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辽河飞鹰CNS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622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汉书武帝纪(汉武帝本纪)

已有 1722 次阅读2017-1-28 06:47 |系统分类:杂谈| 汉武帝 分享到微信

汉书卷六
    
    武帝纪第六
    孝武皇帝,〔一〕景帝中子也,母曰王美人。〔二〕年四岁立为胶东王。七岁为皇太子,母为皇后。十六岁,后三年正月,景帝崩。〔三〕甲子,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窦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三月,封皇太后同母弟田蚡、胜皆为列侯。〔四〕
    〔一〕 荀悦曰:「讳彻之字曰通。」应劭曰:「礼谥法『威强叡德曰武』。」
    
    〔二〕 师古曰:「外戚传美人比二千石,视少上造。」
    
    〔三〕 张晏曰:「武帝以景帝元年生,七岁为太子,为太子十岁而景帝崩,时年十六矣。」师古曰:「后三年,景帝后三年也。」
    
    〔四〕 苏林曰:「蚡音鼢鼠之鼢。」师古曰:「蚡亦鼢鼠字也,音扶粉反。」
    
    建元元年〔一〕冬十月,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丞相绾〔二〕奏:「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三〕乱国政,请皆罢。」奏可。
    
    〔一〕 师古曰:「自古帝王未有年号,始起于此。」
    
    〔二〕 师古曰:「卫绾也。」
    
    〔三〕 应劭曰:「申不害,韩昭侯相也。卫公孙鞅为秦孝公相,封于商,号商君。韩非,韩诸公子,非,名也。苏秦为关东从长。张仪为秦昭王相,为衡说以抑诸侯。」李奇曰:「申不害书执术。商鞅为法,赏不失卑,刑不讳尊,然深刻无恩德。韩非兼行申、商之术。」师古曰:「从音子容反。」
    
    春二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年八十复二算,九十复甲卒〔一〕。行三铢钱。〔二〕
    
    〔一〕 张晏曰:「二算,复二口之算也。复甲卒,不豫革车之赋也。」师古曰:「复音方目反。」
    
    〔二〕 师古曰:「新坏四铢钱造此钱也,重如其文。见食货志。」
    
    夏四月己巳,诏曰:「古之立教,乡里以齿,朝廷以爵,扶世导民,莫善于德。然则于乡里先耆艾,奉高年,古之道也。〔一〕今天下孝子顺孙愿自竭尽以承其亲,外迫公事,内乏资财,是以孝心阙焉。朕甚哀之。民年九十以上,已有受鬻法,〔二〕为复子若孙,令得身帅妻妾遂其供养之事。」〔三〕
    
    〔一〕 师古曰:「六十曰耆,五十曰艾。」
    
    〔二〕 师古曰:「给米粟以为糜鬻。鬻音之六反。」
    
    〔三〕 师古曰:「若者,豫及之辞也。有子即复子,无子即复孙也。遂,(中)〔申〕也。复音方目反。」
    
    五月,诏曰:「河海润千里,其令祠官修山川之祠,为岁事〔一〕,曲加礼。」〔二〕
    
    〔一〕 孟康曰:「为农祈也。于此造之,岁以为常,故曰为岁事也。」师古曰:「岁以为常是也。总致敬耳,非止祈农。」
    
    〔二〕 如淳曰:「祭礼有所加益。」
    
    赦吴楚七国帑输在官者。〔一〕
    
    〔一〕 应劭曰:「吴楚七国反时,其首事者妻子没入为官奴婢,武帝哀焉,皆赦遣之也。」师古曰:「帑读与孥同。」
    
    秋七月,诏曰:「卫士转置送迎二万人,〔一〕其省万人。罢苑马,以赐贫民。」〔二〕
    
    〔一〕 郑氏曰:「去故置新,常二万人。」
    
    〔二〕 师古曰:「养马之苑,旧禁百姓不得刍牧采樵,今罢之。」
    
    议立明堂。遣使者安车蒲轮,束帛加璧,征鲁申公。〔一〕
    
    〔一〕 师古曰:「以蒲裹轮,取其安也。」
    
    二年冬十月,御史大夫赵绾坐请毋奏事太皇太后,及郎中令王臧皆下狱,自杀。〔一〕丞相婴、太尉蚡免。〔二〕
    
    〔一〕 应劭曰:「礼,妇人不豫政事,时帝已自躬省万机。王臧儒者,欲立明堂辟雍。太后素好黄老术,非薄五经。因欲绝奏事太后,太后怒,故杀之。」
    
    〔二〕 师古曰:「窦婴、田蚡。」
    
    春二月丙戌朔,日有蚀之。夏四月戊申,有如日夜出。
    
    初置茂陵邑。〔一〕
    
    〔一〕 应劭曰:「武帝自作陵也。」师古曰:「本槐里(之县)〔县之〕茂乡,故曰茂陵。」
    
    三年春,河水溢于平原,大飢,人相食。〔一〕
    
    〔一〕 师古曰:「河溢之处损害田亩,故大飢。」
    
    赐徙茂陵者户钱二十万,田二顷。初作便门桥。〔一〕
    
    〔一〕 苏林曰:「去长安四十里。」服虔曰:「在长安西北,茂陵东。」师古曰:「便门,长安城北面西头门,即平门也。古者平便皆同字。于此道作桥,跨渡渭水以趋茂陵,其道易直,即今所谓便桥是其处也。便读如本字。」
    
    秋七月,有星孛于西北。
    
    济川王明坐杀太傅、中傅废迁防陵。〔一〕
    
    〔一〕 应劭曰:「中傅,宦者也。」师古曰:「防陵,汉中县也,今谓之房州。」
    
    闽越围东瓯,〔一〕东瓯告急。遣中大夫严助持节发会稽兵,浮海救之。未至,闽越走,兵还。
    
    〔一〕 应劭曰:「高祖五年立无诸为闽越王。惠帝立摇为东海王,都东瓯,故号东瓯。」师古曰:「瓯音一侯反。」
    
    九月丙子晦,日有蚀之。
    
    四年夏,有风赤如血。六月,旱。秋九月,有星孛于东北。
    
    五年春,罢三铢钱,行半两钱。〔一〕
    
    〔一〕 师古曰:「又新铸作也。」
    
    置五经博士。
    
    夏四月,平原君薨。〔一〕
    
    〔一〕 服虔曰:「王太后之母,武帝外祖母。」
    
    五月,大蝗。
    
    秋八月,广川王越、清河王乘皆薨。
    
    六年春二月乙未,辽东高庙灾。夏四月壬子,高园便殿火。〔一〕上素服五日。
    
    〔一〕 师古曰:「凡言便殿、便室、便坐者,皆非正大之处,所以就便安也。园者,于陵上作之,既有正寝以象平生正殿,又立便殿为休息闲宴之处耳。说者不晓其意,乃解云便殿、便室皆是正名,斯大惑矣。寻石建、韦玄成、孔光等传,其义可知。便读如本字。」
    
    五月丁亥,太皇太后崩。
    
    秋八月,有星孛于东方,长竟天。
    
    闽越王郢攻南越。遣大行王恢将兵出豫章,大司农韩安国出会稽,击之。未至,越人杀郢降,兵还。
    
    元光元年〔一〕冬十一月,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二〕
    
    〔一〕 臣瓒曰:「以长星见,故为元光。」
    
    〔二〕 师古曰:「孝谓善事父母者。廉谓清洁有廉隅者。」
    
    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屯云中,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屯鴈门,六月罢。
    
    夏四月,赦天下,赐民长子爵一级。复七国宗室前绝属者。〔一〕
    
    〔一〕 师古曰:「此等宗室前坐七国反,故绝属。今加恩赦之,更令上属籍于宗正也。复音扶目反。」
    
    五月,诏贤良曰:「朕闻昔在唐虞,画象而民不犯,〔一〕日月所烛,莫不率俾。〔二〕周之成康,刑错不用,〔三〕德及鸟兽,教通四海。海外肃,〔四〕北发渠搜,〔五〕氐羌来服。〔六〕星辰不孛,日月不蚀,山陵不崩,川谷不塞;麟凤在郊薮,河洛出图书。呜虖,何施而臻此与!〔七〕今朕获奉宗庙,夙兴以求,夜寐以思,〔八〕若涉渊水,未知所济。猗与伟与!〔九〕何行而可以章先帝之洪业休德,〔一0〕上参尧舜,下配三王!〔一一〕朕之不敏,不能远德,〔一二〕此子大夫之所睹闻也。〔一三〕贤良明于古今王事之体,受策察问,咸以书对,著之于篇,〔一四〕朕亲览焉。」于是董仲舒、公孙弘等出焉。
    
    〔一〕 应劭曰:「二帝但画衣冠,异章服,而民不敢犯也。」师古曰:「白虎通云『画象者,其衣服象五刑也。犯墨者蒙巾,犯劓者以赭著其衣,犯髌者以墨蒙其髌象而画之,犯宫者屝,犯大辟者布衣无领。』墨谓以墨黥其面也。劓,截其鼻也。髌,去膝盖骨也。宫,割其阴也。屝,草屦也。劓音牛冀反,字或作■,其音同耳。髌音频忍反。屝音扶味反。」
    
    〔二〕 师古曰:「烛,照也。率,循也。俾,使也。言皆循其贡职而可使也。」
    
    〔三〕 师古曰:「错,置也,音千故反。」
    
    〔四〕 晋灼曰:「东夷传今挹娄地是也,在夫余之东北千余里大海之滨。」师古曰:「周书序云『成王既伐东夷,肃来贺』,即谓此。」
    
    〔五〕 服虔曰:「地名也。」应劭曰:「禹贡析支、渠搜属雍州,在金城河关之西,西戎也。」晋灼曰:「王恢传『北发、月支可得而臣』,似国名也。地理志朔方有渠搜县。」臣瓒曰:「孔子三朝记云『北发渠搜,南抚交阯』,此举北以南为对也。禹贡渠搜在雍州西北。渠搜在朔方。」师古曰:「北发,非国名也,言北方即可征发渠搜而役属之。瓒说近是。」
    
    〔六〕 师古曰:「来,古往来之字也。氐音丁奚反。」
    
    〔七〕 师古曰:「虖读曰呼。呜呼,叹辞也。臻,至也。」
    
    〔八〕 师古曰:「夙兴,早起也。夜寐,夜久方寐也。」
    
    〔九〕 师古曰:「猗,美也。伟,大也。与,辞也。言美而且大也。与读曰欤,音弋于反。」
    
    〔一0〕师古曰:「章,明也。洪,大也。休,美也。」
    
    〔一一〕师古曰:「三王,夏、殷、周。」
    
    〔一二〕师古曰:「言德不及远也。」
    
    〔一三〕师古曰:「子者,人之嘉称。大夫,举官称也。志在优贤,故谓之子大夫也。睹,古睹字。」
    
    〔一四〕师古曰:「篇谓竹简也。」
    
    秋七月癸未,日有蚀之。
    
    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一〕
    
    〔一〕 师古曰:「五帝之畤也。」
    
    春,诏问公卿曰:「朕饰子女以配单于,金币文绣赂之甚厚,单于待命加嫚,侵盗亡已。〔一〕边境被害,朕甚闵之。今欲举兵攻之,何如?」大行王恢建议宜击。夏六月,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大)〔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将三十万众屯马邑谷中,诱致单于,欲袭击之。单于入塞,觉之,走出。六月,军罢。将军王恢坐首谋不进,下狱死。〔二〕
    
