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谢谢你们,我的儿子》

热度 27已有 14553 次阅读2013-9-11 09:53 |个人分类:孩子和教育|系统分类:家庭生活| 我的同学, 朋友 分享到微信

 
经常会看着自己的孩子想到很多和自己经历有关的事。其中一个是,我的同学和朋友里,有些已经做了外公和爷爷,而我的大儿子,今年现在还不到十五岁。家里同辈同龄甚至年纪比我小的人,孩子都已大学毕业了,有些已经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可是在我的心里,找不到半分的后悔和诧疑。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在日日的细心勤勉里,对孩子的生长和成长,交付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会有几本自己的“书”,生动具体地记录了个人人生经历的主要片段。如今来说,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是我生活里一本还未录写完的书记,日日的行进中,指向了将来。
 
我的记忆中,找不出晚生孩子的过错。我的个人经历,是随着中国的变化进步而展开的。那时人们的生活,和国家的现状和形势密切相关,人们共同的意识里,不再是“成家立业”的传统,而是“立业成家”的走势。
 
从个人来讲,农村的六年多,理论上是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大学几年是国家重新恢复高考后给我们这号人的机会;而之后的工作是国家的安排,与国家的需要基本吻合。
 
总的来说,我是这样看待那段经历的:太多自己不能左右的形势里,走了太多与个人梦想和追诉毫无关系的弯路。说是吃尽了苦头也不为过。结果是,我们这代人像我这样的,后悔的人非常少。整体上都觉得,艰苦的经历改变了我们,从身骨到心志。我们这代人,有着很多的叹息和扼腕,却很少有人在国家重新给我们机会的时候,呶呶喏喏地趴在地上做无谓的呻吟。回想起来,正是这种非常广泛的认知和认可,使我们在80年代初,国家拨乱反正后,能做到毫无怨言、毫无后悔、毫不犹豫地踏进共和国前进的历史。想唱衰中国和拖延其壮大吗?除非把我们这批人都给灭了。可能吗?
 
那时的国家,人才极度稀缺,我们毕业的时候,恰逢教育体制改革的一系列措施开始:所有“7,21”大学”和“工农兵学员”全部从教学的第一线被拉了下来。我父母的学校里太多的从山沟边区乡村走进大学的人,无一幸免,为了教育水准编制的整顿和提高。记得当年,家里通常来些这样的年轻老师,他们急需解释,急需帮助。有些老师其实非常优秀,教学和书作,实践和成绩都做得非常出色,可惜全被“一刀切”了。直接的影响立马跟着显现:从教师晋升到教授的路,断了;按职称升级的工资和福利如单位分配的房子,没了。那些大龄的、已经结婚了的青年教师怎么办?父母帮了很多人的忙,以致如今每一年都还会有人上门,表示感谢。
 
这样的折变的结局里,出现了一个现象:我们80年代早期中期毕业的人,全社会各个行业都在抢。这,又是我们这批穷倒霉的底层人莫大的机会和幸运。我想,我之所以在大学毕业后,不问百事,租了个小房间日夜攻读直至出国,就是知道那样的机遇那样的时局给了我们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
 
读书很苦的,那几年,我的伙食就搭在离租房很近的锦江饭店职工食堂。我至今记得那位名叫蔡春丽的领班,美丽、善良,给了我太多的理解和支持,以至于我的饭食钱连同碗筷一直都是她给的。一个永远闪亮的记忆。之后她去了澳大利亚,但我从此记得了她。
 
初来美国,几乎等于是重新插队,白手起家。有多难、有多苦、有多少个日夜翻腾,自己最清楚。也是无悔和无怨。道路是自己选择的,自该付出选择的代价。细想一下,对生活的渴望、对失去的青春时光的无奈,都使我、使我们这代人中的许多人,更加懂得珍惜,更加愿意勤奋。至于刻苦的毅力和能力,我自以为早在十多年前的经历中被建设和塑造好了。所以,我从来不会简单偏执地去贬斥命运,我也不会简单偏执地去看待那段历史,更不会漠视那曲折多迴的经历让我们在失去中重获的赐予和恩造。
 
人活在世界上,是应该首先学会公平地看待和把握自己的。这也是一个人在既定的社会里,最为根本的基础,也是思维和行为不可或变的准则。
 
说这番话,其实源于今早送小儿子去学校上晨课时,车子里面我和他的对话后,自己情不自禁的回顾引起的感想。
 
我们家的大儿子,打小是所有人的骄傲,前程基本定了。小儿子是活跃的、顽皮的。非常好动,包括身体和脑子。抓住他,将生活、为人和读书的道理和持续打进他心里,回做成他的意识模式和行为标准,整整花了我四年的光景。我几乎为了他,放下了所有。
 
