫不含糊,于2004年至2016年,先后23次直接或通过王晓燕送给王建华人民币246.5万元、美元2万元(折合人民币13.3483万元)、价值人民币83.82723万元的奔驰越野车1辆,共计折合人民币343.67553万元。

成立于2007年9月的江苏华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述长长的名单中并不显眼,但杜家林更“懂得”感恩。《19号判决书》描述,为“感谢王建华在任时的关照”,直到王退休两年后的2016年,杜家林送给了王晓燕20万元。截至王建华事发,杜家林所送人民币共计397.71142万元。

王建华从南京被重任于连云港,其另一名“追随者”陈俊,也将江苏一德集团的业务拓展至连云港,并多次向王建华表示以后予以报答。公开信息介绍,陈俊身兼南京市政协常委、南京市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职务,其名下江苏一德集团创立于1993年,已发展成集产城融合、文旅体娱投资运营、互联网投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企业,成员企业30余家。其中备受关注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江苏一德集团持有其核心企业南京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49%股份,其余51%股份则由天津泰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

随着王建华重返省城,转任江苏银行,陈俊仍履行着自己的承诺。江苏一德集团官方网站介绍,2012年1月20日,江苏一德集团“幸福2012”迎春晚会,王建华“作为特邀嘉宾到会祝贺”;2012年6月13日,江苏银行与江苏一德集团旗下江苏一九一二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召开战略合作新闻发布会,双方达成融资授信10亿元人民币的合作意向,“开创了文化产业以品牌无形资产融资的新模式”。在另一层面,陈俊在2012年至2017年,先后10次送给王建华及王晓燕共计125万元人民币及23万港元。其中,在2012年7月,陈俊向王晓燕送去人民币100万元,用于后者购房。

经王晓燕之手的,还有王建华的高中同学周晓萍。《19号判决书》认定,周晓萍于2002年送价值人民币32.25922万元房产,后房子被卖得143万元,用于王晓燕购买别墅。


“贤内助”

《19号判决书》显示,“背靠”王建华,无法绕开的一个人,就是其妻子庄群。

王建华通过庄群,在2004年向马捷以低于市场价格75.9186万元,购得南京市江宁区瑞景文华101-A别墅;2005年至2011年,王建华先后4次直接或通过庄群,收受杨业平所送85.141万元,以及低于市场价格48.6268万元购得南京市江宁开发区翠屏清华园58幢202室,共计133.7678万元。2004年11月,庄群以低于市场价格21.9896万元,购得南京市江宁区翠竹林西苑山庄第8幢别墅,该房产为严陆根旗下地产公司开发。庄群在王建华事发后证言,“严陆根是为了感谢王建华的帮助和继续得到其关照”。公开资料显示,严陆根旗下的南京利源集团创办于1993年,是南京最老牌的房地产企业之一。

其实,在庄群那里,秦钧钧也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

2014年8月,王建华购买复地朗香别墅203幢,通过庄群收受秦钧钧给付人民币168万元;2015年下半年,王建华购买股票,通过庄群收受秦钧钧人民币200万元。在这两个时间节点,王建华已经退休。秦钧钧证言,他于1997年在南京成立南京泽通科技有限公司,2006年在连云港成立苏锦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王建华在两家公司资质认证、企业用地等方面提供了帮助。他在证言中回忆,其多次向王建华、庄群表示以后有困难直接找其帮忙,王建华也多次表示自己退休后要靠他。天眼查信息显示,南大苏富特公司两家(名)股东中,秦钧钧持有49%股份,江苏南大苏富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大苏富特股份”)持有51%股份。颇受关注的是,南大苏富特股份于2001年4月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拥有“江苏省首家软件上市企业”“首家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软件企业”“首家高校上市的企业”等耀眼光环。其官方网站介绍,该股份公司成立于1998年,由南京大学、江苏省教育厅、江苏省电子厅联合发起设立,是一家依托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产学研一体化的高新技术企业和软件企业,公司目前在香港、北京、南京等地拥有10余家控股子公司。