    〔一〕 师古曰:「待命,谓承诏命也。嫚与慢同。」
    
    〔二〕 师古曰:「首为此谋,而反不进击匈奴辎重。」
    
    秋九月,令民大酺五日。
    
    三年春,河水徙,从顿丘东南流入勃海。〔一〕
    
    〔一〕 师古曰:「顿丘,丘名,因以为县,本卫地也。地理志属东郡,今则在魏州界也。」
    
    夏五月,封高祖功臣五人后为列侯。
    
    河水决濮阳,泛郡十六。〔一〕发卒十万救决河。起龙渊宫〔二〕。
    
    〔一〕 师古曰:「濮阳,东郡之县也。水所泛及,凡十六郡界也。泛音敷剑反。」
    
    〔二〕 服虔曰:「宫在长安西,作铜飞龙,故以冠名也。」如淳曰:「三辅黄图云有龙渊宫,今长安城西有其处。沟洫志救河决亦起龙渊宫于其傍。」孟康曰:「在西平界,其水可用淬刀剑,特坚利。古龙渊之剑取于此水。」师古曰:「黄图云龙渊庙在茂陵东,不言宫也。此言救决河,起龙渊宫,则宫不在长安之西矣。又汉章帝赐尚书韩稜龙渊剑。孟说是也。淬音千内反。」
    
    四年冬,魏其侯窦婴有罪,弃巿。〔一〕
    
    〔一〕 师古曰:「以党灌夫也。」
    
    春三月乙卯,丞相蚡薨。
    
    夏四月,陨霜杀草。五月,地震。赦天下。
    
    五年春正月,河间王德薨。
    
    夏,发巴蜀治南夷道,又发卒万人治雁门阻险。〔一〕
    
    〔一〕 师古曰:「所以为固,用止匈奴之寇。」
    
    秋七月,大风拔木。
    
    乙巳,皇后陈氏废。捕为巫蛊者,皆枭首。
    
    八月,螟。〔一〕
    
    〔一〕 师古曰:「食苗心之虫也,音莫经反。」
    
    征吏民有明当时之务习先圣之术者,县次续食,令与计偕。〔一〕
    
    〔一〕 师古曰:「计者,上计簿使也,郡国每岁遣诣京师上之。偕者,俱也。令所征之人与上计者俱来,而县次给之食。后世讹误,因承此语,遂总谓上计为计偕。阚駰不详,妄为解说,云秦汉谓诸侯朝使曰计偕。偕,次也。晋代有计偕簿。又改偕为阶,失之弥远,致误后学。」
    
    六年冬,初算商车。〔一〕
    
    〔一〕 李奇曰:「始税商贾车船,令出算。」
    
    春,穿漕渠通渭。〔一〕
    
    〔一〕 如淳曰:「水转运曰漕。」师古曰:「音才到反。」
    
    匈奴入上谷,杀略吏民。遣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出代,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青至龙城〔一〕,获首虏七百级。广、敖失师而还。诏曰:「夷狄无义,所从来久。间者匈奴数寇边境,故遣将抚师。古者治兵振旅,因遭虏之方入,将吏新会,上下未辑,〔二〕代郡将军敖、雁门将军广所任不肖〔三〕,校尉又背义妄行,弃军而北,少吏犯禁。〔四〕用兵之法:不勤不教,将率之过也;教令宣明,不能尽力,士卒之罪也。将军已下廷尉,使理正之,〔五〕而又加法于士卒,二者并行,非仁圣之心。朕闵众庶陷害,欲刷耻改行,〔六〕复奉正(议)〔义〕,厥路亡繇。〔七〕其赦雁门、代郡军士不循法者。」〔八〕
    
    〔一〕 应劭曰:「匈奴单于祭天,大会诸国,名其处为龙城。」
    
    〔二〕 晋灼曰:「入犹还也。不得已而用兵,言师不踰时也。入或作人,因其习俗土地之宜而教革之也。」师古曰:「晋说非也。诏言古者出则治兵,入则振旅,素练其众,不亏戎律。今之出师,因遭寇虏方入为害,而将吏新会,上下未和,故校尉弃军而奔北也。辑与集同。」
    
    〔三〕 师古曰:「肖,似也。不肖者,言无所象类,谓不材之人也。」
    
    〔四〕 文颖曰:「少吏,小吏也。」
    
    〔五〕 师古曰:「下谓以身付廷尉也。理,法也,言以法律处正其罪。下音胡嫁反。他皆类此。」
    
    〔六〕 师古曰:「刷,除也,音所劣反。」
    
    〔七〕 师古曰:「一陷重刑,无因复从正道也。繇读与由同。」
    
    〔八〕 师古曰:「循,从也,由也。」
    
    夏,大旱,蝗。
    
    六月,行幸雍。
    
    秋,匈奴盗边。遣将军韩安国屯渔阳。
    
    元朔元年〔一〕冬十一月,诏曰:「公卿大夫,所使总方略,壹统类,广教化,美风俗也。夫本仁祖义,褒德禄贤,劝善刑暴,〔二〕五帝三王所繇昌也。〔三〕朕夙兴夜寐,嘉与宇内之士臻于斯路。〔四〕故旅耆老,复孝敬,〔五〕选豪俊,讲文学,〔六〕稽参政事,祈进民心,〔七〕深诏执事,兴廉举孝,庶几成风,绍休圣绪〔八〕。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三人并行,厥有我师。〔九〕今或至阖郡而不荐一人,〔一0〕是化不下究,而积行之君子雍于上闻也〔一一〕。二千石官长纪纲人伦,〔一二〕将何以佐朕烛幽隐,劝元元,〔一三〕厉蒸庶,〔一四〕崇乡党之训哉?且进贤受上赏,蔽贤蒙显戮,古之道也。其与中二千石、礼官、博士议不举者罪。」有司奏议曰:「古者,诸侯贡士,壹适谓之好德,〔一五〕再适谓之贤贤,三适谓之有功,乃加九锡;〔一六〕不贡士,壹则黜爵,再则黜地,三而黜爵地毕矣。〔一七〕夫附下罔上者死,附上罔下者刑,与闻国政而无益于民者斥,〔一八〕在上位而不能进贤者退,此所以劝善黜恶也。今诏书昭先帝圣绪,令二千石举孝廉,所以化元元,移风易俗也。不举孝,不奉诏,当以不敬论。〔一九〕不察廉,不胜任也,当免。」〔二0〕奏可。
    
    〔一〕 应劭曰:「朔,苏也。孟轲曰『后来其苏』。苏,息也,言万民品物大繁息也。」师古曰:「朔犹始也,言更为初始也。苏息之息,非息生义,应说失之。」
    
    〔二〕 师古曰:「本仁祖义,谓以仁义为本始。」
    
    〔三〕 师古曰:「五帝,伏羲、神农、黄帝、尧、舜也。三王,夏、殷、周也。繇读与由同。」
    
    〔四〕 师古曰:「天地四方为宇。臻,至也。」
    
    〔五〕 师古曰:「旅耆老者,加惠于耆老之人,若宾旅也。复孝敬者,谓优复孝弟之人也。复音方目反。」
    
    〔六〕 师古曰:「讲谓和习之。」
    
    〔七〕 师古曰:「祈,求也。」
    
    〔八〕 师古曰:「休,美也。绪,业也。言绍先圣之休绪也。故下言昭先帝圣绪。」
    
    〔九〕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云:『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又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故诏引焉。」
    
    〔一0〕师古曰:「阖,闭也。总〔一〕郡之中,故云阖郡。」
    
    〔一一〕师古曰:「究,竟也。言见壅遏,不得闻(雍)〔达〕于天子也。雍读曰壅。」
    
    〔一二〕师古曰:「谓郡之守尉,县之令长。」
    
    〔一三〕师古曰:「烛,照也。元元,善意。」
    
    〔一四〕师古曰:「蒸,众也。」
    
    〔一五〕服虔曰:「适,得其人。」
    
    〔一六〕应劭曰:「一曰车马,二曰衣服,三曰乐器,四曰朱户,五曰纳陛,六曰虎贲百人,七曰鈇钺,八曰弓矢,九曰秬鬯。此皆天子制度,尊之,故事事锡与,但数少耳。」张晏曰:「九锡,经本无文,周礼以为九命,春秋说有之。」臣瓒曰:「九锡备物,伯者之盛礼,齐桓、晋文犹不能备,今三进贤便受之,似不然也。当受进贤之一锡。尚书大传云『三适谓之有功,赐以车服弓矢』是也。」师古曰:「总列九锡,应说是也。进贤一锡,瓒说是也。」
    
    〔一七〕李奇曰:「爵地俱削尽。」
    
    〔一八〕师古曰:「与读曰豫。斥谓弃逐之。」
    
    〔一九〕张晏曰:「谓其不勤求士报国。」
    
    〔二0〕张晏曰:「当率身化下,今亲宰牧而无贤人,为不胜任也。」
    
    十二月,江都王非薨。
    
    春三月甲子,立皇后卫氏。诏曰:「朕闻天地不变,不成施化;阴阳不变,物不畅茂。〔一〕易曰『通其变,使民不倦』。〔二〕诗云『九变复贯,知言之选』。〔三〕朕嘉唐虞而乐殷周,据旧以鉴新。〔四〕其赦天下,与民更始。诸逋贷及辞讼在孝景后三年以前,皆勿听治。」〔五〕
    
    〔一〕 师古曰:「畅,通也。」
    
    〔二〕 应劭曰:「黄帝、尧、舜祖述伏羲、神农,结网耒耜,以日中为市。交易之业,因其所利,变而通之,使民知之,不苦倦也。」师古曰:「此易下系之辞也。言通物之变,故能乐其器用,不解倦也。」
    
    〔三〕 应劭曰:「逸诗也。阳数九,人君当阳,言变政复礼,合于先王旧贯。知言之选,选,善也。」孟康曰:「贯,道也。选,数也。极天之变而不失道者,知言之数也。」臣瓒曰:「先王创制易教,以救流弊也,是以三王之教有文有质。九,数之多也。」师古曰:「
    贯,事也。选,择也。论语曰『仍旧贯』,此言文质不同,宽猛殊用,循环复旧,择善而从之。瓒说近之也。」
    