继七月纽约之行后,他的变化非常大。那些姐姐哥哥们对他直接的教导和间接的影响力非常大,而且生动、具体和深切。一溜的同辈排开九个人,除了自己的哥哥和上海来的表哥,余下的七个,个个出类拔萃。好一点的,月薪大过了普通人的年薪;也有开出自己的服装系类设计所,下连60家连锁;有的正在组建跨州律师事务所;还有如此年轻,每天拿着上千万美金做投资的;差一点的,博士毕业成天和私家大公司洽谈未来的选择。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面前的高薪选择太多。他们,平均的年龄才只有26岁。
 
小儿子第一次看见这种不说一话的排列,他被深深地打动了。回头跟我说,我也要在将来扛下家里第二个博士学位。让我从此对他刮目相看。感动之余,我也非常地冷静。我跟他说:12岁的人有此想法,了不起。但是,那可不是想想说说就能做到的。例子如:那几位姐姐哥哥全部是高中学校毕业时的全校冠军。他们的礼貌、综合能力和素养,是长期积累下来的,而且要凭的不光光是个人的智能,还要有综合社交工作能力,以及平时坚韧不拔的勇气和持续不断的努力。你知道那对你意味着什么吗?他没有回答。
 
昨天,他告诉我,数学测验考试他得了80分;英语考试100分。这算不上什么,也不能说明系列性的问题。但我知道,对于这么个数学经常在低分和中低分游荡的他来说,这是一份自己的斩获。而英文是他最差的,于是这个满分的背后,是他开始注意上进后的结果。等于是,他开始有了较为健全的意识和有方向的动机了。这才是关键和意义所在。我不强求孩子将来以什么学历毕业拿多少年薪的。昨晚叫俩人坐下来谈话,我就对他们说,功课上进是必需,且记住,做到让工作找你而不是你去找工作,才见真本事。说这话,看似平常,其实我是有经历的。哥哥姐姐们在美国一溜整齐排出的风景线是一回事,我自己的经历也是一回事。跟孩子,我一般不讲个人经历的。我只浅浅地告诉他们,我毕业的时候,全校的毕业生就我一人手里有着校长亲自交给我的个人档案,等于是,我有我毕业后自己选定工作的许可。这在80年代中期前,基本是绝无仅有的事。跩吗?有点。但是那是我学习加工作换来的信用。并非我和谁有着什么关系。要说有,只一件:平时脚踏实地地做人。
 
我跟儿子关键性的谈话,通常很短,不会超过五分钟。昨晚结尾时我说:我们非常爱你们,你们也知道我们的期望。希望你们自己在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里,学会抓牢自己的今天和未来。要知道,收获来自于劳动,成就来自于执着,而幸福来自于谦和以及脸上始终绽放的微笑。我希望你们用今天的努力,去种下和收获自己的未来,我们做父母的只是在你们丰收的时节分享你们的欢乐,并同时收取我们作为父母的骄傲和荣誉。
 
谢谢你们,我的儿子;拉过来,每人一个哈格;晚安,好梦!
 
 