“王建华和我帮了秦钧钧很多忙,秦钧钧承诺以后会对我们表示感谢。”庄群证言。

也是在2015年下半年,王建华又让石田给了200万元,以庄群姐姐的名义投资股票。丁明山对此称,2015年下半年,王建华通过其以购买宁波华盛瑞丰投资管理公司基金的形式,购买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内部增发股,花费450万元左右。后者是一家全产业链影视娱乐传媒集团,于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以丁明山为法定代表人的中国华力控股,在2011年4月投资控股,目前持有15.16%股份。

当然,丁明山也直接向王建华送去了现金13万港元。王建华称,他在南京同仁医院项目、连云港韩国工业园项目上提供过帮助,两个项目均在中国华力控股旗下。


地产商的“空饷”

严陆根与王建华的多名“特定关系人”均有来往,其中与刘雪梅最为频繁。刘雪梅从1998年开始,一直跟随王建华,直至后者事发。

公开资料显示,严陆根名下的南京利源集团,现已形成以房地产开发、乡村旅游、酒店餐饮、高科技投资和金融投资为延伸的大型企业机构,旗下拥有各类独立和控股公司20多家。而刘雪梅曾在该集团任职。1999年,刘雪梅从南京利源集团辞职时,严陆根为了和王建华处好关系,送给前者20万元。另一次是在2013年7月25日,严陆根从账上以工程款名义,给付刘雪梅200万元。与之对应的是,严陆根在南京、连云港发展期间,王建华在方方面面给予关照,帮忙解决了南京利源集团改制费用分期支付、南山湖项目违规处罚、连云港海州花园项目土地款支付等事情。

在王建华、刘雪梅身边,南京金榜集团身影也显现,其业务“追随”王建华从南京一路向东到连云港。

南京金榜集团创建于1985年8月,前身是一个以建材、机电等贸易业务为主体的国有企业,目前已经成为一家以房地产业为主导,以先进制造业、商贸服务业为两翼的现代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3.13亿元。2005年5月至2009年9月,刘雪梅在南京金榜集团旗下公司工作。颇有意味的是,2009年9月,刘雪梅从南京金榜集团离职后,在2009年10月至2012年1月期间,该公司继续向其发放28个月工资,合计10.946368万元。王建华在供述中描述,其在陈雷兼并江宁吉山铁矿、承租连云港苍梧饭店经营、在连云港购地建厂等事项上提供帮助,2006年至2017年,陈雷送给他美元、购物卡,向刘雪梅发放空饷。不仅如此,陈雷还为王建华租房供后者和情人约会使用,并支付房租费用20多万元。

南京金榜集团官方网站介绍,陈雷身兼中国装饰装修材料协会副会长、中国工商理事会理事等社会职务。陈雷最近受到资本市场关注,则是在2020年3月,南京金榜集团旗下的南京金榜麒麟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麒麟家居股份”)发布终止挂牌的公告,宣告退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天眼查数据显示,麒麟家居股份于2016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记者梳理获悉,在麒麟家居股份发布终止挂牌公告的10余日前,收到全国股转公司的一项纪律处分,缘由为“违规将部分募集资金存放在非专项账户、违规变更募集资金用途、将募集资金借予他人”。

对于刘雪梅的“全程陪伴”,王建华也是在房产、汽车等物质上予以满足。《19号判决书》认定,2013年7月,王建华以低于市场价格85.5091万元,为刘雪梅购得南京市江宁区水晶蓝湾1幢1801室,该房产为杨敏所属公司开发;2003年至2005年,先后两次直接或通过刘雪梅收受刘小平所送价值27.378864万元的汽车1辆、人民币70万元。

当然,出手最为大方的仍是严陆根。


“老部下”

2007年,人民币1万元;2008年春节前,人民币3万元、金鹰购物卡1万元;2009年春节前,人民币3万元、金鹰购物卡2万元;2010年春节前,人民币3万元、金鹰购物卡2万元;2010年下半年,人民币1万元;2011年,人民币4万元、金鹰购物卡2万元、价值人民币25万元象牙1根;2012年,金鹰购物卡1万元、人民币1万元;2013年,金鹰购物卡1万元、人民币1万元;2014年,人民币1万元;2015年,先后2次,总计2万元。

这是在王建华的多名“老部下”中,唐国海的送礼时间表与礼单,先后19次、共计折合人民币54万元。与之对应的是唐国海职务的变动,从江宁区委办公室主任起,历任连云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连云港市连云区委书记;连云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等职务。直到2013年3月29日,唐国海任江苏汇鸿股份董事长、党委书记,升任正厅级,已与王建华“平起平坐”。唐国海在证言中证明,在其仕途的多个节点,他是王建华的“老部下”,后者在其几次职务升迁上提供了帮助。