    〔四〕 师古曰:「追观旧迹,以知新政,而为鉴戒。」
    
    〔五〕 师古曰:「逋,亡也。久负官物亡匿不还者,皆谓之逋。逋音布胡反。」
    
    秋,匈奴入辽西,杀太守;入渔阳、雁门,败都尉,杀略三千余人。遣将军卫青出雁门,将军李息出代,获首虏数千级。
    
    东夷薉君南闾等〔一〕口二十八万人降,为苍海郡。
    
    〔一〕 服虔曰:「秽貊在辰韩之北,高句丽沃沮之南,东穷于大海。」晋灼曰:「薉,古秽字。」师古曰:「南闾者,薉君之名。」
    
    鲁王余、长沙王发皆薨。
    
    二年冬,赐淮南王、菑川王几杖,毋朝。〔一〕
    
    〔一〕 师古曰:「淮南王安、菑川王志皆武帝诸父列也,故赐几杖焉。」
    
    春正月,诏曰:「梁王、城阳王亲慈同生,〔一〕愿以邑分弟,其许之。诸侯王请与子弟邑者,朕将亲览,使有列位焉。」于是藩国始分,而子弟毕侯矣。
    
    〔一〕 文颖曰:「慈,爱也。」
    
    匈奴入上谷、渔阳,杀略吏民千余人。遣将军卫青、李息出云中,至高阙,〔一〕遂西至符离,〔二〕获首虏数千级。数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
    
    〔一〕 师古曰:「山名也,一曰塞名也,在朔方之北。」
    
    〔二〕 师古曰:「幕北塞名也。」
    
    三月乙亥晦,日有蚀之。
    
    夏,募民徙朔方十万口。又徙郡国豪杰及訾三百万以上于茂陵。
    
    秋,燕王定国有罪,自杀。
    
    三年春,罢苍海郡。三月,诏曰:「夫刑罚所以防奸也,内长文所以见爱也;〔一〕以百姓之未洽于教化,朕嘉与士大夫日新厥业,祗而不解。〔二〕其赦天下。」
    
    〔一〕 晋灼曰:「长音长吏之长。」张晏曰:「长文,长文德也。」师古曰:「诏言有文德者,即亲内而崇长之,所以见仁爱之道。见谓显示也,音胡电反。」
    
    〔二〕 师古曰:「解读曰懈。」
    
    夏,匈奴入代,杀太守;入雁门,杀略千余人。
    
    六月庚午,皇太后崩。
    
    秋,罢西南夷,城朔方城。令民大酺五日。
    
    四年冬,行幸甘泉。
    
    夏,匈奴入代、定襄、上郡,杀略数千人。
    
    五年春,大旱。大将军卫青将六将军兵十余万人出朔方、高阙,获首虏万五千级。
    
    夏六月,诏曰:「盖闻导民以礼,风之以乐,〔一〕今礼坏乐崩,朕甚闵焉。故详延天下方闻之士,咸荐诸朝。〔二〕其令礼官劝学,讲议洽闻,举遗兴礼,以为天下先。〔三〕太常其议予博士弟子,崇乡党之化,以厉贤材焉。」〔四〕丞相弘请为博士置弟子员,〔五〕学者益广。
    
    〔一〕 师古曰:「风,教也。诗序曰『上以风化下』。」
    
    〔二〕 师古曰:「详,悉也。延,引也。方,道也。闻,博闻也。言悉引有道博闻之士而进于朝也。礼记曰『隆礼由礼,谓之有方之士』。又曰『博闻强识而让,谓之君子』。一曰方谓方正也。」
    
    〔三〕 师古曰:「举遗逸之文而兴礼学。」
    
    〔四〕 师古曰:「为博士置弟子,既得崇化于乡党,又以奖厉贤材之人。」
    
    〔五〕 师古曰:「公孙弘。」
    
    秋,匈奴入代,杀都尉。
    
    六年春二月,大将军卫青将六将军兵十余万骑出定襄,斩首三千余级。还,休士马于定襄、云中、鴈门。赦天下。
    
    夏四月,卫青复将六将军绝幕,〔一〕大克获。前将军赵信军败,降匈奴。右将军苏建亡军,独身脱还,赎为庶人。
    
    〔一〕 应劭曰:「幕,沙幕,匈奴之南界也。」臣瓒曰:「沙土曰幕。直度曰绝。」师古曰:「应、瓒二说皆是也,而说者或云是塞外地名,非矣。幕者,即今之突厥中碛耳。李陵歌曰『径万里兮渡沙幕』。」
    
    六月,诏曰:「朕闻五帝不相复礼,三代不同法,所繇殊路而建德一也。〔一〕盖孔子对定公以来远,〔二〕哀公以论臣,〔三〕景公以节用,〔四〕非期不同,所急异务也。〔五〕今中国一统而北边未安,朕甚悼之。日者大将军巡朔方,征匈奴,斩首虏万八千级,诸禁锢及有过者,咸蒙厚赏,得免减罪。〔六〕今大将军仍复克获〔七〕,斩首虏万九千级,受爵赏而欲移卖者,无所流貤。〔八〕其议为令。」有司奏请置武功赏官,以宠战士。
    
    〔一〕 师古曰:「复,因也,音扶目反。繇读与由同。」
    
    〔二〕 臣瓒曰:「论语及韩子皆言叶公问政于孔子,孔子答以悦近来远。今云定公,与二书异。」
    
    〔三〕 如淳曰:「韩非云哀公问政,仲尼曰政在选贤。」
    
    〔四〕 如淳曰:「韩非云齐景公问政,仲尼曰政在节财。」
    
    〔五〕 李奇曰:「期,要也。非要当必不同,所急异务,不得不然。」
    
    〔六〕 师古曰:「有罪者,或被释免,或得减轻。」
    
    〔七〕 师古曰:「仍,频也。」
    
    〔八〕 应劭曰:「貤音移。言军吏士斩首虏,爵级多无所移与,今为置武功赏官,爵多者分与父兄子弟及卖与他人也。」师古曰:「此说非也。许慎说文解字云『貤,物之重次第也』。此诏言欲移卖爵者,无有差次,不得流行,故为置官级也。貤音弋赐反。今俗犹谓凡物一重为一貤也。」
    
    元狩元年〔一〕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获白麟,〔二〕作白麟之歌。
    
    〔一〕 应劭曰:「获白麟,因改元曰元狩也。」
    
    〔二〕 师古曰:「麟,麋身,牛尾,马足,黄色,圜蹄,一角,角端有肉。」
    
    十一月,淮南王安、衡山王赐谋反,诛。党与死者数万人。
    
    十二月,大雨雪,民冻死。〔一〕
    
    〔一〕 师古曰:「雨音于具反。」
    
    夏四月,赦天下。
    
    丁卯,立皇太子。赐中二千石爵右庶长,〔一〕民为父后者一级。诏曰:「朕闻咎繇对禹,曰在知人,知人则哲,惟帝难之。〔二〕盖君者心也,民犹支体,支体伤则心憯怛。〔三〕日者淮南、衡山修文学,流货赂,两国接壤,怵于邪说,〔四〕而造篡弒,此朕之不德。诗云:『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五〕已赦天下,涤除与之更始。朕嘉孝弟力田,哀夫老眊孤寡鳏独〔六〕或匮于衣食,甚怜愍焉。其遣谒者巡行天下,存问致赐。〔七〕曰『皇帝使谒者〔八〕赐县三老、孝者帛,人五匹;乡三老、弟者、力田帛,人三匹;年九十以上及鳏寡孤独帛,人二匹,絮三斤;八十以上米,人三石。有冤失职,使者以闻。〔九〕县乡即赐,毋赘聚』。」〔一0〕
    
    〔一〕 师古曰:「第十一等爵。」
    
    〔二〕 师古曰:「尚书咎繇谟载咎繇之辞也。帝谓尧也。」
    
    〔三〕 师古曰:「憯,痛也。怛,悼也。憯音千感反。怛音丁曷反。」
    
    〔四〕 服虔曰:「怵音裔。」应劭曰:「狃■也。」如淳曰:「怵音怵惕,见诱怵于邪说也。」师古曰:「作■者非。如说云见诱怵,其义是也,而音怵惕,又非也。怵或体訹字耳。訹者,诱也,音如戌亥之戌。南越传曰『不可怵好语入朝』。诸如此例,音义同耳。今俗犹云相謏訹,而说者或改为鉥导之鉥,盖穿凿也。謏音先诱反。鉥音述。」
    
    〔五〕 师古曰:「小雅正月之诗也。惨惨,忧戚之貌。」
    
    〔六〕 师古曰:「眊,古耄字。八十曰耄。耄,老称也。一曰眊,不明之貌。」
    
    〔七〕 师古曰:「致,送至也。行音下更反。」
    
    〔八〕 师古曰:「谒者令使者宣诏书之文。」
    
    〔九〕 师古曰:「职,常也。失职者,失其常业及常理也。」
    
    〔一0〕如淳曰:「赘,会也。令勿擅征召赘聚三老孝弟力田也。」师古曰:「即,就也。各遣就其所居而赐之,勿会聚也。赘音之锐反。」
    
    五月乙巳晦,日有蚀之。
    
    匈奴入上谷,杀数百人。
    
    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
    
    春三月戊寅,丞相弘薨。
    
    遣骠骑将军霍去病出陇西,至皋兰,〔一〕斩首八千余级。
    
    〔一〕 应劭曰:「在陇西白石县,塞外河名也。」孟康曰:「山关名也。」师古曰:「皋兰,山名也。霍去病传云『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则此山也,非河名也。白石县在金城,又不属陇西。应说并失之。鏖音乌曹反。」
    
    夏,马生余吾水中。〔一〕南越献驯象、〔二〕能言鸟。〔三〕
    
    〔一〕 应劭曰:「在朔方北也。」
    
    〔二〕 应劭曰:「驯者,教能拜起周章,从人意也。」师古曰:「
    驯音巡,谓扰也。应说是也。」
    
    〔三〕 师古曰:「即鹦鹉也,今陇西及南海并有之。万震南州异物志云有三种,一种白,一种青,一种五色。交州以南诸国尽有之。白及五色者,其性尤慧解,盖谓此也。隋开皇十八年,林邑国献白鹦鹉,时以为异。是岁贡士咸试赋之。圣皇驭历,屡有兹献。上以幽遐劳费,抚慰弗受。」
    
