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宇宙之我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956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生篇5

已有 1937 次阅读2013-4-15 08:22 分享到微信

人生篇5

 

 

当时,分到大队下属的苗圃去锻练,实际上在那儿待的时间很短,平时,不是被抽调到公安帮助办案就是抽调到镇政府或武装部门办事,逐渐习惯了机关和单位的生活,对大队的事情理得较少,其实,大队平时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干,除了计划生育、民兵训练、征兵和组织学习,工作是比较轻松的,反而抽调出去比较累,因为,当时年轻,想表现表现自己,所以,工作很卖力,那些部门的人很喜欢我,也很顺利的完成了各项工作,年底我的奖状自然也最多,民兵连的,团支部的、个人的我全都有。

很快一年过去了,第二年,上级要求提拔年轻干部,我很快被提升为村副主任,其它职务不变,不到二个月,政府招聘机关干部,我很轻松地通过考核,成为了一名准国家干部。

记得当干部的第一年,我被分配到镇里最贫困的村去蹲点。

第一次下基层,感觉很新鲜,也充满激情,但第一次到基层却能让我终生难忘。

这个村虽然很穷,但对我们下去的干部却是很豪爽的,也很大方。因为,我是最年轻的干部,送我下村的有七八个干部,男女都有,村里很客气,办了二桌酒席,为了表示诚意,男同志的一桌,每个倒了一碗酒,这可不是一般的碗,是我们当地的篮边碗,一碗约一斤酒,书记、村长对我们挑逗的说:没有好菜,但酒是够喝的,男的这一桌,把这碗酒干了,才能在这桌坐,不然到女人那桌去。我最年轻,自然是我打头了,没办法,我当年年轻气盛,一口喝完了那碗酒,没过几分钟,我就下猪仔了(吐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村里很穷,唯一的企业就是一个砖厂,为了搞好砖厂,我日夜坚守在砖厂,年底终于见了效益,利润翻番。

记得有一年整党,要求下级招待上级只能四菜一汤,多了就是违纪,下面确实认真执行了,原来的十菜一汤变成了现在的四盆一汤,一盆里有二到三个菜,与过去没有丝毫区别。

在武装部门我比较得心应手,每年无论单位还是个人,都能成为佼佼者,奖状是必不可少的,公安部门很喜欢我,政治部主任曾找我,要我调到公安去,可当时我只是个准干部,不能调动,所以没去成,县武装部也曾找我谈话,要调我去,我没同意。

工作一年左右,我就被选为机关团总支书记,机关的干部都喜欢我,年轻人也佩服我。

那个年代入党是难的,特别是年轻人,在我工作了三四年后,一位领导找我谈话并批评我:你是个年轻有为的干部,怎么连份入党申请书都不写呢?

我赶紧写好交上了,不久,机关党员会议顺利通过了我的申请,决定报批预备党员。

也就是在这个当口,我的人生出现了重大转折。

一天,镇里的一把手跟我谈话并规劝我:你们部长不想提拔你当副部长,那个小官不当也罢,我看你最好到下面企业去,当个经理,比当官要好多了,现在改革开放,眼睛要朝前看。

他的话没说完我就明白他的意图了,不久前调到我们部里的一个新同事,其父与一把手是至交,同时,两家住在一起,相距不过是二三十米,他为了达到支走我的目的,才说这番话的。那时,心里很有些不服气,因为那个镇长是我帮助选举出来的,选举的时候,我是选举办主任,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是我帮助完成的,期间也付出了不少努力,没想到他为了自己的关系,想方设法把我支走,一点情面也不讲。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走也不行,只好按照他划的路线走了,我顺利当了经理,他还刻意搞了个承包会,当然是没有竞争者的。