1961年7月出生的唐国海,仕途也止步于南京。2017年5月,唐国海在江苏汇鸿股份任上,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江苏汇鸿股份官方网站介绍,其成立于1996年12月,由原江苏省属多家专业外贸公司联合组建而成,在2015年12月实现整体上市,是中国企业500强。《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获悉,江苏汇鸿股份控股、参股东江环保、江西银行、利安人寿、井神盐化、江苏省再担保等诸多知名国企、上市公司,并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参与组建江苏省环保集团。在江苏官方对唐国海的违纪通报中提到,其“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大额礼金礼卡,并向国家工作人员送礼”“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2018年8月29日,唐国海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作为曾经的上下级关系,王建华在被调查、审查期间,唐国海多次作为证人“出面”证言。颇为巧合的是,两者在各自事发后,均检举揭发了共同的老同事郗同福,争取予以立功。1952年出生的郗同福,在其2012年11月退休5年后,2017年12月27日,江苏省纪委发布消息称,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党组成员郗同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其成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江苏省监委留置的第一个厅级干部。公开资料介绍,郗同福曾在南京市江宁区长期任职,与王建华是“老相识”,2004年被调任至连云港市委常委、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随着王建华于2005年6月调任连云港市委书记,两人成为上下级。

2018年12月28日,郗同福以受贿罪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中,郗同福因“股权分红”获65套房产、车位30个,被媒体解读为江苏“房叔”。而王建华的检举揭发内容,因“在此之前已由唐国海检举揭发或郗同福本人已向组织交代”,其不构成立功。


“对口型、补借条”

江苏银行于2007年1月24日正式挂牌开业,总部位于江苏南京,2016年8月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600919。在2015年9月的韩国游时,王建华已经从该银行退休一年多,但王晓燕等人仍“不离不弃”,其中5万元的旅游费用,更是由陈海平提供。

王建华在2010~2017年,先后7次直接或通过王晓燕收受陈海平所送10余万元。总体而言,后者给的财物不多,但帮的忙并不小。2015年9月,王建华与王晓燕等人去韩国旅游,李惠也要跟着,为了不让王晓燕怀疑李惠,安排了陈海平的女友何正美同行,目的是让何帮李惠打掩护。在一行人出发前,陈海平将5万元送到了王建华的南京市沁湖景岸别墅内,“感谢其以前对他帮助和关照”。

其余财物,多是陈海平在自己经营的凤凰山水茶楼送出。而李惠则时为该茶楼员工。

当然,王建华也没有亏待李惠。2015年11月左右,李惠要买房子,随向王建华要钱,后者让李天成直接转给李惠140万元。在李天成看来,王建华在其公司车辆准购审批、江宁出租车市场运营、文化名园项目开发等事情上给予了关照,“向王建华表示等他退休了,会好好照顾他”。李惠则向李天成出具了一份借条。

“以借款的形式,一是为了规避组织调查,二是帮其控制住李惠。”王建华在《19号判决书》中坦白。

这个时候,王建华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即便如此,王建华几乎在退休后的同一时期,仍收受李宴海所送60万元,用于另一“特定关系人”王静购房。这笔费用也成为李宴海“出血”最多的一次。李与王建华曾是矿友,后成立江苏海源交通运输发展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线路经营权等方面得到了后者提供的帮助。1998~2017年期间,李宴海借春节、生日、探病等机会,先后18次送给王建华及王静总计77万元。王建华称,其之前帮过李宴海,李也希望继续依靠自己的影响力和关系赚钱。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李宴海已不担任江苏海源交通运输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仍持股47%。

直到2016年,王建华从有关渠道了解到自己可能会被上级组织调查,担心事发而让王静找李宴海“对对口型”,对上述60万元补个借条。他解释称,“万一有人调查,就说是王静向李宴海借钱,跟其没有关系。”随着“风声”越来越紧,王建华分别要求上述多名“特定关系人”,与秦钧钧、石田、杨敏等人逐一补写借据和收据。

2017年8月,“靴子”落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