鸡蛋
1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8 个评论)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6 21:48
今又是: 天香和999二人不懂的是,每一个人,不管你自以为有多大的本事用来掩盖和隐藏,当你的息脉、心理、性格是一样的时候,你只能变换形式,而无法更改自己逻辑惯例和 ...
什么地长什么庄家,野心家也就适合在美中网玩这套,当初野心家声称要离开美中网去另外开辟根据地的时候,不是我有先见之明,我当时确实想到加入此人到了其它网站也是这套玩法一定会四处碰壁撞的头破血流。果不其然,野心家在汉纳网已经遭遇了滑铁卢,结果只好删除博客悻悻而归。记得我当初说过,野心家到了珍珠湾想谋权篡位,岳东晓不会坐视不理的。因为我对岳东晓和野心家都了解的比较透彻。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6 21:40
今又是: 他们不能谈政治和格局的。刘老大是什么心思我很清楚的。所以他是不需要所谓帮助的。当然,情理和面子我们得给。我请他早上端坐,喝他的茶呢。
999一帮人 ...
现在独立团开始鼓噪希望美中网网管无为而治了,我觉得真滑稽。
我不爱搜索扒旧帖,我一直认为过去的事情就一个当成一阵风吹过去算了,过后翻篇,一把一利索,但是有人喜欢既做婊子又立牌坊,那我只好用事实来揭穿他们。假如我没有记错,独立团的野心家应该是第一个在主编信箱投诉网友的先锋和开山鼻祖?记得我当时还在投诉帖后面跟帖了,所以这个投诉帖是无法删除赖账的,既然声称希望网管无为而治,搞那些名堂是不是显得很多余?独立团还有另外一个骨干打手也在网管信箱投诉过我,让网管我把驱逐出美中网。理由就是因为我跟独立团和其党魁做对。把投诉当成家常便饭,动辄要求网管删帖驱逐网友的独立团现在假模假式的要求无为而治,难道不是在扇自己的响亮耳光吗?
就拿独立团认为打击别人的大杀器被不断提起的潇潇事件来说,无论是否存在这个人,这个事情本身是在鼓吹负能量吗?顶多是核查不细致导致的?就像当初那篇著名的文章‘总书记坐上我的出租车’后来被中央发文指为不实报道但是并没有被追究责任一样。那个配有出租司机手持习总题字照片的报道到底是真还是假过后无人再提起。也无人因为“造谣”而被受到任何处罚或者被口诛笔伐。因为通篇报道都是正面的,并没有传递负能量。所以大家普遍对此事存在谅解的态度。没有人喋喋不休的去刨根问底声讨那个出租车司机。反观在美中网,独立团的野心家揪住潇潇事件就像甲鱼咬住什么东西都不撒嘴一样,隔段时间就拿出来炒作一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背后是何居心,相信旁观者心中一清二楚。本人自始自终从未参与既没有赞美潇潇,也没有对其进行讨伐,我从来不删除自己的帖子,野心家不是喜好搜索吗?看看我说的是否是事实。现在对潇潇穷追猛打不少是是当初极度热心并自诩是独立人格的独立团成员。这事太具有讽刺意义了,就像当初起草和极度热心参与向有关部门写信揭发检举桑黄恶行的人现在都摇身一变成为桑黄亲友团了,太可笑了,这就是所谓的独立人格。我呸!
野心家可以去扒旧帖,看看当初给大陆有关部门狂发联名举报信的人当中无论是发起人还是联署人或者是积极参与的人里面有没有本人。偏偏黄健两次公布要起诉的名单,本人罕见的都赫然在列。无论是黄健威胁还是桑黄亲友团的围攻漫骂。本人反桑观点至今不曾有丝毫改变。因为我的反桑是建立在详细分析桑黄和刘谢双方提供的资料上基础上做出的深思熟虑的决定和采取的立场。什么叫独立人格?难道是那些两个极端来回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什么叫威武不能屈?难道是那些一听到黄健说要起诉美中网网友还根本没有指名道姓就赶紧华丽转身充当黄健马前卒反戈一击为黄健效力的人?还知道世间有羞耻二字吗?
话再说回来,别说潇潇是否真实存在目前尚无定论,就算是有人分别饰演两角难道比人格分裂的野心家分别饰演倒桑的旗手和挺桑的先锋更可耻吗?后者在造成网民分裂挑动网民斗网民方面真的成为美中网的千古绝唱,传递的是不折不扣的恶能量。让全世界来评说一下,到底是谁可耻谁十恶不赦?还好意思每次拿潇潇当敲门砖来攻击别人呢?先吧自己洗干净再说吧。
我听到独立团说自己是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就感到恶心,原来墙头草就是独立人格?听到黄健威胁要起诉美中网网民就赶紧易帜是独立人格独立思考?我不止一次的想过个,假如刘国生也声称要起诉一些美中网的网友,那些号称自己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独立团成员会不会再次摇身一变成为刘谢亲友团成员呢?因为竟身在美国的老刘要说起诉谁经验和律师都是现成的,资金也是充裕的。比远在大陆的钱包瘪瘪仅仅读过几段法律科普小册子的连为自己敲钱都舍不得花钱请律师的黄健嘘声恫吓威胁来的更可能成为现实。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3-9-16 10:53
今又是: 灯泡找不到也没关系。把光头拽过来,就足够光亮!哈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3-9-16 08:56
吼完继续向前走: 我很懂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野心家想上位,想成为美中网名博,几个小爬虫想背靠大树获取余荫。屎陵在老刘那里说的很明白,他说那些大腕现在都不开你(老刘)这里 ...
他们不能谈政治和格局的。刘老大是什么心思我很清楚的。所以他是不需要所谓帮助的。当然,情理和面子我们得给。我请他早上端坐,喝他的茶呢。
999一帮人,谈什么法律、时局和政治或民主啊?那不是开玩笑。不是说我能说得更好(我不屑去谈的)。首先,他们谈论的目的总是歪的,即便有了一点正确的观察、归结和分析,全部都是不扎根本的小儿科,就在中文网上翻翻眼、斗斗嘴皮子。和市场大妈,弄堂口的混混没什么两样。搞不好,混混还比他们更能侃出花来。听的人不仅多,还会笑。
在和班长姐妹的过往中,我看见了他们的心思文字脉络,绝对是不懂政治、法律、社会机械性功能和历史惯性效由的。并且,他们连基本的从国内有级别的地方获得有价值的讯息都没做或是本来就做不到。这种傻蛋似的高谈阔论也就是经过文字组合,大脑缺氧的情况下,张嘴就来。显得很懂和很在乎中国的时事、中国的变化,还懂得指出国家制度、政策和法律的“必由之路”。还公开在法之外设法,评论好坏对错。看着都好笑。不是办家家是什么。小时候我们玩的向阳院都比他们的空谈瞎掰来得更有美好、快乐和意义。
很多人非常筹措里,无有作为的。作为不作为和一个人面对自身之外的共同利益和荣誉时的看法做法有着深切的关系,无论一个人在乎还是不在乎。
早在九个月前,我就告诉天香,大局已定。而且这个结论我根本就不用去担心是否会兑现。只要她心知肚明她如今剩下的成功机会是零,她能做的只是,憋着怨气,在大家心爱的花园里,拳打脚踢,以泻愤恨。不信你看着。

