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茹月茶屋 //www.sinovision.net/?12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如果我的文章能像一杯清茶留给您一点回味,那便是这小小茶屋存在的原由。欢迎您常来坐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随笔】2005年,夜访北京的酒吧和胡同

热度 3已有 2514 次阅读2018-11-24 23:10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回国之前读了网上的《北京酒吧大全》,就动了年轻人的念头,也想到北京的酒吧里去玩玩。有网友笑说,你在美国都没去过酒吧,回国倒想玩酷了不成。可不是,美国的酒吧咱还真没进去过,主要是怕喝洋酒,也真怕这什么人都有的美国酒鬼。北京的酒吧是个新鲜事儿,咱出国那会儿是没见过。就听现在网上把现时北京的酒吧说得跟新文化发源地似的,好像不去那里熏陶一下,就摸不着北京的脉了。就冲这,咱这洋插队的老北京怎么也得跟上形势,充充电不是?这回没别的,非进一次酒吧不可。

  回去的第一个星期就向北京的老朋友们打听去哪个酒吧好玩。人家问我:你去那儿干嘛?一边说一边还做个暧昧的表情。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咱北京人现在玩的是茶馆或者‘钱柜’卡拉OK,你要去的话,咱一起去。”我一看,也只好雅一回:“去个咖啡厅吧?”“那‘上岛咖啡’怎么样?现在比咖啡叫座。”

  几个人就去了台湾人开的“上岛咖啡”。我点了个台湾名饮,珍珠奶茶。40元,是我侄子2天半的工资。一喝却大呼上当。那珍珠球怎么吃到嘴里那么有嚼头呢?珍珠奶茶妙就妙在奶茶里的淀粉珍珠要柔软。挺大个珍珠可以随着特制的粗吸管吸进嘴里。粉团子要在嘴里滑溜溜的轱辘着,又软和,又筋道才是正宗口感。可这上岛的珍珠奶茶里的粉团子,别的不说就是一个硬。还不如我自己做的珍珠奶茶好喝呢。那儿的日本餐和西餐更是差劲,跟中国民航上的飞机餐味道一样。不过那价钱可是名店水平,我们这七八个人,什么也没敢吃就是7百多块。直后悔没听朋友的劝,来个洗浴聚会。据说现在都兴老朋友在澡堂子里相见,每人都穿着浴衣聊天,旁边还有人给按摩。我这老土,怎么想怎么觉着,多年的老朋友了,头一次见面就人人睡衣相向好像有点太放肆。眼睁睁放走了一次真正腐化的机会。据说,这澡堂子里的鲜花浴和牛奶浴是极享受的,想想都过瘾呀。

  朋友们看我对这上岛咖啡不满意,有一个就自告奋勇说带我来个夜探酒吧。他的话,“谁让你是个假作家非要体验生活呢。咱晚上八点半以后见吧”。晚上近九点,朋友忙完了一天的生意,风尘仆仆赶到我在郊区的家里。我们直奔了什刹海。据说那里的后海酒吧街很有名。朋友说他也没去过。顺着黑里咕隆的胡同来到了很热闹的一条街,有人高声说“来这儿停车。”我还以为是有人要走让个车位给我们,原来却是占地儿收费的。10元钱他给找了个就近的车位,我们倒也心甘情愿。

  跟着人流往河边走,我觉得这土路上拥挤的人们不像去酒吧,倒像是去赶庙会。很多人都往一个大门里去,进去一看还真是荷塘月色。打听了左边是家酒吧,咱大模大样就往里走。刚上台阶,横着就出来两个小伙子一个劲说:“里边过不去。”我心说:“咱不过去,就在你这儿看看也不成吗?你倒说说这里是叫什么吧?”这两个靓哥看着机灵,可就是说话不行,到底也没说出这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左岸”。左岸的风景确实好,临着海子里满满的大荷叶和荷花,还有一轮月亮照在水面上。见一条小船,载着4、5个学生模样的人在河里划。这现代青年们也学着古人的样子玩琴,隐约听见断断续续地曲子从水面上飘过来,真有几分古人对月吟诗的意境。可转过头来看这岸上,就见大多数是风尘仆仆,拖拖拉拉的游人,倒好像这里成了纳凉的去处。听说这里是前海,就赶紧去找银剑桥,网上说那里的“老白酒吧”是后海的第一吧,还有不让生人进的规矩。