可这个经理没当二三个月,工作刚刚理出头绪,镇政府要在我的企业地盘上建办公楼,约四千平米左右的地盘,他要无偿占有,我据理力争,一把手勉强同意给五万块钱补偿。

但他迟迟不给,下属的汽修厂职工闹到我这里,我又无法应对,只有走人了,宁愿官不当,也不愿被下属指责和叫骂。

我人虽然在基层,可工资一直在机关领取的,一把手停了我工资,可即便没工资我也要与他抗争,这是我当时的想法与做法。

但是,经不起父母的无数次指责和劝说,我还是提着礼物去了一把手的家,他没有任何回应,只给了我一句话,令我终生难忘:你不是一个当官的料。

我除了感觉羞辱之外只有满腔愤怒了,当时有个闪念:原来当官的并不把能干的人当回事,能干的人都不是当官的料。

我不能上班,也没有工资,只好求助于上级了,好在我平时的表现,我被调职到了几十公里外的乡镇,约十个月左右,我又调到离县城几公里的乡镇。

为了方便上班,我特意买了一辆二手的捷克150的摩托车,那时,车子的质量是可想而知的,经常出毛病,上班有时迟到是难免的,但工作上的任务,我都是顺利完成了的,无论摧粮派款、计划生育、整组、民兵训练、征兵等,在农村蹲点时过夜,也是经常的事,但我有一个致命缺点是不喜欢事事向上级汇报,我只是默默地干着自己份内的事情,同时,机关里的人与我的思想走不到一块去,所以,也没有交什么朋友。

在农村蹲点,喝酒是天天都有的,经常被喝得酩酊大醉,不喝吧,人家说你看不起人,喝了就会醉,伤害身体,是讲感情还是维护自己的身体,在酒场上必须作出决择,我被动选择了感情第一。

虽然期间有几次大出血令我险伤性命,但我始终坚持感情第一的原则不变。

其它工作不说,对于摧粮派款、计划生育中的一些过激行为,我是十分反感的,总感觉跟电影中的国民党统治下的地主、恶霸差不多,但身在其职,不得不为之。

一次,计划生育运动中发生的一起事件,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我决定,就是讨饭也不当这个干部了。

当时,一个计划的对象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农村妇女,性格刚烈,举止当然是过激的,叫喊着、哭闹着,场景很是混乱,突然,她扑向我,来不及多想,我一掌把她推开,没想到,我有这么大的力气,把她推得腾空了,落地时只听到啪的一声,休克了,虽然,很快她醒过来了,也没什么大障,但我的心底却受不了良心的自我遣责,我在追问自己:我到底在干什么?是帮人还是害人,是服务于人还是为自己谋利?我得到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我的人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吗?

从此,我的工作开始消极起来,这期间,老婆开了一间副食商店,我也常帮忙打理。

几个月后,我又一次因胃大出血住院了,记得当时,我在回家的路上,不到二三百米的路,我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全身无力,头昏眼花,也许是借酒浇愁的原因吧,那次喝的酒比较多,到医院查血时血系数约2克左右了,好在之前有过经历,心中并不害怕,也很快就度过了危险期。

鬼使神差,在住院期间,我与女主治医师好上了,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婚外恋。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很敏感吧,很快被老婆知道了,给了我一巴掌,但我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因为,我的心里只有愧疚和自责。

借出院后病休的空隙,我决定到深圳去考察一下,以决定自己人生的方向。

在部队住院时结识的女护士中有一位在深圳某公司当会计,正好,可以拜访她,请教一番。

见面时是十分热情的,招待得也十分周到,刚到的晚上,她约了几个朋友和她老公请我到世贸中心五十二楼的旋转厅吃饭,盛情下,我喝多了,怎么到宾馆的都记不起来了。

我心里知道,那一餐至少要二千以上,对于我这个百元左右月工资的我来说,那是我一二年的工资呀,让人心痛。

接着,她的朋友轮番请客,至少一餐五六百,我虽然口里不说,但心里感觉特自卑,在我们当地吃个饭也就百十来块钱,他们这样请我,真的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我想请她帮忙介绍一些老板我认识,我好说服他们到我们当地来投资,她就让老公带着我认识了一些老板,但都不愿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没有办法,不能强人所难。

临行前,我口袋里还有些钱,我就请他们及朋友们吃顿饭,没想到出糗了,我身上仅有的一千块钱不够买单,只好跟她借了几百块,虽然回家后马上汇过去了,但总觉得是一生的耻辱。

回家后,单位要处分我,说我不请假到外地去了,我已经无所谓了,一心想离开工作单位,反正,这个职业我是不干了,之后,与分管组织的一个姓漆的副书记(没想到二个月之后,政府因金矿纠纷与农民双方械斗,这位副书记被打死了。)完成了停薪留职的手续。

从此,我成了一个留着干部身份的普通百姓。

说实话,那时我没有一丝的不快和痛心,反而感觉到全身心的轻松与舒适,有一种压抑后被解脱的感受。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