关于热评榜和热议榜,吼吼兄你知道我是怎么看的吗?是天香和999最大的无奈和最大的输棋。天香和999最大的隐患正在此处。此二人心里非常清楚是不是这样。一旦进入这里,不要说半壁江山了,全部都给他们,那也只是他们自掘的葬身之所在。现在不过是回光返照。我都不当它是件什么事,只要看着他们在那里逐渐烟过风灭就是了。折腾不了几下的。
回复 今又是 2013-9-16 08:17
吼完继续向前走: 我很懂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野心家想上位,想成为美中网名博,几个小爬虫想背靠大树获取余荫。屎陵在老刘那里说的很明白,他说那些大腕现在都不开你(老刘)这里 ...
天香和999二人不懂的是,每一个人,不管你自以为有多大的本事用来掩盖和隐藏,当你的息脉、心理、性格是一样的时候,你只能变换形式,而无法更改自己逻辑惯例和行动后留下的痕迹。他们太小看人了。我就跟他们说过,我就站在了路中央,看他们如何跨越。
为什么说这番话?别人不懂装糊涂没关系的。只要那二位知道是什么概念就行了。而这二位是永远做不到无动于衷的。且看我之后如何制动。
他们玩得很大也很久。不得不佩服,玩无厘头可以玩到日夜颠倒、常年累月的人,为数不多。起码,这个999是不做不甘、欲做还难。天香和金粉双双同步分第次地捧他,一般人眼里那是高招,在我眼里是一步臭棋。对天香上榜的事,根本没有大惊小怪的必要。她的出动的脉络我非常清楚的,所以我能做到,她的第一篇东西出来后,我坐定不动,我知道她有二手和三手的。果然,后一篇“若无其事”的文章出手了,我看见了她的“制点”,立马跟进,而且是两地同步。我的守制是,从来正面正当地说事。只不过,在他们的关键弯口上,我借了他们的力。这个力的作用有基本的两个。没有必要说了。天香和999肯定不好过。至少目前很难开步。那个排行榜上的行走,根本不是件事,因为那是一个可被他们钻的裂缝,那道裂缝里折腾到精疲力尽翘了辫子也是完不成内心期望的。这就是本质的根本。除非整个中文网全他娘地将良心和良知丢入东海,然后自刎。
999始终不出文?哈哈哈哈哈。不去说他了。先拍拍他肩膀,让他知道什么是那种精致的阅读力就是了。别看他仗着庙友耀武扬威的,回到家里,晚上静下来面对自己,再也无法举刀挥展的时候,他就能变得和我一样的明白,而且他还可以比我更加明白我所有说出来的话的要义和影响。这种深层的心理过手,是他无法用动作、思考、言语和动作消除的尴尬和焦虑,那个挥之不去的存在。我如果不说,他估计知道一半,我说了也是不怕,他不看拉倒,越看越难挨,而越是难挨就越会感到无望和越想看。这就是我送给他的礼物!
回复 今又是 2013-9-16 08:04
吼完继续向前走: 当初对于潇潇的事件他们独立团大肆攻击美中网网管不作为的激烈言论言犹在耳,现在华丽转身希望网管无为而治了?汉纳删掉某人的帖子并且警告其今后再肆意妄为将会 ...
人在某种挫折里,是可以变得更加坚定和坚强的。凭的是啥,是一股子正气和带有思想光芒的精神。那种东西一旦有了,如何被折弯,如何被打倒?
破庙里的人,破庙之外日夜举着香火等待机会进去磕头的人,这个道理不懂?懂的,只是暂时别过了身姿,在妖娆的烟火里,将一个人的良心和良知,视作无物。于是,按常理,按常规,按一切的正常去看他们,是看得见他们的身影而看不见我们自己要做什么的正确有效的方法的。
潇潇的事,是个非常的意外。拿那件事玩我是没用的。一个注册进一个网站,通过文字和我成为朋友的人,是通过文字缘起始并存活于一个既定的界面。拿之外的东西做成戳人心肺的利器,对我是没有丝毫作用的。而且,法律上我有着自己的把握。很多东西,没有挺括硬实的东西在手里,我如何笃定。我知道你说的道理,横竖都要拿你开刀的。即便没有潇潇的事,红酒倒下后后面一个是谁呢?不会没有的。当然,只要忍受得了吐沫和脚踹的侮辱,轻声说一句:我们有知识涵养的人,不计较。那么说这话的人,就能生存。至于生存的环境是否依然公明亮丽,许多人认为那和自己无关。随后还可以赚到几分低头后获取的外快。这是什么样的人格?那样的孱弱不仅是当年鬼子几十万人辱杀国人还若无其事般的顺当,也是如今很多地方做不好事的潜在原因之一。前后二者,在社会既定的阶层截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道理,没有本质的不同。
独立团,我暂时不去帮他多做分析。让他们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就是了。不过可以肯定,我将天香和999挂在一起了,而且公开说,再不接受他们的道歉和投降。什么意思?那所谓的二人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他们只要清楚一点,一旦真的启动了,他们的结果要大大超出他们的想象,并可以超过他们能够的承载。