    将军去病、公孙敖出北地二千余里,过居延,〔一〕斩首虏三万余级。
    
    〔一〕 师古曰:「居延,匈奴中地名也,韦昭以为张掖县,失之。张掖所置居延县者,以安处所获居延人而置此县。」
    
    匈奴入鴈门,杀略数百人。遣卫尉张骞、郎中令李广皆出右北平。广杀匈奴三千余人,尽亡其军四千人,独身脱还,及公孙敖、张骞皆后期,当斩,赎为庶人。
    
    江都王建有罪,自杀。胶东王寄薨。
    
    秋,匈奴昆邪王杀休屠王,〔一〕并将其众合四万余人来降,置五属国以处之。〔二〕以其地为武威、酒泉郡。〔三〕
    
    〔一〕 师古曰:「昆音下门反。屠音储。」
    
    〔二〕 师古曰:「凡言属国者,存其国号而属汉朝,故曰属国。」
    
    〔三〕 师古曰:「武威,今凉州也。酒泉,今肃州。」
    
    三年春,有星孛于东方。夏五月,赦天下。立胶东康王少子庆为六安王。封故相国萧何曾孙庆为列侯。
    
    秋,匈奴入右北平、定襄,杀略千余人。
    
    遣谒者劝有水灾郡种宿麦。〔一〕举吏民能假贷贫民者以名闻。〔二〕
    
    〔一〕 师古曰:「秋冬种之,经岁乃熟,故云宿麦。」
    
    〔二〕 师古曰:「贷音吐戴反。」
    
    减陇西、北地、上郡戍卒半。
    
    发谪吏穿昆明池。〔一〕
    
    〔一〕 如淳曰:「食货志以旧吏弄法,故谪使穿池,更发有赀者为吏也。」臣瓒曰:「西南夷传有越嶲、昆明国,有滇池,方三百里。汉使求身毒国,而为昆明所闭。今欲伐之,故作昆明池象之,以习水战,在长安西南,周回四十里。食货志又曰时越欲与汉用船战,遂乃大修昆明池也。」师古曰:「谪吏,吏有罪者,罚而役之。滇音颠。」
    
    四年冬,有司言关东贫民徙陇西、北地、西河、上郡、会稽凡七十二万五千口,县官衣食振业,用度不足,请收银锡造白金及皮币以足用。〔一〕初算缗钱。〔二〕
    
    〔一〕 应劭曰:「时国用不足,以白鹿皮为币,朝觐以荐璧。又造银锡为白金。见食货志。」
    
    〔二〕 李斐曰:「缗,丝也,以贯钱也。一贯千钱,出算二十也。」臣瓒曰:「茂陵书诸贾人末作贳贷,置居邑储积诸物,及商以取利者,虽无市籍,各以其物自占,率缗钱二千而一算。此缗钱是储钱也。故随其用所施,施于(吏)〔利〕重者,其算亦多也。」师古曰:「谓有储积钱者,计其缗贯而税之。李说为是。缗音武巾反。」
    
    春,有星孛于东北。
    
    夏,有长星出于西北。
    
    大将军卫青将四将军出定襄,将军去病出代,各将五万骑。步兵踵军后数十万人。〔一〕青至幕北围单于,斩首万九千级,至阗颜山乃还。〔二〕去病与左贤王战,斩获首虏七万余级,封狼居胥山乃还。〔三〕两军士(战)死者数万人。前将军广、后将军食其皆后期。广自杀,食其赎死。〔四〕
    
    〔一〕 师古曰:「踵,接也,犹言蹑其踵。」
    
    〔二〕 邓展曰:「音填塞之填。」
    
    〔三〕 师古曰:「登山祭天,筑土为封,刻石纪事,以彰汉功。」
    
    〔四〕 如淳曰:「李广传『引兵与右将军食其合军,出东道』。又曰『广自刭,右将军下吏当死,赎为庶人』。霍去病传亦云赵食其为右将军,平阳侯襄为后将军。此纪为误也。」师古曰:「传写者误以右为后。食其,音异基。」
    
    五年春三月甲午,丞相李蔡有罪,自杀。〔一〕
    
    〔一〕 文颖曰:「李广从弟,坐侵陵壖地。」
    
    天下马少,平牡马匹二十万。〔一〕
    
    〔一〕 如淳曰:「贵平牡马贾,欲使人竞畜马。」
    
    罢半两钱,行五铢钱。
    
    徙天下奸猾吏民于边。〔一〕
    
    〔一〕 师古曰:「猾,狡也,音乎八反。」
    
    六年冬十月,赐丞相以下至吏二千石金,千石以下至乘从者帛,〔一〕蛮夷锦各有差。
    
    〔一〕 晋灼曰:「乘骑诸从者也。」师古曰:「流俗书本乘上或有公字,非也,后人妄加之。」
    
    雨水亡冰。〔一〕
    
    〔一〕 师古曰:「雨音于具反。」
    
    夏四月乙巳,庙立皇子闳为齐王,旦为燕王,胥为广陵王。〔一〕初作诰。〔二〕
    
    〔一〕 师古曰:「于庙中策命之。」
    
    〔二〕 服虔曰:「诰敕王,如尚书诸诰也。」李斐曰:「今敕封拜诸侯王策文亦是也。见武五子传。」
    
    六月,诏曰:「日者有司以币轻多奸,〔一〕农伤而末众,〔二〕又禁(以)〔兼〕并之涂,〔三〕故改币以约之。〔四〕稽诸往古,制宜于今。〔五〕废期有月,〔六〕而山泽之民未谕。〔七〕夫仁行而从善,义立则俗易,意奉宪者所以导之未明与?〔八〕将百姓所安殊路,而挢虔吏因乘势以侵蒸庶邪?〔九〕何纷然其扰也!〔一0〕今遣博士大等六人分循行天下,〔一一〕存问鳏寡废疾,无以自振业者贷与之。〔一二〕谕三老孝弟以为民师,举独行之君子,征诣行在所。〔一三〕朕嘉贤者,乐知其人。广宣厥道,士有特招,使者之任也。〔一四〕详问隐处亡位,及冤失职,〔一五〕奸猾为害,野荒治苛者,举奏。〔一六〕郡国有所以为便者,上丞相、御史以闻。」
    
    〔一〕 李奇曰:「币,钱也。轻者,若一马直二十万,是为币轻而物重也。重难得,则用不足而奸生。」
    
    〔二〕 师古曰:「末谓工商也。」
    
    〔三〕 李奇曰:「谓大家兼役小民,富者兼役贫民,欲平之也。」文颖曰:「兼并者,食禄之家不得治产,兼取小民之利;商人虽富,不得复兼畜田宅,作客耕农也。」师古曰:「李说是。」
    
    〔四〕 李奇曰:「更去半两钱,行五铢钱、皮币,以检约奸邪。」
    
    〔五〕 师古曰:「稽,考也,音工奚反。」
    
    〔六〕 应劭曰:「禁半两钱及余币物,禁之有期月而民未悉从也。」如淳曰:「期音期。自往年三月至今年四月,期有余月矣。」师古曰:「如说是。」
    
    〔七〕 师古曰:「未谕者,未晓告示之意。」
    
    〔八〕 师古曰:「与读曰欤。」
    
    〔九〕 孟康曰:「虔,固也。矫称上命以货贿用为固。尚书曰『■攘矫虔』。」韦昭曰:「凡称诈为矫,强取为虔。左传曰『虔刘我边垂』。」师古曰:「挢与矫同,其字从手。矫,托也。虔,固也。妄托上命而坚固为邪恶者也。蒸,众也。」
    
    〔一0〕师古曰:「扰,烦也。」
    
    〔一一〕师古曰:「褚大也。行音下更反。」
    
    〔一二〕师古曰:「贷音土戴反。」
    
    〔一三〕如淳曰:「蔡雍云天子以天下为家,自谓所居为行在所,言今虽在京师,行所在至耳。」师古曰:「此说非也。天子或在京师,或出巡狩,不可豫定,故言行在所耳。不得亦谓京师为行在也。」
    
    〔一四〕李奇曰:「设士有殊才异行,当特招者,任在使者分别之。」
    
    〔一五〕师古曰:「无位,不被任用也。冤,屈也。失职,失其常业也。」
    
    〔一六〕师古曰:「野荒,言田亩不辟也。治苛,为政尚细刻。」
    
    秋九月,大司马骠骑将军去病薨。
    
    元鼎元年〔一〕夏五月,赦天下,大酺五日。
    
    〔一〕 应劭曰:「得宝鼎故,因是改元。」
    
    得鼎汾水上。
    
    济东王彭离有罪,废徙上庸。〔一〕
    
    〔一〕 应劭曰:「春秋时庸国。」
    
    二年冬十一月,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十二月,丞相青翟下狱死。〔一〕
    
    〔一〕 师古曰:「庄青翟。」
    
    春,起柏梁台。〔一〕
    
    〔一〕 服虔曰:「用百头梁作台,因名焉。」师古曰:「三辅旧事云以香柏为之。今书字皆作柏。服说非。」
    
    三月,大雨雪。〔一〕夏,大水,关东饿死者以千数。
    
    〔一〕 师古曰:「雨音于具反。」
    
    秋九月,诏曰:「仁不异远,义不辞难。〔一〕今京师虽未为丰年,山林池泽之饶与民共之。今水潦移于江南,迫隆冬至,朕惧其飢寒不活。江南之地,火耕水耨,〔二〕方下巴蜀之粟致之江陵,遣博士中等分循行,〔三〕谕告所抵,无令重困。〔四〕吏民有振救飢民免其厄者,具举以闻。」
    
    〔一〕 师古曰:「远近如一,是为仁也。不惮艰难,是为义也。」
    
    〔二〕 应劭曰:「烧草下水种稻。草与稻并生,高七八寸,因悉芟去,复下水灌之,草死,独稻长,所谓火耕水耨。」
    
    〔三〕 师古曰:「行音下更反。」
    
    〔四〕 师古曰:「抵,至也。重音直用反。」
    
    三年冬,徙函谷关于新安。〔一〕以故关为弘农县。
    
    〔一〕 应劭曰:「时楼船将军杨仆数有大功,耻为关外民,上书乞徙东关,以家财给其用度。武帝意亦好广阔,于是徙关于新安,去弘农三百里。」
    
    十一月,令民告缗者以其半与之。〔一〕
    
    〔一〕 孟康曰:「有不输税,令民得告言,以半与之。」
    
    正月戊子,阳陵园火。夏四月,雨雹,〔一〕关东郡国十余飢,人相食。
    
    〔一〕 师古曰:「雨音于具反。」
    
    常山王舜薨。子■[孛攵]嗣立,有罪,废徙房陵。
    
    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行自夏阳,东幸汾阴。〔一〕十一月甲子,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上。〔二〕礼毕,行幸荥阳。还至洛阳,诏曰:「祭地冀州,〔三〕瞻望河洛,巡省豫州,观于周室,邈而无祀。〔四〕询问耆老,乃得孽子嘉。其封嘉为周子南君,〔五〕以奉周祀。」
    
    〔一〕 师古曰:「夏阳,冯翊之县也。汾阴属河东。汾音扶云反。」
    
    〔二〕 苏林曰:「脽音谁。」如淳曰:「脽者,河之东岸特堆掘,长四五里,广(一)〔二〕里余,高十余丈。汾阴县治脽之上,后土祠在县西。汾在脽之北,西流与河合。」师古曰:「二说皆是也。脽者,以其形高起如人尻脽,故以名云。一说此临汾水之上,地本名鄈,音与葵同,彼乡人呼葵音如谁,故转而为脽字耳,故汉旧仪云葵上。」
    
