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木木樗樗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87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入学记

已有 383 次阅读2019-11-23 07:56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女儿的高考成绩出来后,报考哪所院校?便成了我们一家人面对的诸如从ABCDEFG这些选项里选择唯一正确答案的选择题。

    分数摆在那儿,去985、211?那是奢望!去本省的地方学院?却又不甘心!

    岳父的同学史老师喜欢操心,或者不妨直说他爱管闲事儿,专门到岳父家出主意来了。一进门,便问女儿考了多少分。听罢岳父报完分数,史老师说:“报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吧,分数刚刚好。”

    那天是星期天,我也坐在旁边。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没听说过!是什么鬼?高职?师范?还是又有高职又有师范的二流子学院?

    既然拿捏不准,那就问一下度娘吧。可查阅了一番,不甚了了。骗子总把自己打扮的很光鲜吗,谁能保证学校不是骗子?还是找个熟人问问吧。

    想了想,离退休论坛的刘老师是天津人,还是职业学校退休的老书记,准了解一些行情。微信留言也不费劲儿,不长时间,刘老师回复说:“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是所不错的大学,天津当地的高级蓝领都出自该校,前段时间国产的大飞机也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操作生产的... ...”

    哦,明白多了。

    又过了一周,史老师再次来岳父家,说:“新泰市在那学校毕业的我就知道有两个,一个去了福建,一个留在了济南,都进职业院校当老师了。”

    女孩儿吗,未来当一名教师也是不错的。岳父是退休教师,自然支持了。我也随大溜,孩子毕业了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哪个做父母的不乐意?再说是,技术院校的教师,还要求有技术,有动手能力,如果个人的技术超群了,谁保证未来一定要做教师呢?大国工匠也未必不可吧?

    填报志愿后,介于耐心与不耐心之间焦灼着。总算是,录取结果出来了。女儿成了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理学院的一名新生。

    同事们的庆祝,亲朋们的祝贺,那是避免不了的传统,那是割除不断的风俗。为女儿准备行装,也在按步进行着。

    忐忑之间,开学的时间到了。女儿是ΟΟ后,自小没离开过家,谁敢保证她不会哭鼻子?我们只能一家三口全员出动了。

    车票是提前买好的。我早早把女儿被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录取的消息告诉了的刘老师,刘老师替我们安排好了行程。16日到学校报道,17日他带领我们到天津站附近的几大景点走走转转。我们是外来户,只能听从地主的意见啦!越俎代庖,你想找打不是?

    按时出家门,登汽车,去泰安高铁站。风驰电掣,一路无甚细表,到了高铁站。又是电脑识别,又是安检仪扫身,又是传送带验包,又是把自带的水杯打开喝一口,过三关闯六门,进了候车室。人声鼎沸,时间还有,个人的代谢需要解决,与好友、同学之间的微信联系不能断了。检票啦!一切如愿,我们登上了北去的G1232。

    动车准时启动,先跟刘老师汇报一声,两个小时后天津站见。第一次见面,少不了带少许的土特产。女儿的行囊多,包裹也大,想带多礼物也带不了,我们体力有限嘛。把东西先带去学校?第二天见面时送给刘老师?不大方便。再说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要送给学校任课老师呢!如此,只能劳驾刘老师接站了,有劳有劳,罪过罪过!

    时间已是中午,吃些自带的食物吧。菜饼是从早餐店买的,图的是便宜,图的是熟口。两个小时是短暂的,在难辨身影的白杨里,在分不清界限的玉米田地里,动车便把我们挟持到了天津,女儿将要在此学习生活四年的地方。

    下车,给刘老师打电话,他说他在南一出口学校接待站呢。顺站台走一段,坐电梯下来,顺指示又走一段,便看见刘老师了,不用说,那就是学校的接待站啦!

    我是过目不大会忘事的人,对于人,自然也是过目不大会忘了。我看过刘老师空间的照片,自然认出了他!我首先对着刘老师打招呼,说我是丁庵,于是,我们便握手了。好了,先把小礼品送出去,叫它们累刘老师去吧,省得再劳我拿着啦!妻子跟刘老师打过招呼,女儿叫过爷爷,我们便是熟人啦!刘老师送给我们一份天津的交通图手册,三张交通卡——公交车地铁一卡通。不要埋汰我们是俗人,我们就是俗人,俗人便逃不了俗气,俗人便逃不开彼此送些俗物,然后握手,言欢!跟学校志愿者碰了头,刘老师的使命便完成了。哦,刘老师,志愿者的名头混到手了,那您就先回家休息去吧,我们明天再见啦!