马甲啊,无所谓的了。做恶事的人,无非拿着马甲做正义面前不能敞开做的烂事。天香和999,包括随笔和金粉,他们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还可以强调读书人和知识人的身份。行为的内容老早就超出他们所示名片上的内容了。之所以能安然于悠荡,是因为想做的事被“自动完成”了。备用马甲也早就备好了。没有备好的情况下,是不会在“关键时刻”“倾力一搏”的。这个没错的,他们的走势里,自己太多的足迹留下了脉线。
不跟他们讲什么大道理的,既然他们玩得是凶暴和猖狂。你我这样的,看个几个月会看不清楚里面的道道?早跟999说过:一个人的文字和一个人的作为,会留下像指纹那样确切无误的留记。现在,我连这样的话都懒的说。一旦我不再在乎他们所谓读书人的身份名号。他们的脸就不仅仅只会抽筋的了。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6 02:39
今又是: 的确非常令人伤心和寒心。
我们不懂那些作歹的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吗?很清楚的。有时客气是因为大家都是同胞,不至于你玩人把大家的园子整塌了。可是我上网两年多 ...
我很懂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野心家想上位,想成为美中网名博,几个小爬虫想背靠大树获取余荫。屎陵在老刘那里说的很明白,他说那些大腕现在都不开你(老刘)这里了,照他们的意淫,只有在独立团里面嗡嗡叫的几只独立团的苍蝇才是美中网大腕。
我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攻击网友的目的是那么邪恶,我天真的以为只是桑黄的亲友团为桑黄站脚助威。后来看到他们把几个反桑的知名网友赶走之后开始把枪口转向对桑黄案件毫无瓜葛的网友的时候我开始逐渐警惕,在后来野心家洋洋得意的吹嘘在排行榜上一半都是自己的博文的时候,我赶脚他们的目的绝不是为桑黄张目这么单纯。野心家不止一次对我说,还有多少个回复多少个点击就要超过中间偏左了,一定要把中间偏左比下去,还问我有没有信心。这些都是公开对话。虽然野心家有删帖和编辑帖子的习惯用来毁尸灭迹,但是由于这种对话不是一次两次,我相信不可能全部被消失的。
后来我发现野心家不但小心眼,而且嫉妒心非常严重甚至达到了变态的地步,只要是比野心家有人气的,点击率比野心家高的都是其的打击对象。
由于野心家不懂音乐,不懂摄影,不看电影电视剧,所以对于此类东西基本上是深恶痛绝。我还真不相信野心家说加入美中网变成了法拉盛摄影网就会离开美中网,现在码字师傅被野心家排挤走的差不多了,随着红酒的停博和老刘的暂时停博,美中网差不多成为摄影网了,我看野心家不但没有打点行装挪窝的丝毫迹象反而变本加厉的猖狂起来。
不过野心家说自己的另外的一个马甲是普渡众生999,足以形成我的另一个糗事,去年的糗事是我家人说王立军叛逃美国大使馆,重庆警方七十辆警车团团保卫程度美领馆,我还说让我的家人不要相信境外媒体谣言。因为我真的无法想像薄熙来和王立军会水火不容势不两立。
再一个搞糗事就是这件了,前些日子有网友说天香是普渡众生999,因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爱搜索资料,我当时就反对了这种猜测,我说普渡众生是反桑的,天香是挺桑的,毫无理念上的共同之处,再说对人的评价态度也截然不同,普渡派把方枪枪评为美中网十大令人厌恶人物,且排名相当靠前,而天香和方枪枪好的穿一条裤子都嫌肥。
我一向认为自己眼力很好,看人很准,这辈子看人几乎从未走眼,没有想到两年之间就出现两桩糗事。也难怪,人格变态分裂成这种地步,世间罕见。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6 02:02
今又是: 多谢!你去红酒那里看看,何止是一个人、一个网站的哀伤。
在你我手里也许是件不算太大的事。仔细想想中国大多数深层意识里的痼疾,我就捱不住一股哀伤。我在哀 ...
当初对于潇潇的事件他们独立团大肆攻击美中网网管不作为的激烈言论言犹在耳,现在华丽转身希望网管无为而治了?汉纳删掉某人的帖子并且警告其今后再肆意妄为将会封杀ID终于使得某人清空自己在汉纳的博客饮恨而逃,想在汉纳另起炉灶创办独立团的野心成为一枕黄粱。
国内的猫眼和天涯,每天都在删帖封号,但是网站依然火的一塌糊涂,所有想无为而治的网站要么被边缘化沦落成为下九流网站要么成为垃圾场最后臭气熏天。
其实谁要是被独立团视为眼中钉有幸成为他们猎食的目标,就算没有把柄也是可以发起进攻的,你有满头白发,所以你是王八蛋,你是满头黑发,同样也是王八蛋。狼要吃羊总能找到借口。想用头发当借口,黑白颜色都无所谓的。独立团的宗旨就是顺者昌逆者亡。就拿独立团成员的博客来说,大量的舶来品,有的注明是转帖,但是也有很多根本没有注明出处。为什么不见某人率领独立团围剿呢?因为那是自己人,是扶植对象,上位和夺权还要指望这帮喽啰呢。独立团里面双重人格和人格变态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他们多数成员都有一堆马甲,同一个人可以在注册资料里面是男性,在另外的马甲里面则注册成女性,我敢郑重负责任的宣布,我在美中网只有一个注册ID,独立团的那几个骨干分子敢和我一样做这样的公告吗?当然不敢,因为玩阴谋的人是不敢行走于光天化日之下的。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22:13