    〔三〕 服虔曰:「后土祠在汾阴。汾阴本冀州地也。周时乃分为并州。尔雅曰『两河间曰冀州』。」
    
    〔四〕 师古曰:「邈,远绝之意。」
    
    〔五〕 臣瓒曰:「汲冢古文谓卫将军文子为子南弥牟。其后有子南固、子南劲。纪年劲朝于魏,后惠成王如卫,命子南为侯。秦并六国,卫最后亡。疑嘉是卫后,故氏子南而称君也。初元五年为周承休侯,元始四年为郑公,建武十三年(此)〔封〕于观为卫公。」师古曰:「子南,其封邑之号,以为周后,故总言周子南君。瓒说非也。例不先言姓而后称君,且自嘉已下皆姓姬氏,著在史传。」
    
    春二月,中山王胜薨。
    
    夏,封方士栾大为乐通侯,位上将军。
    
    六月,得宝鼎后土祠旁。秋,马生渥洼水中。〔一〕作宝鼎、天马之歌。
    
    〔一〕 李斐曰:「南阳新野有暴利长,当武帝时遭刑,屯田敦煌界,数于此水旁见群野马中有奇(异)者,与凡马〔异〕,来饮此水。利长先作土人,特勒靽于水旁。后马玩习,久之代土人特勒靽收得其马,献之。欲神异此马,云从水中出。」苏林曰:「洼音窐曲之窐。」师古曰:「渥音握。洼音于佳反。」
    
    立常山宪王子商为泗水王。
    
    五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遂踰陇,〔一〕登空同,〔二〕西临祖厉河而还。〔三〕
    
    〔一〕 应劭曰:「陇,陇阺阪也。」师古曰:「即今之陇山,阺音丁礼反。」
    
    〔二〕 应劭曰:「山名也。」
    
    〔三〕 李斐曰:「音嗟赖。」
    
    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一〕朝日夕月。〔二〕诏曰:「朕以眇身托于王侯之上,〔三〕德未能绥民,〔四〕民或飢寒,故巡祭后土以祈丰年。冀州脽壤乃显文鼎,获(
    祭)〔荐〕于庙。〔五〕渥洼水出马,朕其御焉。战战兢兢,惧不克任,思昭天地,内惟自新。诗云:『四牡翼翼,以征不服。』亲省边垂,用事所极。〔六〕望见泰一,修天文■。〔七〕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易曰:『先甲三日,后甲三日。』〔八〕朕甚念年岁未咸登,〔九〕饬躬斋戒,〔一0〕丁酉,拜况于郊。」〔一一〕
    
    〔一〕 师古曰:「祠太一也。见音胡电反。」
    
    〔二〕 应劭曰:「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朝日以朝,夕月以夕。」臣瓒曰:「汉仪注郊泰畤,皇帝平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南向揖月,便用郊日,不用春秋也。」师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盖常礼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仪。」
    
    〔三〕 师古曰:「眇,细末也。」
    
    〔四〕 师古曰:「绥,安也。」
    
    〔五〕 师古曰:「得鼎祠旁,祠在脽上,故云脽壤。壤谓土也。文鼎,言其有刻镂之文。」
    
    〔六〕 李斐曰:「极,至也,所至者辄祭也。」师古曰:「逸诗也。」
    
    〔七〕 文颖曰:「■,祭也。」晋灼曰:「■,古禅字也。」臣瓒曰:「此年初祭太畤于甘泉,此祭天于文襢也。祭天则天文从,故曰修天文襢也。」师古曰:「文、晋二说是也。朝日夕月,即天文■之谓也。」
    
    〔八〕 应劭曰:「先甲三日,辛也。后甲三日,丁也。言王者齐戒必自新,临事必自丁宁。」师古曰:「此易蛊卦之辞。」
    
    〔九〕 师古曰:「登谓百谷成。」
    
    〔一0〕师古曰:「饬,整也,读与敕同。」
    
    〔一一〕师古曰:「况,赐也。辛夜有光,是先甲三日也。丁日拜况,是后甲三日也。故诏引易文。」
    
    夏四月,南越王相吕嘉反,杀汉使者及其王、王太后。赦天下。
    
    丁丑晦,日有蚀之。
    
    秋,■、虾蟆斗。〔一〕
    
    〔一〕 师古曰:「■,黾也,似虾蟆而长脚,其色青,音下娲反。虾音遐。蟆音麻。黾音莫幸反。」
    
    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出桂阳,下湟水;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下浈水;〔一〕归义越侯严为戈船将军,出零陵,下离水;〔二〕甲为下濑将军,下苍梧。〔三〕皆将罪人,江淮以南楼船十万人。越驰义侯遗〔四〕别将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咸会番禺。〔五〕
    
    〔一〕 郑氏曰:「浈音柽。」孟康曰:「浈音贞。」苏林曰:「浈音■柱之■。」师古曰:「苏音是也。音丈庚反。」
    
    〔二〕 张晏曰:「严故越人,降为归义侯。越人于水中负人船,又有蛟龙之害,故置戈于船下,因以为名也。」臣瓒曰:「伍子胥书有戈船,以载干戈,因谓之戈船也。离水出零陵。」师古曰:「以楼船之例言之,则非为载干戈也。此盖船下安戈戟以御蛟■水虫之害。张说近之。」
    
    〔三〕 服虔曰:「甲,故越人归汉者也。」臣瓒曰:「濑,湍也,吴越谓之濑,中国谓之碛。伍子胥书有下濑船。」师古曰:「濑音赖。」
    
    〔四〕 应劭曰:「亦越人也。」
    
    〔五〕 如淳曰:「音潘(禺)〔愚〕,尉佗所都。」师古曰:「即今之广州。」
    
    九月,列侯坐献黄金酎祭宗庙不如法夺爵者百六人,丞相赵周下狱死。〔一〕乐通侯栾大坐诬罔要斩。
    
    〔一〕 服虔曰:「因八月献酎祭宗庙时使诸侯各献金来助祭也。」如淳曰:「汉仪注诸侯王岁以户口酎黄金于汉庙,皇帝临受献金,金少不如斤两,色恶,王削县,侯免国。」臣瓒曰:「食货志南越反时卜式上书愿死之。天子下诏褒扬,布告天下,天下莫应。列侯以百数,莫求从军。至酎饮酒,少府省金,而列侯坐酎金失侯者百余人。而表云赵周坐为丞相知列侯酎金轻下狱自杀。然则知其轻而不纠擿之也。」师古曰:「酎,三重酿醇酒也,音丈救反。」
    
    西羌众十万人反,与匈奴通使,攻故安,围枹罕。〔一〕匈奴入五原,杀太守。
    
    〔一〕 邓展曰:「枹音鈇。罕音汉。」师古曰:「枹罕,金城之县也。罕读如本字。」
    
    六年冬十月,发陇西、天水、安定骑士及中尉,河南、河内卒十万人,遣将军李息、郎中令(一)〔徐〕自为征西羌,平之。
    
    行东,将幸缑氏,〔一〕至左邑桐乡,〔二〕闻南越破,以为闻喜县。春,至汲新中乡,〔三〕得吕嘉首,以为获嘉县。驰义侯遗兵未及下,上便令征西南夷,平之。〔四〕遂定越地,以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崖、儋耳郡。〔五〕定西南夷,以为武都、牂柯、越嶲、沈黎、文山郡。〔六〕
    
    〔一〕 师古曰:「河南县也。缑音工侯反。」
    
    〔二〕 师古曰:「左邑,河东之县也。桐乡,其乡名也。」
    
    〔三〕 师古曰:「汲,河内县。新中,其乡名。」
    
    〔四〕 师古曰:「便音频面反。」
    
    〔五〕 应劭曰:「二郡在大海中崖岸之边。出真珠,故曰珠崖。儋耳者,种大耳。渠率自谓王者耳尤缓,下肩三寸。」张晏曰:「异物志二郡在海中,东西千里,南北五百里。珠崖,言珠若崖矣。儋耳之云,镂其颊皮,上连耳匡,分为数支,状似鸡肠,累耳下垂。」臣瓒曰:「茂陵书珠崖郡治瞫都,去长安七千三百一十四里。儋耳去长安七千三百六十八里,领县五。」师古曰:「儋音丁甘反,字本作瞻。瞫音审。」
    
    〔六〕 孟康曰:「嶲音髓,本邛都。」服虔曰:「今蜀郡北部都尉所治,本笮都也。」臣瓒曰:「茂陵书沈黎治笮都,去长安三千三百三十五里,领县二十一。」应劭曰:「文山,今蜀郡山,本冉駹是也。」
    
    秋,东越王余善反,攻杀汉将吏。遣横海将军韩说、中尉王温舒出会稽,〔一〕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击之。又遣浮沮将军公孙贺出九原,〔二〕匈河将军赵破奴出令居,〔三〕皆二千余里,不见虏而还。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张掖、敦煌郡,〔四〕徙民以实之。
    
    〔一〕 师古曰:「说读曰悦。」
    
    〔二〕 臣瓒曰:「浮沮,井名,在匈奴中,去九原二千里,见汉舆地图。」师古曰:「沮音子闾反。」
    
    〔三〕 臣瓒曰:「匈河,水名,在匈奴中,去令居千里,见匈奴传。」师古曰:「令音铃。」
    
    〔四〕 师古曰:「敦音徒门反。」
    
    元封元年〔一〕冬十月,诏曰:「南越、东瓯咸伏其辜,西蛮北夷颇未辑睦,〔二〕朕将巡边垂,择兵振旅,躬秉武节,置十二部将军,亲帅师焉。」行自云阳,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勒兵十八万骑,旌旗径千余里,威震匈奴。遣使者告单于曰:「南越王头已县于汉北阙矣。单于能战,天子自将待边;不能,亟来臣服。〔三〕何但亡匿幕北寒苦之地为!」匈奴讋焉。〔四〕还,祠黄帝于桥山,〔五〕乃归甘泉。
    
    〔一〕 应劭曰:「始封泰山,故改年。」
    
    〔二〕 师古曰:「辑与集同。集,和也。」
    
    〔三〕 师古曰:「亟,急也,音居力反。」
    
    〔四〕 师古曰:「讋,失气也,音之涉反。」
    
    〔五〕 应劭曰:「在上郡,周阳县有黄帝冢。」
    
    东越杀王余善降。诏曰:「东越险阻反覆,为后世患,迁其民于江淮间。」遂虚其地。
    
    春正月,行幸缑氏。诏曰:「朕用事华山,至于中岳,〔一〕获駮麃,见夏后启母石。〔二〕翌日亲登嵩高,〔三〕御史乘属,在庙旁吏卒咸闻呼万岁者三。〔四〕登礼罔不答。〔五〕其令祠官加增太室祠,〔六〕禁无伐其草木。以山下户三百为之奉邑,名曰崇高〔七〕,独给祠,复亡所与。」〔八〕行,遂东巡海上。
    
    〔一〕 文颖曰:「嵩高也,在颍川阳城县。」
    
    〔二〕 应劭曰:「启生而母化为石。」文颖曰:「在嵩高山下。」师古曰:「启,夏禹子也。其母涂山氏女也。禹治鸿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事见淮南子。景帝讳启,今此诏云启母,盖史追书之,非当时文。」
    