    送刘老师归去,我们便跟随真正的志愿者出地铁口,登上了校车。海河的水质不错,海河沿岸的高楼林立,可气温却比我们山东高,坐在车厢里,穿着短袖,都冒汗啦!

    不说家长们嘁嘁喳喳的内容了,无所谓不放心孩子,千里遥远来送行,不说家长们不同的口音不同的装束了,地域不同,家境不一,谁能笑话?!

    忐忑中,校园正门展现在了我们面前,哦,不错,它要比我预想的境况好得多!到理学院站点,妻子的姑表妹姑表妹夫在北京各有事业,二人已经早早等在那儿了。表妹夫说让女儿一人办理入学手续即可,不然大人离开后,一切事物还得靠个人处理。于是我站在旁边看学院的宣传图片。一位志愿者对我说:“叔叔,要不你去三楼教室开家长会去吧,学院院长及各班班主任正在做报告呢。”那好吧,我正想听听老师们有什么高见呢?!

    我跟着志愿者进了教室,教室里空位不多。我来到最后一排,坐下,听老师宣讲。“欢迎孩子们到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理学院学习,数学类孩子们的未来就业趋向是教师,研究生,大数据。”我似乎有些晕头,还没入学呢就谈未来就业了?难道上大学仅仅是为了未来就业?不过我看多数家长喜欢听,没办法,我也只能跟着听啦!“李总理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做现场调研了,这无形中提高了大学的知名度!”天,一所大学要依靠政府的关注才能提高自己的影响力,这似乎也有悖于常理吧?!不过学院领导喜色难掩于言表,多数家长也跟着高兴,我为什么要扫了众人的兴致?也是,有领导关注总比没领导关注好啊,女儿是直接受益者呢!

    开完家长见面会,我下了楼,妻子女儿姑表妹姑表妹夫已经去了宿舍。宿舍在西校区,与东校区牵手于天桥。台阶宽大,阶梯不高,适合各年龄各体质步行,还算人性。安顿好宿舍,该吃晚饭了。姑表妹姑表妹夫提议到外面进餐,我说:“还是在学校吃吧,看看价格高低,尝尝口味如何。”姑表妹还在坚持,姑表妹夫说:“在学校吃饭也好,体验体验,放心。”经过消毒的托盘、筷子,抄起便走,橱窗众多,品种齐全,选择蛮多,等我们选择好了,一扫价格,便宜!要说还是学校好啊,哪像公司食堂?哪像街边饭馆?宰人不商量!

    吃过晚饭,姑表妹夫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要赶回北京去。我们只能握手告别了。

    女儿回了宿舍,我跟妻子出校门,准备去早就预定的宾馆住宿。如今有各色的网上订购,倒是便捷,只是注册登录之类满是繁琐,还要防备陷阱,风险与便捷共生。

    进宾馆住下,跟刘老师发信息说:“刘老师,明早别来宾馆找我们了,直接去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大门口吧,我担心女儿第一次在外住所,有些不适应。”刘老师回复说好,那就学校门口见。

    第二天,我跟妻子早早起了床,打车去学校。跟女儿一见面,妻子便问她,你是不是哭了?我真想上去给妻子一巴掌,能这样问吗?女儿便落了泪,妻子也落了泪。唉,想当年我十三岁便在外住校了,也没人管我落不落泪!独生子女独生妈妈难道就这本事?

    好说歹说二人恢复了正常,我们便进餐厅吃早饭去。吃过饭,我跟妻子说别让女儿跟着我们出去了,让她在宿舍休息休息,恢复恢复,准备开下午三点的迎新生大会吧。

    女儿独自往宿舍走去了,妻子又掉泪,我真不知说什么好,早知道如此,让你来送什么学生?!