吼完继续向前走: 支持你坚决顶住美中网这股歪风邪气,你如果意气用事扛不住他们狼群战术一窝蜂的猖狂进攻和非常低俗可耻的谩骂挖苦而关闭博客,他们会蜂拥而至扑向下一个受害者。 ...
的确非常令人伤心和寒心。
我们不懂那些作歹的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吗?很清楚的。有时客气是因为大家都是同胞,不至于你玩人把大家的园子整塌了。可是我上网两年多里,看见中文网在摇摇晃晃中维持着。这是很多人没有看清本质的地方。有些人看清了,一副事不关己的衰样,这要比看见几个人受到攻击更加难受。一个民族,一个群体,遭受不公是难免,但是没了知觉是更大的可怕。
多少人在他们的进攻下倒下了,我就不知道,或者我不愿去多看一眼那满地的苍残。问题还有,是什么样的心态和仇恨才会使一些人如此地不顾一切,将所谓的玩升级到这样的局面。红酒还要阐述思想的,太天真了。我相信他是有思想的,有作为的人。可是,不能弯腰不能屈服不能退让的。就像我告诉他的那样,他不完全属于自己。吼吼兄这里我敞开心肺说:一个男人,襟怀就这点?你要想到,你将自己植入了美国一个国人齐聚的场所,你负着起码是大批真心读者的期望。这才是你红酒需要输出思想的方向。但是你要坚定和坚强,你要把你思想的输出和实现,看作是使命和持续的行为。
这种情况里,我不会装作悲哀,举着一个碗去承接或落的泪珠。我只希望,红酒能够承担起希望的眼神,期望的嘱托。
中文网的事,我也跟他说了。讲得不好听些,我们博友中的一些人,岁数都可以做哪些网管的祖父母了。岁数代表着什么?经历和阅历。经历和阅历又代表什么?肚量和耐心。你说对吧。我们20多岁在干啥?
中文电视台,我来美国时,那个节目做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们依然诚切地每晚期待,期待自己熟悉的母语,在异国他乡,传送祖国的声音和消息。多少次,我们在那样的节目里找到了欣喜和安慰,多少次疲惫的工作后,我们带着节目的内容,像孩子一样睡去。。。。。。
我不怪他们的。别人又何以知道他们不努力,不上进。他们也是很难的。有些压力也不是我们想想,底下说说就能替他们排忧解难的。人多一份理解和关爱有多好?
人说制度和主义的,党政、人物全部经常被妖魔化,也好,国家的进步给了你们自由民主。到了美国这里,制度和主义够意思了吧,怎么没见像样的递长?原因很难找吗?就在眼前放着呢。
红酒悲伤了,都去安慰了。我不去。因为我不想送去一个毫无意义的碗,我也不想看见一个伤心男人的背影。我劝男人的方式只有一个,大声说:你他娘的是个男人,掉了臂膀也替我直挺挺地站着!
不知道说啥了。回头再叙吧。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21:49
吼完继续向前走: 出水才看两腿泥,潮水退潮之后才能看见谁在裸泳。你坚持笔耕不辍,最后就会发现野心家只能一时的喧嚣,靠阴谋诡计是永远不可能得逞的,捣鬼有效但也有限,用此成 ...
多谢!你去红酒那里看看,何止是一个人、一个网站的哀伤。
在你我手里也许是件不算太大的事。仔细想想中国大多数深层意识里的痼疾,我就捱不住一股哀伤。我在哀伤我自己吗。说的麻木些,我离开曼哈顿本来就是为了孩子不在入世的了。没有想到的是我会上网,而且不是当初想的看看,而是写了下来。你说的不错,为什么最近我不肯或缺,我们这种经历和阅历的人,不可能仅为自己的。大话就不说了。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5 21:28
明月娘: 吼老头,你按耐不住,又要兴风作浪。对不起,俺不会成全你。看你怎么折腾,一个人玩吧。
我早就说过,你们独立团的人守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意淫漫骂是你们的权力,但是只要出来祸害其它网民我定会予以迎头痛击。
另外,龌龊的独立团不是总爱人身攻击吗?你不是特喜欢我满头白发吗?不好意思,令你及其失望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到今天为止,鬓角稀稀落落有大概几十根白发,没有详细数过,总之没有超过百根。假如你特别期盼我成为白发魔男,按说满足你的这个小小愿望并不难。可惜我从小到大从未染过头发,为了满足你的愿望令你产生喘不过气的兴奋就违背我的保持原生态初衷去染成满头白发总是显得太幼稚太不可思议了,对不?