    〔三〕 应劭曰:「翌,明也。」
    
    〔四〕 服虔曰:「乘,同乘。属,官属也。」如淳曰:「汉仪注御史亦有属。」晋灼曰:「天子出,御史除二人为乘曹,护车驾。」荀悦曰:「万岁,山神称之也。」应劭曰:「嵩高县有上中下万岁里。」师古曰:「乘属,如、晋二说是也。乘音食证反。」
    
    〔五〕 师古曰:「罔,无也。言登礼于神,无不答应。」
    
    〔六〕 韦昭曰:「嵩高山有太室、少室之山,山有石室,故以名云。」
    
    〔七〕 师古曰:「谓之崇者,示尊崇之。奉音扶用反。」
    
    〔八〕 师古曰:「复音方目反。与读曰预。」
    
    夏四月癸卯,上还,登封泰山,〔一〕降坐明堂。〔二〕诏曰:「朕以眇身承至尊,〔三〕兢兢焉惟德菲薄,不明于礼乐,〔四〕故用事八神。〔五〕遭天地况施,〔六〕著见景象,然如有闻。〔七〕震于怪物,欲止不敢,遂登封泰山,至于梁父,然后升襢肃然〔八〕。自新,嘉与士大夫更始,其以十月为元封元年。行所巡至,博、奉高、蛇丘,历城、梁父,〔九〕民田租逋赋贷,已除。〔一0〕加年七十以上孤寡帛,人二匹。四县无出今年算。〔一一〕赐天下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
    
    〔一〕 孟康曰:「王者功成治定,告成功于天。封,崇也,助天之高也。刻石纪号,有金策石函金泥玉检之封焉。」应劭曰:「封者,坛广十二丈,高二丈,阶三等,封于其上,示增高也。刻石,纪绩也。立石三丈一尺,其辞曰:『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亲以孝,育民以仁。四守之内莫不为郡县,四夷八蛮咸来贡职,与天无极。人民蕃息,天禄永得。』尚玄酒而俎生鱼。下禅梁父,祀地主,示增广。(比)〔此〕古制也。武帝封广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则有縢书,祕。语在郊祀志。」
    
    〔二〕 臣瓒曰:「郊祀志『初,天子封泰山,泰山东北阯古时有明堂处』,则此所坐者也。明年秋乃作明堂耳。」
    
    〔三〕 师古曰:「眇,微细也。」
    
    〔四〕 师古曰:「菲,亦薄也,音敷尾反,又音靡。」
    
    〔五〕 文颖曰:「武帝祭太一,并祭名山于太坛西南,开除八通鬼道,故言用事八神也。一曰八方之神。」
    
    〔六〕 应劭曰:「况,赐也。施,与也。言天地神灵乃赐我瑞应。」
    
    〔七〕 臣瓒曰:「闻呼万岁者三是也。」
    
    〔八〕 服虔曰:「增天之高,归功于天。禅,阐也,广土地也。肃然,山名也,在梁父。」张晏曰:「天高不可及,于泰山上立封,又禅而祭之,冀近神灵也。」师古曰:「父读曰甫。」
    
    〔九〕 郑氏曰:「蛇音移。」
    
    〔一0〕师古曰:「逋赋,未出赋者也。逋贷,官以物贷之,而未还也。贷音吐戴反。」
    
    〔一一〕师古曰:「自博至梁父凡五县,今云四县毋出算者,奉高一县素以供神,非算限也。」
    
    行自泰山,复东巡海上,至碣石。〔一〕自辽西历北边九原,归于甘泉。
    
    〔一〕 文颖曰:「在辽西絫县。絫县今罢,属临榆。此石著海旁。」师古曰:「碣,碣然特立之貌也,音其列反。」
    
    秋,有星孛于东井,又孛于三台。
    
    齐王闳薨。
    
    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春,幸缑氏,遂至东莱。夏四月,还祠泰山。至瓠子,临决河,〔一〕命从臣将军以下皆负薪塞河隄,作瓠子之歌。赦所过徒,赐孤独高年米,人四石。还,作甘泉通天台、长安飞廉馆。〔二〕
    
    〔一〕 服虔曰:「瓠子,隄名也,在东郡白马。」苏林曰:「在鄄城以南,濮阳以北,广百步,深五丈。」
    
    〔二〕 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气者也。明帝永平五年,至长安迎取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外,名平乐馆。董卓悉销以为钱。」晋灼曰:「身似鹿,头如爵,有角而蛇尾,文如豹文。」师古曰:「通天台者,言此台高,上通于天也。汉旧仪云高三十丈,望见长安城。」
    
    朝鲜王攻杀辽东都尉,乃募天下死罪击朝鲜。
    
    六月,诏曰:「甘泉宫内中产芝,九茎连叶。〔一〕上帝博临,不异下房,赐朕弘休。〔二〕其赦天下,赐云阳都百户牛酒。」〔三〕作芝房之歌。
    
    〔一〕 应劭曰:「芝,芝草也,其叶相连。」如淳曰:「瑞应图王者敬事耆老,不失旧故,则芝草生。」师古曰:「内中,谓后庭之室也,故云不异下房。」
    
    〔二〕 师古曰:「上帝,天也。博,广也。弘,大也。休,美也。言天广临,不以下房为幽侧而隔异之,赐以此芝,是大美也。」
    
    〔三〕 晋灼曰:「云阳、甘泉,黄帝以来祭天圆丘处也。武帝常以避暑,有宫观,故称都也。」师古曰:「此说非也。都谓县之所居在宫侧者耳。赐不遍其境内,故指称其都,非谓天子之都也。若以有宫观称都,则非止云阳矣。」
    
    秋,作明堂于泰山下。
    
    遣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将应募罪人击朝鲜。〔一〕又遣将军郭昌、中郎将卫广发巴蜀兵平西南夷未服者,以为益州郡。
    
    〔一〕 应劭曰:「楼船者,时欲击越,非水不至,故作大船,上施楼也。」
    
    三年春,作角抵戏,〔一〕三百里内皆(来)观。
    
    〔一〕 应劭曰:「角者,角技也。抵者,相抵触也。」文颖曰:「
    名此乐为角抵者,两两相当角力,角技艺射御,故名角抵,盖杂技乐也。巴俞戏、鱼龙蔓延之属也。汉后更名平乐观。」师古曰:「抵者,当也。非谓抵触。文说是也。」
    
    夏,朝鲜斩其王右渠降,〔一〕以其地为乐浪、临屯、玄菟、真番郡。〔二〕
    
    〔一〕 师古曰:「右渠,朝鲜王名。」
    
    〔二〕 臣瓒曰:「茂陵书临屯郡治东■县,去长安六千一百三十八里,十五县;真番郡治霅县,去长安七千六百四十里,十五县。」师古曰:「乐音洛。浪音郎。番音普安反。■音弋支反。霅音丈甲反。」
    
    楼船将军杨仆坐失亡多免为庶民,左将军荀彘坐争功弃市。〔一〕
    
    〔一〕 师古曰:「弃市,杀之于市也。解在景纪。」
    
    秋七月,胶西王端薨。
    
    武都氐人反,分徙酒泉郡。〔一〕
    
    〔一〕 师古曰:「不尽徙。」
    
    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一〕遂北出萧关,〔二〕历独鹿、鸣泽,〔三〕自代而还,幸河东。春三月,祠后土。诏曰:「朕躬祭后土地祇,见光集于灵坛,一夜三烛。〔四〕幸中都宫,殿上见光。〔五〕其赦汾阴、夏阳、中都死罪以下,赐三县及杨氏皆无出今年租赋。」〔六〕
    
    〔一〕 应劭曰:「回中在安定高平,有险阻,萧关在其北,通治至长安也。」孟康曰:「回中在北地,有山险,武帝故宫。」如淳曰:「三辅黄图云回中宫在■也。」师古曰:「回中在安定,北通萧关。应说是也。而云治道至长安,非也。盖自回中通道以出萧关。孟、如二家皆失之矣。回中宫在汧者,或取安定回中为名耳,非今所通道。」
    
    〔二〕 如淳曰:「匈奴传『入朝■萧关』,萧关在安定朝■县也。」
    
    〔三〕 服虔曰:「独鹿,山名也。鸣泽,泽名也。皆在涿郡遒县北界也。」
    
    〔四〕 服虔曰:「烛音注。」师古曰:「烛谓照也,读如本字。」
    
    〔五〕 师古曰:「中都在太原。」
    
    〔六〕 师古曰:「杨氏,河东聚邑名。」
    
    夏,大旱,民多暍死。〔一〕
    
    〔一〕 如淳曰:「暍音谒。」师古曰:「中热而死也。」
    
    秋,以匈奴弱,可遂臣服,乃遣使说之。单于使来,死京师。匈奴寇边,遣拔胡将军郭昌屯朔方。
    
    五年冬,行南巡狩,至于盛唐,〔一〕望祀虞舜于九嶷。〔二〕登灊天柱山,〔三〕自寻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四〕舳舻千里,〔五〕薄枞阳而出,〔六〕作盛唐枞阳之歌。遂北至琅邪,并海,〔七〕所过礼祠其名山大川。春三月,还至泰山,增封。甲子,祠高祖于明堂,以配上帝,因朝诸侯王列侯,受郡国计。〔八〕夏四月,诏曰:「朕巡荆扬,辑江淮物,〔九〕会大海气,〔一0〕以合泰山。〔一一〕上天见象,增修封禅。〔一二〕其赦天下。所幸县毋出今年租赋,赐鳏寡孤独帛,贫穷者粟。」还幸甘泉,郊泰畤。
    
    〔一〕 文颖曰:「案地(里)〔理〕志不得,疑当在庐江左右,县名也。」韦昭曰:「在南郡。」师古曰:「韦说是也。」
    
    〔二〕 应劭曰:「舜葬苍梧。九嶷,山名,今在零陵营道。」文颖曰:「九嶷山半在苍梧,半在零陵。」如淳曰:「舜葬九嶷。九嶷在苍梧冯乘县,故或云舜葬苍梧也。」师古曰:「文说是也。嶷音疑,其山九峰,形势相似,故云九嶷山。」
    
    〔三〕 应劭曰:「灊音若潜。南狱霍山在灊。灊,县名,属庐江。」文颖曰:「天柱山在灊县南,有祠。灊音岑。」师古曰:「灊音与潜同。应说是。」
    
    〔四〕 师古曰:「许慎云『蛟,龙属也』。郭璞说其状云似蛇而四脚,细颈,颈有白婴,大者数围,卵生,子如一二斛瓮,能吞人也。」
    
    〔五〕 李斐曰:「舳,船后持柂处也。舻,船前头刺櫂处也。言其船多,前后相衔,千里不绝也。」师古曰:「舳音轴。舻音卢。」
    
    〔六〕 服虔曰:「县名,属庐江。」师古曰:「枞音千松反。」
    
    〔七〕 师古曰:「并读曰傍。傍,依也,音步浪反。」
    
    〔八〕 师古曰:「计,若今之诸州计帐也。」
    
    〔九〕 如淳曰:「辑,合也。物犹神也,郊祀志所祭祀事也。」师古曰:「辑与集同。」
    
    〔一0〕郑氏曰:「会合海神之气,并祭之。」
    
    〔一一〕师古曰:「集江淮之神,会大海之气,合致于太山,然后修封,总祭飨也。」
    
    〔一二〕师古曰:「见谓显示也。」
    
    大司马大将军青薨。
    
    初置刺史部十三州。〔一〕名臣文武欲尽,诏曰:「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三〕夫泛驾之马,〔四〕跅弛之士,〔五〕亦在御之而已。〔六〕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异等〔七〕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八〕
    