  刘老师来电话了,我跟妻子走向学校正门。见面寒暄,握手。刘老师说:“你家姑娘呢?”“她下午三点要开迎新生会,叫她歇歇吧,就不用去了。”我说。“别介,时间够用,还是叫她去吧。”刘老师说得满有把握。妻子告诉我女儿的新号码,我还没拨呢,刘老师便拨过去了。可女儿没接,我打过去,女儿接了。我说:“刘爷爷让你跟着出去转转走走,开会前回来,耽误不了。”女儿愉快地答应了。看来,女儿是对我们恋恋不舍的。难怪,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一头扎进谁也不认识的新环境,叫谁也发憷。

   女儿来了,刘老师带领我们一家三口过天桥,坐公交车,倒地铁,去天津站。

  天津的街路全然不是正南正北,或坐车,或步行期间,特别别扭。可没办法,我们只能别扭着,继续前行。好不容易走出了天津站,来到火车站正门,也不是标准的南北向。那就依着海河的德性,依着海河的涟漪,兜兜转转吧!如何证明你来过一个地方?拍照片啊!手机的功能强大,站一站,摆一摆,拍一拍,炫一炫,别人便知道我身在北京,我身在纽约,我身在爪哇,我身在天津啦!世纪钟的太阳高悬,世纪钟的月亮低垂,世纪钟太阳下有一处鸟巢。不知那晚归的喜鹊,是追着太阳遗忘的光明而来?是追着月亮的身影而来?还是追着海河的涟漪而来?解放桥依旧,不知偶然隔岸而望的你我,可曾完全解了放?自了由?我们踩着坚硬的块石,我们踏着块石的波浪,穿越意大利那满满的啤酒桶,晕眩成不知几个世纪的悲欢?不知几个世纪的天蓝?漫步于海河岸,相隔不远,便会有一座桥。你是链接两岸的臂膀?还是斩断河水的利剑?我们漫步于桥上,去了对岸,我也说不清你到底是什么。我只是看见了透明的玻璃,令人眼花缭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玻璃的桥面,是为了炫耀高超的技术?还是故意让部分恐高人手忙脚乱?解放天津时的坦克车还在,这似乎是男人应该留影的地方,我跟刘老师站在一起,妻子为我俩拍了照。可爱的是恰巧一个孩子半蹲在坦克车上,不知是他喜欢武力?还是纯粹觉得好玩?可摆放一个冷冰冰的杀人机器在游人如织的景点,我一点也不觉得那么好玩!

    津门故里风犹在,沽上艺苑画长存。可我不过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轻轻地,一闪而来,轻轻地,一闪而过,不曾携走一丝风骨,不曾描出半张图画。就比如街旁的门牌,就比如街旁艳丽的月季花,你便是你,我便是我,即使有些交流,却不曾产生多少瓜葛。脚下那光滑如镜的方石,你可曾照出了我的一些什么?并留存了一些什么?

    民以食为天,似我等凡俗夫子,到时间自然会肚饿。狗不理的包子十八个褶,可我看实物却多了不少的褶儿。是否是你觉得我的舌尖有些愚钝,故意增加一些与我舌尖接触的机会,以此让我产生对你的好感?抬高自己的身价?

    走出狗不理包子铺,刘老师还想带我们转转美食街,我婉言谢绝了。陪着年轻的我们转了半天,我怎能再忍心让年近七旬的老人续步?

    公交车来了,我跟刘老师握手道别,妻也跟刘老师握手道别,女儿也跟刘爷爷话别。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了一下,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

    公交车上人多,嘴杂,多是马三立的徒弟。口音一致吗,难道不是马大师的徒弟?或许会有几个是以马大师的徒弟而骄傲吧?具体是哪一站,我没记住,反正上来了一位老人,站在门口不动窝儿。司机师傅说:“师傅,你后面站着去,前面不能站人。”“我一站就下去了,就在前面站着吧。”“不行,前面上后面下,这是规矩!”“我腿脚不好,前面下得了。”司机师傅不搭腔了。到站了,司机师傅却不开前门,只开后门。一位上车的中年人摆手示意开前门,司机师傅示意那人从后面上。老人不乐意了,点指司机师傅叫骂。司机师傅也不示弱,对骂。老人怒了,抬手便打,众人解劝。“你赶紧从后面下去得了。”“老人要有老人样!”老人被众人推搡着,走了,可嘴里还是骂骂咧咧。我不清楚,这是否是时代的遗迹?可否需要感谢开国的那些个元老?我记得有人说过,到九Ο、ΟΟ后做了国家主人,我们的国家便不会具有那么多的自卑感了,我感觉,蛮有道理!而回转身来看,刘老师便确乎是站在上一位老人对面的人了。你如果不努力进步,跟上时代的潮流,终归是时代的弃儿!

    感谢刘老师,感谢女儿的刘爷爷。

    再多说一句,我不姓丁,我本姓刘,五百年前,跟刘老师是一家!于是,我也便跟着高尚那么一点点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