另外你们独立团的人记忆力都太差,去年我因为把siling说成是司令,结果你们说我牙齿掉光了,说话漏风,我当时明确讲过,因为紧挨着智齿的倒数第二颗牙齿痛了有一个月,用过几种药都只能暂时止痛,结果五一之后去拔掉了那颗牙齿并安装了假牙,除此之外,其余全部牙齿都是原装的。结果你们独立团还是靠造谣进行人身攻击,说我门牙掉光了。不知道除了人身攻击你们还有其它新鲜玩法没有?
所以我说那是破庙都太客气了独立团本身就是一个散发着冲天臭气的邪恶组织垃圾箱难道不对吗?
还美名其曰独立思考?汪精卫不是独立思考从一个鼎鼎大名的革命者变成一个臭名昭彰的大汉奸了吗?张国焘不是独立思考成为一个大叛徒了吗?哪个恶贯满盈的歹徒不是独立思考后去作恶的?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5 21:16
今又是: 天香的心思和为人,十分阴刁的。不知道这种性格、心思的人是怎么形成的。
她蛰伏了一段时期,在汉纳碰壁后,便潜心重新思考了。别的咱不管,我从来和她没过节, ...
支持你坚决顶住美中网这股歪风邪气,你如果意气用事扛不住他们狼群战术一窝蜂的猖狂进攻和非常低俗可耻的谩骂挖苦而关闭博客,他们会蜂拥而至扑向下一个受害者。好端端的美中网被一个野心家搞成这个样子确实令人痛心,美中网的网管也非常不尽责,要是在任何一个成熟正规的网站,单凭拉帮结伙成立组织这一点就足够驱逐封杀了。网站开战联谊交友活动很正常,按照地域或者兴趣爱好发起聚会和其它活动都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因为观点成立组织是万万不会被允许的,你如果对文革有比较清晰的印象,一定会记得当时两派怎么打的如火如荼的。所以在进入七十年代之后,虽然国内包括一打三反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等等运动不断,但是每次发起运动的指导性的中央文件都在开篇明确指出,不许跨行业跨地区扎根串联,不许成立各种组织。其实老毛和中央其它领导也在反思文革的大折腾的恶果。
美中网任凭这帮造反派胡折腾,最终倒霉的受害者还是美中网自身。只要放任自流,不出意外的结果必会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个铁的事实已经被多少网站的沉沦和覆灭所证明了。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5 21:14
今又是: 非常感谢了。不是为了我自己的感受和半毛不值的名气。
此地、此时、此景、此状,我必须坚持出文的。不想多说为什么就是了。祝中秋愉快! ...
出水才看两腿泥,潮水退潮之后才能看见谁在裸泳。你坚持笔耕不辍,最后就会发现野心家只能一时的喧嚣,靠阴谋诡计是永远不可能得逞的,捣鬼有效但也有限,用此成大事者古来未有。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19:22
明月娘: 我们唠了这许多。今,你也老大不小啦,听老人劝,不能一抹黑走到底。俺这几天就开始山吃海喝啦,不希望在中秋明月之下不愉快,就此打住。节日期间请注意饮食,避 ...
谢谢。
我非常节食的人,国内时,饭局能推我一概推掉的。
哈哈哈。OK,没事,中秋节以后继续。
回复 明月娘 2013-9-15 19:04
吼完继续向前走: 终于悟出“治我者,吼吼爷”了?
吼老头,你按耐不住,又要兴风作浪。对不起,俺不会成全你。看你怎么折腾,一个人玩吧。
回复 明月娘 2013-9-15 18:57
今又是: 寥寥评论里博主占据半边江山。具体数据俺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列举。            
她近期的第一篇文字出的非常聪明,意思非常清楚。独立团的人不清楚而已 ...
我们唠了这许多。今,你也老大不小啦,听老人劝,不能一抹黑走到底。俺这几天就开始山吃海喝啦,不希望在中秋明月之下不愉快,就此打住。节日期间请注意饮食,避免大量饮酒。下次再见。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11:49
明月娘: 今,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在这个题目的下面你谈起后辈出类拔萃,风华正茂。俺恰如其分,锦上添彩,遥相呼应推出父辈曾经的辉煌。有何罪过?“人心之溃烂 ...
寥寥评论里博主占据半边江山。具体数据俺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列举。         
她近期的第一篇文字出的非常聪明,意思非常清楚。独立团的人不清楚而已。说到后一位,是前出,也是探水。我如何不清楚。只看标题就够了,不然,我何以能如此把控?
你说的也许不错,是一个网络平台里唯一的一个可有的“漏洞”,被天香很好地利用了。当然,没有你们这些好像明白实际不清楚的人“捧场”,她就做不到凭她的文字内容、水准和目的挤入这个疏漏的夹缝。这点上,她比独立团所有的人都聪明。
你不说我就不说。我说也不是针对你,而是相应于她。