    〔一〕 师古曰:「汉(书)〔旧〕仪云初分十三州,假刺史印绶,有常治所。常以秋分行部,御史为驾四封乘传。到所部,郡国各遣一吏迎之界上,所察六条。」
    
    〔二〕 师古曰:「踶,蹋也。奔,走也。奔踶者,乘之即奔,立则踶人也。踶音徒计反。」
    
    〔三〕 晋灼曰:「负俗,谓被世讥论也。」师古曰:「累音力瑞反。」
    
    〔四〕 师古曰:「泛,覆也,音(力)〔方〕勇反。字本作■,后通用耳。覆驾者,言马有逸气而不循轨辙也。」
    
    〔五〕 如淳曰:「跅(拓也)〔音拓〕。弛,废也。士行有卓异,不入俗检而见跅逐者也。」师古曰:「跅者,跅落无检局也。弛者,放废不遵礼度也。跅音土各反。弛音式尔反。」
    
    〔六〕 师古曰:「在人所以制御之。」
    
    〔七〕 应劭曰:「旧言秀才,避光武讳称茂才。异等者,超等轶群不与凡同也。」师古曰:「茂,美也。」
    
    〔八〕 师古曰:「绝远之国,谓声教之外。」
    
    六年冬,行幸回中。春,作首山宫。〔一〕
    
    〔一〕 应劭曰:「首山在上郡,于其下立宫庙也。」文颖曰:「在河东蒲阪界。」师古曰:「寻此下诏文及依地理志,文说是。」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诏曰:「朕礼首山,昆田出珍物,化或为黄金。〔一〕祭后土,神光三烛。其赦汾阴殊死以下,赐天下贫民布帛,人一匹。」
    
    〔一〕 应劭曰:「昆田,首山之下田也。武帝祠首山,故神为出珍物,化为黄金。」
    
    益州、昆明反,赦京师亡命令从军,遣拔胡将军郭昌将以击之。
    
    夏,京师民观角抵于上林平乐馆。
    
    秋,大旱,蝗。
    
    太初元年〔一〕冬十月,行幸泰山。
    
    〔一〕 应劭曰:「初用夏正,以正月为岁首,故改年为太初也。」
    
    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上帝于明堂。
    
    乙酉,柏梁台灾。
    
    十二月,禅高里,〔一〕祠后土。东临勃海,望祠蓬莱。春还,受计于甘泉。〔二〕
    
    〔一〕 伏俨曰:「山名,在泰山下。」师古曰:「此高字自作高下之高,而死人之里谓之蒿里,或呼为下里者也,字则为蓬蒿之蒿。或者既见太山神灵之府,高里山又在其旁,即误以高里为蒿里。混同一事,文学之士共有此谬,陆士衡尚不免,况其余乎?今流俗书本此高字有作蒿者,妄加增耳。」
    
    〔二〕 师古曰:「受郡国所上计簿也。若今之诸州计帐。」
    
    二月,起建章宫。〔一〕
    
    〔一〕 文颖曰:「越巫名勇,谓帝曰越国有火灾即复大起宫室以厌胜之,故帝作建章宫。」师古曰:「在未央宫西,今长安故城西俗所呼贞女楼者,即建章宫之阙也。」
    
    夏五月,正历,以正月为岁首。〔一〕色上黄,数用五,〔二〕定官名,协音律。
    
    〔一〕 师古曰:「谓以建寅之月为正也。未正历之前谓建亥之月为正,今此言以正月为岁首者,史追正其月名。」
    
    〔二〕 张晏曰:「汉据土德,土数五,故用五,谓印文也。若丞相曰『丞相之印章』,诸卿及守相印文不足五字者,以『之』足之。」
    
    遣因杅将军公孙敖〔一〕筑塞外受降城。
    
    〔一〕 服虔曰:「匈奴地名,因所征以名将军也。」师古曰:「杅音羽俱反。」
    
    秋八月,行幸安定。遣贰师将军李广利〔一〕发天下谪民西征大宛。〔二〕
    
    〔一〕 张晏曰:「贰师,大宛城名。」
    
    〔二〕 师古曰:「庶人之有罪谪者也。大宛,国名。宛音于元反。」
    
    蝗从东方飞至敦煌。
    
    二年春正月戊申,丞相庆薨。〔一〕
    
    〔一〕 师古曰:「石庆也。」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令天下大酺五日,膢五日,祠门户,比腊。〔一〕
    
    〔一〕 如淳曰:「膢音楼。汉仪注立秋貙膢。」伏俨曰:「膢音刘。刘,杀也。」苏林曰:「膢,祭名也。貙,虎属。常以立秋日祭兽王者,亦以此日出(腊)〔猎〕,还,以祭宗庙,故有貙膢之祭也。」师古曰:「续汉书作貙刘。膢、刘义各通耳。腊者,冬至后腊祭百神也。腊音来盍反。」
    
    夏四月,诏曰:「朕用事介山,祭后土,皆有光应。〔一〕其赦汾阴、安邑殊死以下。」
    
    〔一〕 文颖曰:「介山在河东皮氏县东南。其山特立,周七十里,高三十里。」
    
    五月,籍吏民马,补车骑马。〔一〕
    
    〔一〕 师古曰:「籍者,总入籍录而取之。」
    
    秋,蝗。遣浚稽将军赵破奴〔一〕二万骑出朔方击匈奴,不还。
    
    〔一〕 应劭曰:「浚稽山在武威塞北,匈奴常(取)〔所〕以为障蔽。」师古曰:「浚音峻。稽音鸡。」
    
    冬十二月,御史大夫儿宽卒。〔一〕
    
    〔一〕 师古曰:「儿音五兮反。」
    
    三年春正月,行东巡海上。夏四月,还,修封泰山,禅石闾〔一〕。
    
    〔一〕 应劭曰:「石闾山在泰山下阯南方,方士言仙人闾也。」
    
    遣光禄勋徐自为筑五原塞外列城,〔一〕西北至卢朐,〔二〕游击将军韩说将兵屯之。〔三〕强弩都尉路博德筑居延。
    
    〔一〕 晋灼曰:「地理志从五原棝阳县北出石门鄣即得所筑城。」师古曰:「棝音固。」
    
    〔二〕 服虔曰:「匈奴地名。」张晏曰:「山名。」师古曰:「张说是也。朐音劬。」
    
    〔三〕 师古曰:「说读曰悦。」
    
    秋,匈奴入定襄、云中,杀略数千人,行坏光禄诸亭障;〔一〕又入张掖、酒泉,杀都尉。
    
    〔一〕 应劭曰:「光禄勋徐自为所筑列城,今匈奴从此往坏败也。」师古曰:「汉制,每塞要处别筑为城,置人镇守,谓之候城,此即障也。音之向反。」
    
    四年春,贰师将军广利斩大宛王首,获汗血马来。〔一〕作西极天马之歌。
    
    〔一〕 应劭曰:「大宛旧有天马种,蹋石汗血。汗从前肩髆出,如血。号一日千里。」师古曰:「蹋石者,谓蹋石而有迹,言其蹄坚利。」
    
    秋,起明光宫。〔一〕
    
    〔一〕 师古曰:「三辅黄图云在城中。元后传云成都侯商避暑借明光宫,盖谓此。」
    
    冬,行幸回中。
    
    徙弘农都尉治武关,税出入者以给关吏卒食。
    
    天汉元年〔一〕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一〕 应劭曰:「时频年苦旱,故改元为天汉,以祈甘雨。」师古曰:「大雅有云汉之诗,周(周)大夫仍叔所作也。以美宣王遇旱灾修德勤政而能致雨,故依以为年号也。」
    
    匈奴归汉使者,使使来献。
    
    夏五月,赦天下。
    
    秋,闭城门大搜。〔一〕发谪戍屯五原。
    
    〔一〕 臣瓒曰:「汉帝年记六月禁踰侈,七月闭城门大搜,则搜索踰侈者也。」李奇曰:「搜索巫蛊也。」师古曰:「时巫蛊未起,瓒说是也。踰侈者,踰法度而奢侈也。」
    
    二年春,行幸东海。还幸回中。
    
    夏五月,贰师将军三万骑出酒泉,与右贤王战于天山,〔一〕斩首虏万余级。又遣因杅将军出西河,骑都尉李陵将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与单于战,斩首虏万余级。陵兵败,降匈奴。
    
    〔一〕 晋灼曰:「在西域,近蒲类国,去长安八千余里。」师古曰:「即祁连山也。匈奴谓天为祁连。祁音巨夷反。今鲜卑语尚然。」
    
    秋,止禁巫祠道中者。〔一〕大搜。〔二〕
    
    〔一〕 文颖曰:「始汉家于道中祠,排祸咎移之于行人百姓。以其不经,今止之也。」师古曰:「文说非也。祕祝移过,文帝久已除之。今此总禁百姓巫觋于道中祠祭者耳。」
    
    〔二〕 臣瓒曰:「搜谓索奸人也。」晋灼曰:「搜巫蛊也。」师古曰:「瓒说是。」
    
    渠黎六国使使来献。〔一〕
    
    〔一〕 臣瓒曰:「渠黎,西域胡国名。」
    
    泰山、琅邪群盗徐■等阻山攻城,〔一〕道路不通。遣直指使者暴胜之等衣绣衣杖斧分部逐捕。〔二〕刺史郡守以下皆伏诛。
    
    〔一〕 师古曰:「阻山者,依山之险以自固也。」
    
    〔二〕 师古曰:「杖斧,持斧也。谓建持之以为威也。分音扶问反。」
    
    冬十一月,诏关都尉曰:「今豪杰多远交,依东方群盗。其谨察出入者。」
    
    三年春二月,御史大夫王卿有罪,自杀。
    
    初榷酒酤。〔一〕
    
    〔一〕 如淳曰:「榷音较。」应劭曰:「县官自酤榷卖酒,小民不复得酤也。」韦昭曰:「以木渡水曰榷。谓禁民酤酿,独官开置,如道路设木为榷,独取利也。」师古曰:「榷者,步渡桥,尔雅谓之石杠,今之略彴是也。禁闭其事,总利入官,而下无由以得,有若渡水之榷,因立名焉。韦说如音是也。酤音工护反。彴音酌。」
    