  这老白酒吧还真是不起眼,连个招牌都没有,小门脸还让树丛遮上半个。进去转了一圈见里面除了条凳长桌边上有几个人,什么也没有。看来这老白也就是白有个名字罢了。看着那些一家挨一家的酒吧,怎么看都像过去街道口的小饭铺。门口还净站着往里拉客人的男孩儿。记得过去北京从来没见有站在门口往里拉客人的。唉,老北京做买卖的那点谱儿可是全没啦。

  我和朋友沿着河沿想找家看着好点的吧坐一下。尽管每个吧前都放些尽量有特色的桌椅,但因为一家挨着一家的分不清楚,我看着这些连在一起的吧,就像是沿河摆的大排挡。坐在外面喝酒的人,很多看起来像在谈生意。只在一个吧前看到了一个衣着不俗的女子一个人坐着向我们笑了笑,像是在等什么人。朋友说她可能是做那个生意的。最后,我们坐在了一家带歌手的吧里。一个男孩儿,在门洞里弹着吉它唱歌,有点神秘的感觉。我听他唱得不怎么好,但是挺投入,也不管酒吧里只有我和朋友两个听众。临走的时候,我给了他10元小费。听说后海那儿有个音乐学院,在那儿唱歌的,专业班的学生有不少。

  在后海没找到可心的酒吧,朋友又领我去了三里屯北街。那里可是北京资格最老的酒吧街。一家挨着一家的酒吧确实漂亮了不少。街道也宽了,感觉上就不那么挤了。我们进了那家听着不错的“男孩女孩”。据说好几个当红的流行歌手是从这家吧里唱红的。台子上真有两个女歌手在轮流唱歌。她们的歌声确实不错,其中的一个长得也很有特色。那鼓手也是个女孩儿。看着她们在台上的表演的挺潇洒,觉得那“女子十二?”可能也就这个样子吧。

  出了酒吧,就看见在临街的墙根底下坐着一排打工妹。她们坐在那里挺老实,还互相开个玩笑什么的。正纳闷这么晚了这二十多个人在这儿干嘛,突然,这伙妹子冲着一辆刚开门的出租车冲了过去,把那从车里下来的男人团团围住,拉着扯着好像还直抢着。旁边又来了一辆车,她们又把他围了起来。朋友说她们是在那儿拉生意,我想把这情景拍下来。朋友连忙说,别动!瞧这边上散着站的几个人吗?都是她们一伙的,你一照咱们就有麻烦了。奇怪的是,一个穿制服的警察也站在附近,他好像一点都没看见这些事情。

  我们从三里屯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两点了。酒吧里的人还有不少,据说这里的酒吧营业到早上六点。后来听说赵微也在朝阳公园里开了个酒吧,我估摸着那里的酒吧档次可能会不一样。不过,我看的这两处酒吧街,尽管不是像网上夸的那么好,倒确实是北京人真正玩的地方,比给老外开的更真实一些吧。

  我们在黑胡同里转来转去,朋友是老北京,走的这胡同也真够小的。两边都是院门,中间的小路怎么看只够一辆车走,我正佩服朋友开车技术好,与旁边的行人共用一条街愣没压着人,对面却来了个大奥迪。我问朋友:“咱退回去吧,”他说:“没事儿,瞧咱的。”对面的司机也不软,两辆车慢慢往前走,对在了中间,朋友用手一量侧视镜:“没事儿,过吧”。果真,顺利通过,没擦也没碰。我可是服了这北京开车的了。咱在新州这里这么宽敞,还不是满车身有擦伤。

  我以为北京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那不规整的,不漂亮的胡同也许早就没有了,不是说都买楼了吗?可朋友带着从北京的小胡同里一走,还真看到了25年前那会儿的胡同生活。不对,好像比那会儿更破旧了。比那《四世同堂》里还不如的胡同。

茹月写于 2005新泽西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wb678 2020-4-20 03:57
北京的京韵味道就在老胡同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