你说的是排行的点击量还是热评榜名次?傻家有关文化的文字,丝毫不讨好社会的那种,有不少在毫不诱人眼球的情况下过了上万。不妨去比较一下,不同文字里,人文的思想精神和文化内涵。除此之外有得比吗?
借过!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11:21
mrasiandragon: 那好,不用对着灯泡望。
灯泡找不到也没关系。把光头拽过来,就足够光亮!哈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10:49
吼完继续向前走: 你先看看破庙多长时间更新一次博文,再看看今又是多长时间更新一次博文,相信你不难得出每日谁的点击量最大。
就拿体育锻炼来说吧,有人每天晨练,天天一千米, ...
非常感谢了。不是为了我自己的感受和半毛不值的名气。
此地、此时、此景、此状,我必须坚持出文的。不想多说为什么就是了。祝中秋愉快!
回复 今又是 2013-9-15 10:41
吼完继续向前走: 这个世界上热闹本来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凑的人多了,就形成了热闹,机电控制工程师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顶贴也分顶谁的贴,对于有些哭着喊着想进入排行榜的帖 ...
天香的心思和为人,十分阴刁的。不知道这种性格、心思的人是怎么形成的。
她蛰伏了一段时期,在汉纳碰壁后,便潜心重新思考了。别的咱不管,我从来和她没过节,也没有任何过手的可能和需要。问题是她在红酒的问题过后,将我装进了她预制的攻击圈。我出文《公开信》,是觉得凡事都要适可而止,你有本事必须体现在公众利益的输奉上,而非逗弄个人意气,把自己的笑声用扩音喇叭成天播放。什么叫涵养和风度?后来我就看清楚她到底咋回事了。
独立团的概念,我是很晚知道的,不知道的是,什么人组建的、为了什么、团员是哪几个?最后他们用行动告诉了我。我就觉得这帮人非常狂!于是说了陈晓明的相关,果不其然他们进入了英国文学的讨论。一片的讥笑、调侃、逗弄和尖刻。我也没理他们。结果是更加不得了了。陈晓明他们也认识。哈哈哈哈哈哈。英国文学我将他们带到了《简爱》上,炸锅了。开心啊,都看过,都懂得,于是开始热火朝天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是我事先替他们预备的,预备的还有,只要打开那本书,书的扉页上的那段话,就是我要重新声明的人类文化精神的要素。让他们去学习吧。认不认识、认识多少是一个客观的标准,他们总不至于拿着英国大文豪开刀吧。那里面有一个严禁的逻辑关系。
之后我出了《法之情理》,是专门为999这位营长大人预备的。有人够聪明,叫他不要在我的博下谈论,他们那里知道,999不会听的。哈哈哈哈哈。结果,借由他自以为的拿手和一贯轻狂,替他拉出来两个东西:1.他根本不知道多少文学的历史和历史的文学;2.他/们玩法律的根本不知道法的一维三系。我也有很多东西不懂的。但是,有些事情的基础和基本不可以乱讲瞎说的。结果是999说的法,是其中最低级的那个,却被他拿去大肆张扬。他不知道的是,你越是张扬,错得就越离谱。最后他感觉到了,在给人的回复里,凭借他的灵慧和聪明,迅速地做了一道知识辩论上的“防火墙”,我点了他一把,放过他了。我当时只想做到我和他明白就是了。不想扩大的,没想到,此人赢惯了,不能输的(我又不想赢他,蛮滑稽的担心,肚量不够吧)。
天香阵营的关键在哪里?她就一个没本事出头,有本事生事的人。周围的人全部被她盘算到位,包括到时候她有目的建立的独立团,变成与她无关,是别人自愿报名加入的网络军团。此人大大地不地道。
有空我还要去会会那个999。他还是想搏回脸面在别处叽歪歪的呢。哈哈哈哈。
先给他们留些“缓转”的余地:痛改前非,以公众文化平台的共同利益和荣誉为大同方向,放弃团组进击和围歼的“光荣使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