    三月,行幸泰山,修封,祀明堂,因受计。还幸北地,祠常山,瘗玄玉。〔一〕夏四月,赦天下。行所过毋出田租。
    
    〔一〕 邓展曰:「瘗,埋也。」师古曰:「尔雅曰『祭地曰瘗薶』。薶其物者,示归于地也。瘗音于例反。」
    
    秋,匈奴入鴈门,太守坐畏■弃市。〔一〕
    
    〔一〕 如淳曰:「军法,行逗留畏懦者要斩。■音如掾反。」师古曰:「又音乃馆反。」
    
    四年春正月,朝诸侯王于甘泉宫。发天下七科谪〔一〕及勇敢士,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六万骑、步兵七万人出朔方,因杅将军公孙敖万骑、步兵三万人出鴈门,游击将军韩说〔二〕步兵三万人出五原,强弩都尉路博德步兵万余人与贰师会。广利与单于战余吾水上连日,敖与左贤王战不利,皆引还。
    
    〔一〕 张晏曰:「吏有罪一,亡(人)〔命〕二,赘婿三,贾人四,故有市籍五,父母有市籍六,大父母有市籍七,凡七科也。」
    
    〔二〕 师古曰:「说读曰悦。」
    
    夏四月,立皇子髆为昌邑王。〔一〕
    
    〔一〕 孟康曰:「髆音博。」晋灼曰:「许慎以为肩髆字。」
    
    秋九月,令死罪(人)〔入〕赎钱五十万减死一等。
    
    太始元年〔一〕春正月,因杅将军敖有罪,要斩。
    
    〔一〕 应劭曰:「言荡涤天下,与民更始,故以冠元。」
    
    徙郡国吏民豪桀于茂陵、云陵。〔一〕
    
    〔一〕 师古曰:「此当言云阳,而转写者误为陵耳。茂陵帝自所起,而云阳甘泉所居,故总使徙豪桀也。钩弋赵婕妤死,葬云阳,至昭帝即位始尊为皇太后而起云陵。武帝时未有云陵。」
    
    夏六月,赦天下。
    
    二年春正月,行幸回中。
    
    三月,诏曰:「有司议曰,往者朕郊见上帝,西登陇首,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一〕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褭蹄以协瑞焉。」〔二〕因以班赐诸侯王。
    
    〔一〕 师古曰:「见音胡电反。」
    
    〔二〕 应劭曰:「获白麟,有马瑞,故改铸黄金如麟趾褭蹄以协嘉祉也。古有骏马名要褭,赤喙黑身,一日行万五千里也。」师古曰:「既云宜改故名,又曰更黄金为麟趾褭蹄,是则旧金虽以斤两为名,而官有常形制,亦由今时吉字金挺之类矣。武帝欲表祥瑞,故普改铸为麟足马蹄之形以易旧法耳。今人往往于地中得马蹄金,金甚精好,而形制巧妙。褭音奴了反。」
    
    秋,旱。九月,募死罪(人)〔入〕赎钱五十万减死一等。
    
    御史大夫杜周卒。
    
    三年春正月,行幸甘泉宫,飨外国客。
    
    二月,令天下大酺五日。行幸东海,获赤鴈,作朱鴈之歌。幸琅邪,礼日成山。〔一〕登之罘,〔二〕浮大海。山称万岁。冬,赐行所过户五千钱,鳏寡孤独帛人一匹。
    
    〔一〕 孟康曰:「礼日,拜日也。」如淳曰:「祭日于成山也。」师古曰:「成山在东(来)〔莱〕不夜县,斗入海。郊祀志作盛山,其音同。」
    
    〔二〕 晋灼曰:「地理志东莱腄县有之罘山祠。」师古曰:「罘音浮。腄音直瑞反。」
    
    四年春三月,行幸泰山。壬午,祀高祖于明堂,以配上帝,因受计。癸未,祀孝景皇帝于明堂。甲申,修封。丙戌,禅石闾。夏四月,幸不其,〔一〕祠神人于交门宫,〔二〕若有乡坐拜者。〔三〕作交门之歌。夏五月,还幸建章宫,大置酒,赦天下。
    
    〔一〕 如淳曰:「其音基。不其,山名,因以为县。」应劭曰:「
    东莱县也。」
    
    〔二〕 应劭曰:「神人,蓬莱仙人之属也。」晋灼曰:「琅邪县有交门宫,武帝所造。」
    
    〔三〕 师古曰:「如有神之景象向祠坐而拜也。汉注云神并见,且白且黑,且大且小,乡坐三拜。乡读曰向。坐音才卧反。」
    
    秋七月,赵有蛇从郭外入邑,与邑中蛇群斗孝文庙下,〔一〕邑中蛇死。
    
    〔一〕 服虔曰:「赵所立孝文庙也。」
    
    冬十月甲寅晦,日有蚀之。
    
    十二月,行幸雍,祠五畤,西至安定、北地。
    
    征和元年〔一〕春正月,还,行幸建章宫。
    
    〔一〕 应劭曰:「言征伐四夷而天下和平。」
    
    三月,赵王彭祖薨。
    
    冬十一月,发三辅骑士大搜上林,闭长安城门索,〔一〕十一日乃解。巫蛊起。
    
    〔一〕 文颖曰:「简车马,数军实也。」臣瓒曰:「搜谓索奸人也。上林苑周回数百里,故发三辅车骑入大搜索也。汉帝年记发三辅骑士大搜长安上林中,闭城门十五日,待诏北军征官多饿死。然则皆搜索,非数军实也。」师古曰:「文说非也。索音山客反。」
    
    二年春正月,丞相贺下狱死。
    
    夏四月,大风发屋折木。
    
    闰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一〕皆坐巫蛊死。
    
    〔一〕 师古曰:「诸邑,琅邪县也,以封公主故谓之邑。阳石,北海县也。(主)〔二〕公主皆卫皇后之女也。阳字或作羊。」
    
    夏,行幸甘泉。
    
    秋七月,(桉)〔按〕道侯韩说、〔一〕使者江充等掘蛊太子宫。壬午,太子与皇后谋斩充,以节发兵与丞相刘屈氂大战长安,〔二〕死者数万人。庚寅,太子亡,〔三〕皇后自杀。初置城门屯兵。更节加黄旄。〔四〕御史大夫暴胜之、司直田仁坐失纵,胜之自杀,仁要斩。八月辛亥,太子自杀于湖。〔五〕
    
    〔一〕 师古曰:「即上游击将军韩说也。」
    
    〔二〕 师古曰:「屈音丘勿反,又音其勿反。氂音力之反。」
    
    〔三〕 师古曰:「谓逃匿也。」
    
    〔四〕 应劭曰:「时太子亦发节以战,故加其上黄以别之。」
    
    〔五〕 师古曰:「湖,县名也,即今虢州閺乡、湖城二县皆其地。」
    
    癸亥,地震。
    
    九月,立赵敬肃王子偃为平〔干〕王。
    
    匈奴入上谷、五原,杀略吏民。
    
    三年春正月,行幸雍,至安定、北地。匈奴入五原、酒泉,杀两都尉。三月,遣贰师将军广利将七万人出五原,御史大夫商丘成二万人出西河,重合侯马通四万骑出酒泉。成至浚稽山〔一〕与虏战,多斩首。通至天山,虏引去,因降车师。皆引兵还。广利败,降匈奴。
    
    〔一〕 师古曰:「音峻鸡。」
    
    夏五月,赦天下。
    
    六月,丞相屈氂下狱要斩,妻(子)枭首。〔一〕
    
    〔一〕 郑氏曰:「妻作巫蛊,夫从坐,但要斩也。」师古曰:「屈氂亦坐与贰师将军谋立昌邑王。」
    
    秋,蝗。
    
    九月,反者公孙勇、胡倩发觉,皆伏辜。〔一〕
    
    〔一〕 师古曰:「倩音千见反。」
    
    四年春正月,行幸东莱,临大海。
    
    二月丁酉,陨石于雍,二,〔一〕声闻四百里。
    
    〔一〕 师古曰:「雍,扶风之县也。二者,石之数。」
    
    三月,上耕于巨定。〔一〕还幸泰山,修封。庚寅,祀于明堂。癸巳,■石闾。夏六月,还幸甘泉。
    
    〔一〕 服虔曰:「地名也,近东海。」应劭曰:「齐国县也。」晋灼曰:「案地理志,应说是。」
    
    秋八月辛酉晦,日有蚀之。
    
    后元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遂幸安定。
    
    昌邑王髆薨。
    
    二月,诏曰:「朕郊见上帝,〔一〕巡于北边,见群鹤留止,以不罗罔,靡所获献。〔二〕荐于泰畤,光景并见。其赦天下。」
    
    〔一〕 师古曰:「见音胡电反。次下光景并见亦同。」
    
    〔二〕 如淳曰:「时春也,非用罗罔时,故无所获也。」
    
    夏六月,御史大夫商丘成有罪自杀。〔一〕侍中仆射莽何罗与弟重合侯通谋反,〔二〕侍中驸马都尉金日磾、奉车都尉霍光、骑都尉上官桀讨之。〔三〕
    
    〔一〕 师古曰:「坐于庙中醉而歌。」
    
    〔二〕 孟康曰:「征和三年言重合侯马通,今此言莽,明德马后恶其先人有反,易姓莽。」师古曰:「莽音莫户反。」
    
    〔三〕 师古曰:「磾音丁奚反。」
    
    秋七月,地震,往往涌泉出。
    
    二年春正月,朝诸侯王于甘泉宫,赐宗室。
    
    二月,行幸盩厔五柞宫。〔一〕乙丑,立皇子弗陵为皇太子〔二〕。丁卯,帝崩于五柞宫,〔三〕入殡于未央宫前殿。三月甲申,葬茂陵。〔四〕
    
    〔一〕 晋灼曰:「盩厔,扶风县也。」张晏曰:「有五柞树,因以名宫也。」师古曰:「盩音张流反。厔音竹乙反。」
    
    〔二〕 张晏曰:「昭帝也。后但名弗,以二名难讳故。」
    
    〔三〕 臣瓒曰:「帝年十七即位,即位五十四年,寿七十一。」
    
    〔四〕 臣瓒曰:「自崩至葬凡十八日。茂陵在长安西北八十里也。」
    
    赞曰:汉承百王之弊,高祖拨乱反正,文景务在养民,至于稽古礼文之事,犹多阙焉。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一〕表章六经。〔二〕遂畴咨海内,举其俊茂,〔三〕与之立功。兴太学,修郊祀,改正朔,定历数,〔四〕协音律,作诗乐,建封禅,礼百神,绍周后,号令文章,焕焉可述。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五〕如武帝之雄材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六〕!
    
    〔一〕 师古曰:「百家,谓诸子杂说,违背六经。」
    
    〔二〕 师古曰:「六经,谓易、诗、书、春秋、礼、乐也。」
    
    〔三〕 师古曰:「畴,谁也。咨,谋也。言谋于众人,谁可为事者也。」
    
    〔四〕 师古曰:「正音之成反。他皆类此。」
    
    〔五〕 师古曰:「三代,夏、殷、周。」
    
    〔六〕 师古曰:「美其雄材大略,而非其不恭俭也。」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